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毁尸灭迹-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零三章 毁尸灭迹

    “对了,郑樊,赶紧把这滩脓水处理了,还有把地上的碎砖收拾收拾,要不是这里巷子深,附近的邻里街坊都得被吵起来。”

    “啊?啊!是……”他愣了下,立即点头!转身提着铁锹铲来沙土,将脓水覆盖,再将污土铲走,如此往复数遍味道这才淡去。

    “哇——”片刻,脸色难看的曾柔跑到院旁的小树后呕吐起来。

    小丫头脸色苍白,虽然从小生存环境恶劣,可却何曾见过如此景象?今天,他们算是彻底涨了见识。

    “好了,跟我混,这点事都承受不了,以后别想成事。”许昊拍了拍曾柔的肩膀淡淡道。他培养几人习武,就得要经历血雨腥风,若是杀人这点事都受不了实力再强也没用。

    世事无常,想要立足凭的就是实力!

    当然,他们刚刚起步,开始如此也还算正常。

    “记住,没有实力,你们的脸上也可能被刺上这个标志!”许昊指了指额头的圆圈,那东西,他从不掩藏。这里只有其拥有这个代表罪人的标志。

    弟弟许诚是之后出生的,因此能够躲过一劫。

    在许昊眼中这东西并不是什么屈辱,可对于青霄国的人来说,那就是低贱的象征!

    “是!”许诚、曾柔以及郑樊三人凝重的看着他,神色无比认真,他们当然清楚其中前因后果,感想也各有不同。

    可深深的紧迫感却同样压在几人心头。

    离开了实家村,他们已然了解了世界有多大,多么残酷!面对这浩瀚复杂的世界,只有变强再变强,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许昊——”

    就在此时,巷口蓦然间响起一道清脆喊声。

    紧接着嘈杂的脚步声出现!只见数道人影跟着闯进来,领头的居然是刘胜!后面跟着孟然、孙世飞以及刘彤芸。

    刚刚出声的便是刘彤芸这丫头。几人神色凝重,乍见到许昊没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刘彤芸急问,眼神中透着关切之色,通过之前一连串事件,她对许昊的印象已然悄悄转变,至少不再反感。

    无能且狂妄是为傻,但能力力压群雄,那狂傲便是理所应当!恰恰许昊便处于理所当然的范畴内。

    “人呢?”刘胜问,他先是左顾右盼,而后盯着许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我刚进巷口,看到个红衣怪人进了院子,然后按照约定打了个暗号,听到你们打起来了,我赶紧通知城防军还有孟大师……”

    这小胖子不会武功,但脑子够聪明,当时其能做的只有示警以及搬救兵。

    许昊满意的点点头,虽然不想孟然参与进来,可他明白,这是刘胜心急之下唯一能做的,所以并未怪罪,他略显疲惫的摆手道:“我没事,那杀手已经跑了,是个穿大红袍的怪人!”

    许昊当然不会说杀人的事,并非由于畏惧,自己被敌人上门袭杀,干掉对方乃天经地义的。

    按照许昊以往的性格,必然会大大方方的承认,借此狠狠打击对方的气焰。

    可眼下他并没有,因为不说也有不说的好处,敌人是王家的五姨太,自己只是小药铺的东家。

    双方眼下掌握的资源和实力完全不对等,锦医堂依然只是蝼蚁。

    而一旦自己承认杀人,即便是自卫情况也会骤然转变,让矛盾从五姨太升级到与整个王家。

    虽然这只是时间问题,但越往后越对自己有利,即便只是达到练骨境,凭借自己的毒功,王家便再难拔动锦医堂。

    许昊不傻,很多事还是需要留下空间,用空间去换时间。

    “红袍人?”孟然蹙眉,凝视许昊,他在这里消息灵通,很多信息都是知晓的。

    王家最有名的红袍人还能有谁?“屠夫”江裴勇!那可是王家供奉的最高死士。这么多年以来在其手上亡魂无数,乃是极可怕的杀手。

    可那家伙可是练髓境的强者!性格狠辣,经验丰富,怎么会跑了?为什么跑?

    若是被许昊打跑,打死孟然他都不信!除非对方并非江裴勇,只是巧合穿了红袍或是许昊背后还有其他支持者。

    而这个可能性最大也与自己的预估相同。

    即便如此,他看向许昊的目光也迥然不同,这年轻人确实有一套。

    “曲云天。”孟然脑海里再次冒起这个名字,许昊所说的师傅,此人必然是隐世高人!也许正待在这云中城里,暗中保护自己的徒弟。

    想到这儿,他也释然了。

    “嘶嘶……”孙世飞蹙眉闻了闻,敏感的环视四周,又看了看院子破损的墙壁,虽然尸水的气味已经非常淡,却不可能彻底不见。

    “什么味道?”

    作为维护一方治安的他,瞬间便察觉到了异样。

    “承蒙诸位关心,在下做东,闻香阁我请大家吃一顿。”许昊立即打断他,伸手豪声道,招呼大家吃饭。

    几人为了自己跑过来,这个人情得要还。

    孙世飞立即摆手,拱拳道:“不好意思,我还在当班!刚接到刘掌柜的消息赶过来,既然你们没事,我还得要赶紧回去。”

    他抗拒的态度很明显,作为城防军,必须要避嫌。

    这郡城还是三大商团的地盘,自己的位置很是敏感,虽然受皇城统领,财政却也由三大家族鼎力支撑。

    总之该避嫌的时候,还是需要避嫌。

    “呵呵……”孟然同样摆手拒绝,朗声道:“老夫年纪大了,不习惯外面吃喝。这样,让彤芸跟你们去吧。”

    刘彤芸的年纪与许昊等人相近,年轻人在一起更热络,突兀的多个老人反而会显的拘谨。

    待送走二人后,许昊几人与刘彤芸迈步来到海棠大街的“闻香阁”。

    作为整个云中城最繁华的街道,能够在这里开店的,都是各方豪强。

    闻香阁作为本地的饭庄也是名气最大的之一,可谓碧瓦朱甍,雕阑玉砌,进出都是身份尊贵以及风流的雅客。

    所有桌椅都是名贵的金丝楠,淡淡木香飘荡,配着饭菜的香味,让这里雅致的同时引人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