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满意-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七十九章 满意

    everytimeesaygoodbye

    每次我们说再见的时候

    there‘ssomethingbreakingdeepinside

    内心深处总有一些一些伤感

    itrytohidemyfee1ingstokeepmyse1fro11ed

    我试着隐藏我的感情,来控制我自己

    butsomehosidemysou1

    但不知为何我没法否认那些深埋在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i‘vebeena1aysontherun

    我一直都在奔跑

    somanydifferentp1a

    在那么多不同的地方嬉戏

    but1ikearivera1aysknosjustheretof1o

    就像河流总是知道自己该流向何方

    nothatdecemberghome

    现在冬天到了我感觉回家了一样

    。`.。。。。。。。。。。。。。。。。。。。。。。。。。。

    12月25日,今天是圣诞节,汉城,釜山,大邱、全州等韩国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传出这悦耳动听的歌曲《myheart》,这些城市所有的商业中心地带的大型广告电子屏上,全都出现了一个大众熟悉的身影,屏幕上雪花飞舞,一身白衣的白智英,深情演唱着这歌。

    今年的白智英在韩国歌坛可谓一帆风顺,一张影视歌曲专辑卖到脱销,25o万张的销量让那些歌手明星们嫉妒到吐血,另一张以《不再爱了》为主打的专辑更是卖到27o万张的疯狂销量,这一切的成绩让韩国歌坛看到了池明哲恐怖的“创作”能力,现在他的一韩语歌报价达到三亿韩元,但是天际娱乐方面毫无回应,虽然池明哲手上有不少未来大热的韩语歌曲,但都是为公司里的丫头们未来准备的,怎么可能出让。而这歌的推出,是池明哲打算让白智英进军美国歌坛的前奏。

    “欧巴!这歌真好听!”

    清潭洞大街上,金泰熙望着电子屏上的白智英所演唱歌曲的画面,向身旁同样仰头观看的池明哲说道。

    “好听吧!这可是我的呕血力作啊!”

    池明哲得意洋洋,牵着金泰熙的手,徜徉在繁华的商业中心街道上。下午他要去她家里拜访家人,自上次在宴会上受到泰熙父亲金浴文的邀请,直到今天才有空闲,而金泰熙很高兴,说明池明哲对她是很在意的,并且早早就拉着她出门买礼物。金泰熙的家里是开物流企业的,规模在蔚山一带算是大企业了,也幸亏池明哲给的五十亿韩元帮她家里度过了难关,不然这家企业也不知是否还能存在下去。

    “欧巴,好厉害!不愧是我的男人!”

    金泰熙说这话时的神情让池明哲很惊讶,他记得当初在公司里刚见到金泰熙时,人很谦虚和善,但还是能在眼神中看出一种傲气,现在的金泰熙在他跟前那种小女人的姿态,以及自豪的表情让池明哲很是愉悦。

    “是吗?我们泰熙的话让欧巴很开心呀!所以有奖励喔!说吧!想要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

    金泰熙漂亮的眼睛眨了眨,歪着头想了想。

    “都可以。”

    “我要。。。欧巴的心,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一个人的,可以吗?”金泰熙的眼神很狡黠。

    “呃!。。。泰熙啊!我们还是说说待会儿吃什么吧!我有点饿了!”说完话,池明哲自顾自的往前走,但是嘴角挂着笑。

    池明哲知道金泰熙和他在开玩笑,但是自己只能装傻岔开话题,能说什么呢?万一说错话惹得她不开心,不是自己找罪受吗?况且都是聪明人,有些话题谈深了就没意思了。

    “欧巴!不是说什么都可以的吗?”金泰熙快步跟上,拽着他的衣角,像个小女孩一样撒娇不肯走。

    池明哲揽着她的肩,带到跟前,看着这张纯天然漂亮的面孔。

    “我答应你,至少这一生不会辜负你,行吗?”

    “那!你说的,你要是辜负我。。。我。。。我就死给你看!哼!”撅着嘴的泰熙说不出的妩媚,池明哲低头在她好看的唇上亲了一下。

    “欧巴!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真是!。。。”

    金泰熙娇嗔着,拐着他的胳膊,心里既甜蜜又酸楚。过往的行人看着这对俊俏男女站在街边,不时地张望。

    女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陷入恋爱的女人,她有时在想如果池明哲完全属于她一个人的该多好,但是她又知道这只是一种奢望,也曾想过离开这个男人算了,以自己的条件也许能找个更好的,可是她也不知自己是中了什么毒,明明当初是被迫和他在一起的,可却时常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起他,想着他不知这会儿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亲亲我我,想着被他强迫着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肆意折腾,她嫉妒、她哭过、她也怨恨过,可越想他、就越觉得不甘心,越想他、就越觉得自己离不开他,不知多少个日夜独自辗转反侧为他而失眠。

    “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让自己明知前面是个无底的深渊,却心甘情愿的步步滑落,这或许就是自己的命!”

    金泰熙被所谓的命运屈服,但更多地是她义无反顾,深深的爱着这个叫池明哲的男人。

    搂着金泰熙向街上越来越多的人流深处走去,他们身后的远处的电子屏继续传来白智英的歌声。

    idon‘tknohotostaya1ive

    我不知道该怎样去活下来

    ithoutyourtouchithoutyoubymyside

    没有你的抚摸,没有你在我身边

    just1ikethedesert‘sa1ayaitingfortherain

    就像沙漠一直在等着雨水的滋润

    ohbabyiishtheho1ynightou1d

    噢宝贝,我希望这样神圣的夜晚将会再次来临

    it‘smyheart

    我心里的圣诞节

    。。。。。。。。。。。。。。。。。。

    “伯父好!伯母好!”

    “哈哈!明哲你来了!快进来坐!”

    下午的时候,池明哲和金泰熙来到汉城龙山的一处别墅区,一栋高三层的别墅就是金泰熙的家,她的父母平时都在蔚山住,只是偶尔回汉城的时候才在这里小住,金泰熙以前和姐姐以及弟弟金衡秀(李莞)平时都住在这里。

    进到屋里,金泰熙的姐姐及弟弟都已等候在客厅。

    “初次登门,一些小小的心意,望伯父、伯母笑纳!”

    池明哲很有礼貌的递上礼物,金浴文显得很高兴,而泰熙的母亲则打量着他,池明哲这个名字让她早已熟知,只是本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哲,你有心了,快坐!”

    接过礼物,大家一起坐在客厅里聊了起来,一会儿金妈妈拉着泰熙和她的姐姐一起去了厨房,说是亲自下厨为池明哲做几个拿手菜,家里的佣人为池明哲送上茶水,他客气的道谢,金浴文还递了一支烟给他。

    “欧巴!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送水果出来的金泰熙看见了就唠叨起来。

    “你这丫头,男人的事少管,平时男人要养家,压力大,抽根烟也是对压力的一种释放,是吧!明哲!”

    池明哲赶紧点头,连声称是,金泰熙冲着父亲做了个鬼脸,还在池明哲肩上拍了一巴掌。金浴文笑呵呵的暗自点头,对自己女儿和池明哲的亲密感到满意。

    李莞也在仔细打量池明哲,他早就对他慕名已久,特别是他很想做演员,现在好了,自己的未来姐夫就有影视公司,找机会他得问问,看能不能进姐夫的公司当演员。只是现在父亲在场不好开口。

    厨房里金妈妈仔细问了金泰熙和池明哲的事情,她的姐姐也很好奇的问东问西。

    “你们现在道哪一步了?有没有考虑什么时候结婚?”金妈妈问到。

    “偶妈,哪有那么快,我们还年轻呢!过几年再说也不迟。”金泰熙有些脸红。

    “嗯?还早?你都22岁了,早点结婚,就早点生孩子,明哲他今年多大?”金妈妈劝道。

    “76年的,今年25岁。”金泰熙低着头。

    “你瞧!年纪也不小了。按咱们韩国算法明年都27了,还小?抓紧点。嗯!”金妈妈拍拍金泰熙的头,然后让她们姐妹俩把菜端上桌子,可以吃饭了。

    “明哲!尝尝伯母的手艺,以后啊!有空就多和泰熙一起回来吃饭。”金妈妈给池明哲家这才,他赶紧起身端起碗接过。

    “哎!让明哲自己来吧!又不是外人。”金浴文心情大好,刚才池明哲和他聊起了自己在济州岛的生意,并让他去济州岛投资航空货运公司,场地仓库用地什么的不用担心,他池明哲白送给他用,而且先期的投入资金由池明哲在济州的私人银行免息贷款给他,这样的女婿上哪找,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李莞在餐桌边傻傻的吃着白饭,连菜都忘了夹,刚才得知池明哲在济州岛买下了所有的地皮,还要投资几百亿美元的时候,完全被惊呆了,看着这个姐夫已经膜拜到极致惊为天人。

    “衡秀,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池明哲看着扒着白米饭的李莞,有些奇怪。

    “可以的,姐夫!”

    金泰熙脸上笑意盈盈的,这句姐夫让她心里很舒服,池明哲也点点头。

    “你的事我听你姐姐提过,如果你真的决定了,过两天和我去趟公司的剧组,先见识见识,和公司的前辈们见见面。”

    “明哲!这孩子就拜托你了,幸好有你的照顾,不然在外面有的他苦吃。”对于李莞想当演员,金浴文不是很同意,但是现在由自己人的照顾他也就放心了。

    “应该的,自家人吗!”池明哲厚着脸皮,以一家人自居。金泰熙和他睡了很多次了,按理说已经算老夫老妻了,这点事不算什么。

    金妈妈也很满意,自己的儿子有女婿照看着她也放心,越看池明哲越满意,对自己女儿的眼光也很欣慰。

    吃完饭趁着上洗手间的功夫看了手机上的短信,有祝圣诞快乐的,这是秀妍和美英来的,有骂他的,这是秀晶来的,这丫头本指望晚上和他逛街呢!结果池明哲说有事没能成行,她生气了。最后是泰妍的短信,告诉他明天早上到公司,池明哲回了短信让她注意安全,会派人去长途车站接她,丫头很高兴,哪怕不是池明哲亲自去接她。

    回到公司泰熙的别墅,两人亟不可待,抱着金泰熙冲进了卧室,连澡都来不及洗,很快在床上纠缠在一起,金泰熙很兴奋,今天池明哲在她家里的表现,让她很有面子也很满意,所以她今夜要让池明哲也满意。

    “欧巴!。。。谢谢!。。。”

    “傻瓜!这有什么,都老夫老妻了,来!。。。宝贝。。。把腿分开。。。”

    “欧巴!。。。别。。。我还没洗澡。。。呃!。。。”

    “我喜欢。。。”

    “嗯。。。”

    直到夜很深了,池明哲才汗流浃背的从金泰熙身上下来,而她已经瘫软如泥。

    “欧巴!好厉害!我好喜欢!。。。”

    池明哲把似乎已经气若游丝的她搂进怀里,轻轻抚摸着泰熙光滑柔嫩的背部。

    “睡吧!宝贝!”

    “欧巴!晚安!。。。”

    “晚安!”

    泰熙在他怀里拱了拱,沉沉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