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恐怖难关-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二十八章 恐怖难关

    许昊紧绷的身躯这才稍稍放松,毒气继续汇聚。自己足足开辟了六处骨骼,这已经达到了曾经毒魔的水平。

    “呼……”他再次吐气,每次突破都仿佛自鬼门关走了一圈。而第七处就在眼前,当初的自己甚至连考虑也没有便放弃了,这是绝对理智的选择。

    尽管每多突破一处骨骼,所代表的意义便截然不同。结果就是云泥之别!奠定的根基将影响随后的武道之路能走多远。

    左肩若可以打开,便意味着有机会成就无上之路!

    然而这一步将是极其痛苦且危险的,一旦承受不住极端的痛苦,无论昏迷或崩溃都将使自己前功尽弃。

    对于武者来说,这根本就是豪赌!背后的支撑便是面对人体极限痛楚承受的意志力。

    许昊眼神阴郁,脑中持续思忖。许久之后,他手中法诀倏然掐动!引动源气流转,炼化毒气入体,眉心的菱形斑块越加凸起。

    “咕咕咕……!”

    毒液气泡持续冒起,发出闷响,他整个人身体通红犹如煮熟一般。

    “咔咔!”许昊身体内爆发轰鸣,周身青筋暴起!每块肌肉都强如钢筋,那是强烈痛楚造成的**极度紧绷。

    他虽然表情尽量的放松,可从其不停抽搐的脸颊上能够看出,强行突破绝非普通人能够承受!

    现在许昊仅仅积累源气便已经近乎将自己坠入烈火之中烘烤。

    他整个人微微颤抖,即便意志力强悍,可他依旧难以控制。

    肉身的痛楚与精神的意志相互博弈,即便拥有强如金铁的意志,最多也只能越级强破一处骨骼。

    时间虽然没有过去多久,可对于许昊来说简直度日如年……

    “咔!”

    “啊——!”随着左臂的一道爆响,许昊发出一道凄厉惨叫!那种痛瞬间贯穿身体的每个角落,犹如肌体即将崩溃,周身没有一处不痛。

    脑海也犹如遭到雷击,瞬间的痛楚让其差点昏厥,然而此刻的昏厥简直就是享受,不需要再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

    可即便再痛苦,这时候他也绝不能倒下,否则将前功尽弃!

    眼下屋内早已彻底被雾气笼罩,朦胧一片。

    “嘶嘶嘶……”阵阵蛇鸣出现,许昊的头顶逐渐凝聚出了一条花斑毒蛇虚影,它盘坐寻觅,舌信摇曳。

    毒蛇游走在这练功房内,两枚尖利的毒牙绽放,慑人寒意直蹿脊梁。

    片刻才逐渐消散,汇聚回下方主人体内……

    许昊完全不知道这些,他现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抵御痛楚上,防止哪怕丝毫放松而产生的崩溃或昏厥。

    即便这处骨骼已经打通,然而他却依旧在激烈的颤抖,凭借毅力强行突破,简直相当于在自己体内割肉,而且是一刀刀的凌迟!

    即便人们知道可以强行突破,可真正能够做到的依旧极少。

    “嘚嘚嘚……”许昊虽然依旧能够坐稳,却弓着腰,牙齿打颤,脸色煞白。

    刚刚那种痛苦他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感受,甚至自己的献魂符都难以与之比较,几乎等同于灵魂撕裂。

    许久,许昊才自痛苦中挣脱过来,他成功了,却依旧盘膝粗重的喘息着。

    “呼呼……七块骨骼……超过了曾经的自己……记载理论中最多突破可以达到八处骨骼……”许昊呐呐自语,眼神逐渐闪烁,五毒教历代掌门,最高的也和自己一样仅仅打通六处骨骼。

    曾经的武圣张三丰据传也仅仅打通七处骨骼,这第八处……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神能够做到。

    然而越是如此,许昊的眼中越是光芒绽放!眼前一步之遥,确实诱人。

    最后一步或是直上九霄或是坠入深渊,这是在用命豪赌。

    只有疯子,才会选择去尝试!理智之下,绝无人会选择,然而许昊恰恰便是个疯子!

    “拼了!”面对至高的武学巅峰,他无法抵御诱惑,鉴此干脆狠狠咬牙,眼眸之中透着无尽的疯狂,自己两世为人,早已将生死看透。

    既然到此,干脆拼上一把!如果不成,不过暴毙于此罢了。死便死了,自己也不是没死过!

    想到这里,他手心法决掐动,就算拼命至少不会后悔。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尝试突破过这练骨境的最高境界。但成功的,自己从未听说过,哪怕于传说之中。

    许昊紧紧咬牙,手中法决掐动,毒雾汇聚释放,往复不停,五毒心法集阴阳之学大成,化至阴为阳。

    无尽力量朝左臂而去,犹如滚滚烈焰,推开武道至高的大门。

    可惜,这扇大门极其坚固!还未碰触,滔天的痛楚已经自四肢百骸袭来。洪水般没有任何适应的时间,转瞬便达到甚至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许昊只感觉心头打了个闪!紧跟着,自己的头颅几乎爆裂!

    “啊——!”

    还远远未到达突破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将要崩溃,惨叫自嗓底释放,怪不得从未有人能越过这一门槛!

    两世为人,自己早已抛却生死,毅力何其坚定?普通孩子或年轻人更无法支撑。

    最后一块骨骼的关卡坚固的犹如城门,突破所需要的时间也长的多,汗水自许昊额头流淌,他全身打摆子一样,恐怖的痛楚让其确实坚持不住了。

    哪怕是金铁也会在这种苦痛下融化崩溃,但许昊现在骑虎难下,若放弃,自己之前所打通的骨骼会尽皆受伤,有可能修为尽废。

    即便使用天材地宝恢复,将来也会留下暗伤。

    “死也不能放弃——”许昊近乎疯狂,双眸赤红,狠狠与无尽的痛楚对弈,只是距离突破遥遥无期。

    可惜,提起的勇气,也很快被滔天的痛楚扑灭!

    如此状态他知道,连保持理智都吃力,更别提突破!自己失败了,实实在在的失败了!绝对无法坚持,距离突破还有相当时间和距离,而自己哪怕多坚持一秒都是难上加难。

    人的力量与毅力毕竟有限,面对无边痛楚,肉身与精神总是有一个极限。

    许昊如今便尝到了超越极限的苦难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