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嚎啕-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三十二章 嚎啕

    车队打着双跳急速行进在晚间的首尔街头,池明哲依着车后座,望着窗外路边绚烂而不断流逝的霓虹灯火呆呆出神。

    今年的春节正好是周四,按照韩国以往的惯例放假四天,这种看日子放春假的习惯,让池明哲决心后面一定要加以整改,而且不光是这个,还有很多上届政府的成规陋习,都被他记在了“小本本”上,等新政府宣誓就职后,即是他池某人春风得意之时。

    街边的行人和路上的车辆很多,没有因为过节民众们要返回故乡,从而造成首尔空巢的现象出现,况且如今年代不同了,尤其是年轻人群体对春节以及传统的本土节日都很不在意,相反对那什么圣诞节、情人节等等,个个上心的不得了,从而也折射出如今韩国在宗教上完全被西方所掌控的趋势。

    池明哲不是无神论者,不然他无法去理解自己的存在该作何解释,所以他心目中的唯一真神,就是让他灵魂来到这个世上,并不知该如何去尊称的某位大能,而至于耶稣基督、佛主、阿拉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爱他妈谁谁。不过他也不会放任这些西方宗教在韩国彻底泛滥,以给其掌控民众思想,从而试图凌驾于世俗律法之上的机会。

    以前他是没这个闲心,如今都成“池主席”了,这必然是要有所作为。和西方宗教撕破脸他不会做也没意义,他老子池正明当初可是受到釜山教会的资助才出的国,做人要讲良心,所以池明哲打算抛弃基层愚民,完全走上层精英路线。

    当初教授他房中术的凤鸣山老道,拒绝了池明哲几次邀请,最终还是因盛情难却而派出嫡传大弟子前来韩国,而城南市靠近孝钟山下的一大片区域,被遮挡物隐蔽了很久,直到近日才展现出真面目,那规模成群连片的仿古宫殿建筑,把首尔景福宫的风头都盖住了。

    今后这里将是城南池氏的“家庙”,在其深处甚至还赢藏了一家俱乐部,今后那些团结在池主席周围,并一心为国效死的贤达们,将会时长来到这里,感受中国道教文化的博大,以及精深体验达成“天人合一”后所得到的好处。

    池明哲将把“房中术”在韩国上层中推广,以期那些一天到晚没事干,喜好弄权的老家伙们转移注意力。在他看来正是男性生理机能的退化,才让这些老不死的整天在国会里挑政府毛病,现在让你们有机会再次成为“真男人”,就问你们干不干?

    回到家的池明哲直接去了文咏珊的房里,毕竟要让她在离开韩国前怀上,还得多多努力才行,当然宝儿、刘仁娜也都把生孩子的大事提上了日程,至于宋慧乔跟成宥利,则暂时还要在韩国演艺界继续打拼。

    毕竟在缺失了全智贤、孙艺珍、韩佳人、金泰熙、河智苑、韩彩英这些名演员后,整个韩国演艺界居然有了“断层”,虽然每年仍会有不少新人冒头,可她们想要做“接班人”依然任重而道远。

    。。。。。。

    2月9日早上七点,仁川机场私人停机坪处,巨大到压迫人视觉神经的空客a380,已经做好了起飞前的准备。

    “欧尼好!。。。”

    气场十足的李孝利一上飞机,就受到了金泰妍、郑秀妍、崔秀英她们的夹道欢迎。

    “。。。你们也好!”

    摘下墨镜,李孝利看着跟前这群,花枝招展正处豆蔻年华的丫头们,在心里也兀自叹息了一声。

    正是她们让自家男人成天不着家而且夜不归宿,以至于她们这些池家怨妇,只能整以继夜靠打麻将才堪堪熬过空闺之寂,要知道她李孝利如今已是“虎狼年纪”了,那性子上来就是不停的要。。。咳!

    刚才在路上还把昨晚没跟自己“告别”的池明哲收拾了一番,这刻正在商务车里整理头发漱口呢!

    “别瞧了!。。。他直接回去了,说是有急事!”

    见丫头们又一起望向舷梯舱口,李孝利便笑着说道。

    “什么嘛!。。。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上来打个招呼!。。。”

    林允儿率先表达了“不满”,原以为可以得到大家的共鸣,结果发现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她,便立刻缩到一边去了。

    “你们玩吧!。。。我上去了。。。不到美国别叫我!”

    李孝利晃着身子上了飞机二层,她的助理以及随行们早把行礼给搬上去了。

    飞机上层有好几个大套间,李孝利必然是要独占一间的,不过剩下的房间也够泰妍、侑莉和顺圭她们睡了,因为除了套间外,上层还有好些单间睡房,这也是飞机空间巨大的好处。

    “欧尼走好!。。。”

    金孝渊狗腿的冲上了楼梯,李孝利的屁股后头嚷了句,随后转身径直又进了后舱的酒吧。

    只是没过一会儿,她又端着杯威士忌走了出来,惬意的坐到一旁沙发上,饶有趣味的看着被一群“嫂子”围在当中的林允儿,正无措的装着无辜和可怜。

    。。。。。。

    经过姐姐昨晚加整夜的“教导”,郑秀晶觉得自己是真的长大了。

    走在空寂的“会长楼层”里,她的神情也难得带上了严肃。

    这里的一切她都很熟悉,甚至连负责整个层面安全的保镖们藏在哪儿都一清二楚,只是这刻她没心情跟他们玩“找茬”。

    步伐逐渐加快,不久便来到了一扇玻璃门前。

    “滴滴滴!。。。”

    没等里面的林允珍给她开门,秀晶自己就凭着密码进来了。

    “欧尼好!。。。”

    “你也好!。。。今天好漂亮!”

    林允珍看着精心打扮过的秀晶,嘴里抑制不住的发出了赞叹。

    乌黑亮泽的秀发披散在肩,嫩黄的羊绒线衫则套在白色衬衣外头,胸前微微的隆起,将少女的青涩与姣好,凸显的淋漓尽致,而红黑格子的百褶短裙离膝两寸,刚好达到了池欧巴的容忍底线,加上不透色的羊绒裤袜可以让他彻底闭上嘴,黑色八孔短靴光可鉴人,让那纤美的腿型也无处可藏,而在米色风衣的外罩下,秀晶整个人看起来是绝对的“美味可口”。

    “嘻嘻!。。。谢谢欧尼!”

    冲林允珍笑了笑,这丫头直接推开了里间办公室的房门。

    。。。。。。

    池明哲正在批阅文件,或许实在过于专心,以致一时之间居然没能察觉郑秀晶的到来,只不过这一切在她眼里看来都是装的。

    动静那么大,得多用心才没发觉自己?

    记得自己曾经说过,欧巴认真工作的样子最帅,所以每回来办公室,都能见到他这副“爱岗敬业”的尊容。

    “哎咕!。。。我的肝!。。。我的心哟!。。。来看欧巴了,嗯?。。。过来!”

    果然,秀晶还没挨近,池明哲就转过椅子面对着她。

    身子软踏踏地,跟以往一样挨着他就倒,只是神色却带上了“淡漠”,不过池欧巴就爱看她这表情,忍不住搂进怀里还贴上了脸颊。

    “唉!。。。欧巴一刻看不到就想你!”

    “。。。真的?”

    “当然啦!。。。有骗过你吗?”

    “没有!。。。嘻嘻!。。。”

    秀晶就爱听他说这些,抱住他的脖子后又坐到了腿上。

    “对了!。。。今天怎么没去上学?。。。又逃课了?”

    想起这茬,池明哲便问道。

    “我请病假了!。。。不舒服!”

    “嗯?。。。生病了?”

    “嗯!。。。生了!”

    见她理直气壮,池明哲就有些好奇。

    “什么病?。。。看看欧巴能不能治!”

    这丫头以前总找各种理由逃课,所以他认为这次也是。

    秀晶却没再应声,而是用沉默以及定定的眼神,跟他对视起来。

    半晌。。。

    “你从不自然的放声大笑!。。。”

    “我们是那么尴尬的关系吗?。。。”

    “我们一起做了那么多!。。。”

    “可却没有一个眼神,没有一次关怀!。。。”

    池明哲就是这么能,为了应景bgm自己唱,而且还是人“郑秀晶”的曲子。

    这首呜咽秀晶听池欧巴唱过,可这时候唱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可渐渐地,她眼圈里就溢满了泪水,似乎是被池欧巴演唱时那真挚的情感,以及死活都不会放过她的态度给感染到了。

    “记得当年姐姐才七岁。。。那还是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姐姐正在家门口无忧无虑的玩耍,却不防那混蛋蹿了出来!。。。你不知道那混蛋当时。。。总之一番虚情假意之后,姐姐就从他眼神里看到了不怀好意。。。当时姐姐这心里就犯毛了,心说周围也没个人,万一他兽性大发了怎么办?。。。你知道的秀晶!。。。姐姐从小就顶漂亮!”

    脑子里又想起昨晚姐姐的“教诲”或是说自卖自夸,整片都是她郑秀妍怎么英明神武、慧眼识奸,池明哲怎么奸猾狡诈、色令智昏,吃着碗里还瞅着锅里,然后又是委屈求全为了自己这个妹妹不遭受伤害,而献出了宝贵的青春与身子,总之听了秀妍的讲述,是个人都会认为池明哲禽兽不如坏透了。

    可秀晶心里很清楚,自己必然是不会被池明哲放过,可为什么要被放过?

    到时候朴智妍会不会笑歪了嘴?

    就看不惯她那样。

    整整一宿,郑秀妍算是白忙活了。

    。。。。。。

    “欧巴!。。。”

    秀晶轻轻唤了声。

    “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嗯?。。。咳咳咳!。。。”

    池明哲深情的演唱被打断了。

    “我长大了!。。。你摸摸!”

    “嗯?。。。长大?。。。这。。。这是?。。。”

    池明哲的表情愣了仅仅一瞬,即刻便热泪盈眶起来。

    。。。。。。

    外间办公桌前的林允珍,看着面前的会议稿件正逐字审读,突然发觉里间办公室里传出了异样的声音,侧耳聆听片刻又悄悄起身,将池明哲办公室的门锁给拧开。

    “呜呵呵!。。。我的心肝啊!。。。我的宝贝啊!。。。欧巴太不容易了啦!。。。哈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哟!。。。呜呜!。。。我这。。。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呀!。。。太可怜了我!。。。呜呜!。。。秀晶啊!。。。啊哈哈!。。。呜呜呜!。。。”

    林允珍站在门外是懵逼的状态,而郑秀晶这刻也一个样。

    她再也没想到,仅仅叫池欧巴摸一下,就让他瞬间泪崩成这样。

    多年来的夙愿,还掺杂了前世的念想,会聚在一块儿让此刻刹喜的池明哲,怎能不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