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醉骨散-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三章 醉骨散

    近乎整整一宿的尝试,终于,新的毒药配方出现!

    “醉骨散,就叫你醉骨散,短时间内可以降低敌人一个层次的修为实力……”许昊手握着身前一**透明粉末,眼眸射出淡淡光芒,自己所研制出的毒药配方和前世某种毒药配方相近,但这鬼脸茎的出现,让毒剂重新焕发了新的生命。

    凭借自己对毒药药理的理解以及憾心万毒典的辅助。近乎整整一宿的尝试,终于,新的毒药配方研制成功。

    药效,较之曾经还算接近!

    看着手里的小**,他满意点头,尽管这**子里只是简化版的醉骨散,除了吞服之外,暂时没有别的办法使用,但这已经相当厉害。

    “可惜,设想中还有一味药材难以寻找。上一世的南天竹,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有寻到过……”许昊呐呐自语,如果能够再加入半钱南天竹,这醉骨散便彻底完美,能够通过其它手段释放。

    届时,遭遇强敌后,它将是无往不利的杀手锏!

    完成这个毒剂配制研究后,许昊也没有时间再睡觉,干脆再次调配五毒液,坐到破缸里打坐起来。

    翌日。

    许岳恒早早起床,披上羊皮袄,走到院子里。他有些担心,许昊受惩罚睡一宿厢房不知怎么样了。老头一早迈步来到窗前,伸手悄悄捅破窗纸。

    然而里面的景象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只见自己的大孙子正在自家的破缸里闭目而坐,脸蛋红润,周身白雾蒸腾。

    “泡澡?”老头一愣,随即露出苦笑,看来自己是多虑了,只是许昊什么时候这么会享受的?

    作为普通的贱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在地头流汗,平日何曾享受过热水澡?这实在是太奢侈了!

    他们也就每年过最重要的敬神节时才会洗个澡,或是农闲时去河里游个泳。眼下,厢房内淡淡腥味传出让他眉头微蹙。

    “什么味,水脏不脏?”自己的大孙子自从上次被打后,好像变了个人?说话、行事与以往全然不同。

    不过老头没有说什么,毕竟孩子之前挨过打,受了大罪,享受享受也可以接受。说不定过些日子许昊就恢复正常也是没准的,想到这里,他也就释然的没有再打扰。

    待许岳恒离开后,许昊突然睁开双眼,看向窗外,眸中射出狡黠的目光。

    他现在耳聪目明,细微动静都能够察觉,刚刚有人站在外面自然难逃他的眼睛。

    “呼”许昊轻轻吐气,眼下最重要的是提高修为实力,引毒练皮达到问道期第二层。

    除了都需要各种资源支撑体魄成长外,五毒教功法还有大大迥异于别人之处,寻常武者引气,而他却是通过真气炼化毒物,依靠毒物为主来提高修为。

    只是眼前通过修炼,许昊发现这个世界的“真气”和曾自己原本的世界非常不同。仿佛被高度浓缩了一样,效率大增,乍看是好事,但不知有没有别的不良影响,眼下得不到具体答案。

    他只能暂时将好奇隐藏起来,留待以后慢慢探寻。

    清晨,许昊专心的吸收着缸里毒气。

    在功法能够正常运转的前提下,这些毒气对其都是至宝!野鸡脖子、花背蟾蜍、灰蝎、黑头蜈蚣以及长尾壁虎等五毒凝练的毒气,通过秘法达到完美平衡!由真气的辅助炼化,将其悉数集结在皮肤下。

    五毒心法可以让别人视之如洪水猛兽的毒气,却成为许昊的至宝!

    “咕噜噜——”

    蓦然间,缸水翻腾起来。阵阵白烟自许昊皮肤毛孔之中喷涌而出……

    许昊的肌肤原本黝黑,可眼下却仿佛白了几分,甚至更加莹润光泽。连原本因为营养不良而造成的干瘦,都看起来有了些爆发力。

    通过毒气的淬炼以及真气的辅助,强化身体皮肤,天长日久,便能够达到肤如金铁,坚韧可御普通刀剑的程度。

    “呼……除了利用毒物,平日还得多补充血气……”直到再也没法吸收,许昊这才喘了口气,缓缓起身。用旁边盆里剩下的清水稍稍洗了洗身子,而后船上衣服,迈步走出房门。

    “哥!”此刻,许诚快步自厅房跑出来,正好与其撞上。他轻声道:“娘喊你吃饭了。”

    许昊点头应道:“好的,走吧。”

    屋里孟芳坐在桌上,许岳恒正端着蒸笼走进来,窝头,平民老百姓最普通的食物。

    今天,足足蒸了十几个,而且难得的还配上了酱菜。

    许诚眼眸发亮!口谁直流,小脸露出幸福笑容。很显然,今天能够饱餐一顿让其很兴奋。

    许昊虽然并未拥这具身体全部的记忆,但从前面这家的条件来看,就知道有多贫穷!

    伸手,捡了两个窝头塞进嘴里,他的饭量简直惊人!

    如今许昊重新寻找到了气感,成为武者,消耗也陡然提高不知凡几,再加上原本的身体瘦弱,犹如无底洞般需要营养的补充。

    他一人几口就吃了整整五个窝头!然而却依然未饱,这副样子让四周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这孩子……几天没吃东西了……?”许岳恒呐呐问,老脸禁不住抽搐。

    孟芳听后却是猛的一怔,赶紧伸手推了下许诚,招呼道:“啊!你哥伤刚好,快、快把屋里的两个野菜团子拿出来!”

    许诚一震,迟疑了下道:“可野菜团子是给爹下地干活……”

    “让你这瓜娃子拿,就去拿!”老头也反应过来,立即敲了许诚脑袋一下,阻止他继续说。

    许昊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哪还能不明白?这一家子口粮应该已经不多了。

    而老头让弟弟拿来的乃是自己爹,也就是许家一家的顶梁柱许擎白天下地干活的口粮。

    想到这里,他莫名的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不饿。”

    说到这里,许昊大踏步朝着厢房而去。自己有钱,不需要再消耗家里。

    他要一个人静一静,这个时候,简直是心烦意乱,自己重生过来,居然连性情都有些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