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许诚成长-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一十二章 许诚成长

    王博傲眉头微蹙,瞬间严肃起来,凝神盯着他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废话了,通天锁,换你出手一次!”

    “嗯——?”花不双原本已经准备离开,但听到这话却倏然停住身形,眼眸骤然睁大!他转回身,低吼道:“你有——?”

    “没错。”王博傲点头,态度神秘。

    “为何不早说!”花不双怒吼几欲杀人,心中愤怒已经到达临界点。

    王博傲冷笑了一声,双手环抱,紧盯对方:“为什么给你?以前我可没有求你的地方。”

    圆脸青年神色复杂,脸颊不停抽搐。片刻过后,他稍稍喘气,一字一句的喝道:“你让我为你做什么……?”

    “小事,杀个人……”

    烟坛大街,锦医堂分店。

    “许哥!不好了——!”刘胜气喘吁吁的跑进来,额头汗水滴落,见到许昊后用力的咽了咽口水道:“不好了!王家和赵家联手威胁药商,停止向我们供应任何药材……现在已经没有药商愿意供货,毒物还能面向人们采购,可药材根本没办法,那么多病人,我们可……!”

    他话中透着急切,这已是涉及锦医堂生死存亡的事情,没有供药经营压力骤增,用不了多久便会垮掉。

    然而让他惊讶的是,东家许昊仅仅哦了一声,连头都未抬!

    “许、许、许哥……?”

    “啊。”许昊终于抬头,看向刘胜道:“我知道了!断药是吧?放心,三天内供药商必会恢复供应。对了,把许诚叫来。”

    许昊话里毫无波澜,丝毫未将此当回事。

    刘胜不敢置信,凝视自己的东家,嘴巴微微张了张,以他的角度来看,这几乎等于天塌地陷!

    “这……”刘胜迟疑了下,看着许昊眼神复杂,他明白东家的能力,可这种药商行会全面禁售的情况,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该怎么处理。

    但既然许昊说了,他便不敢再多言。

    “是……”刘胜凝重点头,转身离去。

    片刻,许诚快步走了进来,他整个人气质与数月前变化极大。

    作为许昊的弟弟平日里老实巴交,做事也本本分分,如今那种稚嫩已经不见!足有练肉境修为的他挺胸抬头,昂然而立,气势凛凛,强烈的自信悬挂在脸庞。

    “呵呵。”许昊笑了,看了看他点头道:“跟着郑樊的这些日子,改变不小嘛……?”

    听到这话,许诚有些不好意思,却并未如曾经一样,像个孩子般挠头。

    来到郡城短短日子里,他见识了势力倾轧,人心叵测,地下蛇鼠的艰苦、暴力以及残忍。他们像滚刀肉般,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

    虽来自于底层,可蛇鼠们为了生存却只能欺压勒索其他底层人,进而获得生存的资源。

    这世界的复杂于他们身上形成了缩影

    想要控制蛇鼠非常困难,比想象中艰难的多!即便同一个帮会里的兄弟,表面上推杯换盏却背后互相算计,更何况外面?

    想要获得他们的衷心,难如登天!若非郑樊等人使用了哥哥的献魂符,获得了极大的优势,否则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即便如此,想要真正全部控制住那些蛇鼠,也非常困难。

    “你们进展如何?”许昊继续问,对于地下蛇鼠的控制是他给郑樊的任务,包括许诚、瘦狼以及大脚等人都参与进来。

    成为武者只是第一步,而第二步则还要有足够的经验。

    许诚尤其特别,他没有与人打架斗殴过,平日都很乖,可作为男人,这种性格缺陷很大。

    因此许昊特意针对了他的缺陷,在增强实力的基础上进行了恶补!只有将其置于相对的环境里,才能逼迫其改变和提高。

    “整体上还算顺利。”许诚点头,想了想道:“城南和城北相对复杂,需要一个个攻破,而城东两家则是硬骨头,郑樊大哥在亲自应对,想来很快便能拿下。”

    对于此事他看向许昊的目光透出崇拜之色,自己大哥实在厉害,没有献魂符,几人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做到。

    那些滚刀肉各有各的背景,各有各的经历,普通威胁根本无法奏效。

    而郑樊大哥在这个过程中坐镇,规划、指挥,帮助自己提高了许多。

    “很好。”许昊满意点头,看着他继续说道:“现在还有一个简单的任务给你,王家和赵家威胁供药商停止向锦医堂供药。”

    “娘的,找死——!”许诚怒喝,本能的手握腰刀,这脏话出口,已经和当初完全不同!

    当着自己哥哥面说这种话,连他自己回过神来后都有些吃惊,脸色倏然一红,终于像往常一般挠起了头。

    “哈哈,很好!”许昊笑了,很是满意,如此才像个男人!自己锻炼许诚的目的就是这样。

    他,不该只是小绵羊!

    “我要你利用蛇鼠的力量,打探下给王家赵家供药最大且关系最好的药商都有谁。”

    许昊声音随和,可话里的意思及目的,聪明人便能猜到目的。

    许诚不是傻子,跟着哥哥这么久自然听的出其中意含,若如此做实在够狠!

    “我明白了……”他用力点头,眼眸中闪过一丝兴奋,放在过去许诚一定会不安。可今天,见识广博的他已经不同。己方遭到如此打压,大哥居然瞬间便想到如此恶毒的回击手段,简直太解气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起身离去,雷厉风行。

    翌日,日头正足。

    仅仅一天时间,许诚便赶了回来,神色兴奋。

    “哥,打听到了。为王家供药的商家很有名,是回春商行,掌柜的叫卞海。赵家的是永盛商行,掌柜是孔云,都在廖厝镇,就是你上次参加辨药的那个地方。”

    “果然。”许昊点头,缓缓起身,沉声道:“好,我亲自去跟他们谈一谈。”

    他语气随和,人畜无害,颇有儒雅之气,可许诚却非常了解哥哥,如此说意味着什么。

    许昊越是平和越是可怕!敌人使用威胁手段,他绝不会真的随和恳求对方!

    “哥,别都杀了……”不知为何,许诚居然本能的如此劝解。说完,他甚至有种救下无数性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