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佳人的崇拜-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七十二章 佳人的崇拜

    “休息一下!佳人!上飞机以后你就没停下过。▲ `.”

    “欧巴!待会儿就好了!”

    池明哲托着一只酒杯翘着腿,看着舷窗外的碧海蓝天,心情说不出的舒畅。这次去济州岛一是视察泰荣顺昌地产在济州的建设情况,二是和济州知事柳承相进行会晤,这人以被赫伯特腐蚀的差不多了,把柄是一大堆,也难怪如此,济州在韩国政府眼里一直不够重视,后来还是卢武铉上台后才大开的,在这里做官没什么油水,土地也不值几个钱,现在碰见池明哲这个土豪舍得在这里不惜血本的砸钱,对他来说真是喜从天降。

    “来!做这边。”池明哲拉住韩佳人的手让她坐下。

    “哦!”

    带着羞涩的韩佳人,有些不好意思,郑则熏则眼观鼻鼻观心的望着飞机舷窗外。

    “你现在对公司在济州岛的开计划有什么看法没有?”池明哲握着佳人的手轻轻磨搓。

    “欧巴!我。。。我不太懂!”

    “不懂!就多学,这边的产业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要多上心,知道吗?”

    池明哲靠近韩佳人的耳边,在她髻嗅了嗅。

    耳朵一下就红透的韩佳人心里还是欣喜的,心里已经把自己算作是池明哲的女人,而且让她多关心产业就说明对自己很放心,是个“体己人”。

    “嗯!我知道了。欧巴!”

    顺势在她脸颊边亲了一口,声音有些大,把韩佳人羞臊死了。郑则熏低下头在哪偷笑。

    “笑什么?你这家伙。我听再勇哥说你谈女朋友了?回头到了岛上去赫伯特那领张卡,算是我对你那女朋友的见面礼。”

    “谢谢!哥!”

    郑则熏急忙道谢,这张卡是池明哲放的一张酒店级福利卡,可以在他旗下所有酒店里住宿、吃饭都是免单的,除了酒店总统套房不免以外,所有房型皆免,吃饭除本人以外只限直系亲属可以。郑则熏算是池明哲的心腹,为他办了不少事,给张卡什么的这些在他看来是应该的。

    现在池明哲旗下的酒店品牌courtyardhote1(万怡大酒店)已经在韩国铺开,所有的城市里都有他的万怡大酒店,这些都和当初在全韩购买土地建设商业综合体是一体配套的,如staremas(星空院线),atthesupermarket(乐嘉市),明哲馆商业中心等,韩国本土现在基本已经建设完毕,这些建设所需的土地大部分都是当初梅森的功劳,为此池明哲在济州这里还在建设当中的一座五星级酒店划在梅森的名下以示奖励,这让梅森很是感激。池明哲的大方再一次让其属下们明知,只要紧密团结在池明哲同志的周围都会有好果子吃。

    经过不到五十分钟的飞行,飞机降落在济州国际机场,停机坪上金再勇派来的人已经在此等候,一行人乘车来到泰荣顺昌总部,会议室里已经等候着赫伯特等人。

    “会长!您辛苦了!”众人齐声问候。

    “你们好!都坐吧!”

    池明哲看着属下们精神饱满干劲十足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

    “佳人,资料。”

    “是!会长!”

    属下们看着韩秘书放在面前的资料,全都闭口不语认真研读。

    “怎么样?有什么要说的。”半响,池明哲开口问道,紧接着他又回头叫韩佳人找个椅子坐下“别累着!”,属下们都是人精,立马看韩佳人的眼神都不对了,“韩秘书的身份不简单啊!”

    “会长!”赫伯特站了起来。

    “坐下说吧!”

    对于赫伯特,池明哲很满意,能力那是没的说,现在济州这里都以他为主要负责人。池明哲已经考虑准备以后济州岛提格颁布新的法令以后,就调他进入济州政府,当个济州市长什么的,毕竟自己人用的放心,他的能力也够。就这会池明哲就已经把济州岛当成自己的囊中物了。

    “会长,投入5oo亿美元,是不是有些资金浪费,现在整个济州岛人口才4o万左右,这些住宅区的建设,远远过了本岛的需求,就算以后有外来的人口,也用不了啊!公园这些我到能理解,是为旅游度假来配套的,您是不是在考虑下。”

    众人都对赫伯特的话都有同感,又对会长的大手笔很钦佩,这可是现期韩国最大手笔的投资了,一旦披露出去肯定会引起整个韩国的轰动,只是在座的一干人等都不清楚济州岛后面会被升格为特别自治道,将被赋予高度自治权,并废除各种限制,济洲岛作为韩国唯一的特别自治道将享受除国防和外交之外的所有行政自治权。

    池明哲摆摆手,众人都停下讨论,齐齐望着他等待指示。

    “这些大家到明年中旬以后你们就会明白,现在我们正式成立济洲国际自由城市开中心,分批在济州岛建成高科技园区、休闲居住区、公园等项目。现在济州的土地大部分都集中在了我们手里,对于当地行政部门我们要加大“影响力”,这件事赫伯特你要多加注意。”

    “是!会长!”

    “下面继续讨论关于。。。。。。。”

    散会后,韩佳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她被会上讨论的问题和资金使用量给震惊了,望着走在前面的池明哲,眼里的神情满是钦佩以及仰慕。

    “他,就是自己以后的男人?”韩佳人低着头往前走,不防池明哲回身正要说话,她一下撞进他怀里。

    “佳人!你就这么急着要欧巴抱抱?”

    “欧巴!。。。对不起!我没看见。”

    “怎么了?这么魂不守舍的。”

    韩佳人摇摇头,双手抱着文件夹抵在胸口,一双大眼睛看着池明哲含情脉脉的,池明哲不由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情况?

    “欧巴!。。。你好厉害!”说完就羞涩的低下头,错开身子往前走。

    “这是。。。个人崇拜啊!。。。要不得,要不得!”

    池明哲快步跟上,要拉她的手,佳人不让,两人就这么打闹着走远。

    晚间在西归浦海岸边的济州万怡大酒店,池明哲与韩佳人一起吃了顿温馨的晚餐,随后把她送进楼上的套房内,临走时在她而边低声说:“好好休息!晚上别给我留门,欧巴有事。”说完就跑了。

    “欧巴!。。。”

    佳人的娇嗔,久久回荡在房间里。

    其实他要留宿,韩佳人是愿意的,都已经把话说开了,现在只等着他的临幸了,可池明哲觉着还是慢慢来比较有情趣。这禽兽,以前怎么不这样觉得?

    “会长!这位是济州副知事金九道xi。”赫伯特为池明哲介绍着眼前一个带着金边眼镜,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

    “您好!金知事,听赫伯特说,您帮了我们公司不少忙,在此我表示感谢!”池明哲向金九道行礼鞠躬。

    “您太客气了!池会长!”金九道急忙跟着回礼。

    “走,咱们里面谈。”

    “好的,您请!”金九道做了个请的姿势,姿态放的很低。

    “一起吧!”

    三人走进一间套房里,池明哲的保镖把守住房间门,不让任何人靠近。

    “这家伙靠得住吗?”

    两个小时以后,池明哲和赫伯特坐在酒店的雪茄吧里吞云吐雾。

    “目前他说的基本属实,而且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乡土情结还是很重的,对韩国本土政府意见很大,收的好处也没那个柳知事多,很多都是义务帮忙。”赫伯特低声的像池明哲解释着。

    “嗯!济州岛大屠杀的后代!呵呵!”池明哲手指敲着茶几,大脑在飞的思索着。

    济州岛大屠杀,又称济州四·三事件。是美**政时期至大韩民国第一共和时期早期生在济州岛的惨案,是韩国现代史上人命受害惨重仅次于朝战的悲剧**件。

    1947年3月1日,由济州岛人民委员会所组织的要求南北统一之岛民游行活动(在池明哲看来是吃饱了没事干。),遭到了警察的枪击,6名岛民死亡。济州全岛决定在3月1o日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驻扎朝鲜的美军6军司令部军政部将警察与朝鲜北方逃亡而来的年轻人组织的右翼团体(西北青年团等)送上了济州岛,开始了白色恐怖活动。1948年4月3日,济州岛民开始武装暴动,这就是四.三事件。

    1948年4月3日清晨二时,35o名武装游击队攻击了十二处警察分局与右翼团体,展开了武装起义。这些武装队高喊口号,要求警察与“西北青年团”停止镇压,反对单选、单政,要求建立统一政府等。刚开始美**政当局视为“治安事态”,只增派警力与西北青年团去阻止事态扩大。但是事态未见收拾,驻韩美军司令约翰·里德·霍奇中将与军政厅长威廉·弗里希·迪安少将于是下令警备队出动,展开镇压作战。

    1948年11月17日李承晚政府宣布济州戒严。在此之前,第9团团长宋尧赞出布告称,在距离海岸线五公里的山区地带通行的人,视为暴力分子将予以格杀。这个第九团对许多山区村落的居民进行屠杀。不只是山区部落,连住在海岸边村落的零散居民,也以提供武装游击队协助的理由而被处死。反正是想怎么杀就怎么杀,结果,很多人为了保命而逃入山中,他们在寒冬躲在汉拿山中,如果被抓到的话,不是遭射杀就是送到监狱。镇压军警甚至将家中有人不在者列为“逃避者家属”,而对他们的父母与兄弟姊妹施以“代杀”的残忍替代手法,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最后整个济州岛约1万4千人至6万人在武力冲突和镇压过程中被杀,济州岛民则认为可能有至少4万人遇害。另一方面,该事件也导致近4ooo多名的济州岛民逃往日本避难,其后裔多散居在日本的关西地区。整个肃清造成了济州岛民人数从原先的28万人急剧下降至只有3万人。金九道就是这幸存的3万人中某个的后裔,自小就被灌输了以后要报仇雪恨,这些幸存者及其后裔虽然占现下济州人口的一部分,但他们对韩国本土政府是非常痛恨的。

    对于池明哲来说这些都是民心可用,现在金九道和他们狼狈为奸,他背后也代表着济州一些本土势力,池明哲也要防范于未然,他毕竟是个外来者,也怕最后被别人摘了桃子。至于柳知事以及其他的一些官员是属于韩国本土派遣的,对于池明哲来说反而好办,用钱使劲砸,再威逼利诱的,最后让他们紧密的团结在自己周围也不错,毕竟本土势力、乡土情结什么的最讨厌,都是帮亲不帮理的东西。

    这些都要他权衡利弊,对于这些池明哲也很无奈,想以后无拘无束的和自己的女人们好好生活怎么就这么难。

    “痛苦啊!不想了,回去找佳人睡觉去!”

    池明哲丢下赫伯特怕怕屁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