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美人临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三十章 美人临门

    不知过了多久,阵阵恶臭自鼻腔传来。

    “嗯……”许昊声音虚弱,他费力的睁开眼眸,屋内漆黑一片,他用力撑起身子却无法起身。

    缓了许久,这才堪堪抬起手,拼命挣扎,最后勉强攀爬来到练功房边上的侧室,推开房门,里面的烛灯点着。

    用力坐起,低头看向自己,皮肤外裹着大量的污垢。那东西再明白不过,都是体内深处的杂质。

    “呼呼……”许昊用力的喘了几口气,扶着墙壁,终于爬了起来,脱掉衣服,用水舀冲洗躯体。

    半个时辰过去。

    许昊换上一身锦蓝色长袍,脸色平静的迈步来到正厅,院子里点满了灯笼,带着浓浓喜气。

    两名侍卫见到许昊后,立即躬身行礼!

    “什么时候了?”许昊轻声问,语气柔和,破天荒的打破了九处骨骼,其内心的喜悦可想而知。这,应该是真正练骨境的极境,可谓史无前例的极境。

    但经历的苦痛,他却无论如何也不愿回忆,哪怕仅仅是突破完成后的回忆也是如此。

    侍卫一怔,立即恭声应道:“现在是亥时了!尚元节家家点灯,外面非常热闹,您不出去看看……?”

    他赫然发现,东家今天仿佛有些不同了,可至于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

    许昊摆手,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独自坐到正厅的椅子上,许昊脑海里不停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自己终于看到了憾心万毒典,刚刚那应该是神魂将灭,濒死状态下封闭五感而强行发动出的内视能力。

    可一切的一切还来不及探查,便又从中出来了。

    而那恐怖的女人们代表着什么?无数的书籍又汇聚成了金色的书典,它到底从何而来?

    无数的疑问汇聚,让许昊心头异常沉重。

    许昊轻轻吐气,五毒心法重新运转,引动源气顺四肢百骸流动,打通了九处骨骼的他还没有行过功。

    毕竟体魄刚刚承受极致的痛苦,即便并不会影响,可还是需要多休息。

    如今功法运转,瞬间!强大的气息自内而外席卷而开!屋内呼呼响动,竟然无风鼓动!围绕周身,形成数道飓风。

    强大的源气爆发,无形中也被其运行,四周桌椅,瞬间腐化,破坏力之强骇人听闻。

    “这、这……”许昊瞪大眼睛,自己虽然是练骨境,可气息却几乎超越了练髓境!

    这,在以前是根本无法想象之事。

    “报!”正在其思绪万千至极,蓦然间,大门的守卫快步赶了进来,高声道:“东家,外面有个叫刘彤芸的女子,说想要见您。”

    “嗯?”许昊蹙眉,那丫头怎么突然想来找自己了,他轻轻点头道:“让她进来吧。”

    很快,正门处走进一身着鹅黄色百褶裙的娇美女子,不是刘彤芸还会是谁?

    这丫头长发挽起,清亮的大眼睛在月光之下更显明亮,弯弯的柳眉配上轻轻颤抖的睫毛,诠释着沉鱼落雁四个字的含义。

    即便见多识广的许昊,也不禁一呆。

    望着他的傻样,刘彤芸脸色微红,嗔怒道:“傻看着我作什么?”

    二人曾经见面就斗嘴,可随着越来越熟识,更多的时候是互相诙谐调侃,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敌意。

    “啊!”许昊微微一怔,蓦然笑道:“啧啧,打扮这么漂亮,是让我陪你见情郎去?”

    “我——”刘彤芸顿时一滞,她早已看明白了,脸皮薄的女人想和许昊斗嘴,那根本就是妄想。

    念此,刘彤芸嫣然一笑,干脆大方应道:“没错!尚元节,陀洛江的眉心岛岸边都会举办赏月会,云中城的才子佳人都在那里,怎么?敢不敢陪我走走?”

    许昊自从与王家、赵家撕破脸后,随时都保持着警惕,平日里绝不会浪费时间在外闲逛。

    眼下,他仅仅犹豫了一下,竟然点头答应下来!

    “有何不敢,咱们走吧。”说着,居然大踏步向外而去。

    自己刚刚突破心情畅快,再加上刚刚极度紧绷的身躯,既然有人陪也确实需要外出放松一下,过犹不及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啊?”事实上,刘彤芸这次来是找曾柔的,她压根没想到许昊会愿意出去,立即好奇起来:“唉——曾、曾柔呢?”

    “她回老家了,过几天回来。”许昊招手应声,已经迈步而出。

    刘彤芸这才跟出来,鼓着嘴道:“真是,那丫头走也不和我说一声!”

    外面确如侍卫所述,热闹不已,虽然天黑的彻底,可灯火却把整座城市彻底点亮。

    五彩斑斓的光辉,映照出美幻的霓虹。

    无论男女,皆把自己最体面的衣服穿上,哪怕最底层苦哈哈的麻布衣也显的比往常干净了几分。

    许昊与刘彤芸迈步走在街道上,俊男靓女瞬间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二人却没有任何不适,大大方方。

    在这云中城,他们皆是风云人物,如此公然站在外面极其罕见,引得路人指指点点。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不一样了?”刘彤芸站在许昊的身旁,时而蹙眉偷望着他,眼神疑惑。

    许昊露出淡淡笑容,武者晋入练骨境,代表了截然不同的层次,皮、肉、骨三者合一,精气神将随之产生质变。

    别看样貌未变,可他却犹如换了个人,站在这里颇有超凡之气。

    “嘭嘭嘭!”

    眼下阵阵烟花自海棠大街中心燃放,尚元节除了灯笼之外便是烟花,五颜六色点亮了天际,霓虹般倒挂九天。

    即便遥远漆黑的横天山脉仿佛都跟着璀璨起来。

    时而有孩子提着灯笼或烟火跑来跑去,欢笑声惹的哪怕冰一般的心也能稍稍暖热。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许昊心情不错,忍不住呢喃道,完美叙述了眼下的场景。

    刘彤芸眼神一亮,惊讶问道:“说的好!东风夜放花千树……好句,若这景色能永驻便好了……”

    女人善感,尚元节代表的是一种幸福,天下大同的幸福。而事实上,整个青霄国,甚至整个西络大陆有何曾有什么幸福?

    无非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