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酒楼冲突-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零四章 酒楼冲突

    天色已晚,算是夜宵,许昊几人选了个临窗的位置,随便点了些小菜点心。

    即便如此,许诚、郑樊、曾柔以及刘胜四人在看到菜单的价格后也是瞠目结舌。

    “四季汤包……四十枚铜板……?贵妃鸡……居然要半枚金豆子……”刘胜仔细看着,同时偷偷瞥了眼许昊。

    老大做事真大方,至少花钱的魄力真是远强于自己!

    这一顿饭吃下来,恐怕不得数枚金豆子?如此价格,对于农村出身的苦哈哈们来说,不是天价又是什么?

    “你最近荷包挺鼓嘛?”刘彤芸玩味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许昊在一起总会升起想要斗嘴的冲动。

    许昊挠了挠头,嘿嘿笑了,有些不好意思,平日里成熟,可今天却像个大男孩一样腼腆。

    见此,平日里斗嘴都吃亏的刘彤芸第一次有了胜利的感觉。

    “唉……刚得了两百枚金豆子,不然还真请不起你,我这也算是借花献佛吧……”

    说完,他更不好意思般,端起酒杯道:“我先干为敬。”

    “嗯?”刘彤芸愣了愣,没反应过来,这借花献佛是什么意思……?

    但还是与他喝了一口,放下酒杯,细细联想这两百枚金豆子的意思,她这才倏然明白过来!那钱不正是自己师傅的股银?

    “你——”刘彤芸被气的差点噎住,她赫然发现自己得意早了,和这家伙斗嘴根本就是自虐!

    旁边的曾柔立即打圆场,柔声劝道:“彤芸姐,许大哥不是那个意思,他、他、他……”

    小丫头嘴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个半天,最后憋了大红脸,干脆端起茶杯学起男人的模样说道:“妹妹第一次与姐姐同桌,咱们干了!”

    她年纪小,本就稚嫩靓丽的脸庞越加可爱。

    刘彤芸噗嗤一声笑了,心情稍缓,不再计较,端起茶杯与其碰了下。二人非常投缘,比起又臭又硬的许昊,还是这小姑娘可爱。

    他们两人短时间内便聊的热络起来,唧唧喳喳不亦乐乎,刘彤芸的高傲矜持,更多是源自不熟悉。

    碰到了性格互补的曾柔,简直犹如开闸的洪水,说个不停。

    许昊也是乐得清闲,大吃大喝起来。

    月光洒落,将酒楼点缀的越加富丽,盏盏宫灯,在店内照耀,小曲鸣唱,悦耳动听。

    就在几人酒足饭饱,将要离开之际。蓦然间,从外面走进来数名壮汉!皆摇摇晃晃,没少喝酒。

    每人至少搂着一名妖艳少女,嬉笑怒骂,看着装打扮,必不是什么良家,从什么地方过来不言自明。

    然而让许昊以及刘彤芸吃惊的乃是这群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赵家大公子赵杰!

    赵家作为三大商团之一财力惊人,完全能与王家平起平坐!这位二世祖更是成日鬼混,也是刘彤芸始终无法接受他的原因。

    “来来来——今天老子还没喝够——娘的,彤芸那婊子到现在——”赵杰醉醺醺,招呼众人朝靠窗的位置而来。

    这个时候,天色已晚,店里的人并不多,双方瞬间便发现彼此!

    “嗯——?”赵杰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他双眉倒立,顾不得被刘彤芸撞到丑态的尴尬,猛的推开旁边的少女迈步前冲!

    刚刚抵近,他便被两道黑影倏然拦住。

    出手的正是许诚以及郑樊,二人如今都已经跨入了练皮境,反应速度超过常人,面对挑事的敌人,纷纷出手。

    “嘭!”尽管赵杰拥有练肉境的实力,可却被许诚与郑樊给推了个跟头!这与功法质量有直接关系,同时这家伙本就醉酒,战斗起来更加不堪。

    “啊!”几名莺燕见此,吓的赶紧向后倒退。

    “我说怎么远远就闻到一股人渣味。原来是你,看来赵大公子的屁股又痒了……”许昊动都未动,手里握着筷子依旧吃吃喝喝,完全不拿对方当回事。他边咀嚼边讷讷道:“这次可不是腹痛那么简单了,小命如果丢了可别怪我。”

    “你——”赵杰听后气的双眉倒立,但却不敢上前,他怕了,确实怕了。上次的事几乎让其痛不欲生,此生难忘,从心里到身体都是。

    “赵哥!”

    “敢和赵哥叫板!”

    “几个小畜生没长眼——”

    ……

    赵杰身后的人反应过来后纷纷围拢而上!这些家伙都是其狐朋狗友,此刻赵家公子遇到对手,他们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借人多再加上酒劲,气势汹涌。

    双方剑拔弩张,却让闻香阁的人吓得脸色狂变。掌柜不敢怠慢,立即冲上去站在中间,两边作揖道:“诸位,本店利小,还请莫要在这里冲突。”

    两方的人已经横眉冷面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蓦然间,许诚与郑樊狂冲而上,与对面赵杰的人马战成一团!桌椅横飞,盘碗粉碎,打的不亦乐乎。

    这些纨绔子弟虽然练过武,且在家里的支撑下资源充裕却很少实战,再加上喝的晕头转向,瞬间便落入下风!

    对于一家饭庄来说,这是最不愿看到的事。

    许昊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而是静静观察,郑樊起码好打架,弟弟许诚性格老实,二人战斗高下立判。

    虽然修为相当,可郑樊明显更加果断狠辣,该出手时绝不手软,相比许诚来说经验丰富许多,这次倒也可以让其成长成长。

    “咚!”

    “嘭!”

    倒霉的闻香阁掌柜愁眉苦脸,哀叹着劝架却不敢上前,只能任凭双方破坏。

    “住手!”片刻,外面一道雷霆般的怒吼响起!

    只见十几道身影狂掠而来,当头的华服中年方脸大汉脸色阴沉,双眉倒立。毫不迟疑,挥掌打来,似飓风卷动!轰隆一声,将双方狠狠震飞!

    “练髓境?”许昊暗忖,这才起身上前,电闪般把许诚以及郑樊接下,防止他们摔伤。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廖家的产业上惹事?”方脸大汉环视众人,有种择人而噬的怒气。没有人怀疑,他下一秒便会动手杀人。

    郡城内的饭庄主要都是三大商团的廖家经营,这闻香阁便是其标志性的产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