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惩治药商-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一十四章 惩治药商

    “莫非你还想动粗?”

    他补上这一句,是想给自己台阶下,许昊要是用强,自己便干脆假装惧怕,然后答应给其供药即可。

    然而情况却未朝自己预想的方向前进,只见许昊噌的一声,蓦然出手!单指如电,啪啪两声,直接将二人点住。

    “没想动粗……”他淡淡摇头,伸手自怀里掏出一只小瓷**道:“只是这里有点东西,想给你们尝尝……”

    可惜,卞海和账房先生都预估错了,许昊压根没想让他们轻易答应。

    看着失去行动力的二人,根本无法吞服,许昊恍然道:“嗨!是我糊涂。来,我喂你们吃——”

    说着,将**子里透明的药丸取出,塞入对方嘴里。

    “救命——!”卞海凄厉咆哮,傻子都看的出,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暴雨越下越大,雷鸣电闪,轰隆鸣响,街道空荡,即便喊的再大声也难有人能听到。

    许昊将手中的药丸径直塞进卞海的嘴里,而账房先生则被其称为“幸运”,原本轮不上的,可既然在这里也同样赏了一颗。

    药丸似冰,入口即化,犹如津液滑入喉咙。

    两人惊恐的等待着,然而却毫无反应……

    “难道是假的……”卞海首先思忖,在其看来这个可能性不小,虚张声势,让自己二人畏惧才会丧失理智。

    而未知的药丸绝对可以起到大用!可惜,自己不是小孩。

    想到这里,他立即昂头,盯着许昊露出坚韧的神色,然而许昊却并不理他,干脆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静静等待。

    “嗯——”仅仅片刻,卞海猛的瞪圆眼眸!只感觉自己腹部骤然冰凉,紧接着,阵阵酸麻自其中散发而出。

    仿佛有蚂蚁在爬行,顺着肢体四散而开,起初并不严重,可很快局面便产生了变化。

    “啊……啊……”账房先生张大嘴巴,哆哆嗦嗦,现在体内的“蚂蚁”越来越多,已经顺着四肢百骸爬遍周身。

    开始是奇痒,紧跟着便是阵阵疼痛,那种疼自骨髓内释放,传遍周身,越来越严重,伴随着奇痒,滋味简直难以言喻。

    那感觉没抓没挠,痛苦至极。

    “呜——呜呜呜——!”卞海躺在地上,拼命翻滚起来,双手疯狂抓挠自己脖颈。然而这却无济于事,仿佛隔靴抓痒一般。

    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加用力的抓,皮肤顿时破烂,鲜血流淌,却依旧毫无缓解的作用。

    尽管如此,他依然只能使劲抓挠,皮破了,连肉也被破开……

    二人躺地翻滚,将店内的桌椅撞翻,茶水洒了一地,叮铛乱响!凄厉惨叫近乎扭曲,短时间内彻底没了人样。

    “呼……”许昊看着二人,抬头望向外面,大雨滂沱,天气凉爽了许多,他呐呐自语道:“无端一夜空阶雨,滴破思乡万里心……”

    坐在这里,面对滂沱大雨,自己居然有些思念故乡了。可惜,永远无法再回去。

    “啊——!”

    “救我……!”

    好在许昊并非多愁善感之辈,很快便调整好心情,看着手旁的茶杯嗅了嗅,摇头道:“青尖,可惜香味没有完全淬出来,不会泡茶……啧啧……浪费……!”

    “杀了我!杀了我!”

    “呜呜……”

    许昊放下茶杯,又仔细看了看账本。每周、每日这家店的经营情况一清二楚。金额比之刚刚起步的锦医堂强很多。

    “唉……”他轻轻摇头,无限愤恨的叹息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啊!啊!”卞海双眸血红,疯了一般爬过来,扒住许昊小腿哭道:“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啊——!”

    泪水自脸庞淌下,他哭了。现在身体所承受的痛,简直非人!哪怕是块钢铁承受这种苦难都能疼裂,何况人类?

    然而任凭卞海如何哀嚎哭泣,许昊就是不搭理。

    他手指悠闲的轻轻敲打着桌面,发出啪啪轻响,双眼轻眯,轻轻摇头,始终无言。

    地上翻滚的二人求生无门,求死无路。

    “这种痛楚可以维持三天……”许久之后,许昊终于张口,抬眼看向二人道:“你们当然可以选择自杀,还要趁着有力气,再晚点就只能咬舌自尽了……只不过得有那个勇气,想要昏迷也不可能,献魂符会让你们充满精神。”

    他慢慢叙述着,讲解自己献魂符发作后的效果,犹如魔鬼,描述着如何吃人的经验。

    残忍、冰冷,简直惨无人道!

    “求你,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吧!”卞海哭嚎着,这种苦痛,哪怕再多一秒他都无法坚持。

    账房先生则呃呃的抽搐起来,俨然马上便要精神崩溃。

    这时许昊才缓缓起身,掏出两枚小红丸塞入二人口中,这种献魂符在初次服用后便会发作,只有吞服解药才能延缓至两年后。

    他之所以折磨二人,便是要其了解献魂符的厉害!只有怕了,只有充分了解那种坠入地狱的滋味,他们才不敢背叛。

    “呼呼……”从痛楚中解脱的卞海以及账房先生瞪着眼用力喘息。他们不想回忆,也不敢回忆,犹如经历了场噩梦,从地狱里刚刚脱身。

    二人身体依旧僵硬,不敢动弹,现在的状态实在太舒服了,简直就是享受。

    活着,真好!

    “好了,你们没事了。”许昊声音平静,让卞海以及账房先生吓的一抖!赶紧撑地想要起来,可刚刚消耗太大,身上、脸上满是血。

    二人颤颤巍巍才能勉强坐起。

    他们凝视许昊,眼神迥然不同,畏惧的光芒自眼眸中释放、遮都遮不住。刚刚那锦医堂的东家,如今已经成为了纯纯粹粹的魔鬼!

    即便如此,至少不用在承受那种非人的痛楚,就算与魔鬼面对面而坐也无所谓了。然而许昊后面的话,却让二人再次陷入绝望的漩涡。

    “我给了你们解药,可以保证两年内不发作……”

    “什么——”卞海和账房先生大惊,几乎淌泪,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刚刚的感觉!可两年还要发作,简直比要命还可怕。

    二人甚至已经开始准备自杀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