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斤猪肉-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斤猪肉

    许昊来到刚刚这位兄台身旁,递出这把尖刀,睁大眼眸好奇的看着对方。

    他真不是故意的,而是确实好奇,想看看这帮家伙到底是不是真肯自己刨开肺腑?向心上人展露一片痴情。

    俊逸公子愣愣的接过刀子,低头看了看,又看向许昊,明白过味后顿时嘴角抽搐……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里聚集过来。这个动作算是彻底打乱了“才子”们的节奏,刚刚还争抢着表露心声的人集体噤声。

    这提刀的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在这里总是捣乱!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这,这他娘的根本就是来砸场子的!

    俊逸公子握着水果刀,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又苦笑的看向许昊,整条手臂颤颤巍巍,刀刃抵向自己胸口,可这一下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啊。

    他别说自残,平日里连鸡都没杀过!每天丫鬟仆人侍奉,叫他剥苹果恐怕都不会。

    当然,其他才子们却同样露出好奇和挑衅的目光。这时候,看一个如此俊逸的公子哥吃瘪,心中别提多么痛快!反正丢脸的不是自己。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同时也异常尴尬。

    “呵呵,公子莫难为这位兄台了……”蓦然间,秦魅儿终于发话,替俊逸公子解围,同时朗声道:“诸位才子都已表露心计,妾身领情,不知这位公子可愿为我付出什么……?”

    她声音柔媚,有着淡淡魅惑,润物无声,可却没想到许昊压根并未注意她,反而低头正和刘彤芸聊天。

    这丫头捏着额头,满脸无奈:“你别在这里闹了!”

    “哪儿闹了?我以为真的呢!他说要剖腹,我只不过好奇,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是在吹牛逼?当时的表情可真不像。”许昊无辜的摆手,这真不怪他,今天是自己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以前的日子都是打打杀杀,刀口舔血,江边赏月之事,离自己很远。

    “早知道我就不带你来这儿了!得,得!别说了,秦魅儿正问你话呢!”

    “我还不想来了呢!全他娘都是满嘴胡喷的家伙,有这时间不如在家切二斤猪头肉,再喝点小酒……”

    “啊?”许昊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抬头,凝视向秦魅儿,本能的应道:“二斤猪头肉!”

    安静、江边彻底的安静……

    刘彤芸眼下要是有道缝,绝对会奋不顾身的扎进去!今天自己的这张脸算是随着许昊彻底丢光了。

    连秦魅儿也都瞪大眼睛,愣在原地,嘴角微微抽搐,顷刻间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妩媚和柔和。

    片刻,她才满脸尴尬的说道:“公、公子真大方……”

    “啊?啊!”许昊才反应过来,挠头尴尬的笑道:“嗨!我刚刚讨论待会回家喝酒的问题呢!我愿为你刨心挖肺!再刨再挖,挖完再刨,刨完再挖,不停的刨不停的挖!”

    他说完赶紧昂然挺身,露出胸口,正气凛然,脸皮堪比城墙。

    在其看来反正大家都在吹牛逼,自己不如吹的更狠点!一方面比过这些才子,另一方面,弥补刚才的过失。

    “我呸!”

    “有多远滚多远!”

    “去他娘的,你还要脸么?”

    ……

    四周的才子们齐声喝骂,说话能不能再假点?他们对许昊已经忍了很久,如今彻底忍不住,哪里还有什么才子的风度?

    平日里逛柳巷妓院的姿态,如今算是彻底遮不住,尽数显露出来,怒骂声、咆哮声混成一片,脏字连串的吐,丝毫不带重样。

    陀络江彻底失去了秩序,原本人们比诗会,斗文采,现在却换成了比脏字、比嗓门。很显然,这方面才子们的能力相当不错。

    “住口——”倏然间,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入每个人耳畔,虽然甜美,却蕴藏着淡淡杀意,雌狮爆发,隐含着可怕的威慑力。

    不是秦魅儿还能是谁?

    江岸瞬间安静下来,她凝重的盯着许昊道:“公子可否真心回答我一句,愿意为妾身付出什么?”

    此次,她语气郑重,静静而立,明眸美目紧盯许昊。

    “不愿意。”许昊静了静,坦诚应道。

    秦魅儿一愣,略微失望道:“为何?”

    “我又不认识你。”许昊的话无比实在,他来到这里,本就是散心之举,谁曾想闹出这么一出。

    突然冒出个女人,问自己愿意为她付出什么?连对方是什么身份背景都不知道,就因为长了个好皮囊?付他娘个屁!

    四周才子们反应过来,再次集体喝骂讽刺,面对如此绝世美人,当众居然这么不留情面,简直岂有此理!

    “请问公子贵姓?”

    “许。”许昊没有透露全名。

    “能否进画舫一叙?”这话出口,现场顿时骚乱起来,如此不懂风情的家伙居然被邀请,简直岂有此理!

    他们费尽心思,表露真心,反而被这家伙给抢到机会。

    许昊眉头微蹙,想了下后,轻轻点头道:“可以。”

    虽然对方意图不明,可公然邀请,若这点面子都不给未免过于不识相。

    说着,伴随嫉妒以及嘲讽声,许昊带着刘彤芸迈步朝画舫内而去。

    阵阵脂粉香味传来,闻之清新淡雅,显然是罕见的上等香料,迥异于凡俗脂粉的浓香。

    “好香!”刘彤芸不禁赞叹,同样作为女人,她对此很是了解,即便船上女人的脂粉,所用都是价值不菲。

    许昊扬眉,这艘画舫同样打造考究,其上雕刻精细,乃是八仙过海,皆出自大师手笔。

    旁边侍女同样样貌非凡,只是,双眸之中神采略欠,站在原地除了刚刚唱歌时张口,现在皆不发一言,纪律极其森严。

    许昊带着刘彤芸迈步走进船舱,舱室内宽敞,共分两处套间,犹如豪绅之家的待客房。

    只是四周用粉色纱幔装饰,彰显女性的柔美。阵阵龙津香飘荡,沁人心肺,让整间屋子更加雅致。

    而最美的却并非这些,而是居中坐着的少女秦魅儿。

    “二位贵客请坐。”她微微伸手,纤细白嫩的肌肤让人禁不住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