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灭门劫财-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一章 灭门劫财

    他缓缓起身,满头疑惑,掀开被子,顿时眉心蹙起。

    “嗯?老三哪儿去了?”

    老三,指的是他的三姨太名曰梦岚。作为扈府的管家,他同样可以纳妾,今天两人原本是一起安寝的,却不知何故,醒来后人却突然不见了。

    漆黑的屋子,冷风呼啸的院子。

    孤寂,森冷,黑影憧憧间,仿佛百鬼夜行,控诉着心中悬念。

    “老三?梦、梦岚?”吴安声音逐渐颤抖起来,这幅情景任谁都不会平静,这老家伙现在几乎魂飞天外。

    他宁愿自己是在梦中,但窗户却轰隆一声!被风吹开,让吴安全身汗毛炸起,瞳孔放大,彻底清醒!

    他连滚带爬,用出全力,却感觉全身酸软。

    吴安拼命爬到窗边,伸手想要推上窗扇,可刚走过去就被突然绊倒。

    “噗通!”

    “哎呦——”他惊声喊道,回头一看,居然是自己的三姨太!桌上茶壶的水还冒着热气。

    显然,应该是刚刚起床喝水,而此时躺在地上已经不知生死……

    “老三?醒醒!醒醒!”吴安咆哮的喊着,吓的几乎快要掉泪。可惜,自己的宠妾早已不知生死。

    仿佛做梦一样,他用力的揉了揉眼,伸手拿起旁边壶里的水灌了一大口!水流入口,整个人顿时清醒了些。

    很显然,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并非做梦!

    “呼呼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就在此时,吴安只感到全身开始虚弱恍惚起来,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突然间,自己屋子的门缓缓而开……

    一名小男孩身穿带补丁的破衣服迈步走了进来。

    他脸带微笑,手握杀猪刀,刀刃上正滴着鲜血,眼眸中有着一股超越年龄的邪异与残暴。

    除了许昊还能是谁?

    “你、你是谁?”吴安哆哆嗦嗦问,双腿打软,见对方不说话更是有着一股不好的预感陡然升起!

    鉴此,他立即高声威胁起来:“我告诉你!要是有什么歹念,扈霸老爷不会放过你!”

    既是威胁,同样也是唤人,可惜,外面早已没人听他使唤

    吴安的话让许昊愣了一下,跟着露出淡淡笑容。

    原以为威胁有效,谁知道吴安的这句话更是捅了马蜂窝!

    “呵呵呵……”许昊笑的越来越大声,提着刀,快走几步来到近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扈霸?说的好,你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他了。”

    “哦?扈老爷在哪儿?”

    “地底下。”

    “嗯?”吴安愣了愣,还没回过味来什么意思。

    “噗!”

    然而此刻,许昊已经抬刀捅了下去!一刀致命,干净利落……

    夜风呼啸,伸手不见五指。

    许昊却丝毫不知惧怕,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袱,蹦蹦跳跳,回到家里。

    除了弟弟还有娘外,爹和爷爷居然也全都在,他们正坐在客厅内端坐,表情凝重。

    许昊悄悄将包裹放在柴堆后,大踏步走进房间。

    “许昊!”许擎见到儿子回来,表情严肃的喝道:“你这几天去哪了?”

    说话的同时,他站起身,抄起墙角的棍子。

    “我许家家族为人正派,老子十二岁便出去闯荡!十几年的艰辛,混成大商行的船运掌柜,靠的就是拼搏还有诚实!再看看你这兔崽子,成日混吃等死!”

    许昊表情不变,自己确实是儿子,可心里却还没接受这个家,面对父亲的怒火,身经百战且杀人如麻的他又如何会怕?

    “到头还不是失败,让人给算计了……”许昊呐呐自语,虽然声音低,却也听入大家耳中。

    此话犹如惊雷,让所有人浑身一凛,张大嘴巴。

    “老子打死你——!”许擎双眉倒立,怒火汹涌,这话实实在在的触痛到了他,举起棍子便要打。

    “别打!”然而母亲孟芳却摸索着起身,寻声冲过来,紧紧抱着许擎的大腿,泪水再次滑落。

    “你——!”

    慈母多败儿,许擎脑子里就剩下这么一个念头,可无论怎么挣扎,妻子就是不放手。

    孟芳的双手颤抖,天寒之下,手掌道道干裂清晰可见。

    能够看出她的面容端庄,年轻时长相应该不赖,然而在岁月的侵蚀下,如今早已成了黄脸婆。

    凝视这一幕,许昊心中倏然一酸!这,必然还是融合记忆所带来的。

    “先别怪这孩子了,想想扈家那里怎么办吧。”许岳恒用力拍了拍桌子,啪啪爆响,老头愁眉苦脸,在他看来扈家肯将夫妻放回来那是开恩,

    可杀了武师的罪,必然还是要追究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尤其死的还是老爷!在实家村,这可是天大的罪过!

    “还能怎么办?只能把这小兔崽子送给人家!老子拼了一辈子,却生了这么不争气的东西!”许擎怒火还没消,忍不住疯狂咆哮。练武的老爷乃是相当尊崇的,地位极高,没有任何普通人敢于忤逆。

    每月,大家甚至还要诵念感恩经,宣扬感激老爷们的恩德。

    马东乃是地主扈霸的人,相当于总武师的地位,修为足有问道境二层,达到炼皮境。

    提聚真气,可以抵御刀枪。

    当初许昊能够击杀他,也是在其放松警惕之际,找准位置,攻击死穴!否则,根本无法刺破对方的身体。

    就在许家人愁眉苦脸、满心慌急之际。

    “老许!”蓦然间,外面响起一道喊声,语气焦急。

    所有人皆站起身,心头猛跳,如同惊弓之鸟!抬头望向外面,只见一穿着麻布衣裤,头戴草帽、手握扁担的圆脸壮汉跑了进来!

    “赵凯,出什么事了?”许擎沉声问,在场除了许昊外,所有人尽皆紧张至极,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的心情大起大落,再也经不起折腾。

    来人乃是许擎的好友赵凯,为人热情、仗义,两家人乃是世交,关系甚密。

    “呼呼……”赵凯急促的喘了两口气,这才咽下口水说道:“扈、扈家被灭门了!”

    “什么——!”许擎惊呼,眼睛几乎快要瞪出来,所有人全愣住了,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甚至如同做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