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主动上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主动上门

    许昊愣了愣,露出无奈的笑容:“谁说我要杀人了?好了,你赶紧去帮郑樊吧!”

    “是……”许诚点头离去。

    看着弟弟依然稚嫩却已经逐渐开始变的健壮的后背,许昊默默喘了口气,家人的成长让他感到了欣慰。

    念罢,他默默起身,迈步而出。

    云中城外廖厝镇,回春商行主要在此地进行药材交易,作为此地实力排名顶尖的供货商长年来赚的盆满钵满。

    天近黄昏,空气湿热,燕雀低飞,乌云自横天山脉北侧滚滚而下。开始还憋闷的不行,很快雨点便淅沥起来,直至瓢泼仅仅几分钟时间而已。

    掌柜卞海抽着烟杆和账房先生正坐在屋内,淡淡烟气缭绕,每周的出货供货都要进行盘点。

    作为跑药材售卖的大商行,管理方面必须足够严格。

    “掌柜,本周的共出货益母草五百斤,穿心莲两千斤,金钱草……”账房先生年纪不小,捋着白胡子,枣核般的脑壳轻轻摇晃,即便作生意也始终保持着读书人的习性。

    卞海不以为意,用力吸了一口,吞云吐雾的同时静静聆听。

    此刻账房先生突然话音一转道:“马家上个月买了十枚金豆子的货,可今天还未偿还。还有……”

    “去!找李麻子处理,亮了刀子那帮土鳖都得老实!”卞海摆手,脸露不屑,最后嗡声喝道:“把总数报给我就好!”

    “咳!是。本周店里收入一百零九枚金豆子……折合铜板是……”账房先生轻声报着收入,这个数相当惊人,作为供药商,全年足有过千枚金豆子的进项,在云中城内可以说数一数二。

    若让外面的普通苦哈哈们听到,抹泪上吊的心都有。

    贫富的差距巨大,有人吃糠啃野菜也不够,有人却是金钱淹脚,当然一切奠基在后面的便是实力。

    “咚咚!”蓦然间,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卞海眉头微蹙,已经打烊,还下着大雨,这个时候有谁会来?他轻轻努了努嘴,账房先生立即识相起身来到门前道:“咳咳……!谁啊——?已经打烊了,有事明天的——”

    老头咬文嚼字,把声音拉的老长,穷酸劲即便做了生意也难以改变。

    “生意上门,难道不要?”出人意料,外面男子的声音很清澈,听着年纪不太大。

    “明天再来吧……”账房不耐烦,时候不太早了,他还要早点回去。

    药材交易都选在早上,没有人天近黄昏才出现的。很明显,这是不懂规矩!

    “慢着——”卞海立即伸手,起身来到其旁边,钱没人不喜欢,尤其是生意上门,账房先生的利钱挣着死数,生意多寡对其没有太大诱惑力。

    可掌柜的便不同了,听到生意上门,耳畔仿佛已经听到了金豆子掉在盘子里的叮咚声。

    “你是哪家药铺的?这大雨倾盆的咋这个时候来?要什么药材?”卞海连抛了三个问题,事实上,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钱的多少。

    若是小打小闹,那回头再说,他懒的破例招呼。

    当然,如果采购量足够大,那所有的问题便都不再是问题……

    “今天路上出了点意外,所以迟了!又赶上大雨,我们锦医堂一次采购五味子百斤,枸杞子五十斤,草豆蔻百斤……”

    外面的人念着采购数目,听的卞海眼前仿佛都跟着在下金豆子一样,大户、绝对是大户!一次性采购量几乎快与自己最大的客户王家持平,以至于他几乎没有仔细思虑对方的商号。

    管他什么锦医堂?只要给钱就是祖宗!只是乍听起来,这名字好像很是熟悉。

    卞海虽然是药商行会的成员,但他本就是王家的供药商,从来未做过锦医堂的生意。

    双方更是从来没有见过,虽然辨药大赛曾在廖厝镇举办,可药行要常年外出,卞海当时也并未在这里。

    因此疲惫且略带兴奋之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门轻轻而开,头戴斗篷且稚嫩的面庞蓦然出现。带着淡淡笑容,这副样子,却是让卞海有些出乎意料。

    账房先生蓦然一震!他当初可是在这里的,对于辨药大赛也是伸着脖子全程看到底。

    见到许昊后,他才倏然想了起来,锦医堂代表着什么!

    可惜,门已经打开,想要再关上便难上加难。

    “咳!不对!掌柜的他是……!”账房惊声大喊,然而许昊却已经顺着打开的门缝挤了进来。

    这年轻人除了许昊还会是谁?只见其面带笑容,甚至是嬉皮笑脸,大大咧咧朝店里走。

    “你、你!”卞海虽然贪财却阅历丰富,瞬间便感觉到了不对,脸色骤然阴沉下来道:“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是锦医堂的,我叫许昊。”许昊回过神,将身上的黑袍摘下,掸了掸身上的雨水,仿佛老客人,丝毫不见外。

    然而卞海却是猛的一震,他彻底想起来了!锦医堂加上许昊两个字,最近可是响彻了整个郡城内外。

    尤其是王家还有赵家更是将其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若非顾及影响,早已直接将其击毙。

    当然,不杀他只是暂时!若将其驱离郡城,届时是死是活,就“不关”两家的事了。

    “滚!我们不做你的生意!”卞海怒吼,这兔崽子居然找上门来了,自己怎么可能给他供药?连平日里老夫子般的账房老头都瞪圆眼眸,胡子几乎被吹到脸上,这小子脸皮也太厚了!

    许昊并不动怒,而是笑的更加灿烂,可越是如此,越显恐怖。

    卞海和账房心头一颤,却并不害怕,对方必然是想求自己给其供药,所以才病急乱投医。

    若是想通过暴力威胁,二人可以干脆答应下来,届时再反悔即可,而后再通知王家、赵家便能要其好看!

    “没关系。”许昊迈步上前,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肯定会给我供药的。”

    “你!你想干什么——?”卞海本能后退,虽然对面的年轻人年纪不大,可威慑力却强的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