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扈家闹鬼-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章 扈家闹鬼

    简单一行字,却字字透着血腥。

    苍劲的笔法飞舞,若龙吟九天,没有真正杀过人的,无法散发如此气势!

    “嘶——”扈霸倒吸凉气,他并非武行出身,虽然狠毒,但那都是自己对付别人,还从来没人敢威胁自己!如今这种事摊在头上让其彻底慌张起来。

    再转头仔细看向油布袋,里面手指上的戒指,正是自己送给小妾的金戒指,绝不会错!

    扈霸有四房妻妾,但生下来的都是女儿,唯独这个暗室,原本是郡城里的窑姐,被其赎身后当上了妾,由于家人无法接受,实际上始终藏在家外。

    只是天长日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本来这窑姐的地位并不高,可却温柔可人,肤白貌美,甚得其心,最重要的是,她还为其破天荒的生了个大胖小子!

    如此,便全然不同了。

    扈霸简直将自己这唯一的儿子当成了心肝,捧在掌心怕摔着,放在嘴里怕化了,谁曾想,如今居然被人绑票了!

    “好大胆子!”他怒火中烧,回过头,看向许擎夫妇,牙关紧咬发出嘎嘣脆响,心中憎恨至极,想下令出狠手,可却着实不敢。

    那血淋淋的手指,透射着绑匪的狠辣!若是随意而为,母子二人必然不保。自己儿子的命,可远远比这两个贱民重要的多!

    汗水,自额头滑落。

    如今遇到这种事,扈霸彻底失去了冷静。

    本不想服软,可眼前那血淋淋的,戴着自己所送金戒指的纤细手指,如同猩红的灯笼,刺痛眼眸。

    “放……不,用八抬大轿把两位请回去!”

    扈霸每个字都从牙缝里钻出来,屈辱、愤怒交杂!几乎让他心脏都被抽出来,尽管有一万个不甘心,可眼下也毫无办法。

    不管对方是谁,都必然和许家人有关联。

    届时只要自己儿子能回来,再将此事上报郡城,然后直接将许家以及相关的人全杀了即可!

    想到这里,他露出森然笑容。

    原本只是想要吊死夫妻二人即可,眼下,只能灭其满门了。

    “什么——?”妖艳女子听后惊声呼喝,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仿佛被嫖客赖账的妓女。期期艾艾的扯着扈霸的袖子,呐喊道:“你、你,这怎、怎么回事……?”

    “滚!”扈霸怒吼,将其甩开,吓的她惊叫一声,咕咚坐在地上,瞪大眼眸再不敢言语。

    扈霸血眸凝视着不知所措被八抬大轿请出去的许擎与孟芳二人,眼睛几乎快要瞪裂。

    自己这张老脸算是在实家村丢尽了!今天的事,必然会传遍每家每户,再无法抬头。

    “咔咔!”牙关的脆响,透射着其内心的忿恚。

    是夜,月黑风高,夜色寥落。

    “咕咚,咕咚。”扈霸坐在客厅,连喝了几大口茶水。

    “啊——”他忍不住的咆哮了一声,自己的小妾和儿子终于被放回来了!却受到惊吓而全身颤抖且酥软无力,始终无法动弹,应该是中了什么毒。

    但他们也透露了绑架自己二人的,貌似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

    若非母子二人皆如此说且语气坚定至极,绝对没人会相信。

    “许昊……?肯定是他!许家只有两个儿子,唯独这个最是胆大包天!好啊……”扈霸放下水碗,大步流星的走出门,径直朝着外面而去。

    原本不知道绑匪是谁,如今既然露馅,那就不用麻烦了。

    “所有人集合!”他高声咆哮,嗜杀的气势汹涌。

    数十名家奴全部集合起来,手执棍棒长刀,气势高昂!他们虽是乌合之众,但对付普通人家还是再简单不过。

    “许家人,我要把你们抽筋扒皮……”扈霸边走边骂,嘴里发出咔咔脆响,门牙几乎都跟着咬碎。

    能够让这位地主恨成这个样子,着实是从未有过的。

    可就在扈霸将要走到院门之际,冷风掠过,阵阵腥气蓦然间传来!于鼻腔内轻轻一扫,紧接着,辛辣之感传遍周身,这家伙全身猛的一颤!

    “啊——!”他凄厉惨叫一声,跟着抱着肚子痛苦的翻腾起来!天已晚,月光照耀下,扈霸如同死狗般,脸色煞白,满地翻滚。

    “扈老爷!”附近的家奴赶紧追过来,不知所措。

    然而很快的,不止他,四周所有跟随的家奴还没迈出门便也纷纷抱着肚子哀嚎!

    “哎呦……哎呦……”

    扈霸快哭了,自己肚子就如同万千只蚂蚁在撕咬!痛苦不已,这辈子何曾遭过如此的罪?泪水都跟着滑落下来。

    “自己要死了……?”他脑海里泛起了一个念头。然而更让他惊骇欲死的才刚刚开始。

    “吱扭——”

    正前方一个矮小黑影,蹦蹦跳跳推开大门溜达进来,提着把杀猪刀,放声高歌。

    “月儿弯……月儿弯……那月牙儿像嫦娥……”

    配着月光以及歌声,那情景着实恐怖!

    “哇哇……闹鬼……!”扈霸瞪着大眼,全身颤栗,看着这道黑影瞳孔逐渐放大。他虽然平日横行乡里,但哪见到过这种情景?原本身体已经痛苦不堪,现在更是脸色由白转黑,再由黑转绿。

    整个人仿佛变色龙,最后嗓子眼“唲——”的一声,翻了个白眼,“咕咚!”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待这黑影逐渐抵近,人影才露出真容,居然是许昊!

    此时,家家户户关门闭户。

    扈家却是灯火通明,惨叫声不断,仿佛成了宰猪场……

    “怎么回事……?”附近村民慌张起身,手提油灯,打开门缝,瞪大眼眸!只见扈家门庭大开,阵阵红光向外喷涌。

    事实上,那只是灯笼落地着火造成的。

    可配上凄厉的惨叫以及痛苦的悲鸣,再加上刚刚的歌声,却让情景显得异常诡异!犹如地狱的大门洞开,随时都会鲜血滚滚。

    “嘭!”村民立即关门,不敢再看,生怕碰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扈宅内,后院。

    扈家大管家吴安,大权在握,乃是当之无愧的二把手,今天他不当班,另外身体不适,正躲在后院宅院被窝里享福。

    然而外面却传来阵阵嘈杂和惊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