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布兰妮的羡慕-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九十八章 布兰妮的羡慕

    吃完了饭的朴智妍和郑秀妍,被保镖送回了住处,走在酒店花园里,朴智妍一脸肉疼的表情,从mastro’ssteakhouse牛扒房结完账以后一直保持到现在。¤,

    这顿美味无比的晚餐花了她1300美元,也许是那里的牛排实在是太美味,或是又觉得吃一块不太过瘾,朴智妍很大方的为秀晶和自己又每人加了1块牛排,而且在郑秀晶的怂恿下什么饭后甜点也点了不少,结账时朴智妍利索的递出自己的卡,并在秀晶的提醒下给了侍应和现场为她们烹制牛排的厨师每人50美元的小费,只是看到账单后,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握着账单的小手都有些发抖。

    “秀晶!欧尼和你商量件事,嗯!。。。要不这次我们aa制怎么样?下回。。。下回我再请你吃饭。”朴智妍期期艾艾的有些脸红,哪有一点欧尼的样子。

    “哼!还欧尼?这可是你主动要请我吃饭的。朴宝宝,没想到你小气成这样,这叫我以后还怎么好好和你相处?”郑秀晶一脸的鄙视和冷笑,让她脸上挂不住了。

    “那就算了,算我请吧!哎!。。。我现在好怀念在韩国的时候,公司餐厅里的牛排多好吃啊!好后悔!我应该多吃点的,这里的牛排太贵了,心疼死宝宝了。”朴智妍垂头丧气的跟着秀晶身后往自己的住处走。

    “哦莫!我们的小富婆回来了?”池明哲出现在她们俩的眼前。

    保镖已经和他汇报了她们俩的情况,以池明哲的尿性,他一直致力于培养这些丫头们高消费和奢侈生活的习惯,最终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欧巴!宝宝心都疼死了!”朴智妍跑上前抱住他的腰,小脸在他腹部蹭啊蹭的。

    “呵!花点钱没什么,只要吃得开心就好,听说你们俩晚上胃口很好啊!”池明哲摸着智妍的头,拉过秀晶的小手往智妍的房间走去。

    “小傻瓜!既然挣了钱就要花,别省着,有句中国的老话叫什么来着,哦!。。。省着省着,窟窿等着,花着花着,老天送着。”进了房间,池明哲坐在沙发上,把朴智妍抱坐在腿上,引起了秀晶的不满。

    她也挨着池明哲,抱着他的一只胳膊。

    “欧巴!她太小气了,刚才还要和我aa制呢!你说哪有这样的,明明是自愿请客的,花点钱就心疼成这样,真是丢脸啊!”郑秀晶数落着朴智妍,她被说的有些无地自容,心里哀叹着为什么总在秀晶的面前抬不起头来,自己这个欧尼当得真失败,以后真的没脸让她喊自己欧尼了。

    “秀晶!你也别这么说智妍,她家里不富裕,生活负担重,所以她平日里比较节俭,这样吧!这顿饭算欧巴请了。”

    池明哲说着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拿出一叠美元,也没数直接塞进智妍的手里,看样子有两千多美元,池明哲有个怪癖,平日里身上总喜欢装着现金,至少也得三四千美金,按他的说法,身上没个现金出门都觉得心里不踏实。

    “欧巴!。。。”秀晶很不满。

    “乖啦!秀晶,我想以后智妍就不会小气了,是吧!以后你们的职业注定了要有各种不菲的花费,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学会花钱,钱花完了没关系,告诉欧巴!欧巴给你们。”池明哲开始自己的邪恶教育,说完还抖抖腿,示意朴智妍说话。

    “嗯!以后不小气了!。。。欧巴!。。。你对宝宝真好!以后宝宝都听你的。。。嗯嘛!。。。”朴智妍这个感动啊!池欧巴真是自己的知心人,了解自己舍不得多花钱,这不,以后就不用为钱操心了,一切都有欧巴买单了。她抱着池明哲的脑袋亲了一口。

    “好了秀晶,让智妍休息吧!我送你回房。待会儿欧巴还有事。”

    “哦!”秀晶拉着他的手回到自己的卧室。

    当然在秀晶房里,也少不了她的“求抱抱”、“求亲亲”,尽管池明哲有心拒绝,可是秀晶那漂亮的小脸蛋一凑过来,他有心拒绝的念头只在脑海中闪过了一丝,就被下意识的掐灭了。

    “我真的拒绝过,可是。。。真的拒绝不了,秀妍!原谅我吧!”哎!每个金鱼佬都会有诸多的借口。

    布兰妮来到天际唱片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16岁的女孩子正在练习歌曲,她驻足了好一会儿,被这个少女的唱功惊住了,这个女孩子就嘎嘎,她最近正在抓紧时间练习唱功,池明哲答应给她写首歌,让她年底前出道。

    “嗨!你好!我是布兰妮,你叫什么?”

    “嗨!你好布兰妮!我叫嘎嘎。”嘎嘎刚结束练习,就见到布兰妮和她打招呼。

    这会儿的布兰妮在歌坛的名气很大,但是和池明哲公司里的凯莉和碧昂斯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至少她到现在都没获得过格莱美任何奖项,提名倒是有,其他的什么青少年选择奖、mtv欧洲音乐大奖、公告牌音乐奖等到是获得一堆的提名和奖项,甚至今年2月还得过金酸梅最差女主角奖,而池明哲旗下的歌手只要是出道了,最少都能得个格莱美的新人奖,就像艾薇儿那样刚出道就获此殊荣,羡煞不少人。

    “你的唱功很棒!声音也很好,快要出唱片了吧?”布兰妮问道。

    “是的,威廉答应我年底前就给我写歌出ep。”嘎嘎笑盈盈的,似乎是自己出道后,格莱美奖也就离她不远了。

    两人聊了近十五分钟,嘎嘎言语中的自信让她有些不好受,她有些羡慕嘎嘎,甚至天际唱片里的所有歌手都挺让她羡慕的,这些人现在,在欧美歌坛可是红透了半边天,无论是朴振英这个来自韩国的歌手,还是碧昂斯和凯莉,最让她嫉妒的还是是艾薇儿,刚出道的第一年就得到很多歌手梦寐以求的格莱美最佳新人奖,而自己呢?布兰妮有些不想再聊下去了。

    正好池明哲来了,嘎嘎高兴的拐住他的手臂,举止和他很是亲昵,当初的几个人现在只剩她一个人还在公司里学习,虽然从韩国来了一大帮的女孩子,秀妍和美英也回来了,可是嘎嘎还是觉得和这些韩国女孩亲疏有别,好在自己也要出道了,到那时她也将告别早已厌倦的各种训练和学习,想想都觉得高兴。

    “威廉!你回来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是不是都不知道有我的存在了。”嘎嘎摇着他的手臂。

    “怎么会呢!嘎嘎!我听说你现在训练的很好,很不错,歌曲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的状态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

    “我会的,威廉!放心吧!”

    池明哲告别嘎嘎后,带着布兰妮来到录音室。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布兰妮!”

    “没问题,不过威廉,这首歌能得格莱美吗?”

    布兰妮的这个问题让池明哲很诧异,随即又明白她此刻的心态,如果自己没记错,布兰妮要到2005年的时候才获得格莱美的肯定,凭借《toxic》会的最佳录音唱片奖,而且还不是歌手个人的奖项此后就再也和格莱美无缘了。

    “对不起,威廉!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布兰妮的情绪好像有些不稳,池明哲让她坐下,给她泡了一杯咖啡。

    “布兰妮,我写的每一首歌,都不敢保证能获得格莱美奖,不过我会尽力的,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会有奇迹发生。”池明哲安慰道。

    “威廉!我只是刚才心里有些烦乱,请原谅!”布兰妮捧着咖啡杯抿了一口。

    “我明白的,布兰妮!”

    “不!你不明白!我承认我很嫉妒和羡慕,你公司旗下的歌手,为什么他们都能得到格莱美的肯定,而就我不能,每一次参加那个典礼,我都是带着希望而去,可是结果都是失望的,就连克里斯蒂娜那个。。。她都能在格莱美上得过两次奖,为什么我不能,我真的不服气。。。对不起!我失态了!威廉!”

    池明哲起身紧紧抱住布兰妮,知道她心里最大的怨愤其实是克里斯蒂娜这个死对头,连死对头都得过格莱美,自己只是不断地获得格莱美提名,而且每次只能坐在台下,脸上挂着牵强的笑容,为那些得奖者鼓掌,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况且她付出的努力不比别人少,仅仅是缺乏了运气。

    “宝贝!我们就好好努力一次试试看吧!当然你的心态最要紧的是。。。平稳!明白吗?”

    “谢谢你!威廉!你知道的,我刚和贾斯汀·汀布莱克分手不久,这段时间除了和你在一起,才感觉到心里踏实,其他时间里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胡思乱想,我彻夜失眠,状态一直都不好,不过我会坚持下去的。”

    布兰妮抱着池明哲热吻起来,结果两人的衣服越来越少,直至池明哲把她压爬在沙发上,狠狠的进入她的身体。

    “嗯!。。。威廉!。。。帮帮我。。。”

    “我正在帮你!。。。宝贝儿。。。”

    “不是。。。不是这个。。。”

    “我会尽力的!。。。”

    “嗯!。。。威廉!。。。”录音室里喘息声不断,沙发也发出不勘重负的响声。

    三十分钟以后,池明哲拉着面上还带着潮红的布兰妮进入了录音棚。《lovethewayyoulie》这首歌就是池明哲准备和布兰妮合作的单曲。

    “justgonnastandthereandwatchmeburn”

    就打算一直站在那儿看我付之一炬?

    “butthat‘salright,becauseilikethewayithurts”

    不过没关系,因为这伤人的方式合我意

    “justgonnastandthereandhearmecry”

    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站在那儿听着我哭泣?

    “butthat‘salright,becauseilovethewayyoulie”

    不过没关系,因为我爱你撒谎的样子

    “ilovethewayyoulie”

    我爱你撒谎的样子

    布兰妮随着音乐鼓点的节奏,高亢清亮的唱出这几句歌词,中气十足的同时又显得游刃有余。随即池明哲不曾多让很激昂的说唱歌词充斥整个录音棚,布兰妮摇摆着身子拉住他的手,在她的印象里池明哲总是能让她充满激情。

    “ican‘ttellyouwhatitreallyis”

    我无法说出这到底是什么?

    “icanonlytellyouwhatitfeelslike”

    我只能告诉你是什么感觉

    “andrightnowthere‘sasteelknife,inmywindpipe”

    此时爱就像插在我气管里的一把钢刀

    “ican‘tbreathe,butistillfight,whileicanfight”

    我不能出气但一息尚存我战斗不止

    “aslongasthewrongfeelsright,it‘slikei‘minflight”

    就像被驾到高空一样没有任何感觉

    。。。。。。。。。。。。。。。。。。。。。。

    布兰妮被池明哲的说唱所感染,接下来她的演唱发挥也是超越以往的,两个人都不觉得这是在录音棚里录制歌曲,倒像是站在空无一物的旷野里放声高唱,这种感觉非常棒。一个晚上的时间,这首歌就录制完成了,但是池明哲告诉布兰妮,得等韩国来的白智英发表单曲以后,这首歌才会发表出去,布兰妮表示理解,她带着愉快的心情和池明哲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