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过年-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三十章 过年

    没有爆竹的滋扰更没有什么红红火火过大年的媒体渲染,整个韩国2008年的春节过得就像平日假期一样,好在威廉山庄里硬是被一个假中国人弄得热热闹闹地。

    “阿爸!。。。幼珍给您磕头!。。。祝阿爸新年吉祥。。。发大财!”

    主楼二层大餐厅里有种人满为患的阵势,除了金泰熙、韩佳人、全智贤、孙艺珍、韩彩英和文咏珊这些个女主子以外,许多女佣也里三层外三层围满在餐厅四周,看着正跪在池明哲跟前说着吉利话的池幼珍不时窃窃私语。

    珠光宝气的金泰熙,看得出是浑没在意而束手一旁,可注意力跟听力却悄悄提升到了极致,留心仔细着身后这些女佣们,对自己宝贝女儿的议论,随后心里又倏然松了口气,显然是正面“评价”居多。

    到不是她惧怕这些“流言”,只是觉得大过年的晦气罢了。加上这些女佣们又不是傻子,察言观色会不懂?

    这年月没点儿情商能在池家混?而且谁又会在这刻当着大群主子们的面去“非议”小主子,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待会儿还要不要池老爷跟女主子们发的白包了?

    “哦莫!。。。我的宝贝嘴巴真甜!。。。来!。。。让阿爸亲一个!”

    “哦!。。。阿爸给!”

    历来在家里众人眼里就是个机灵鬼的池幼珍,这刻给她偶妈挣足了面子。

    从不知什么是怯场,再加上她老子的宠溺,那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都敢发脾气时去恏池明哲的面皮,你说金泰熙这个偶妈的教育得有多么“成功”。

    “嗯嘛!。。。嗯嘛!。。。”

    歪过脸蛋给池明哲亲了以后,还噘起小嘴又亲了一下,然后才伸出白嫩的手要压岁钱。

    “哦莫!。。。我们来的刚好,在发钱呢!”

    餐厅大门被推开,一大帮人涌了进来。

    李孝利抱着女儿池飞瑶;河智苑也捧着正咿咿呀呀的宝贝女儿,被佣人们众星捧月似得围在当中来到了池明哲跟前。

    “怎么才过来?。。。小家伙们都磕过头了,就等你们家的了!”

    全智贤、韩彩英、孙艺珍她们又一起围到河智苑面前,看着家中最小的这个孩子逗弄起来。

    “来!。。。给你老子磕头!”

    李孝利将女儿放下,还在怯生生的小丫头身后推了下。

    望了望周围黑压压的人群,已经瓢嘴的茵茵看着就要吓哭了。

    “不许哭!。。。去给你阿爸磕头!”

    显然被孝利精心打扮过,光一身价格昂贵到吓死人的童装,就不是寻常韩国家庭能消费得起的,再加上脑袋上还套了个被钻石和各色宝石点缀的有些恍眼地公主冠,此刻楚楚可怜的池飞瑶强忍着泪水,在偶妈难得严厉的神色注视下,面对她老子池明哲却半晌无言。

    “哦哟!。。。我的茵茵委屈了,嗯?。。。被偶妈凶了吧?。。。来阿爸这儿!”

    “呜啊哈哈!。。。呜呜!。。。”

    找到主心骨似得,池飞瑶张开双臂边哭边走向她老子。

    “不哭不哭!。。。阿爸疼!”

    掏出手绢给女儿擦着脸蛋,池明哲又怜惜地亲了好几下。

    “。。。没出息样!”

    李孝利似不解气,可心里又有点无奈。

    女儿胆子小的一点不像自己,那会儿可是敢第一次跟池明哲约会就上床的。。。咳!这个比喻。。。自己还一直都幻想着能做韩国女总统的偶妈,可看到正抱着池明哲脖子小声抽咽的茵茵,她那坚定的念头第一次有了动摇。

    “你干什么?。。。这大过年的!”

    孙艺珍轻轻推了李孝利一把,又上前从池明哲怀里接过池飞瑶抱住,小心的哄着她说话,直到小丫头破涕为笑趴在她肩头又怯生生看向自己偶妈时,才让孝利心里涌起了股无法抑制的“悲恸”。

    “不当总统就不当吧!。。。以后就待在偶妈身边,胆子这么小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嗯?”

    接过女儿并贴住脸蛋的李孝利如是想。

    没过一会儿,刘仁娜、宝儿、宋慧乔、成宥利四人,在女佣们接连的恭敬声中进了餐厅,她们是从自家里刚刚赶回来的,毕竟不像金泰熙、全智贤、孙艺珍、韩佳人这些个,生了娃已经“不值钱”了,她们还都在各自亲人眼里待字闺中呢!

    。。。。。。

    池家最热闹的时候到了,在一片恭喜发财祝老爷安康的恭贺声中,池明哲这个一家之主开始发钱,还是大笔大笔的发。

    自打家里有了油田后,那每天流进威廉银行的现金,让家中女人们都只剩一个念头,得花几辈子才能耗干池明哲的这些“外快”。

    好吧!家里原本就有花不完的钱,这些从阿拉伯人手里弄来的油田,此时在这些女人眼里就妥妥成了外财。

    “新的一年大家再接再厉!。。。也恭祝你们阖家安康!”

    一叠叠薄薄地白包被池明哲派出,拿到的女佣都喜笑颜开。

    她们可不嫌白包太薄,都知道自家这位大老爷乐善“好日”最是大方不过,所以每人都拿到了威廉银行开具的两千万韩元现金支票,当然这还是按照等级来给的,普通佣人是这个数值而作为威廉山庄大管家的孙慧淑,拿到的则是两亿韩元。

    作为第一次在山庄里过年的文咏珊起了个头,率先派发出了女主子的“利是”,她没有小气或是僭越按照池明哲手笔的一半,也当即把女佣们的好感激发到了极致。

    随后全智贤、孙艺珍、金泰熙她们像商量好似得,都按照池明哲标准的一半发出了白包。

    今年威廉山庄里的女佣们,可是好好过了个肥年。

    。。。。。。

    2月8日一早,池明哲就来到了仁川机场。

    “来!。。。给我抱!”

    从左小青手里接过想要躲他的女儿彤彤,池明哲这才轻扶小青的肩头一起上了保姆车。

    拒绝了他的专机,左小青独自带着女儿乘坐了商业航班来的韩国,原本说好除夕就到,可实在搁不下家中的父母,所以直到初二早晨才从上海出发到达。

    “妈妈!。。。妈妈!。。。”

    刚上车女儿就急着要左小青抱,而池明哲却故意不允。

    “这是爸爸呀!。。。。忘了吗?”

    左小青逗了逗女儿,又扭头看向池明哲,目光里满是无奈。

    “妈妈!。。。哼哼嗯!。。。呜呜!。。。”

    小丫头不耐烦了,看着是要哭。

    “哎呀!。。。快给我!。。。别弄哭了!”

    左小青舍不得了,一把从他怀里接了过去。

    “啧!。。。路上累了吧!”

    见女儿躲在左小青怀里偷瞧自己,扮了鬼脸后池明哲又抬手摸了摸孩子妈的脸颊。

    “。。。还好!”

    胶滑的脸蛋,轻轻随着温热的掌心在揉抵,目光中的柔情蜜也似得流淌出来,原本就很漂亮的左小青,在池明哲这刻眼里更有韵味。

    “别!。。。嗯!。。。嗯!。。。”

    似乎在怀中女儿的注视下有点羞涩,可当嘴唇被池明哲狠狠咬住的时候,左小青来韩国之前对孩子爸的那份思念,怎么也压制不住了。

    “妈妈!。。。妈妈!。。。”

    小手在池明哲胸口不断推着,好似在彤彤眼里正咬自己妈妈叫“爸爸”的,是个坏人。

    “嗯嘛!。。。”

    松开嘴的池明哲又对着女儿的小嘴亲了口。

    彤彤的回应居然是用手,麻利的抹了抹小嘴。

    “。。。嗯嘛!”

    觉得有趣的池明哲又是一下。

    “呵呵呵!。。。干嘛!别逗她了!。。。会哭的!”

    小丫头重复的憨傻举动让妈妈笑个不停,也渐渐让她跟爸爸池明哲熟络了起来。

    。。。。。。

    左小青的到来让威廉山庄里的年味多了些惊诧,好在都是见过“世面”的,全智贤、孙艺珍她们很快也接受了这个来自中国的“姐妹”,韩佳人是她们当中最热情的,不仅帮着左小青挑选了房间,还带她好好把家里四处逛了一遍。

    或许在韩佳人看来,左小青这个外国人对自己毫无威胁,更逞论生的还是个女儿。可就算是儿子她韩佳人也不怵,就问家里全智贤跟孙艺珍生的可都是儿子,威胁到自家成仁在池明哲心目中,长子那崇高的地位了吗?

    最郁闷的就数文咏珊,原本过两天就准备回香港的她,也暂时不打算走了,甚至决定等肚子里怀上一个再回去。

    。。。。。。

    “叮咚!。。。叮咚!。。。”

    门铃声在林允儿家中骤然响起。

    “。。。我来开门!”

    不待姐姐起身,正在房里收拾行李的允儿,已经窜到了家门后。

    “欧巴!。。。”

    见到打扮的一丝不苟,油头粉面的池明哲时,允儿原先那被放了鸽子的不满也烟消云散。

    早约过年里上门的,可池明哲到现在才来,好在时间还来得及,至少跟团队的姐妹们去美国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为国争光之前,能让家里的阿伯几和自己“男人”见上一面,也是极好的。

    “会。。。会长?”

    林允珍毫无准备,根本没想到池明哲大年初二会上门。

    她完全料不到,池明哲也是为了躲清闲。

    家里因为来了左小青而变得有点古怪的氛围,让他有些“不适”,所以下午就找借口溜出了门。

    “叫欧巴!。。。新年好!”

    冲愣神的林允珍挥了挥手,池明哲的注意力又落在了允儿身上。

    “。。。行李收拾好了?”

    “嗯!。。。已经差不多了!”

    嘴里应着,允儿的目光却与池明哲相互凝视,一刻都没偏移过,直到她家中这刻彻底的静谧下来。

    “我去给你倒茶!。。。欧巴!”

    林允珍见不得自家妹妹的花痴像,更何况按照她的推断,要不是自己在场“碍眼”,两人这刻已经搂抱在一块儿亲上了。

    果然,自己在厨房里听到了客厅那儿传来的湿腻声,而且半天都没消停。

    “哎西!。。。幸亏阿爸给亲戚拜年去了,不然。。。”

    林允珍咬牙切齿。

    。。。。。。

    “叮咚!。。。叮咚!。。。”

    门铃又响了。

    允儿急忙跟池明哲分开,还用手背抹了抹唇瓣。

    “哎?。。。和光欧巴!”

    门外的郑和光手上搬着年礼,随着允儿让开身子,又鱼贯跟进来四五个人才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好。

    “欧巴!。。。”

    等他们都离开了,允儿才开口。

    “过年了嘛!。。。总不能空手上门,是吧?”

    “哦!。。。”

    允儿自然很高兴,毕竟池明哲对自己家里的尊敬,让她在姐姐跟前也有了面子。

    “欧巴要去我房里参观吗?”

    “哦?。。。方便吗?”

    “。。。嗯!”

    两人看着没什么不妥,可林允珍作为池明哲的秘书已经饱受“荼毒”,她岂能猜不出待会儿妹妹房里会发生什么。

    “最多两小时!。。。阿爸就要回来了!。。。你们快点!”

    林允珍的话音刚落,就转身匆匆回了自己房间,不久里面还传来节奏欢快的音乐声。

    “。。。哎?”

    允儿奇怪的看了眼池明哲,脑子里还回想着刚刚姐姐怎么突然脸那么红。

    池明哲抿起嘴角,渐渐地那笑意更加浓郁,他岂能猜不出林允珍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将错就错好像也蛮好!

    “。。。欧巴!”

    允儿款款走进,抬头主动在池明哲唇上啄了下。

    又牵起他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

    。。。。。。

    门缝里隐隐透着视线,直到允儿的房门关上又反锁,林允珍才捂着胸口靠着墙面,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喘息。

    脸色红的有点不正常,是先前地自作聪明羞臊的,可等两人真的进房去做“坏事”,她又不堪刺激的胡思乱想起来。

    作为池秘书,她可谓位高权重,在公司很多人眼里,林允珍必然跟池明哲关系“密切”,可这种误会起先让她很不适应,但是传的多了慢慢也就习惯了。

    甚至偶尔她还真会大胆的乱想一通,比如回了办公室把门反锁,再把池明哲的裤子给强行扯掉,在他愕然的神情中撸上一把,或是用。。。就像有一次偷瞧见秀晶那丫头做的那样。

    可往往等回了办公室,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端庄与勤恳,任劳任怨的做着本职工作。因为那刻自己的脑海里都是妹妹允儿的样子,再则从伦理上来讲,自己更加不可以跟“妹夫”发生些什么。

    不知不觉,林允珍来到了允儿房门前,里面隐隐约约的声响,让她手足轻颤,而且面颊又开始滚烫起来。

    “呼!。。。”

    靠着门边,林允珍深呼了口气,恍若醉酒似得滑坐到了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