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误会-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三十七章 误会

    “又是一个平淡地早晨!”

    池明哲睁开后的第一个感想便是如此,随后他又转过脸看着边上。

    身着白色浴袍的背影一动不动,那带着栗色的披肩发也散乱不堪,多数还都贴在了面颊上,让池明哲想通过脸型来辨别是谁的企图没有达成。

    他心里大概有了猜测,也估计到可能是宋智孝,因为通过身形轮廓与尺寸摈弃了是娇小玲珑的朴宝英的可能,又通过探手在被里的轻轻触摸,那夸张的曲线也让暂时还没完全发育好的申世京摆脱了“嫌疑”,而至于林智妍。。。池明哲倒是很感兴趣,只不过她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所以这刻睡在身边的只能是“千成林”。

    要说宋智孝有多漂亮,那到也不是,只不过她的神态与说话语气,再加上柔和的五官,让池明哲觉得可以进一步接触,或是说能给予成为“亲戚”的可能。

    说到底还是脑子的想象在作怪,毕竟这是“宋智孝”,前世喜爱她的粉丝可不少,如进虽然也展露了头角,可要达到“那会儿”的高度,必然需要自己帮扶一把。

    侧过身贴上了宋智孝的后背,一只手也顺着浴袍衣襟处伸进了她胸前,可好一会儿都没得到任何反应,让池明哲以为这是还没睡醒,下意识也加大了手中揉捏的力度。

    “。。。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随着紧贴的身子绷紧还抖了抖后,池明哲又将上半身抬起,脸颊也贴住宋智孝的耳畔。

    “疼!。。。轻点!”

    抬手捂住胸口,那只作怪的手被她死死摁住。

    “呵呵!。。。啵啧!。。。”

    将她的耳垂吸吮到口中,宋智孝的身子立刻蜷缩了起来。

    “痒!。。。”

    宋智孝看着想要摆脱,可随着身子被一条腿压住了腰胯后,便无奈的放弃。

    “我不记得昨晚做过什么?。。。可衣服。。。怎么全脱了?”

    这是池明哲疑惑的地方,但凡昨晚发生了什么,那宋智孝身上的浴袍又作何解释。

    “我见你太累了!。。。就顺手帮你。。。脱了!”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直到悄无声息,默默忍耐着胸前的酸胀。

    “我昨晚睡着了?。。。什么也没干?”

    “是。。。是什么也没。。。干!”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干”字被两人说的很“突出”。

    “太可惜了!。。。你说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

    终于面对着池明哲,随着他居高临下的视线,宋智孝轻轻闭上了眼睛。

    “那就。。。补上!”

    。。。。。。

    带着又多了一个“妹妹”的喜悦之情,池明哲迈着抖擞的步伐回到了威廉山庄。

    沿路上但凡遇见的女佣或是巡视的安保们,都得到了他的微笑以及“辛苦了”,以至于他都走了良久,这些人有的还没能回过神来,可见池家老爷平时的态度有多威严。

    “哟!。。。这是打哪儿野回来的?”

    这会儿还没到午餐时间,但餐厅里却坐满了池家的女主子们,随着池明哲的进来便一起打眼看着他。

    早午餐已经在池家盛行了好些年,几乎跟这刻正在餐厅一边和弟弟妹妹们疯跑,不好好吃饭的池家大公子“同岁”。都是那会儿生完孩子后,作息时间已经彻底改变的孩子妈们所带来的“变革”。

    以至于刘仁娜、宝儿、成宥利以及宋慧乔这些没生孩子的也逐渐适应了这种用餐时间,但多数时候她们并不在场,就像这会儿个个因为有工作,所以早早就离了家。

    “啵!。。。”

    “啊!。。。讨厌!”

    没有理会全智贤的“刻薄”,低头在她面颊上狠狠来了一口后,引来了嗔怒。

    “。。。今天吃什么?”

    在看妈妈被“欺负”了,想要上前跟爸爸“理论”又不敢,呆呆立在一旁的池锦程脑袋上揉了揉,池明哲一把拉开座椅便坐到了文咏珊跟左小青的中间。

    “今天厨房准备的都是粤菜!。。。还炖了点花胶什么的。。。对了!。。。还有人参乌鸡汤,特意给你准备的!”

    韩佳人在池明哲落座后便起身给他布置餐具,手脚利落的让一旁的女佣们都感到“汗颜”,随后她看似无意悄悄地,把已经消停了的自家儿子池成仁,往他老子身边“撵了撵”。

    “哎?。。。今天怎么这么开心?。。过来!”

    果然,大儿子一沾边,就吸引了池明哲的注意力。

    还拿着纸巾给池成仁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展现了一把什么是“父爱如山”。而韩佳人则努力忍耐着内心里的喜悦之情,似乎父子俩只要能待一块儿表现的“父慈子孝”,就能让她开心不已。

    “爸爸!。。。”

    左小青怀里的小丫头彤彤,歪着脑袋怯生生的冲池明哲叫了声。

    “哎哟!。。。我的宝贝!。。。跟爸爸熟悉了。。。不怕了,嗯?。。。来抱抱!”

    周围的孩子妈们,看着池明哲把这个最小的女儿搂进怀里时,神色都没什么变化,因为除了文咏珊和左小青外,没人听得懂中文。

    “阿爸!。。。幼珍也要抱抱!”

    池幼珍死命扯着池明哲的胳膊,这种适时的吃醋也让她偶妈金泰熙面露笑意,随即还不动神色的瞄了眼左小青。

    “。。。我也要!”

    池俊英的“跟风”,让他妈妈孙艺珍也暗暗点头。

    只有李孝利无奈的瞅着自家那跟在姐姐池珍儿身后,同样呆立无语默然无声的女儿池飞瑶暗自叹息,但随后这两个“小深沉”还是被爸爸拽到跟前,“强行”疼爱了一番。

    “。。。彩英跟智苑呢?”

    正在两个丫头脸蛋上亲的滋咂有声,突然发现还少两个女儿没见着,池明哲这才又问起。

    “她们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智苑娘家人有什么事吧!。。。彩英顺便去做客!”

    孙艺珍随口回到。

    “哦!这样。。。都吃饭吧!”

    在座除了文咏珊跟左小青,只有韩彩英的娘家远在美国芝加哥,所以全智贤、金泰熙她们有时要回娘家,总喜欢拽着韩彩英一块儿,也让池明哲对家里这和睦的氛围感到欣慰不已。

    “后天我去国会演讲,完了就得去东南亚,家里到时候就拜托你们了!”

    刨了口饭,想起什么的池明哲抬起头说道。

    “要去多久?。。。能成吗?”

    全智贤这时候的语气里,莫名带上了丝异样情绪。

    孙艺珍、金泰熙、李孝利、韩佳人她们则个个眼神炯炯的盯着他,只有文咏珊悄悄在左小青耳边说着什么,这是在给她翻译大家正在说什么。

    “应该。。。问题不大!”

    池明哲冲全智贤眨了眨眼。

    “老爷!。。。”

    这一声全智贤叫的情真意切,还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有些变调,也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罪送哈米大!。。。”

    全智贤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家开口道了歉,这让韩佳人若有所思的在她跟池明哲之间来回扫视。

    “一定请您。。。注意安全!”

    似在补救什么,还冲池明哲用上了敬语,随后撩了撩秀发的全智贤,便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内心里却不知激动成什么样呢!

    咱家终于要建国了!自己的乖儿子终于要当太子了!

    嘴里虽然在轻轻咀嚼着食物,可全智贤那从心底溢出的笑意,让一直偷偷观察她的韩佳人,内心越发的狐疑起来。

    “伊索念!(奇怪)。。。一定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不行!。。。待会儿得问问孩子他爸!”

    望着池明哲,韩佳人下意识的就咬了咬唇角,可这看在他眼里又成了另一种信号。

    “哎西!。。。这虎狼年纪!”

    低下头,他狠狠地刨了一大口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