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打你们全部-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二十九章 。。。打你们全部

    二月四日距离春节除夕还有三天,而在中国巡演的天际娱乐的艺人们也已经回来了,而伴随着燕归园别墅区晚间又开始灯火阑珊,美轮美奂之时,各种节前小聚会也纷纷展开。

    池明哲算是最忙的,不是获邀来这个宿舍小憩喝一杯,就是那个宿舍里有人喝多了很需要他安慰,再加上作为即将上台的韩国执政党幕后大佬,节前各种应酬不断,以至于他来回“奔命”,却依旧乐此不疲。

    。。。。。。

    燕归园林间的小径,早已熟悉无比,经年的踩踏与路过,使得池明哲就算闭着眼都不会弄错方向。

    少女时代的宿舍就在眼前,而在进入之他前却深吸了一口气,也预感到过会儿进去会受到怎样的“待遇”。

    早就叫他来这里参加节前“散伙会”,结果是左请不到右请不来,让金泰妍她们觉得他在“摆谱”,甚至还对无辜的林允儿“恶语相向”,“羞辱”揶揄她作为“小老婆”,都失宠了怎么还有脸活着,不如找根绳回屋上吊才是正经。

    这话实在狠毒,也彻底伤了允儿的“自尊”,以至于她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最终让池明哲心痛自责不已,还答应晚上就过来她们宿舍。

    其实这也真是误会了池明哲,最近几天以周正文为首的下届韩国政府,已经开始逐步进行政府各部门的权力交接,所谓“一代新人换旧人”,其间肯定有各种“误会”与“矛盾”需要解决,而作为“国家政策咨询安全管理委员会”主席,池明哲必然要作为中人做最后的“裁决”,在得失之间做权衡做利弊选择,他哪还有时间来参加什么“散伙会”。

    况且这都要过年了,说散会多不吉利。

    “西八!。。。待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他!”

    金泰妍斜靠着沙发背,一只脚踩在坐垫边沿,而另一条腿则搭在了黄美英双腿上悠哉的抖了半天。

    “厉害!。。。待会儿就瞧你的了!”

    崔秀英适时的送上马屁,让泰妍得意非常,还伸手在tiffany的脸蛋上揪了把。

    郑秀妍拿着小锉刀正修着指甲,见泰妍肆无忌惮的“羞辱”美英,立刻便面色不渝起来。但又见到对方居然弯着笑颜给予泰妍回应,这心里又是开始“疼痛莫名”。

    “混蛋!。。。怎么还不来?。。。待会儿要你好看!”

    秀妍的面现恨色,却把偷偷注视她的美英吓了一跳。

    诸不知有人替她背锅了。

    。。。。。。

    林允儿面淡如水、波澜不惊,好似身处方外,低头看着手里的杂志,不时又跟挨着她的小贤低语轻言。

    “叮咚!。。。叮咚!。。。”

    门铃的突然声响,让一屋子人愣了半天。

    “去个人开门啊?。。。都傻里吧唧的愣着干嘛?”

    李顺圭自说自话的站了起来,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别墅门前一把拽开。

    “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不是每回。。。嗯!。。。嗯!。。。”

    被突兀打断话头的sunny,这刻却不由自主抱住了突然咬住自己嘴唇的身影。

    “呀!。。。门口有**!。。。你们就不能进来啃?”

    金泰妍大怒,歪过身子就在沙发边的地上,捡起自己的一只拖鞋砸向门口。

    “咚!。。。”

    池明哲在“危难时刻”跟顺圭转换身形,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那含“恨”而至的拖鞋。

    “嗞!。。。啵!。。。”

    挨了砸后仍然舍不得丢开,他又坚持着咬吮了顺圭的嘴唇长达两分半钟。

    “咣噹!。。。”

    李顺圭虽然仰着头并呼吸急促,可还是努力伸出右脚向后带了一下,把别墅大敞的门扉给关上。

    “唉!。。。过瘾!”

    松开sunny肉滚滚的身子,池明哲舒心叹息至于,还伸出舌尖将顺圭唇角挂着的一丝啜液给舔掉。

    这一幕让好几个正呆看着的,浑身都激灵了一下。

    “来来来!。。。正好找你有事谈,跟我上楼!”

    金泰妍一把恏住池明哲的胳膊,就准备往楼上拖。

    “呀!。。。你想干嘛?。。。划拳!”

    大长腿崔秀英一步就到了她跟前,还“怒容满面”伸出一只拳头。

    泰妍这招已经不新鲜了,甚至大家都不屑去模仿。

    “你。。。你!。。。我是真有事谈!”

    “我也有啊!。。。更急呢!。。。哦?欧巴!”

    泰妍的狡辩被无视了,秀英眼眸里这刻水汪汪的,还咬着唇角冲池明哲眯了下眼睛,这妩媚中不带半点风骚的做派,也只有她能恰到好处的诠释出来。

    无怪被称为“有毒的女人”,只不过以现在的年纪来看,“毒素”这刻还没有侵染到她全身而已。

    “欧巴!。。。”

    沙发那头传来的这声轻呼,却瞬间让池明哲瞧了过去。

    好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咳!

    允儿没有任何刻意的表情,却牢牢地吸引住池明哲的视线,那张漂亮的面孔哪怕看了好多年,这刻却依然让他生出永远都不够的念头。

    “宝贝!。。。”

    这话绝对是下意识出口的,可却当场打翻了七只醋坛子。

    除了允儿自己,就只剩下提着行李包刚从二楼下来,有些不明就里的金孝渊在茫然四顾,就连坐在允儿身边的小贤,此刻都忍不住的妒意翻腾,更别提已经面色“冰冷”逼过来的郑秀妍,和依然弯着笑眼却毫无亲切感的黄美英了,至于权侑莉则依然坐在一旁不声不响,只是看着他们方向的表情也严肃到了极致。

    胳膊一紧,池明哲回头才发现,李顺圭这刻带着轻笑的表情中隐着一丝“痛苦”,当即就明悟自己是“顺得允情失圭意”。。。咳!这破词!

    “是欧巴的错。。。哎呀!。。。头发!。。。痛痛痛!。。。”

    正当他准备再一次回身抱住顺圭好好“啃咬”一番时,金泰妍却从后面一把拽住了他的头发。

    “呀西八!。。。狗崽子!。。。忍你很久了!。。。来半天都不亲我。。。今天我。。。你干嘛?”

    “松开!。。。这样欧巴会疼的!”

    崔秀英的“插手”让泰妍更加“愤怒”。

    两人你扯过来我扯过去的,让池明哲苦不堪言。

    sunny到开始心疼起池明哲,好歹他一进门就亟不可待的吻自己,这不也说明了他心里还是很疼爱自己的。

    好吧!她忽略了是自己去开的门,那刻可是谁开门谁得吻。

    “住手!。。。你们别这样!”

    允儿的加入让“战况”更激烈起来。

    “哎呀!。。。哎呀!。。。你们是要翻天!。。。我。。。西八!。。。谁抓我下面,啊?”

    “欧尼们!。。。你们别扯了!。。。欧巴要秃了!”

    随着小贤的加入,这场面越发的热闹起来。

    原本要提前回家的金孝渊,将行李包仍在了一边,又进厨房拿了几罐啤酒和小食,就着热闹场面自斟自饮好不快活。

    。。。。。。

    “你们。。。啊?。。。对不对?”

    池明哲不断抹着脑袋上翘起的头发,嘴里还颠三倒四语焉不详。

    站成一排面对着坐着的他,宥莉、允儿、泰妍和秀妍她们,个个抿着嘴在强忍笑意,生怕下一刻就会坏了这认错的严肃场面。

    “尤其是。。。小贤你。。。欧巴再也没想到。。。平时那么乖巧,都会乘乱。。。占欧巴便宜了?”

    “噗嗤!。。。”

    郑秀妍实在忍不住了,一笑就笑出了声。

    徐珠贤因为欧尼们都在有意无意围着池明哲“撕扯”,她无处下手,只好乘着有间隙伸手捞了一把,很显然这位置是有点低了。

    “笑?。。。过来!”

    动作快到极致,不容郑秀妍躲避,池明哲就已经回到原座,还把她按趴在自己腿上。

    “啪!。。。”

    结结实实的一个屁股蹾,声音清脆,手感极佳。

    “哼嗯嗯!。。。你打我?。。。”

    “哟呵!。。。还敢顶嘴?。。。我。。。”

    接连几下,打的秀妍娇呼不止,而池欧巴却眉开眼笑。

    “哥!。。。我先走了!。。。我偶妈在公司大厅咖啡座都喝了几杯了,我得去找她!”

    或许是估计到待会儿会有自己这个小姑子,无法直视的场面出现,金孝渊提着行李包向池明哲告别。

    “哦!。。。那行!。。。来!。。。拿着!”

    并没有松开腿上不断挣扎的秀妍,池明哲还得空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个白包来。

    “谢谢哥!。。。我走了!。。。嗯嘛!。。。嗯嘛!”

    知道这是在给过年的压岁钱,历年的老规矩,孝渊接过后便飞快在池明哲脸颊和嘴上各亲了口,随后欢快的离开了别墅。

    “淘气!。。。到时候早点回公司!”

    看着别墅门即将被带上,池明哲大声冲门外的孝渊嘱咐道。

    “。。。知道了哥!”

    得到了回应,他才又在郑秀妍屁股上狠狠揪了把。

    “啊!。。。放我起来!”

    “呵呵!。。。好!”

    松开手jessica立马站了起来,此时她面色已经通红。

    当着大家的面她整理着衣服,却没了任何要“报复”池明哲的举动。

    “咔嚓!。。。”

    别墅大门被反锁上,池明哲这才回身看着大家。

    “你们的错误必须要惩罚,啊?。。。所以今晚欧巴我要。。。打你们全部!。。。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肆无忌惮,回旋在少女时代的别墅中久久不散,间或还隐隐夹杂着她们无助的“哭喊”与“求饶”。

    直到夜幕已深,精力依然旺盛的池明哲,最终又回到了允儿房里。

    “。。。完事了?”

    刚洗过澡的样子,浑身香喷喷的她,靠着床背正拿着本书在。

    “。。。这么用功?”

    忽略了她语气里的那丝妒意,池明哲揽过其肩头就靠在了一起,今晚第一个“打”的就是允儿,随后又挨着房间一个个“打”过去,直到刚才在权侑莉那里结束。

    “。。。去洗洗!”

    “呀!。。。嫌弃我?。。。刚在宥莉那儿洗过!。。。不信你闻闻!”

    “才不要呢!。。。干嘛?。。。放开!。。。嗯!。。。嗯!。。。”

    被捏着的下巴左摆又甩,却无法逃脱池明哲最终的吸吮。

    “。。。怎么亲都不够,嗯?”

    好半天他才松开嘴,还用鼻尖触着允儿光滑的面颊。

    “不要你亲!。。。都不知道刚才亲过什么地方呢!”

    气喘吁吁,允儿面上的水色红润到不行。

    “呀!。。。要挨打是不是?”

    “是!。。。是要挨打!。。。你打死我算了!”

    漂亮的眸子一闭,纤秀的颈脖微微扬起,允儿一副你不打就不爱我的架势。

    “嗯!。。。”

    可得到的依然是痛吻。

    “等一下!。。。欧巴!”

    情到浓处自然得做,可允儿看着是有话要说。

    “。。。怎么了?”

    “过年能去我家里一趟吗?。。。要是忙就算了!”

    抬头看着池明哲,允儿有些期期艾艾的。

    “这样?。。。那行!。。。一定去看看我老丈人!”

    略微思索,池明哲应下了,过年期间他原本就要去探望好几个老丈人和丈母娘,自然不会嫌多了一个老丈人出来。

    “欧巴呀!。。。”

    好主动,开心的允儿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

    随着2008年的春节到来,池明哲心里有了份紧迫感,不光是因为自己又老了一岁,而且他还有个“宏伟”的计划要实施。

    所以从今年开始,池明哲会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