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佳节将至(求月票~求订阅~)-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佳节将至(求月票~求订阅~)

    没人说话,皆闭目在感受着药猪带来的强悍血气!

    每个人都犹如久旱逢甘霖般,即便五色鸡也没有如此效果,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确是如此。

    “呼呼……”大家没有任何矜持,大口吃肉,生怕吃的少了,不足以补充体内气血。

    许昊很满意,什么他娘的有身份的体面人要讲究吃饭礼仪?

    他本就是个邪派的粗人!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臭规矩!有东西就要争,有困难就要上,有敌人就要杀!

    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别跟着自己丢人现眼!

    众人吃的汗水淋漓,血肉骨骼跟着得到补充,以后在如此强大资源的供应下再不努力,那就不用活了。

    “对了,哥。”蓦然间,曾柔终于开口发话,她声音轻柔,如雨后春风,沁人心肺。

    “许伯伯来信了,说村里的药铺,解毒药紧缺,让我们多送一些……”

    “哦?看来爹那里经营的不错,这次派人多送些药。”许昊微笑点头,又塞了一口肉,只要爹能够好好经营村里的药铺,信心便可以慢慢找回。

    “对了,曾柔。”他凝视小丫头曾柔,轻声道:“这次你和许诚干脆回趟实家村,那里的房子应该已经翻修完了,这么长时间该回去看看。”

    除了郑樊他娘需要人照料外,其他人并未将家人接到城里。

    在实家村,对手通常不会想去针对家人,因为这是相对的,王家和赵家的家眷可是更多。

    但是许昊需要人手,尤其是信的过的能人!

    “不知道爹他愿意出山么……”许诚停下筷子讷讷自语,虽然未明说,可许昊让他回去的任务当然再清楚不过,只是许诚心里始终没底。

    如今商队需要扩展船运行业,待掌握运输的途径后,回春商行与永盛商行便彻底控制在己方手中,即便没有献魂符,两家都再无法跳出手心。

    当然,扩展船运必须有足够人手。

    “希望爹能够转变心意。”许诚眸中光芒一闪!这次,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做到!哥哥交给自己的任务绝不能失败。

    许昊坐在椅子上,脸上露出淡淡笑容,他相信许诚的能力。

    这小家伙如今已经经过了不少的历练,见过生死与大场面,站在这里气质早已不同,爹当初肯接受村内的锦医堂小药铺,就说明他的内心已经松动。

    如今,自己两个儿子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他必然会出山!

    “还有瘦狼、大脚!你们要利用蛇鼠的力量,时刻紧盯王家与赵家的动向,一旦有异动,定要提前预警。”许昊转过头看向二人,两个家伙刚正吃的欢,听到老大发话,立即放下筷子昂然坐直。

    这件事虽然说出来,但想来不用提醒,他们也已经安排。

    王、赵两家犹如两只凶虎,时刻悬在头顶,双方虽然暂时偃旗息鼓,可背地里却暗潮汹涌。除了生意上的竞争外,皆在悄悄盘算着如何拔掉对方这巨大威胁!

    瘦狼点头,用袖子擦了擦嘴,粗豪的应声道:“师公,您放心!这个我们已经想到了,那两个商团是我们目前的主要敌人,蛇鼠们时刻紧盯着他们,只要有所异动,必然会及时传报。”

    “嗯。”许昊点头,王家与赵家绝不会善罢甘休,自己一旦自己出城,他们绝对会展开绞杀。

    当然,自己也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

    “可惜……再过几天就是尚元节……我们无法一起过了。”许昊沉声应道,这却是遗憾,每年的尚元节都是相当隆重。

    整个郡城都会张灯结彩,商旅四处贩卖,歌舞升平,比敬神节还要热闹。

    尤其是陀洛江与云厝江及黄沙河的三河交汇处,由于积沙构筑了河中心的眉心岛异常热闹。

    每到尚元节便会汇聚大量的游船画舫,无数文人墨客在这里点灯作诗,听曲赏月。

    错过这等盛会,确实非常遗憾!

    “大哥,没关系,正事要紧。”许诚、郑樊等人都无所谓,他们已经不是孩子,当然知道轻重,己方现在正是发展壮大之际,生意最重要。

    云中城需要许昊来坐镇,同时保持灵敏的耳目其他人也才会安全。

    两日后,云中城内张灯结彩,鞭炮不断,街上的人皆穿着新衣,女人结伴挑选水粉,孩童则手握泥人四处奔跑。

    就连苦哈哈的挑夫也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活计,难得的空闲下来,小心翼翼的穿行的人流中,享受享受美妙时光。

    热闹繁华无法反映郡城的状况,这几乎是场狂欢!无论大人老人女人亦或是孩子,由于时节,下午申时天便黑了下去,人们尽皆提着各色灯笼。

    云中城五颜六色,炫丽美妙,犹如人间仙境。

    府邸内,许昊盘膝坐在自己练功房的大缸内,浸泡百毒琼浆,他没工夫享受,一早便闭关打坐,自己突破在即,一旦达到练骨境,全身主要部位便能强横无比。

    阵阵光芒自其胸口闪烁,仿佛星辰,佛光闪耀于周身,可怕的毒液顺着四肢百骸沁入体内。

    五毒心法乃是毒派绝顶功法,炼化天下万毒,化为能源为己用。采用的便是至阳则阴,至阴则阳的理念。

    随着佛光的绽放,封闭的屋内也绽放劲风,引得发丝飞舞,毒浆荡漾,若非是练功房,恐怕书卷纸张会四散而飞!

    毒气的累积,逐渐显现。

    许昊的额头缓缓凝聚出一枚菱形黑斑,越加明显甚至凸起。最后,道道丝线又自黑斑向四周扩散而开,居然产生出不同色彩!

    每道色彩犹如一道道法光辉,沁入身体各个部位,强化着许昊的四肢百骸。

    “咔咔咔——”

    渐渐的,他的身躯逐渐出现爆响,仿佛骨节化为爆竹。

    许昊眉头紧蹙,源气顺着四肢百骸运行,犹如保镖,护卫着百毒琼浆以自己的意念路线运行,逐渐炼化并自体内汇聚。

    血管化为墨绿色,根根鼓起,若非经脉纤细、紧绷,毒液在经脉内运转的速度将会加快数成,过于汹涌,能否顺遂炼化绝对会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