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红怨娇-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章 红怨娇

    血月高悬,晴空闷雷。

    寒风呼啸,黄白纸钱,红香烛、招魂幡,破庙木门吱呀呀颤抖……

    淡淡红灯影影绰绰,自庙门缝隙中向外摇曳。

    “呼——”

    寒风卷起纸钱似雪片撒开,冷的刺骨,寒的惊人!伴随着呜咽,凄凄哀哀。

    月光洒落,碎金一样铺在地面,略显朦胧,世界死了一般,只剩下天地的愤怒。

    “滴滴嗒……”蓦然间!刺耳的唢呐声隐隐传来,声音越来越大,由于极端慌急,以至于乐声歪七扭八毫无喜感。

    远远望去,黑暗处一座鲜红轿子摇摇晃晃快速冲来!轿夫拼命的跑,唢呐用力的吹,媒婆左手执扇,右手提裙,喘着粗气,头顶红花乱颤。

    新人出嫁,居然选在这种阴森的地方,让人吃惊!

    这些苦力们额头淌汗,眼中透着极度的惊恐与不安。

    “呼呼……”抵达庙门,媒婆拼命倒气,最后使劲咽了口口水尖声喊道:“新娘子到——!迎亲啦——!”

    喊完,几人转身撒腿就跑!不要命般,连滚带爬,那架势即便亲爹将死于身后也不会再搭理。

    “呜呜呜——”

    寒风呼啸,红色喜娇与破旧庙门对视,违和的大红色犹如两枚红眸对视。

    “吱——”

    倏然间,庙门缓缓而开……!发出牙酸噪响,内里居然摆满了姿势各异的白纸人!

    这,竟然是灵堂……

    鉴此,喜轿激烈颤抖起来,骨架几乎快要散掉。

    “呀——!”倏然间,凄厉尖叫爆发!这座大红轿子猛然而起,狂掠而进,将庙内纸人悉数撞倒!

    即便如此,愤怒依旧不止而拼命厉吼,破庙砖瓦摇曳,轰隆震颤。

    “嗖!”

    就在此时,正堂内一道红线倏然而出!犹如月老红绳射入轿帘,尖叫也戛然而止。

    “嗒!嗒!嗒……!”

    壮硕的身躯自正堂而出,他身着黑袍斗篷,遮蔽全身,仅仅露出森寒双眸便仿佛可以冰霜见到的任何事物。

    此人抵到红轿近前,伸手,猛的将轿帘掀开!

    “嗯?”只见红轿内,竟然堆满了骨折的人尸!他们皆双眸圆睁,堆积在一起,躯体四肢夸张的扭曲着,恶臭散发,闻之欲呕。

    小小的轿子内,居然叠累着数条人命!

    黑袍男子并不意外,伸手,快速将尸体霸道的拽了出去。低头凝望,最后面的轿椅上正坐着位新人。

    红色盖头与霞帔长袍遮蔽面庞,但形状异常诡异,双腿处空空荡荡,肩膀几乎没有,看着便让人毛骨悚然,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丝毫喜气?

    而黑袍男子手上的红线,正连着新人的脖颈……

    他轻轻掀开对方的红盖头的同时红袍也跟着脱落,让人惊悚的事蓦然间发生了!那轿子里哪是个人类?而是一株植物!

    两指粗的植物上仅有几片巴掌大翠绿的叶子,而叶子上面的花朵,则是枚女人头颅!她双眸凝视着男子,面无表情。

    红绳正系在头颅下方的茎部,连接着彼此……

    若说这是厉鬼,绝没人会反对。

    “君欲绝尘弃人间……永伴伊魂游黄泉,红怨娇……我用红轿将你自幽冥归墟接来,请祭品,扎纸人,欲与你共度黄泉,你可愿许配给我……?”黑袍男子嗡声说道,眼眸中充斥着真诚,犹如见到绝世美人。

    如此目光没人会怀疑他的爱意。可惜,面对这株诡异植物,场面却毛骨悚然。

    “嘻嘻嘻……”女人张嘴笑了,声音尖利,盯着他慢慢点头,竟然同样透出情意。

    此时,黑袍男子的手指尖缓缓传来一道绿雾,向女人传递,小心谨慎,速度极慢,不敢发出丝毫震动,直至抵达对方的茎部。

    “嗯?”可就在此时,红绳竟微微一震,跟着绿雾再无法前进。黑袍男子眉头紧蹙,刚刚眼中释放的“爱意”也随着迟疑倏然中断。

    女人目光一怔,无边怒火倏然而起!

    “啊——!”凄厉愤怒的咆哮再次爆发,阵阵如血红气体自其口中喷涌而出,与绿雾对峙起来。

    双方犹如拔河,推挤拉扯、消耗。

    “嘶!”黑袍男子眼神无比严肃,黑袍无风鼓动!手指上的绿雾汹涌而出,与女人释放的红血两相拼搏。

    双方持续消耗、推挤,引动狂风大作,乌云涌动,天空雷鸣涌动,破庙瓦砾坠落。

    噼啪碎响好似末日,久久不息……

    时间流逝,暴雨即将瓢泼而下,而下面,一人一怪依旧僵持,不过绿雾与红血均开始大幅衰弱。

    渐渐的,女人释放的红血彻底衰退。

    黑袍男子眼眸一亮!毫不迟疑,绿雾再一次从指尖喷涌,猛然冲向女人,倏然将其整体包裹。

    “咔咔咔——”

    炒豆子般的爆响刺耳,开始男子表情兴奋,但片刻过后,他再次凝重起来,张口自语:“红怨娇是传说中世间三大奇毒之一,甚至已经化形,源自待嫁枉死的女人怨气,只能用红轿出嫁、以死明志共赴黄泉来安抚,可被我吞噬后怎么没发出半点声音……?”

    不安自心底缓缓蹿起,男子额头汗水坠落。

    “嘻嘻嘻……”蓦然,淡淡笑声传出,声音不大却仿佛归墟梵音,震荡心头,释放出死亡的气息。

    “不好!”男子大惊!刚刚想要断掉红线,可却已经来不及。

    红怨娇蓦然张嘴,阵阵红血喷薄,瞬间将其包裹!最后,顺着五官蹿入,全部进入其体内……

    黑袍男子全身一震,双眸圆睁,静静站立,久久没有半点声音,可生命却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衰竭。

    他脸色苍白,嘴巴微张,吃力的自嘲道:“红怨娇居然会用计……传说中的毒物,连我百毒之体都承受不住……怪、怪我大意……”

    “嘻嘻嘻……”整座破庙回荡着凄厉尖笑,无尽怨气汇聚其中。

    普通人哪怕在外面,也会被吓尿裤子。

    “哼……”黑袍男子轻轻抬头,发出阴森冷笑声,身躯几乎难以站立却拼命挺直,即便人之将死,也未曾露出半点惧怕。

    暴雨终于坠落,冲刷掉了黑袍男子的斗篷,露出刚毅的脸庞挂着淡淡胡茬,眼睑一道伤疤斜过更添了几分狰狞,雨水顺着其脸庞滑落,顺着胸膛直淌到脚底,无数的回忆自脑海掠过。

    “我毒魔许昊天自幼孤身,当年混迹市井,食不果腹……得机缘进入五毒教,如今横行天下数十载,此生早已够本,即便陨落又有何惧……?只可惜,临死自己的毒经也未能编纂完成,天下的药草毒物已记录的七七八八,只剩那最后两大奇毒……可惜……可惜……!”

    “咔——!”强烈的执念仿佛引动了天庭,乌云越加绵密,电闪雷鸣间震动山河!

    “咚!”

    壮硕的身躯终于倒下,溅起水花四散。

    多少新梦成虚幻,多少旧梦化云烟。

    一代毒魔,自此成为一件往事,一个记号,一段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