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许昊出手(求月票~求订阅~)-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许昊出手(求月票~求订阅~)

    “师、师、师公。”大脚面对着他,神色兴奋,他口吃的毛病反而更重,那是自心底泛起的崇拜。说起来,如今这家伙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稚嫩,已经有了练皮境修为,与郑樊一道成了城内地下势力的翘楚。

    刚刚站在门外,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统领整座云中城内的各路蛇鼠,威风八面。

    “嗯。”许昊点头,脸上露出笑容,满意的看着二人:“干的不错!郑樊和许诚呢?”

    “他们都在海棠大街。”瘦狼沉声应道,作为如今锦医堂最重要的招牌,当然不能让王家与赵家毁掉。

    “很好。”许昊转回头,朝王魁而来,凝视对方仿佛在看死人。

    “既然你们专门冲我而来,就让我亲自来打发你。”

    他声音平和,可语气之中却充斥着无尽的轻蔑,对于王家族人全然不放在眼里。

    “找死!”王魁怒吼,不再有多余废话,迈步前冲!脚步沉重,犹如蛮牛狠狠撞来,重锤贯风声呼啸。

    “呜——”

    数千斤巨力,劈头贯耳,可怕力道势如破竹,还未碰触便觉劲风扑面!

    “小心!”瘦狼大脚惊呼,敌人的实力可怕远超想象,不愧为练骨境的强者。

    许昊脚底轻点,步伐轻盈,身形一转,鹅毛一样,倏然避开攻击!

    “哼。”王魁眼中寒光闪过!蛮力惊人,落锤还未完全落下便改为横扫,秋风扫落叶般轻盈。重兵刃变招,需要强悍的力量!

    别说是人,就是钢铁也能被打成稀烂。

    许昊见此骤然变速,在敌人锤子还未打上之时,他已经贴在王魁的臂膀之上。只见其单手握住对方的胳膊,另外一只手狠狠推向王魁的肋骨。

    “嘭!”许昊只感觉打在牛皮上,反震之力自掌心回传肩膀!

    “嗖!嗖!”

    二人尽皆后退,感受到对手的不凡之处,王魁脸色森然,他当然知道许昊的诡异。

    派出过不少杀手都不曾击杀对方,其中甚至有比自己修为还高的花不双。

    想来不是有人帮忙便是取了巧门,可自己的招法与别人不同,刚刚的攻击,基本无法影响到自己。

    “啪啪!”王魁轻轻掸了掸土,露出傲然之色,敌人的攻击无法奈何自己,别说拳脚,哪怕普通刀剑,在有防备之下都无济于事。

    许昊看着对手轻轻点头,沉声道:“不错,王家还有些人才,横练之术练到这个地步也算拿的出手了。”

    “呸,装模作样!”王魁喝骂,重锤舞动犹如飓风,轰隆隆似千军万马,恐怖霸道,直冲而来,可破千军万马。

    “啊!”四周观战的无论是三大商团人马,亦或是蛇鼠尽皆惊呼,倒退远离。

    换做其他人绝不敢与之硬撼,哪怕武功够高,在面对横练霸道的重武器时也只能闪躲。

    然而许昊却是冷笑,不退反进,再次迎头而上!

    重锤舞动间将要砸到许昊的身上,可对手速度更快,手指轻轻一点,王魁的身形却是猛的一踉跄!脚底不稳,猛的冲了出去。

    “嘭!”锤子砸在地上,戳出枚坑洞,尘土飞扬。

    若非他使劲握住锤柄支撑身体,恐怕就要来个狗吃屎,即便如此,也是让王魁心中大惊。

    战斗失去重心乃是大忌,一旦被抓住空档便是死路一条,对手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哪儿敢怠慢?立即向后翻越,同时握住锤子向身后猛扫!

    可惜,许昊并未紧追,而是双手倒背,让其重新找回重心。

    “呼呼……”王魁急促的呼吸着,瞪眼凝视对手。犹如从鬼门关走回一圈,额头沁出淡淡汗珠……

    四周原本看好他的王家人与赵家人尽皆张大嘴巴,骄傲之色骤然褪去,反而换上了担忧之情。

    这些自然看入了他的眼中,作为强者,面子一旦被踩在脚下,屈辱之感便越加严重。

    “我杀了你!”王魁怒吼,心中恨意滔天,面对一个小小年纪的许昊,自己居然打的如此窝囊!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儿,他重锤再次舞动,这次用尽全力,将重锤抡的仿佛长剑般乱蝶飞舞,残影绵绵。

    别人人就算是只苍蝇也难以靠近。可惜对于许昊来说却没有太大困难。

    他的游龙步似蛟龙游弋,穿梭在缝隙之中,穿针引线,看似险之又险却又平安无事。

    “嗖嗖嗖!”连续位移,步伐灵巧犹如神舞,每个步伐都巧妙的避开敌人的攻击。

    仅仅迅捷的身影便搞的王魁头晕脑眩,汗水逐渐沁出,就在其疲于应付之际,腰间蓦然一酸!并不严重却犹如触电般。

    “不好!”他心中暗惊,身体却倏然脱力!

    紧接着,手中的重锤倏然脱手飞了出去,嘭然的闷响!坠落在地,径直砸出一座深坑。

    “你、你、你——”王魁惊呼,跌倒在地,他瞪大双眸,不敢置信。

    许昊仅仅撞了自己的身体一下,刚刚用力踢打都没事,怎么现在,自己居然失去控制了?

    “你的硬气功品质太差,身体罩门在哪自己都不知道?”许昊不屑摇头,懒的废话,单掌朝着王魁胸口猛轰了出去。

    “啪!”

    这中年壮汉倏然倒飞!口吐鲜血,犹如断线风筝,狠狠向后摔去。王家、赵家人大惊,赶紧将其接住,可王魁却已经生死不知。

    “混蛋!杀了他!”场面顿时混乱起来,怒吼声喝骂声混杂,吃了如此大亏让王家、赵家人红了眼!犹如潮水般汹涌杀来。

    廖家以及城内蛇鼠士气更加旺盛,自然不会示弱,纷纷执兵刃狂冲而上!两股洪流訇然碰撞。

    “杀——”

    “找死!”

    “啊!”

    ……

    蓦然间,云中城内喊杀声震天,血光舞动,腥味弥漫。

    家家闭门,百姓哆哆嗦嗦的躲在床底下,眼神惊恐,生怕遭到波及!

    这里人马动手,其他地区显然也早已经有所行动,打斗声各地都有,整个云中城几乎化为屠宰场。

    喝骂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廖家与锦医堂的力量联合,实力强大,尤其廖家门前,他们犹如洪流,向外喷涌,瞬间便将缺乏心理准备的王家与赵家人冲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