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江畔游览-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三十一章 江畔游览

    “呼……”刘彤芸轻轻吐气,笑容重新挂回脸上,道:“走!我带你去眉心岛那里去!”

    说着,她伸手招了辆马车,二人坐进车厢,径直朝城北江边而去。

    听着外面的马蹄声,他们相对而坐,许昊玩味的盯着刘彤芸道:“今天怎么不跟着你师父了?”

    这丫头全身心的投入到医药一道,平日里跟屁虫般随自己师傅,绝不会放过一分一秒学习的机会。

    今天独自一人出来,算是比较罕见。

    “唉……”谁知刘彤芸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摇头颓丧道:“北部闹起了毒疫,扩散的很厉害!正往其他方向扩散,云中城北方的皓月城甚至已经出现病例了,师傅受朋友所托,前几天带着我赶过去想要出出力。”

    说到这里,她眉头越加紧蹙,讷讷道:“实在太恶心了!我受不了,每天都在吐,只能回来……”

    “哦?”许昊神色好奇,这件事他倒是偶尔听过,却并未详细打听。

    没想到才短短的日子,已经开始扩散,疫情一旦失控,对人类的威胁可是相当大的,但通常做好隔离工作,还是能够有效控制。

    “没有隔断疫情传播么?”许昊追问,按理越可怕的疫情越会受到重视,人们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刘彤芸摇头,叹息道:“不知道,这疫毒非常厉害!四处传播,可以让人全身出血,丧失理智,犹如行尸走肉。即便采用了很多控制手段却依然越控制越扩散……皇帝下令,但凡可以解决此疫的,封黄金万两,赐一品侯爵。”

    许昊静静聆听,眸中时而闪过光芒!却没有继续说话,尚元节突然谈到如此沉重的话题确实有些不合适。

    二人都是医道,本行工作一旦说起来便是颇有共同语言,但这次刘彤芸介绍完,便也转移了话题,仿佛噩梦般,让其不愿再多言。

    “嘭嘭嘭——”

    片刻,她蓦然指向车外!烟花又起,恰当的转移了刚刚的话题:“看,又有烟花了!”

    “嗯。”许昊微笑,美幻的烟火掩盖了一切不幸、痛苦以及罪恶。

    让麻木的人们,多少能获得些愉悦

    没多久,他们便来到了城北,陀洛江码头正在这里。

    配合文气之风,此地并不贩卖肉食,瓜果是江畔唯一贩卖的食物。

    许昊与刘彤芸手握云中城附近的特产冰袖瓜,咯吱咯吱边吃边行,相当惬意。

    尽管时间不早,可此地却依旧人山人海,尤其岸边到处都挂着彩灯,其下吊着纸娟,清秀笔记于其上写着一道道灯谜。

    “快看!”刘彤芸见此瞬间来了兴趣!放下手中瓜果,眼眸发亮的走了过去,翻看每道谜题。

    “猜字谜?左边一千不足,右边一万有余,嗯……那不就是‘仿’?”

    “自古不简单,有人也有山,山倒人挺立,能顶半边天。呵呵,这也太简单了,是妇女的‘妇’。”

    “嗯……专与人作对,嗨!传字呗!”

    ……

    这丫头平日里高冷,可事实上,玩的兴奋起来却露出了她本来童真的一面。

    许昊双手抱在后脑溜达,随着她四下观看。他发现结束辛苦的修炼,偶尔放松一下,对身体和精神确实很有好处,眼下仿佛连腿脚都跟着轻松很多。

    “唉——许昊,这个谜语你会么?”片刻,刘彤芸愣在一枚灯笼下面,手托下巴,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却完全答不上来。

    “什么?”许昊鼓着腮帮子靠过来,低头看了看,顿时笑了:“嗨!两个男人坐石头,简单,一石二鸟呗。”

    他本就出身市井,说起荤段子丝毫不觉脸红。

    “啊?”刘彤芸听后愣了片刻,细细思考。紧跟着,小脸通红,啐了一声,伸脚狠狠踩他的脚面道:“下流——!”

    她转过头,瞥了眼这灯笼道:“不猜灯谜了,那边有歌舞表演,去瞧瞧。”

    眉心岛江畔,停泊着不少画舫,除了云中城的人外,还有从各地而来的贵公子。

    天空月明,高悬于顶,大部分人均站立岸边,还有部分豪客包上画舫,干脆夜游陀洛江,享受美景。

    “嗯?”站在人群中的许昊和刘彤芸正在观望。蓦然间,阵阵乐声响起。

    只见眉心岛方向,一艘十几丈的大画舫正在驶来,很快便接近岸边。所有人都围拢上来,指指点点。

    直至快要抵近,才堪堪停下。

    画舫之所以吸引人乃是因为其上站着大量美貌侍女,个个皆身着宫装,略施粉黛,气质高雅,端庄而立。

    如此阵势,配上优美乐声,犹如黑夜中的明珠,自然极其引人瞩目。

    “难道是秦魅儿姑娘来了?”有人高喊,这道声音瞬间引起了四周才子们的惊呼!他们纷纷目露光芒,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整个江畔顿时骚动起来,甚至有失控的势头!

    “秦魅儿是谁?”许昊蹙眉,对于城内公子哥圈里的事所知甚少。

    刘彤芸平日与师傅为伴,接触的都是药材方书,更不可能知晓这些。二人相对而视,皆满脸疑惑。

    旁边有公子哥听到这话,马上露出鄙视之色,连带美貌的刘彤芸也跟着受牵连。

    “切!连秦魅儿姑娘都不知道,还敢来这里?”这公子哥穿着体面,手握折扇,摇头晃脑道:“她乃是从栾安城来的,早已名满国都,据说有富商甚至肯砸万金只为与其一叙,这次秦魅儿姑娘经过此地,因为尚元节特意在陀洛江畔为天下才子舞上一曲。”

    “哦?”许昊心头疑惑,只是名舞妓而已,竟然如此高深莫测,搞的天下才子跟发疯一般?

    是自己见识太少,还是这群所谓才子脑子被门夹了?

    “快点让开!”这公子哥还不等许昊继续张口,便不耐的将其拨开,向江畔冲去,寻找最有利的观赏位置。

    “叮——”

    蓦然间,随着一道悦耳嗡鸣响起,犹如炎热夏日,冰水沁入心头,无尽凉爽甜蜜自内而外泛起。

    原本嘈杂的江畔顿时安静下来,刚刚互相推挤的才子佳人,均停止动作,手握摇扇,假装风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