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花不双(上)-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一十五章 花不双(上)

    “放心。”许昊沉声安抚道:“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话去做,保证能够提前得到解药。但若是动心眼,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卞海本就是个商人,黑心商人,可遇到如此胁迫,哪里还敢再有小心思?

    他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这个时候就算让他杀妻灭子也毫不迟疑。

    许昊点头,沉声命令道:“回春商行与永盛商行组成联盟,我要入股你们两家商行。还有,立即向锦医堂供货……对了,还有件小事,五色鸡用成本价供应……”

    “是!”二人同时大喊,没有半点犹豫。

    翌日。万物复苏,枝桠绽放,绿意盈盈,晴空万里之下,云中城热闹不已。

    然而这里却犹如响起了晴天霹雳,所有人皆议论纷纷。原因无他,那便是原本王家与赵家最大的供药商回春商行以及永盛商行,居然宣布开始向锦医堂供货!

    本来双方没有任何生意往来,反而在禁令发布后,这两家药商开始支持许昊……

    鉴此,其他药商便不再顾忌,毕竟你自己的盟友可是率先违抗了命令,再管我们便于理无据。

    如此妖异的情况让整个郡城都热闹不已!看到三大商团的王家、赵家吃瘪,老百姓像是过年般兴奋。

    而许昊则并未撒手,他坐在廖厝镇的供货车队之中,对于药材亲自押运。

    牛车速度不快,但货运量大,每次千斤左右很轻松,若非土路不平,载货量以及速度还能提升。

    许昊嘴里叼着草根,靠在最前面牛车的货厢上,悠闲惬意。事实上,毒气正在其体内迅速运转。

    五毒心法讲究天地自然,至暗则明,旁人虽畏之如虎的毒,对修炼者却犹如食粮。

    同时,修炼时没有太多规矩,打坐可以,倚靠端坐也可以运转体内“源气”。

    自从在花婆子口中听到这个名词后,许昊便同样称呼这里的天地真气为源气,用其炼化毒气,效率远超曾经,使用百毒琼浆这样奢侈的修炼手段,更是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

    “练骨境……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达到了……”许昊讷讷自语,他伸手将口中草根掐在指尖,朝远处轻轻弹了出去。

    柔软质轻的草根犹如利箭,咻的一声,狠狠扎入前方草丛。

    后面同样坐在车上的车夫及脚夫,纷纷露出敬畏的目光。会武的老爷,能够与三大商团对抗,这对他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即便做梦,也难以实现,然而这样的人就在自己眼前。

    若是自己可以这样,该是多么骄傲的事!

    每个人的眼中都冒出金星,想象着自己身着华服,横行无阻,手握千金的威风之态……

    “呵呵呵……”

    就在此时,天空蓦然传来阵阵笑声。开始声音不大,但很快便越来越沉重,压在耳畔嗡嗡响动!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引动树林颤抖,砂石滚动。

    普通人只感觉胸口憋闷,头晕目眩,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

    “怎么回事——!”

    “天啊!我的耳朵!”

    “救命!啊!”

    车夫、脚夫们惊慌失措,捂住耳朵,凄厉哀嚎。

    许昊倏然起身,环视四周,只见一股恐怖的气势犹如浪潮自四面八方朝车队席卷而来!即便林木茂盛,可风沙依旧被狠狠扬起。

    车夫、脚夫纷纷揉眼,被吹的东倒西歪,纷纷从车上掉落,摔的七荤八素!

    “筋膜境?”许昊紧紧蹙眉,警惕环视,车队早已停下,所有人都紧张的脸色苍白,强者战斗,其他人犹如蚂蚁。

    尤其这些都是卖苦力的苦哈哈,脚夫还好,车夫几乎能哭出来。

    这些牛车若毁了,他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风沙过去,车队前方慢慢走来一道身影,此人中等身材,手握根镔铁棍置于肩膀,双手挂在上面,步伐吊儿郎当。

    慢慢抵近,能够看清此人年纪不大,应该不超三十,圆脸略胖,皮肤白皙,嘴唇微微撅起仿佛包子一样。

    穿着件蓝色长袍,犹如书院内的书童,可肩膀横亘的棍子却让其形象异常怪异。

    即便走路七扭八歪,可在土地上却不留半点脚印。

    “噌。”许昊倏然自牛车上跃下,站在最前方,凝视对方,所谓来者不善,已经非常明显。

    这家伙出现,绝不会冲着这里的车夫或脚夫!

    “你是谁?”许昊沉声问,扫视对方,单看对方的这家伙以及修为,绝对是自己目前所见的最强者。

    蓝袍人瞥了眼许昊,叹了口气,将肩膀上的铁棍咚的一声戳在地上。

    “花不双。”虽然说话,但这人却懒的再张口,不再言语,神态散漫中透着骄傲。

    双方对视,仿佛都在等对方再出声。

    然而许昊也不再多问,提着根棍子,专程过来还能干什么?

    他迈步而上,径直朝花不双面前而来,要打便打!不需要多少废话,若心里真有疑问,打趴下再问更清楚。

    “嗖!”对方同样愣头青,见许昊抵近,花不双蓦然出手!快愈闪电,铁棍迎头狠狠呼啸而来。

    然而出手的同时,他却蓦然喊道:“看招——!”

    喊的莫名其妙,十分突兀,但花不双的棍法却是不俗,棍势雄浑,在空中画了一道完美弧线,自然而然,引动狂风凛冽!数千斤的力道,可力劈山石,刚刚抡起便卷起尘嚣弥漫。

    花不双出手之狠让人心惊,招法直接,毫不留情,直要人命!

    许昊立即后撤!拉开距离,即便如此,棍风依旧扫的胸口生疼。

    “嘭!”

    镔铁棍打在地面,声音震耳,深深的坑洞蓦然出现,激起扬沙扑面。

    许昊单手遮脸,只感觉强烈的心悸蓦然袭来,敌人霸道强悍远超想象!

    “呼!”他脚尖猛点,向上腾空!刚刚跃起,就见下方铁棍横扫而过,紧追而来,稍晚一点便会被拦腰打中。

    “哼!”许昊冷哼,双手手套凌空脱落,两道绿骷髅般的掌风自上而下訇然坠落。

    天罡地煞手!毒功与掌法的完美结合,产生颠覆性的破坏力,这次许昊竟然出手就使用了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