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花不双(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一十七章 花不双(下)

    花无双眼眸猛瞪!赶紧努力闭住气息,同时心中也愤恨不已!这样打斗实在费力,毕竟对于战斗来说显的束手束脚。

    许昊承受自己攻击,居然仅仅受伤!面对比自己矮了整整三个小层次的对手,传出去,自己也不用混了!

    什么理想,什么目标,若被人知道尽皆会化为泡影!他们绝不会收自己进山门……

    “啊——!”想到这里花无双同样爆发怒吼,攻击如潮水连绵不绝,二人皆打出真火,誓要将对手斩落马下。

    许昊四周雾气蒙蒙,花无双身躯棍影绵密。

    这次,谁也没有避让,径直撞向对手!

    许昊犹如流水,顺着敌人棍影之间的缝隙蹿了进去,贴身肉搏,绝不让花无双的长兵刃占便宜。

    “咚!”面对敌人的近身攻击,花无双干脆同样弃掉兵刃。长棍落地,扎入泥土中。

    “啪啪啪……!”

    拳影绵密,腿法泼辣,若重锤擂闷鼓。许昊招法占据绝对优势,而敌人的力量也同样占据绝对优势。

    霎时间,尘嚣遮蔽天空,将四周完全覆盖!

    两人犹如光影,腾挪辗转,引动泥土翻涌,飞沙走石,各自利用自己优势的同时努力消耗对手。

    短时间内,双方互攻了近百招。

    即便打在身躯之上也只能承受!近身肉搏,最考验武者的体魄与力量还有招法技巧,前两项若能抵消,最后决定胜负的便是战斗的意志。

    两人都是执念极深之人,谁的绝不退让,直打的鼻青脸肿,嘴角淌血也不退缩。

    双方皆在拼命,同时也在观察着对方的眼眸,一旦敌人有丝毫闪烁以及退缩都是对自己无比的鼓舞。

    可惜,短时间内他们皆得不到想要的信息。

    穿梭在拳影中,许昊几乎每打中花无双五拳,对方能打中自己一拳,而造成的破坏力却基本相当。

    两人皆身受重伤只是状况有异,谁也不愿退让,几乎到达了肉身的极限……

    “噗——”许昊再次喷出鲜血,一个错身,肩膀再次承受一拳。他身躯踉跄,后退半步,紧跟着用力蹬地上前一步,鞭腿横扫,猛踢对方肋骨。

    “唰!”

    腿风刚烈,动作迅捷,势如破竹之势狠狠而来!

    花不双冷笑,抓住这个空档,身形撤步的同时大手狠握,瞬间抓住许昊的脚裸。

    紧跟着,臂膀狠狠甩动!

    “呜——”许昊的身躯整个横飞出去,狠狠贯在地面!嘭的巨响,力道不轻,听的让人头皮发麻。

    他嘴里又涌出鲜血!躺在地面再也不动

    “呵呵呵……”看着躺在地上的敌人,花不双得意的笑起来,甚至有些兴奋!当然不是因为胜利,敌人修为本就比自己低的多,胜利是应该的。

    他兴奋的是胜利过后的成果,那东西到手将使其激动不已。

    “有了通天锁,届时我一定能够通过考核!”花不双说完,凝视向地上一动不动的许昊,眼中杀机蓦然闪过。

    “别怪我,只能怪你不自量力,玩毒的邪逆乃是我正派的大敌!”

    只见其蓦然抬掌,迈步上前,朝着许昊额头径直拍下!掌风雄浑,千斤巨力,别说拍人,就是岩石也会破碎!然而刚要弯腰,他便倏然停下来!

    “嗯?”花不双眉头紧蹙,整个人犹如被束缚起来,强烈的麻木自脚底传来直至全身,根本无法行动。

    “这、这、这是……”

    他讷讷自语,双眸猛瞪,用力挣扎却也无济于事。

    “呵呵呵……”许昊躺在地上露出淡淡笑容,眼眸射出狡黠的光芒!自己实力与对方相差极大,即便使用醉骨散也难以做到,若想胜利只能取巧。

    而近身肉搏乃是无奈之举,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调配的寒筋露释放。

    此毒脱胎于醉玲珑,却更加强悍。通过无形中释放,由于对方闭气,只能通过近身搏击来破防,一点点让对方摄毒。

    许昊这么做要承受极大风险!双方修为差距不小,力量之别更明显,即便有醉骨散降低敌人修为可距离仍旧存在。

    很可能在敌人还未发作前,自己已经粉身碎骨!

    然而若想胜利也只能如此,面对强敌,别无他法。

    “卑鄙……!”花不双眼眸怒瞪,嘶吼着呐喊,牙关紧咬发出咔咔爆响。

    “正派人士最瞧不起你们这种下三滥的小人。”他狠声说,拼命的挣扎,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在其口气之中,正派二字对其是如此的重要和骄傲。然而许昊却撇了撇嘴,应道:“可惜,我不是什么正派人士。”

    正道那些假模假样的家伙让人恶心。当然,江湖风雨多年,面对的都是刀口舔血的家伙,什么正邪之分?在其眼中就没有多少好人,无非是做婊子要不要立牌坊的区别而已。

    “话说回来。你是什么正派的?”许昊凝视他,几次听到关于此地所谓无上大派的事,可却从未真正打听的到具体信息。

    “哼,无知小儿……”花无双越加瞧不起许昊,干脆扭过头去,半个字不说。

    “嗯——?”

    可短时间,他便浑身一震!剧痛,自体内释放而出,直至集中于身体所有关节处。

    “啊——!”凄厉惨叫随即爆发,无尽痛苦考验的是人体极限,与献魂符感受不同却同样痛苦。

    尽管如此,可花无双依旧无法动弹,哪怕翻滚,哪怕抓挠,对其都是奢侈。

    惨绝人寰的毒,能让英雄变狗熊,能让烈士变劣士。

    许昊单手扶地,强忍伤痛,缓缓坐起身。如今随意动一动便犹如全身散架,他伸手自身上掏出枚布袋,里面放着数枚药丸。

    其中两枚红色的被其直接握住,咕噜一声,塞入口中!

    “呼……”许昊轻喘口气,任凭对手如何惨叫,也不搭理,而是运功打坐起来。

    数分钟过去,他这才重新睁眼。

    花无双眼中已然淌出血泪,无法闭合的双眸始终向前,站在这里,竟然僵死过去……

    “嗯?”许昊蹙眉,这家伙竟然死了!看来与自己的战斗,对方身体同样受伤不轻,再加上折磨,否则不会如此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