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归来-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三十四章 归来

    “嗡嗡嗡!。。。”

    搁在床头的手机震动声,将熟睡的池明哲惊醒。

    他第一时间是转头看了眼身边,确定金泰熙依然睡得很沉,才拿起了手机。

    “要啵塞哟!。。。咳!。。。嗯!”

    他嗓子里有点干。

    “还在睡啊?。。。起来尿尿了!”

    听筒里传来金泰妍的声音,而且听着蛮亢奋,身边似乎还有人在,嬉笑以及叽叽喳喳的声音被池明哲听得很真切。

    。。。。。。

    少女时代在本次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可谓大放异彩,去年初她们发行的their-voices这张英文专辑,不仅仅是销量奇高,还力压老牌音乐人赫比汉考克的专辑river: the-joni-letters获得了年度最佳专辑奖。

    而且在专辑里姑娘们合唱的crowded-feat-jeannie-ortega这首歌,又把maroon-5的第一首冠军单曲makes me wonder给挤掉,摘得本届的最佳流行乐队/组合奖以及最佳流行合唱,这让池明哲内心里对“马老五”们充满了同情与“哀悼”。

    当天还有另一个来自韩国的女歌手,更是让韩国媒体感到疯狂,李孝利凭借去年大热单曲royals,一举摘得本届格莱美年度最佳唱片、最佳流行女歌手和年度最佳歌曲奖,把去年当红新人歌手艾米怀恩豪斯打的落花流水,让她仅仅得了一个最佳新人奖。

    这又让池明哲感到很“欣慰”,这个艾米怀恩豪斯是个生活糜烂的短命鬼,不仅酗酒还吸毒,总之剥夺了她大部分的荣誉,说不定会改变她的命运,至少能让她活的更长点也不一定。

    。。。。。。

    “你们昨晚都没睡?。。。一直到现在?”

    将身子往床背上靠了靠,池明哲还翻身在床头柜上拿起了手表。

    现在时间是早上六点,而且外面的天色。。。好吧!窗帘遮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

    “不想睡!。。。哼嗯嗯!。。。没有你陪,睡不着!。。。好想抱抱!”

    泰妍语气转折的很快,刚刚那股兴奋劲一下就变的嗲兮兮地。

    听筒那头传来的轻笑跟嫌弃声,让池明哲也不由弯起了嘴角。

    “那就早点回来,嗯?。。。回来欧巴搂着你睡。。。让我们软软舒舒服服。。。嘶!。。。哎西!”

    腿根处的剧痛,让池明哲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金泰熙睁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而被窝里她的手依然在使劲扭着。

    “。。。怎么了?”

    听筒那头泰妍急切的问道。

    “没什么?。。。你欧尼醒了!”

    “啊?。。。欧尼在啊?。。。是我那个欧尼?。。。不会是新欧尼吧?”

    好吧!泰妍这是在憋坏水,声音还故意说的很大。

    “呀!。。。想挨揍吗?”

    “嘻嘻!。。。不跟你讲了,挂了!。。。我们再玩几天才回来!”

    “呃!。。。行吧!。。。玩归玩!。。。让她们记得好好休息!”

    电话挂的很快,但那头估计要有一番“殴斗”,至少池明哲听到了sunny、允儿,指责泰妍这么快就挂电话的不满声。

    “醒了,嗯?”

    搁下手机身子滑进了被窝,一只手又极快的从金泰熙颈脖下穿过,旋即将她搂进怀里。

    昨晚估计玩的很嗨,所以她身上这刻什么都没有,此时被拥进怀里的感受,让池明哲觉着热乎乎软绵绵的很舒坦。

    “吵死了都!。。。哼嗯!。。。看见你说电话挤眉弄眼的骚情样,我就来气!”

    正因为不满池明哲跟电话那头泰妍在“**”,才导致了金泰熙悍然出手。

    “咳!。。。哪有?。。。我那。。。不是替她们高兴吗?”

    抚着泰熙光滑的后脊,池明哲的一条腿也紧紧缠住了她的身子,还觉着自己体内里涌起了一股“洪荒之力”。

    清晨时分本就是精力旺盛的时候,所以随后池明哲翻身压住了金泰熙,以一场激烈的晨运来向今日外界的好天气致敬,也算是题中应有之意。

    。。。。。。

    当李孝利带着随行,气场十足的出现在仁川机场大厅时,现场早已等待多时的粉丝和媒体记者们立刻就涌了过来,那潮水般的架势让现场气氛也骤然达到**,好在机场的安保们早有准备,很快便用人墙把李孝利隔离保护起来。

    现如今人是真正的国际巨星,逼格提升了好几层楼那么高,必须要讲噱头和排场,机场大厅外则是几十号天际娱乐派出的接机人员,一水的黑西服、黑墨镜,个个板寸头挺立瞧着就精神,他们沉默不语用“人狠话不多”的形象,震慑着那些想浑水摸鱼的坏人,又身体力行的帮李孝利撑起了安全走道。

    记者们死命的摁着相机快门,闪光灯拼命闪烁,这对带着墨镜的李孝利来说毫无影响,优雅的冲两边粉丝们微笑摆手,身边的助理也不断从粉丝们手里接过塞来的鲜花和礼物,当李孝利主动捧起一把由男粉丝递来的鲜花时,现场立刻像炸了窝。

    痛哭流涕的男粉丝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味,李孝利接过他鲜花时那灿烂的笑颜,便被身后以及身边其他满怀嫉妒的人,或拽或挤,直至楸住头发拖进了身后人流里,而他的空位很快又被别人所占据,只不过此刻的李孝利早已走向远处路边等候的车队。

    。。。。。。

    “滴滴滴!。。。”

    保姆车的电动门缓缓滑开。

    “。。。唉西八!”

    还捧着花束的李孝利,麻利的钻了进来。

    “欢迎我们国际巨星。。。李孝利xi载誉归来!。。。嗯嘛!”

    早已等候在车里的池明哲,从最后一排探出身子,照着李孝利的脸颊上就嘬了一口。

    “死相!。。。”

    将手里的花束就手扔车地板上,孝利刚要把池明哲扯到跟前,突然后座又冒出的小脑袋让她惊喜不已。

    “偶妈!。。。”

    池飞瑶晃着脑袋上的朝天辫,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

    “哦莫!。。。我的心肝!。。。偶妈的肉肉!快过来抱抱。。。死开!”

    池明哲这会儿却成了碍事的,被李孝利推到了一边座位上。

    “想不想偶妈,嗯?。。。偶妈可想死茵茵了!。。。嗯嘛!。。。嗯嘛!”

    死死搂着女儿亲了又亲,这刻的李孝利哪还有国际巨星的样子。

    “告诉偶妈!。。。你阿爸晚上有没有带你睡啊?。。。他有没有跟别的姨姨睡?”

    “呀!。。。你胡说什么呢?”

    听见李孝利对池飞瑶说的话,池明哲立刻“大怒”。

    “我跟我女儿说话,关你什么事?。。。你心虚什么?”

    “我心虚?。。。我。。。哎西!”

    见女儿靠在孝利怀里一副开心依赖的神情,池明哲不由压下了话头。

    “哼嗯!。。。”

    李孝利又低下了头,摸了摸女儿的面颊。

    “嗯嘛!。。。嗯嘛!。。。怎么亲都不够!”

    “偶妈!。。。”

    茵茵也乖巧的在妈妈脸上亲了亲。

    “。。。阿爸!”

    “嗯?。。。”

    池明哲也被女儿吸引了视线。

    “。。。亲!”

    她指了指孝利的脸颊,又看着池明哲。

    “哦哟!。。。我的乖!”

    被女儿的举动彻底蜜住了心,池明哲一把将她跟孝利都搂住。

    “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鬼混,都不到晓得咱们女儿有多乖!。。。有点好处都想着你这个做老子的,你亏不亏心,嗯?。。。对得起女儿和我吗?”

    李孝利数落着池明哲,却将脑袋抵在了他下巴上轻轻蹭了蹭,随后搂着女儿摸着她的面颊,开始呆呆的出神。

    。。。。。。

    此刻他们身下乘坐的这辆车以及整个车队,正疾驰在前往首尔的高速公路上,而先导车还不时拉响警笛让其他车辆让出道路,很快这些闪着双跳有点霸道的车队,迅速消失在了车流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