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前往廖家(求月票~求订阅~)-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二十章 前往廖家(求月票~求订阅~)

    ------

    刘彤芸倏然一怔!张大嘴巴,师傅来此的目的可是交代过自己的,怎么临了又改主意了?

    这个选择相当于把自己置身于绝地之下!

    她本想提醒一句,可眼下的位置不太合适,而且这是师傅的决定,就算问也只能回去之后再说。

    许昊听后没有说话,而是缓缓起身,低声道:“既然如此,我还需要孟老帮个小忙……”

    孟然心中一抽,自己好像又中了圈套,不知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

    “能否帮忙,去廖家走一趟?”许昊微笑起身,刚刚的愁苦已然在其脸上荡然无存。

    孟然一愣,自己在云中城人脉广,廖家家主廖子杉自然非常熟悉。

    只是这种时候,许昊去找廖子杉做什么?

    难道他会寄望廖子杉帮助其对抗另外两大商团?这根本就不可能!这世间的道理便是利益至上,尤其锦医堂落难的时候,更不会有人出手。

    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没有人会雪中送炭。

    孟然无奈摇头,心中暗道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他忍不住摇头道:“不用去了,廖家不可能出手帮你。”

    “不试试怎么能确定?”许昊凝视着他,露出玩味笑容,仿佛成竹于胸,丝毫不担心。

    “唉……罢了……”孟然想了想后叹口气,站起身,自己可能上辈子欠这孩子的!既然自己还是这里股东,便尽下绵薄之力罢了。

    原以为许昊背后藏着什么高人,可看他的选择,应该确实没招了。

    见此许昊眼眸一亮,欣然喜道:“大师简直是活菩萨,救了这整座云中城的苍生!若是锦医堂倒了,这云中城也便没有存在的意义”

    这话蓦然张口,听的所有人都是一怔,不知到底什么意思。

    刘彤芸凝重的看着许昊,暗暗叹息摇头:“吓疯了,一定是吓疯了……!师傅这回十有**得要搬离这云中城了……唉……”

    孟然带着许昊迈步而出,外面的百姓皆瞪大眼睛,大战即发,敌人就要大兵压境,这许昊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出来溜达!

    这、这不是脑袋进水了什么是?

    廖家府邸位于城北,距离海棠大街锦医堂所在的位置不远,二人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迈步而行。

    直至来到廖家府邸门前,只见已经有大量侍卫戒备。

    王家和赵家虽然冲着的是许昊,可防备是必须的,如此紧张的气氛,一旦情况有变,廖家不可能毫无准备。

    “站住!”见到陌生人,侍卫立即拦阻。

    “来者何人?”

    孟然轻轻拱手,上前朗声道:“烦请通报一声!老夫孟然,这是锦医堂许昊,特来拜见廖家家主廖子杉。”

    “嗯——?”所有侍卫均是一怔,他们当然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王家、赵家调集所有人马,准备对锦医堂进行围剿。

    同时,连城防军也被通知两个时辰内不要干预,为此愿意付出巨额代价,廖家作为三大商团之一自然得到了情报。

    当然之所以王、赵两家还没有立即动手,是在给锦医堂压力,若提前逃跑,离开云中城则再好不过。

    眼线早已布置在城门及城外,两大商团在城外击杀许昊至少不会坏了名声。

    “这……”侍卫仔细扫视许昊,这家伙如此时刻来廖家做什么?他细细凝视,最近几乎闹翻了云中城的人物,年纪居然这么小。

    稚嫩温和的脸庞,消瘦的体型,彰显着人畜无害的错觉。

    可就是这么个人,却把横行无忌的王家和赵家折腾的狼狈不已,几乎成了城民口中的英雄。

    “您请稍等。”侍卫哪儿敢怠慢,立即跑了进去。

    仅仅片刻功夫,他便冲了回来,呼吸略显急促的伸手道:“二位,家主有请。”

    孟然点头,带着许昊迈步而入,老头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可今天却有种壮士勇闯刀山的感觉。

    廖家人什么态度,会做何种选择不得而知。也许聊几句便将许昊赶出去,或是捆起来交给王、赵两家卖个情面都很有可能。

    府邸内,强壮家丁手握兵刃分列两侧,昂然而立。

    每个人皆双眸如炬盯着二人,上下审视,或质疑、或凝重、或森冷,应有尽有。

    普通人站在这里便能感受到压力如山洪压顶!

    然而许昊却丝毫没感觉一般,双手倒背,吊儿郎当的走在中间,仿佛内心压根就没有这根弦。

    孟然内心稍定,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少年了。想到这里,他立即昂起头,整了整衣衫,大踏步前行,在侍卫的指引下,径直来到廖家厅堂内。

    此刻,数名锦衣男女正端坐在这里,包括许昊认识的廖元、廖武在内,每个人皆盯着门口,好奇观望。

    居中则坐着名俊逸中年,此人身材伟岸,坐着便如同雄狮,脸庞棱角分明,乌黑的短头发根根倒立,五官立体而深邃,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双潮露般清澈的双眸。

    如此英雄气度,除了廖家家主廖子杉外还能是谁?

    “孟大师。”见到孟然,廖子杉站起身形,拱手欢迎。其他人也随之起身拱手招呼。

    “廖兄弟,如今还肯见我,确是给足了老夫面子。”孟然同样拱手回礼,虽然说话的是二人,可所有人的目光却皆汇聚在许昊身上。

    大家心如明镜,他,才是今天的主角。

    廖子杉听后哈哈大笑起来,朗声道:“孟大师此话何来?我廖子杉对朋友如何你是知道的,可是那种势力小人?”

    说完,他将目光投向旁边的许昊。

    “想必这位便是锦医堂的许昊?”廖子杉上下扫视了两圈,重重点头道:“练肉期,就要突破至练骨期修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实力,不错不错!”

    很明显,他修炼了非常不错的观气法门。

    “廖家主,久仰。”许昊微笑拱手,大大方方,没有任何穷途末路之感。这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甚至孟然也发现,他整个人的气势以及精神状态已经与出门前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