第一百三十四章 上船恳谈-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上船恳谈

    --------------

    她好奇的凝望着许昊以及刘彤芸,柔声道:“这位姐姐好美……难怪公子对我丝毫不为所动。”

    话语虽然客气,但显然有意无意的在窥探二人关系。

    “哪有,他是我的朋友……”刘彤芸俏脸微红,她当然清楚,自己虽然美貌,但与前方的秦魅儿相比又差上了一层,倾国倾城来形容对方再贴切不过。

    即便自己见识广博,但像对方这般的美人也还是第一次见识。

    另外,从对方话里刘彤芸听出了秦魅儿误会了二人的关系。

    本能上,她并不希望许昊心里得意,才出声撇清,可说完不知为何心中又微微有些不舒服。

    秦魅儿微微一笑,她本就是客气话,同时了解下二人的关系。

    “相逢即是有缘,还未请教二位尊姓大名?”她继续问。

    “许昊。”

    “刘彤芸。”

    “能够认识二位,妾身三生有幸,刚才我便注意到了,公子貌似对我的舞蹈不感兴趣,敢问不知妾身到底跳的哪里不好?”蓦然间,她轻轻招手,旁边侍女为许昊和刘彤芸轻轻斟茶。

    水雾蒸腾,香气瞬间弥漫,美女香茶,当真美不胜收。

    许昊也不客气,伸手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下道:“意见谈不上,你的舞蹈没有任何瑕疵,可谓韵味十足,舞姿曼妙。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只是有些许违和。”

    “违和?”秦魅儿眉头微蹙,静静聆听,显然对于自己的舞蹈颇为自信,平日里除了夸奖就是夸奖。

    今日骤然听到其它意见立即来了兴趣。

    连刘彤芸都郑重起来,她现在很了解许昊,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可事实上,他是有真本事的,否则也无法赢得辨药大赛的冠军,更不可能顶住王家、赵家的压力在云中城建立商行。

    “是的。”许昊点头,凝视秦魅儿双眸,沉声道:“咳!我见识过大江南北的曲舞。此道,技术虽然重要,但最关键的是形神俱在。”

    “这我明白。”秦魅儿怎么可能不懂,舞蹈不但要有好的基本技巧,关键还要与曲子相合,互相依仗,掌握喜怒哀乐以及其乐曲背景。

    绝不能为跳而跳,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绝无法跳好一首曲子。

    刘彤芸同样不解,刚刚秦魅儿的舞蹈简直再完美不过,怎么可能还有缺憾?

    “你的舞蹈中,带着些微妖异。”谁曾想许昊下一局话却犹如雷鸣,让秦魅儿微微一震。

    她迟疑的看向许昊,闪过一丝警惕和疑惑。

    当然,除了她自己,没人发现这细微的情绪变化。

    “呵呵呵……”秦魅儿摇头,嗔怒的应道:“敢情公子在戏弄妾身,我明明在跳一悲曲,却不知妖异何在?相比是您对我的偏见吧?”

    关于妖异,刘彤芸同样没有发觉,自始至终,都只感觉凄美华丽。

    “别人看不出来,我却可以。”许昊并不解释,自己作为毒魔多年,对于妖异二字见识颇多,眉眼间的一丝一动,都绝难逃过眼眸。

    话语瞬间堵住对方,本应非常尴尬,可秦魅儿却并未生气,反而对其更加感兴趣。

    “哦?”她俏眉微扬,娇嫩的樱唇微微噘起,腻声道:“看来公子和我确实有缘分呢……”

    “是么?”许昊笑了,自己如此说,反而让对方彻底破罐破摔般完全妖媚起来。当然,多少有种玩笑之意。

    “看来我们确实颇有缘分,却不知姑娘家自何方?来此到底为了什么?”

    他表面与对方调侃却自然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在对方意图不明的情况下,多打探消息才是关键。

    “妾身来自国都栾安。”秦魅儿伸手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讷讷道:“可惜自小家境不好,天涯沦落,只得流入风尘,在这世间凭本事吃饭。到了今天,取得了些许成就才有机会探亲并巡游这陀洛江。”

    话语简短,却字字深刻,裹挟着一名女人在世间生活的辛苦和酸辛。

    秦魅儿并非如寻常风尘女子,在得到地位和身份后眼高于顶,想要借此彰显自己的不同,将曾经遭受的苦难悉数找回。

    她的话语朴实、直白,恳然谈心,犹如清泉入心,没有任何距离感。

    许昊点头,都是天涯沦落人,自己能够感受对方的心情。当然,这是建立在她说真话的基础上!

    “秦姑娘,我们虽然命运不同,却皆感受过世间人情冷暖,今日相遇,我以酒代茶,敬你一杯。”

    说着,他端起茶杯,与秦魅儿将茶水一饮而尽。

    刘彤芸凝视二人,始终保持着冷静,她并非三岁小儿,许昊与秦魅儿虽然皆话语恳切,却皆是逢场作戏。

    语句之中,寒暄暗藏试探,互相讲着遭遇和人世,却都希望对方先入坑。

    谁先真正的敞开心扉,谁就先输。

    “秦姑娘。”刘彤芸终于张口,凝视对方,声音柔和却也细腻:“你知书达理,确是天生龙凤,行为举止风尘中带着睿智,事实上高贵之气深藏于底。”

    “哦?”秦魅儿倏然一愣,随即掩口娇笑:“谢姐姐夸奖!若真是如此,妹妹也不至于流落风尘。可能长年与天下名流结交,受气氛影响,草鹬也得了些许凤凰气息罢了。”

    “呵呵。”许昊先是欣赏的看了眼刘彤芸,这丫头心思细腻,关键时刻确实不同凡响,他沉声接话道:“秦魅儿姑娘深藏不漏,我等二人很多方面还要多讨教。”

    “公子说笑了,讨教不敢承受,说起来,您对当今时局了解多少?”

    “时局?”许昊蹙眉,这个问题确实问到了自己,青霄国面积不算小,却也仅仅只是北部边陲的普通国度之一,紧邻断天山脉,它东部临近的大国履凉国以及北部的寒原国与其关系普通,却没有什么严重的战乱,应是保持着相对平衡,至于其他更远的国度,自己并未有所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