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倾国魅儿-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三十二章 倾国魅儿

    “妾身秦魅儿,探亲至此,耳闻尚元节天下才子佳人多半汇聚于陀洛江畔。为助兴,特舞上一曲,聊表心意……”

    画舫内一道娇柔的声音传出,似春风细雨,即便江畔风大,可随着这声音的传递,所有杂音尽皆消散。

    即便万物都随之蛰伏,享受美人秒音。

    声音落下,江畔再次陷入安静,每个人都屏息等待,期冀秦魅儿为大家带来的舞蹈歌声。

    “日暮四山兮烟雾,暗前浦,将维舟兮无所。追我前兮不逮,怀后来兮何处。屡回顾……”倏然间,四周侍女率先张口,歌声娓娓道来,响彻脑畔,配合画舫与月光美轮美奂。

    画舫内缓缓踱步而出一名身着藕色纱衫,翠绿长裙的高挑少女。

    她身形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在这江水之中更是显得格外夺目鲜润,直如雨打碧荷,雾薄孤山,透着空灵轻逸!

    所有江畔才子都看傻了,双眸圆睁,嘴巴微启,不敢眨上一眨,即便美若桃花的刘彤芸也被比了下去,伸手掩嘴,满脸惊诧。

    “好美……”她禁不住赞叹,恐怕这也是刘彤芸平生第一次由心感叹别人的美丽。

    画舫上的秦魅儿蓦然舞动,动作柔和,舞姿曼妙,眉心带着忧愁又不似忧愁,嘴角勾起一丝嘲笑又好似冷笑,魅惑众生的眼中充满了悲伤又犹如绝望,齐腰的长发随意的用丝带扎着,在月色下翩翩起舞,藕色纱衣随风飘动。

    那披向背心长发,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望着她的背影,只觉这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一双眼只是瞧着她淡淡的眉毛这么一挑,红红的嘴唇这么一撅,便让人的心脏为之跳动……

    所有才子佳人尽皆屏住呼吸,仿佛看着画中狐仙出世,天宫仙女下凡。

    许多人嘴里的口水顺脸颊流落都不自觉,只是人们没有发觉,这舞蹈除了美幻之中,还带着丝许的妖异……

    “咔嚓!咔嚓!……!”就在大家如痴如醉之时,人群之中却唯独有个家伙完全不懂风情,虽然看的很开心,可嘴里的冰袖瓜却嚼个不停。

    摇头晃脑,听着乐曲,颇有市井流氓的架势。

    这人除了许昊还会是谁?他双眸清明,乐滋滋的欣赏着,时而狠狠咬伤一口瓜果越显惬意。

    这种时候,旁边的人甚至有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可惜碍于“才子”的身份,他们至少在此时此刻都还保持着谦和的面貌。

    终于,伴随随着乐音声落下,舞蹈随之结束。岸边沉默了数秒后,随即訇然爆发热烈的掌声!

    人们无不感叹这如此完美的美人、美乐以及美景!

    “妾身献丑了……”秦魅儿万福行礼,婀娜腰肢,看的人再次心神摇曳。

    随着她的声音,掌声更加热烈,有才子甚至忍不住激动当场作诗,获得阵阵喝彩。

    “好!咻——!”而许昊同样鼓掌赞叹。可惜,他却吹起了流氓哨,在岸边月光之下,看的人齐齐侧目。

    “别这样……”刘彤芸捂住脸,悄悄拉他的衣袖,和这家伙出门算是丢尽了脸。

    眼下秦魅儿的画舫也完全抵近,靠在岸边。

    静静而立的秦魅儿那绝世容颜越加清晰,她自然注意到了这里,凝视许昊,眉头倏然一挑,即便对方如此无礼,她依然是露出和煦笑容。

    素质,这才是素质,从国都来的秦魅儿果然不凡!才子们更是心驰神往,若能得此佳人,比翼双飞,此生可以说再无遗憾了。

    “呸!”同时,四周众人也暗自朝许昊狠狠呸了一口。

    “妾身刚刚听诸位对我的舞蹈很是欣赏……”秦魅儿俨然微笑,三分妩媚,七分仙气,勾魂夺魄的问:“不知大家是否知道我舞蹈的种类?”

    这问题顿时难住众人,论诗句,他们是此种翘楚,可舞蹈方面,却并非人人精通。

    当然,也有附庸风雅者随意张口,想求得关注,争着表现道:“像是北地长袖舞,姑娘姿势优美,想来也融合了南方的缎舞。”

    这话外行人确实能够唬住,可对于秦魅儿来说却谬之千里。

    她微笑摇头,很显然,答案并不正确。

    “此舞乃是我由祭奠故友的安魂曲改编而来,每个动作都代表着安抚天下生灵之念,此刻北地正闹毒疫,小女也在这陀洛江上为民祈福”秦魅儿的话,颇有拯救苍生的慈念,正气浩然,引得年轻才子彻底倾心。

    “若得秦魅儿姑娘一叙,在下愿付出千枚金豆子!”有豪客一掷千金,丝毫不把钱当钱,只为博得与美人私聊的机会。

    听到这话,立即引起骚动,有才子毫不迟疑,呐喊道:“秦魅儿姑娘岂是铜臭之人?她从国都而来,豪客富商无数,哪会在乎你那几枚破金豆子?”

    此人先是鄙视了竞争对手一番,随即拉开胸膛,露出读书人白嫩的肌肤,高喊道:“若得姑娘一叙,在下愿付出一片真心。”

    懵懂的小女孩或许会有效,可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更是露出鄙视目光。

    立即有疯狂之人跟着呐喊道:“哼!小生秦志和姑娘乃是本家,你可叫人刨开在下胸膛,直接取心!这颗心必是血红的,没有别的意思,只需姑娘将在下永记于心间即可!”

    如此疯狂的话语说出,立即引起后面同样甚至更加疯狂的表白!所有人都在争抢,所有人都在咆哮。

    场面几乎失控,但最终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能够赢得秦魅儿的欢心。

    “呵呵呵……”许昊看着这群二货,越听越乐,他本就不是君子,一生杀伐,从未参加过类似活动。

    如今得见,顿时笑起来。

    见旁边的一位俊逸才子刚刚高声表露衷心,同样愿刨肺腑,以证爱意,许昊露出好奇之色,转身迈步自后面卖瓜果的摊位上借来一把尖刀。

    “兄台,一枚银豆子,借我刀子一用。”许昊微笑,迈步走回人群,别人都是手握纸扇,只有他这样,顿时吓的众人分开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