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断掉供货-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断掉供货

    “哼,哪有那么容易?”王博傲不屑的笑了,轻轻摇头:“凭他如今的年纪和实力,到了那里根本就不够看。”

    赵天麟点头,终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所以我愿意拿出通天锁!这样能勉强给那家伙些许希望,只要其肯帮助我们出手即可,通天锁对我来说等形同于垃圾,还不如与其做这个交易。”

    王博傲蹙眉,他有考虑用别的杀手,可大多与屠夫相差不多,这样没有获胜的把握。

    许昊那小子有练肉境修为,可却如此自信,敢于对抗三大商团的两个,背后必然有其强大的倚仗!

    显然他们彻底想错了,尽管按正常情况确实如此,普通人怎么敢和老牌强者贸然对弈?可惜,许昊偏偏就是朵奇葩!

    “若是赵兄有意用通天锁交换,自然再好不过,届时许昊被打成肉泥也与我们没关系!城防军那里也好交代。”王博傲点头同意,虽然自己并不喜欢那人,但为了利益还是愿意跑一趟。

    话已挑明,赵天麟与王博傲凝视对方尽皆露出微笑。这是双方第二次合作,上次他们的目标是廖家,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凉亭下对话,只是没有五姨太在场。

    今天这次合作既能够解决对手,又可以保住两个家族的颜面,可以说一举两得。

    “妾身敬赵兄一杯,若能为我兄弟报仇,便是我扈家的恩人。”这时,五姨太才再次张口,声音娇柔,得体大方,确是给王博傲长脸。

    “来,我们以茶代酒!”他干脆伸出茶杯,三人同时对碰,啪的轻响,一饮而尽!

    两周后,星斗密布,城东,孟府。

    “你们真准备这么干——”孟然老脸难看,胡须随着怒火而微微抽动。

    旁边站着刘彤芸同样表情严肃,怒火在胸中淤结。

    两人对面坐着数名华服男女,各个年龄都有,但以中年居多。

    这些人脸露苦笑,犹犹豫豫,其中一八字须中年咬了咬牙,盯着孟然道:“孟老……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这事我们考虑几天了。王家、赵家早已来人联系我们,百般推脱无果,对方态度非常坚决强横。你知道的,想要在云中城做生意,没有王家还有赵家的支持,我们将难以持续,毕竟药行这方面是他们在控制,其他药行没人能与其相比。”

    “就是。”旁边一略显年轻的消瘦男子迟疑了下,沉声接茬道:“不止云中城,还有附近的区域,甚至临近的城郭,他们深耕多年,我们几乎六成的生意都在他们身上。”

    “就连昌隆车行的生意,也面临着两大家族的打压,他们纷纷跟着入主这一行业。”

    他说的是事实,三大商团的生意当然不止郡城,早已向外扩展,体量极大,甚至和其他地区的大势力也交往很深。

    想要打压锦医堂以及昌隆车行,简直再容易不过。

    “若是失去他们,也就等于断了水源。”

    “孟老,我们也是没办法……”

    “是啊,那许昊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里的土皇帝,还一次得罪两个!你说说!这能怪我们?”

    ……

    四周的人纷纷抱怨起来。这次事件,无论怎样他们都深受其伤,真断了许昊的供应,对于供药商们的信誉来说也影响极大。

    可断臂总比没命强,两大家族出手,生意采购会直接断炊!

    面对这种境况,他们也只能采用如此办法。

    孟然作为主事者却不能断了大家的财路,只得重重叹气,自己已经无力解决,看来许昊要自求多福了……

    与此同时,城北树林荒山破庙。

    王博傲身穿夜行衣,大踏步来到庙门前,斑驳红漆早已脱落,木质铆钉缺损,夜黑风高,冷风习习,似少女呜咽。片刻,他神色严肃的推开破门。

    “吱——”

    蓦然间,刺耳噪音响起,灰尘扑面!这里简直就是废墟,大门仿佛几十年没人动过一样,内里漆黑,景物不可见。

    没有半点异状,安静的落针可闻。

    “哒哒哒……”王博傲迈步而入,尽管看似大方却神色谨慎,始终观察着四周。

    仿佛这里有老虎,时刻便会露出狰狞獠牙!

    能让堂堂王家家主露出如此情绪,着实极难见到。

    “呼呼呼”蓦然间,阵阵喘息声虚无缥缈的传来,王博傲立即止步,眉头紧蹙,这声音乍听似风声、再听似水声、仔细辨识后又似人声。在这破庙内传递、荡漾。

    哪怕实力高强,也难免心头发紧。

    “你想死……?”片刻过后,低沉呼喝响起,声音似来自四面八方,久久不息。

    如同雄狮低吼,慑人心魄!

    “呵呵,花不双,你脾气还是那么怪。”王博傲语气低沉,全身紧绷,虽说不上紧张,整个人却也蓄势待发。

    四周一阵安静,静的针落可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沙沙沙……”

    蓦然间!犹如沙砾坠落般的声音响起,破庙内漆黑一片,如无数青蛇游弋。

    随着声音的响起,王博傲也跟着紧张起来!他眉头紧蹙,全神贯注,蓦然间!他身形猛的倒退,快如电闪!

    “咚!”

    只听震耳闷响在刚刚站立之处爆发,地面碎砖崩飞,沙砾四散!

    “咔咔咔——”

    连串的劲风随即到来,破庙门訇然崩塌!紧跟着两道身影伴随着碰撞声,狂掠而出!

    正是王博傲以及一名手持长棍的圆脸青年。

    两人身影交错,一攻一防,直打了数十个回合!

    “嘭!”随着最后一次碰撞,他们同时倒飞,重新拉开距离。

    圆脸青年眉头紧蹙,凝视王博傲,声音低沉道:“看来我还需要继续加紧修炼……你不要来打扰我,对于商人,老子没兴趣搭理!别以为那些小恩小惠就可以拴住我。”

    王博傲露出淡淡笑容,郎声道:“花不双……年轻人太冲动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我不需要你来教训!”被称做花不双的圆脸青年单手蓦然一戳,长棍嘭的一声扎入地面,同时震的身后破庙也跟着瑟瑟发抖。

    “若再纠缠,老子便灭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