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峰回路转(求月票~求订阅~)-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二十四章 峰回路转(求月票~求订阅~)

    人马斩开条血路,朝海棠大街而去。

    自始至终,许昊都并未再出手,而是双手倒背,站在人流后方漫步而行。

    “兄弟,我是真服你了。”廖元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旁,声音洪亮,显然很是兴奋。

    “这种时候你都能沉得住气,实在厉害。”

    “廖大哥。”许昊微笑,摇头应道:“我不是沉得住气!而是没必要再出手,王魁已经算是大鱼了,这场仗无非是杂兵的厮杀,用不了多久就打不下去。”

    “啊?”廖元愣了愣,这话让其不知所谓,城内各处都已经开战怎么会打不下去?他皱眉问:“此话怎讲?”

    “廖大哥忘了城内的城防军?”许昊笑了,这云中城真正维持治安的并非三大商团,而是由三大商团提供一定的供奉资金,却独立运作的城防军。

    他们背后乃是皇家,维护一方平安。

    廖元恍然张嘴,他确实忘了这一茬!

    起初王家与赵家通过影响力,让城防军短时间内不要插手便于他们迅速击溃锦医堂的人。

    前提便是可以迅速结束战斗,而整座云中城地下蛇鼠的介入已经改变了原本的情况,如今再加上三大商团中廖家的加入。

    原本一边倒的局面骤然改变!王家与赵家,锦医堂与廖家,双方力量重新归于平衡。

    城防军不可能允许城内爆发数千人的大厮杀!无论胜负,那都将是血流成河的景象。堪比暴乱,出了大事,他们无法向上面交代。

    “确实……”廖元头脑发热,轻轻拍了下脑门,他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局面一旦平衡,战斗反而很难打响。

    “对了。”廖元蓦然间感性趣的问:“你说你还有后手,能不能跟老哥我交下底,到底是什么?”

    探人根底这本是忌讳,若非与许昊关系不错,他也不会如此直白发问。

    许昊听后并未生气,反而笑道:“廖大哥还是别寄望我使出那后手,否则将是血流成河,云中城也许将不会存在。”

    “嘶……”廖元蹙眉,倒吸凉气,他当然有想要暗中打探的意思。

    对于盟友,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做出正确判断,这也是家主的意思。可听其口气,虽然并未透底,这最后的杀招却未免有些过于恐怖。

    他无论怎么思考,也想不出会是什么。

    廖元倒没有怀疑,眼前自己这位小兄弟并非吹牛之辈,他确实无法用常理揣测。

    “咔咔咔……!”片刻,阵阵铁甲震动蓦然响起,那不是披甲城防军还能是谁?

    城防军总指挥钱世勋,副总指挥马天佑,以及左将孙世飞还有右将陈震四人兵分多路,将各方战斗拦阻。

    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允许云中城发生这种大规模的暴乱。

    “住手——!”

    “谁敢动手一律击杀!”

    “全部停手!”

    ……

    刚刚爆发的冲突,居然短时间内便已经偃旗息鼓!虽然有了一定的人员伤亡却并未闹大,原本该是血流成河的大战被掐灭于此。

    王博傲与赵天麟尽皆劲装而出,接到急报廖家介入后他们自然待不下去,可刚来到街上便遇到了城防军的阻拦。

    二人目光森寒,怒火汹涌却没法继续行动,事态的发展已经彻底的出乎预料。

    月光高照,城防军营。

    总指挥营房内,王家家主王博傲,赵家家主赵天麟,廖家家主廖子杉以及锦医堂许昊、许诚、郑樊、孟然,还有城防军高层尽皆端坐。

    双方怒目而视,森森杀气缭绕,屋内气压犹如凝固。

    安静,场面安静的吓人!

    坐在这里是城防军的要求,可双方早已彻底撕破脸,杀红了眼眸,哪里还有坐着谈判的心情?

    “廖子杉——你想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倏然间,王博傲实在忍不住怒声嘶吼。若非他,即便有蛇鼠支持的锦医堂也难以坚持太久。

    赵天麟同样杀机毕露,森然盯着廖子杉道:“我看你廖家是活腻歪了!敢帮这小王八蛋,老子早晚把他大卸八块!”

    说完,他便把目光转向许昊,这也是双方的第一次相见。

    “呵呵。”许昊笑了,这辈子听过太多狠话。可惜,那些倒霉蛋基本都被自己给化了。

    成为尸水,流入地下,成为花花草草的肥料。

    “老天真是公平,给你们俩两张恶心的脸,一定得配上弱智的脑子,以免不协调!”

    “他娘的,你说谁?”赵天麟脾气爆裂,噌的站起身子。

    随着他的动作,其他人也纷纷而起,剑拔弩张。

    “当然是你们俩!想要把老子大卸八块,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张狗脸!”许昊丝毫不给他任何情面,要打就打!自己虽然修为不够,可他打架也从来不只是硬拼实力。

    毒药、闷棍、下蛊,只要对付敌人,他什么招都可以用!

    “啪!“

    “住嘴!”钱世勋猛拍桌案,坐的笔直声如炸雷!瞬间将场面镇住,他眼角上的旧疤轻轻抖动,厚实的手掌按在桌子上,居然出现一道手印。

    “我看你们谁敢在军营动手!诸位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今天的事,都得给我一个交代!”

    他代表的乃是青霄国,不能任由三大商团肆意妄为,资金上虽然依靠他们,可保卫云中城的安危乃是重中之重。

    现场一片安静,没人再说话,双方闹到这个程度已经没有任何和解转圜的余地,交代什么?只能用刀子解决!

    若非钱世勋坐镇,这些人早就动手,打的你死我活!以后云中城三大商团相互制衡的局面也将彻底改变,绝不会再回到从前。

    “既然没有话说那就我来说。”钱世勋环视各方,蓦然站起身看着众人道:“以后,我不允许再有人在云中城内惹是生非,否则便是与我为敌!云中城虽是郡城,却是交通枢纽,想必你们也不想让我将事情的原委告知栾安城的皇族吧……”

    这话出口,确实引起震动。

    城防军的财务之所以可以由三大商团支持乃是青霄国出于对三大商团的信任,片面认可了他们于此地土皇帝般的地位,同事也可以拉拢和节省资源,用于将全部精力放在边境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