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发现日”-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发现日”

    威廉山庄为李孝利的归来举办了场“趴体”,可把池明哲累着了,但凡当晚在家的老婆们都被他趴了体,就能知道他的“辛苦”。

    在家又待了两天,让出外拍戏刚回来的刘仁娜、宋慧乔满意了,才把精力从新放在了正事上。

    “这就是他们辛苦两天写出来的东西?。。。指着这个让我在国会上宣读,好让底下那些老不死的笑话?”

    将手中的稿件丢在办公桌上,池明哲看着被他不善的语气,惊站起来的郑则熏跟安明顺两人,抿了抿嘴角。

    “和光同尘太过。。。就显得是在掩盖自身虚弱的本质!。。。我这个人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郑则熏跟安明顺站的笔直,甚至在池明哲说完以后还挺了挺身子。

    那眼观鼻、鼻观心神色,也让还想长篇大论吹嘘自己一番的池明哲,摁下话头失了兴趣,毕竟两人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部下。

    “这样。。。还是我自己写吧!。。。指望他们。。。啧!。。。”

    对于后天自己将在国会大厦演讲的稿子,很不满意的池明哲,决定还是参照自己早有的腹稿进行,内容分成两部分,标题则是丑陋的韩国人以及如何才能变得伟大。

    “坐!。。。坐!。。。”

    摆摆手从又让他们坐下。

    “国情院交接完毕了?”

    池明哲看着郑则熏问道。

    “基本上差不多了,还有就是。。。经费上面迟迟没能到账!”

    “这个不急,后天会有说法!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把那些失落在民间的特工们都招回去,告诉他们,国家从没有忘记他们的功勋,在今后会逐渐给予补偿。。。如今还需要他们尽心尽力的继续为国效力!”

    “。。。是!”

    对于郑则熏从新站起来立正的姿态,池明哲很满意。

    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好吧!他又在走神开小差了。

    作为奇葩国度再发生什么奇葩事都不会让人意外,堂堂国家情报部门曾经被属下员工们无比憎恨,甚至举行大罢工抗议也算是世间奇闻,特别是那些受命潜伏北朝鲜的特工们伤亡惨重,至今还有上万人下落不明,他们的家属是何种心情便可想而知,而作为主管情报的部门,国情院对此却无能为力,只能拖一天是一天。

    好在自己来了!

    伟大的我降临韩国!。。。必将给这个国家带来一万年未有之变局!

    脸上笑眯眯的表情,让一直注视着池明哲的安明顺跟郑则熏面面相觑。

    “咳!。。。顺啊!。。。城南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好在意淫的池明哲反应力不错,及时将自己的思维拉回正途。

    “。。。正要向您汇报!”

    安明顺作为心腹,曾救自己于“危难”,让池明哲很是感激,所以论功行赏时自然要有所倚重,比如自己的“隐居”之地城南市就被“托付”给了他。

    作为市长安明顺的上任,自然引起了媒体的巨大关注,毕竟在如今的韩国官僚体系当中,年仅三十岁的市长根本就没有。而这座城市也由于池明哲的大力投资,发展的极其迅速,再加上他的名人效应,跟风投资与日俱增,将好也把他悄悄的“解放”出来。

    那会儿池明哲还没有将目光盯上东南亚,只想着在城南市打“万年桩”,跟自己的心肝宝贝们快乐的度过余生,但如今却不同了,一个庞大到他自己都不敢去深想的计划,需要他去呕心沥血并坚持不懈。

    正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折腾。

    。。。。。。

    “。。。老爷!”

    回到自己的卧室,正好见到闵妍淑端着个放满涮洗衣物的盆,从洗手间里出来,池明哲松下领带便随手递给了她。

    “今天是你啊!”

    他房间的卫生,现在都由家里老婆们的贴身女仆轮流来收拾,至于自己专属的女仆也不知被“下放”到哪去了。

    “。。。是!”

    面对男主人一脸不正经的笑容,闵妍淑并没产生任何不适的表情,还恭敬的弯了弯腰。

    作为全智贤最信奈的贴身佣人,她已经融入了这个略带畸形的家庭,而内心里也早把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给抛弃,什么男主人兽欲大发而急需发泄,或是酒后失行把家中女仆给糟践等等臆想,只是她们这些女佣私下小聚聊出的禁忌话题。

    究其原因还是池明哲的“不作为”或是没“贼胆”。

    “今天好像挺特别?”

    “。。。哎?”

    刚要擦身而过的闵妍淑,好奇之下又半转过身来。

    “我是说。。。今天很漂亮!”

    “哼嗯!。。。”

    噘了噘嘴,闵妍淑的俏皮表情和动作,让池明哲立时呆了呆。

    自家的这些女佣都是精挑细选,在历届韩国顶级学府毕业的女生中择优选出,那筛选的过程完全不亚于各种选美以及明星评选活动,最终进入威廉山庄的必然是优中之优,美女中的美女。

    此刻当面的闵妍淑,却有让池明哲想尝口“窝边草”的念头。

    “啊!。。。”

    端着盆的闵妍淑,没想到池明哲会这么突然或是说直接。

    随着胳膊被拉住,而穿着一步裙凸显出非常挺翘的屁股,被一把捏住后的娇羞,让她差点把盆扔地上。

    惊喜来的太突然,让闵妍淑也觉得是老爷开窍了,终于知道自己这些女佣们,严格来说并不比女主子们来的差。

    “。。。老爷!”

    手里的盆被池明哲夺下,就手扔在了地毯上,这还让闵妍淑心疼了一下,那可是波斯地毯。。。老贵了。

    “让我好好瞧瞧!。。。咱们妍淑。。。怎么那么漂亮,嗯?”

    “我。。。老爷!”

    虽然惊喜但矜持还是要有的,闵妍淑左扭又摆的身子,却始终没有脱离开池老爷温热的掌心。

    “嘶!。。。这裙子很合身啊!。。。摞起来我看看!”

    “不要!。。。老爷!。。。嗯!。。。”

    卧室门外闪过一道身影,而池明哲刚才进来后忘记带上的房门也被悄悄关上。

    池明哲神清气爽的出了卧室,身后扭扭捏捏显得惊喜又略带遗憾神色的闵妍淑,看着是从新拾揣过自己,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被男主子,摁着脑袋死死抵在胯间的窘迫与羞耻。

    “也不知欧尼怎么受得住的。。。那么多!。。。呕!”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捂着嘴端着盆并加快了脚步,匆匆消失在廊角尽头。

    。。。。。。

    “哎?。。。在啊?”

    申惠晶正冲镜子梳着长发,听见了池明哲的声音便扭过头来。

    “欧巴!。。。”

    声音柔弱的不像话,这个在aoa里存在感完全被秀晶、智妍给遮盖的丫头,让池明哲的心头像是被咬了一口,酥麻的受不了。

    或许今天就是池明哲的“发现日”,先前发现了“窝边草”闵妍淑,这刻又“发现”申惠晶与平日的不一样。

    “来找秀晶她们?。。。”

    惠晶又继续梳着头。

    “不是!。。。咳!。。。特意来看你的!”

    好吧!善意的谎言没能让池明哲尴尬,反而让他不知廉耻的在内心夸赞自己机智。

    他再傻也不可能当面说自己没能找到心尖秀晶、智妍或是雪炫任何一人,整个aoa宿舍现在只有惠晶一个在。

    可这刻他的心境有了起伏,甚至发觉申惠晶的个头也老高,只比自己矮半个头。

    “这最少得一米七以上呐!。。。”

    内心满是成就感,自然是为惠晶的身高,超越了“前世”而产生的。

    甚至脑子里还突然冒出段mv的画面,那是短裙开头惠晶躺在地上的魅惑身姿,这刻似乎与正在梳头的她慢慢重叠。

    “过来!。。。到欧巴这边来,嗯?”

    声音有些干涩却很温柔。

    “哦!。。。”

    放下梳子甩了甩长发,惠晶透亮的眸子里,也倒映出了池明哲那有些急迫的神态。

    “待会儿没事吧?”

    “没有!。。。怎么了?欧巴!”

    池明哲似在忍耐什么,刚刚在闵妍淑身上得到的松快,并不足以压下他这刻突然而来兴致。

    “饿不饿?。。。跟欧巴出去吃饭好不好?”

    “欧巴不忙吗?。。。平时都见你没什么空!”

    这话让池明哲心头顿时一酸,即刻凝视着惠晶水润的眸子。

    “欧巴。。。对不起你!。。。一直都没怎么关心过你!。。。欧巴错了,嗯?”

    搂着她的腰身带进怀里,似乎还刻意将力道放的轻柔些。

    “没有怪欧巴。。。是惠晶不讨喜欢!”

    “。。。哦多尅!”

    池明哲受不住了,尽量隐藏的力道凸显,死命的搂住了惠晶。

    。。。。。。

    霓虹闪烁,夜晚的首尔街面热闹非凡,摩肩接踵的人流,鳞次栉比的各式店铺,也无怪整个韩国大半人口都喜欢寄居这里。

    牵着申惠晶的手漫步街头,看着她欢快的神色,让池明哲也深受“感染”,不时还会亲密的伸手,帮她将面颊边的发丝捋至耳后。

    两人这是刚从一家西餐厅里出来,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们身后这刻却悄悄缀上了几个“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