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为了欧巴-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九十三章 为了欧巴

    眼看时间来到了4月底,宝儿带着《moonsunrise》这歌曲杀奔日本,另一池明哲和宝儿合唱的《possibi1ity》,李秀满想等着宝儿把前一唱红了以后,找个合适的时机再放出,他要让歌曲创造的价值最大化,至于歌曲能不能成功似乎根本没在他考虑之内,凭着词曲作者是池明哲这个名字,他坚信已经算是成功了。`.``.

    池明哲做好准备去美国了,当然在这之前他又和卢武铉秘密见了一面,这次是在济州岛见的面,顺便把济州岛副知事金九道介绍给了卢武铉。

    卢武铉这次参加竞选的对手李会昌实力很强大,是个法律界出身的政治家,曾经干过国务总理,参加过两次总统竞选,可以说是经验老道,而且本身还是大国家党的党魁,但是李会昌时运不济,每次都差临门一脚,上一届总统选举时他差一点就击败了金大中,可是最后惜败于党内人士的扯后腿。

    李会昌无论是人脉还是政治盟友的多寡都比卢武铉强出不止一筹,但是卢武铉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了池明哲通过特殊渠道提供的大量资金,在宣传方面也不落对手多少,新千年党内部也早被他花钱摆平,让他成为党内唯一的总统候选人,并且开始集中全部力量助他参加总统竞选。池明哲最后告诫他要把家里人的手都给管住了,这可是他前世落得结局悲惨的主要原因,至于他听不听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只要池明哲最终目的达成了,你卢武铉死不死的他根本不在乎。

    回到汉城以后,池明哲接到几次私人宴会的邀请,其中就有大国家党的宴会邀请,李会昌也和他进行了接触,但是就是因为他知道李会昌就像是个龙套,总是在最后关头被主角们干掉,所以他表面很客气,其实尽量都是在敷衍,相反的是,宴会上的李明博和朴槿惠到是和池明哲相谈甚欢,也有他刻意的成分在里面,这就是有金手指的好处。

    现在在他走前就剩下最后一件事情比较棘手,全智贤向他提出把其她几个姐妹叫来一起聚聚,为此他很犹豫,全智贤的状态已经算是彻底恢复了,但是有时候池明哲不经意的注意到,全智贤时常的沉默呆,甚至会自言自语,他很担心,想陪她去看心理医生,为此还生了争吵,结果都是以池明哲认怂而告终。

    “欧巴!真的要一起聚聚?”金泰熙对于这次聚会表示担心和尴尬。

    “是啊!智贤对此很坚持,我担心她心里上出了问题,可我又不好说什么,不然她会以为我在嫌弃她!”池明哲吸着烟,面露忧愁,对于全智贤的事情,金泰熙和韩佳人不怎么太清楚,而李孝利则是完全不知道。

    “欧巴,能和我说说,智贤的事吗?。。。哎呀!你别抽烟了,熏死人了!”金泰熙伸手躲过池明哲手上的烟,掐灭在烟缸里。

    “告诉你也好,有时间就帮我开导开导她,事情的起因是。。。”

    。。。。。。。。。。。。。。。。。。。。。。。

    今天是周六,池明哲在公司里开完会,就回到别墅,现在韩国还没有实行双休日,得等到2oo6年7月才会开始实施。

    门口的鞋子让池明哲知道全智贤已经提前来到这,楼下没见到人估计正在二楼帮他清理卧室,很多时候全智贤有空了会经常来他这里帮他收拾屋子,虽然有保姆定期清理,但是她会把一些衣物带回自己那,外套西服什么的送出去干洗,一些内衣裤她会亲自帮他手洗,池明哲怕她伤手,让全智贤放洗衣机里洗算了,可是说了几次她还是坚持自己手洗,并且告诉他这是作为女朋友应该为他做的,自己只能帮他做这些了,池明哲很感动,至于金泰熙、韩佳人和李孝利也想这么做,可是又怕彼此遇见,所以只好作罢。

    悄悄上了二楼,他倚在卧室门口,看着全智贤正在认真的帮他换着床单被罩,这张两米宽的大床收拾起来还是很费劲儿的,她的脸上已经微微见汗,池明哲心里觉着暖暖的,一直认为家里要有个女人才算完整,当然由于他的女人有些多,反而让他家里少了人气和不完整。

    全智贤直起腰,双手挽起长准备扎起来,回头就看见池明哲靠在门口看着她。

    “欧巴回来了!也不出个声,怎么?想吓唬我?”全智贤走到他跟前笑的很甜,漂亮的脸蛋显得更加的恬美。

    “没有,只是觉着做家务的智贤看起来又漂亮又贤惠,是个做老婆的好人选。”把智贤搂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

    “你又瘦了,智贤!叫你多吃点,你总是不肯听,这该让欧巴怎么才好!”

    “欧巴!我是演员,胖了就不上镜了,看起来会好丑。”

    “欧巴不嫌弃!”

    池明哲重重吻上全智贤的嘴唇。

    客厅里,气氛很沉闷,金泰熙和韩佳人坐在沙上显得很不自在,全智贤帮她们端茶递水的像个女主人,池明哲尴尬的坐在一边,心里很忐忑,生怕她们之间会起什么冲突。李孝利还没来,这会儿还在外面跑行程,等她也来了还不知会怎样。

    “泰熙欧尼!”全智贤开口叫道。

    “不用,叫我泰熙就行。”

    金泰熙听见全智贤对自己的称呼,心里一愣,按说是该这么叫的,自己比她大了一岁,可是全智贤好像应该算是大妇,那就不能这么叫自己,虽然泰熙心里不想承认,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金泰熙看了池明哲一眼,心里也在埋怨他,要不是他找了这么多女人,也不会有今天的尴尬了。

    “欧尼,你年纪比我大,应该这么叫的。我们就按年龄来称呼好了。你说呢,佳人!”全智贤笑着对韩佳人说道。

    “智贤欧尼说的对,泰熙欧尼,我们就这么称呼吧!”韩佳人被全智贤点了名,加上她的年纪又最小也只好开口道。

    “那好吧!智贤!”金泰熙脸上也露出笑容。

    “对!就这么叫,挺好的。”池明哲也在一旁插话,却引来三个女人的白眼。

    “欧巴!不如你去买菜吧,晚上你做饭给我们吃,现在让我们女人之间好好聊聊。”全智贤对池明哲说道。

    “那好吧!我去买菜,你们。。。算了我走了。”池明哲本还想说什么,可是又觉得已经这样了,让她们聊聊也挺好,于是起身穿好鞋子走出了家门。

    李孝利来的时候,池明哲还没回来,她起先也很忐忑,有没看见池明哲,心里更是有些慌乱,只是还没有十分钟几个女人就渐渐熟络起来,而话题也转到了池明哲的身上。半响,

    “既然大家以后会生活在一起。。。我这么说大家不反对吧?”全智贤看着她们。

    金泰熙、韩佳人和李孝利都有些扭捏的对视一眼,一起点点头。

    “我要说的是关于欧巴的事,你们跟我来。”全智贤起身走上二楼,泰熙她们也一头雾水的跟了上去。

    来到池明哲的书房,全智贤不知从哪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书桌下面的抽屉,一只散着幽兰光泽的手枪呈现在大家面前,韩佳人吓得捂住了嘴,李孝利则好奇的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只有金泰熙很镇定。

    全智贤从枪下抽出一个本子,看着像是日记本。

    “智贤欧尼!这是欧巴的日记,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韩佳人小心的说道,说完还看了看金泰熙和李孝利。

    “等你们看完你们的内容再说吧!”

    全智贤拿上日记本又把抽屉锁好。

    “去我那吧!不然待会儿欧巴就回来了。”全智贤的表情很严肃。

    池明哲拎着大包小包的菜回到家时现没人在,只是客厅茶几上留了一张字条,告诉他回来后做好饭等她们,她们一起去了全智贤那里坐坐,池明哲心里松了口气,只要不闹矛盾就好,他带着愉快的心情忙碌起来。

    “欧巴!。。。好可怜!平时他平静的外表下,根本看不出内心脆弱的一面。我。。。好难过!”韩佳人不停的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眼泪。

    金泰熙、李孝利全都眼睛红红的刚哭过,全智贤还好些,这个本子她也是无意中帮池明哲收拾书房时才现的,起先看见手枪时她的反应和韩佳人一样,很是受了一番惊吓,但是看到了本子里的内容以后她是哭得稀里哗啦。

    池明哲从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自从辛从南冒然来到公司和他见面以后,他就写了一些东西在这个本子上,好像就是在他“犯病”以后,本子里记录了这些年他对于母亲的思念、愤恨种种的复杂情绪,以及自己精神和心灵所遭受到的极大伤害,并对父亲的去世所感到极端的痛苦和难过,这些内容写的像一部悲情小说,而他池明哲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角色,一个受害者,最后他“粪图墙”通过自己的努力挣取了天文数字般的财富,而且还幻想着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们,生养了很多孩子,最后大家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是哦!本子里最后几页记录的是他所拥有的财富清单,美国有什么产业,济州岛有多少土地,多少酒店和楼盘,汉城和其他城市又有多少资产,银行里有多少钱的存款,那一项项一条条的记录让这几个女人目瞪口呆的同时还感到震惊,并且对她们的欧巴是及其的崇拜,当然她们的情绪最终还是被前面那些悲情和幻想的内容所左右了,特别是最后一页上写的一句“我是一个好人!上天为何如此对待我?我真的舍不下她们!我真的好想去见父亲!”让几个女人泪奔,要不说女人都是感性的呢!特别是爱着池明哲的傻女人!

    这些以池明哲作为受害人所记录的内容,只是他心理自救的一种方式,现实里他是个冷酷残暴的家伙,嗯!还是个金鱼佬,可是如果你只看本子的内容,你一定会可怜同情以及心疼他,按说这就是精神分裂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但是他绝对不会承认这点,不然他会让你去太平洋里练习自由泳。

    “欧尼们,我们大家。。。以后会好好的吧?”韩佳人看着众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全智贤、金泰熙和李孝利相互对视着一眼,然后全都默默的点头。

    “为了欧巴!。。。”这是几个傻女人最后的誓言。

    池明哲再也不会想到,自己胡乱写的东西,能让他的女人们从此相亲相爱亲密无间,似乎他的梦想已经达成了。可是:

    晚饭的时候,池明哲看着餐桌两边端坐的四个女人,心里充满了无比的自豪,这些前世的女神们,正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眼前,还全都是自己的女人,个个当得起是贤良淑德,端庄大方,美艳不可方物,还对着自己眉目闯情呢!

    池明哲拿碗提筷,夹起一只鸡腿,他突然现,她们眼睛一起盯着他筷子上的鸡腿,眼神中都充满了期盼。

    “给谁呢?。。。这?。。。算了!还是自己吃吧!就当没看见!”

    池明哲把鸡腿放进自己碗里,她们的眼神都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咳!。。。吃饭!”

    “内!。。。老爷!”四女一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