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迷之微笑-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二十五章 迷之微笑

    灯火通明,流光溢彩。

    哪怕外界的天光并没有完全黑透,但眼前这栋三层的大别墅,还是将所有能打开的光源全部都点亮起来,似乎向周围邻居们在宣告,老娘不差这点电费钱。

    底层靠近厨房边上那大的有些离谱的餐厅里,这刻正围坐着郑秀妍、池明哲以及郑秀晶一家三口。

    好吧!如果有需要,池明哲实际还能再演化一个“人”出来,例如姐夫、妹夫这两个角色,他端是能来回转换挥洒自如,当然最终的结果怕也免不了被这栋别墅的女主人打的满头是包。

    。。。。。。

    “多吃点,嗯?”

    往妹妹秀晶碗里不断添着菜,郑秀妍还拿着纸巾怜爱的帮她拭了下唇角。

    “。。。我也要!”

    边上的池明哲舔着脸,将手中的饭碗冲秀妍伸过来

    “还小吗?。。。不会自己夹菜?”

    嘴里仅管絮絮叨叨的,可秀妍还是麻利的给他饭碗里夹了几筷子菜。

    “香!。。。”

    都没吃进嘴里,池明哲就露着一副不正经加讨好的笑容,而郑秀晶则对他的这番举动视若无睹。

    “呿!。。。哎呀!。。。干嘛?。。。往哪摸?。。。别。。。吃饭!”

    身子扭了扭,似乎并没摆脱池欧巴伸进自己后腰里作怪的手,并且秀妍也只是睨了他一眼,可其目中隐含的某种春情,却让对面妹妹郑秀晶颇为不爽,还暗暗给予了鄙视。

    三人自机场归来,并没有返回公司或是回燕归园宿舍,而是一起来了郑秀妍的别墅。

    因为郑家大姐的醋意大发,在商务车上跟池明哲“大打出手”做过一场,最终还让秀晶无辜受牵挨了她一嘴巴,虽然“她大姐”也为此悔恨自责而哭泣了半天,之后还是池明哲顺着毛给她哄开心了,至于秀晶的“不幸”则让他悄悄心疼了半天。

    “。。。陪你们在外面住两天!”

    这原因才是让姐妹俩高兴起来的关键,而且“她大姐”还下意识的忽略了“陪你们”。

    来了别墅以后,作为主人的郑西卡自然要尽地主之谊,翻箱倒柜了半天,最后硬是点了一堆外卖,将他们身前这张小圆桌铺的满满的。

    三人就着美食,这便展开了一场显尽温馨与美好的晚餐。

    。。。。。。

    “待会儿吃完饭,我们看电影吧!”

    郑秀妍看着脸色有些红润,手肘抵着餐桌边沿还托着下巴,只是偶尔眉头微皱看着似乎在忍耐什么。

    “。。。好啊!”

    秀晶自无不可,反正她晚上死活是要跟姐姐“姐夫”睡一块儿的,瞄了眼几乎挨着秀妍的池明哲,她又低头刨了口饭。

    “。。。恐怖片怎么样?”

    看样子是吃饱了,池明哲的左肩贴在秀妍身后,目光虽然仍瞧着吃饭的秀晶,可那隐藏的左手只要轻轻晃动,便会换来她大姐的凝神屏气身子僵直。

    “。。。会不会太吓人?”

    秀晶又抬起头问道。

    “不怕!。。。有欧巴呢!”

    池明哲噘嘴冲秀晶抬了抬下巴,一副吃着碗里瞄着锅中,对小姨子不怀好意的色姐夫样。

    “。。。我也怕!”

    这刻的郑秀妍身子是软的,而且面色红润的像是喝了不少,挨着池明哲仰起脸颊,满脸都是痴缠的模样。

    “不怕!。。。待会儿躲我怀里,嗯?”

    池明哲低下头用鼻尖,蹭了蹭秀妍的唇瓣。

    “嗯!。。。嗯!”

    对面秀晶被姐姐这最后的声调,给刺激地站了起来,显得很是突然。

    “我吃饱了!。。。去趟洗手间!”

    她走的有些匆忙。

    “都怪你!。。。害我丢脸!”

    妹妹不在,郑秀妍自然开始撒娇,而且还用手揪着池欧巴胸口,但显然根本没用什么力。

    “。。。呵呵!”

    “笑!。。。手还不拿出来!。。。讨厌死了!”

    她的面色已经红的像要出血。

    。。。。。。

    “恩珠!。。。恩珠!。。。你在哪儿?”

    楼上传来秋瓷炫的身音,让正在厨房里洗碗的李恩珠,急忙来到下面的楼梯口。

    “怎么了?。。。欧尼!”

    “我。。。我好像有点不对劲!。。。要不行了!”

    “啊?。。。不行了?”

    将手上的洗碗皮手套仍在蔬理台上,李恩珠三两步就跑上了楼。

    卧室房门敞着,秋瓷炫的声音刚刚是从里间浴室传出来的。

    “到底怎么了?。。。欧尼!”

    依着门框,她看着正低头观察身下马桶的秋瓷炫。

    “好想上厕所。。。但是。。。老出不来!。。。嗯!。。。恩珠!。。。欧尼。。。欧尼这会儿好难受!”

    “呀!。。。不会是要生了吧?。。。我。。。我去给医院打电话!”

    似有什么预感一样,李恩珠急匆匆的转身出去拿手机。

    而秋瓷炫这刻终于也感觉到,腿间有什么在不断往下流。

    “哎呀!。。。不好了恩珠!。。。欧尼小便失禁了!”

    举着手机的恩珠不由咧了咧嘴,这才发现平时挺有主见的欧尼,这刻像个惊慌失措的小姑娘。

    。。。。。。

    “啊!。。。吓死人了!”

    “欧巴!。。。怕!。。。”

    半地下的影音室里,池明哲用力搂着秀妍跟秀晶的身子,还不时跟她们脸贴着脸,做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惊吓模样。

    迷雾这部电影是美国米高梅去年十一月底刚上映的新片,由旗下知名的韩籍导演赵尚根倾力执导,影片整体拍摄的不错,按行话来说完成度较高,再加上宣传资金到位,推广渠道也多样,因此该片票房在北美达到了七千万美元,算是一部相当成功的恐怖影片。

    三人窝在一张可以躺靠的皮沙发上,身子不时挤贴在一起,随着剧情的深入“惊叫”、“惶恐”以及亲亲。

    “嗯嘛!。。。啵!。。。欧巴亲一下就不怕了,嗯?”

    在靠着胸口右边秀晶的脸蛋和嘴唇上,重重各来了一下后,他又转过头去亲左边的“大姨子”。

    “啵!。。。嗞!。。。”

    “嗯!。。。”

    挨了两下,郑秀妍又将脸颊贴到他耳边。

    “你下面膈着我老半天了。。。那么硬!。。。不要脸样!”

    何止是膈着还带震动呢!

    “。。。哟波塞哟!”

    嬉笑着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池明哲直接贴在了耳边。

    “歪?。。。啊?。。。送到医院了吗?”

    听见电话那头李恩珠的声音里带着焦急,池明哲这才坐直了身子。

    秀妍跟秀晶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贴上了耳朵。

    “嗯!。。。我待会儿就过来。。。别急,嗯?”

    挂上电话,池明哲就匆匆上了楼。

    秀妍在关上设备后,也拉着秀晶离开了影音室。

    “抱歉!。。。嗯!。。。”

    客厅门前池明哲似乎在想着措辞,好在郑秀妍倒是挺善解人意。

    “去吧!。。。瓷炫欧尼需要你!”

    她走上前还抱了抱池明哲,一副依依惜别的模样。

    “欧巴!。。。我陪你去吧!”

    秀晶倒是挺热心。

    “不用!。。。你们早点休息!。。。如果。。。算了!。。。估计得陪夜!”

    池明哲摇摇头,在抱了抱姐妹俩后便出了别墅。

    “。。。这都几个了?”

    “哎?。。。什么几个啊?”

    见秀晶被自己的喃喃低语给吸引,秀妍一把揽住她的肩头。

    “陪我一块泡个澡,嗯?”

    “哦!。。。那个。。。刚才说几个了,是什么意思?”

    “说了你也不懂!”

    “那你说啊!。。。看我懂不懂?”

    姐妹俩紧挨着一起上了楼。

    。。。。。。

    “欧巴!。。。”

    见到了池明哲以后,李恩珠才在心里猛松了口气。

    这是她的主心骨也是她的好“哥哥”,但凡家里有个男人依靠,才会让女人心安。先前她忙前忙后,直到秋瓷炫被送进产房她才闲下来,可心里却开始慌乱。

    不过现在好了,“哥哥”来到了身边还抱住了自己。

    “没什么吧?。。。脸色有点不好!”

    “没什么!。。。就是担心欧尼!”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嗯?”

    “。。。嗯!”

    身子不光被“哥哥”抱住以示安慰,身后的屁股也没下意识的抚慰了。

    “我先进去!。。。你在这儿歇着!”

    “哦!。。。”

    像个初恋的小姑娘,而且那种被爱人呵护的甜蜜感,也瞬间就注满了心房,李恩珠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有“哥哥”的感觉真好!

    。。。。。。

    “呜呜!。。。呜呜呜!。。。我的宝贝呀!”

    居然是顺产,这也让池明哲很欣慰。

    可秋瓷炫一抱住护士送来的儿子,就开始大哭不已。

    “欧巴!。。。呜呜!。。。你看!。。。这是我儿子!。。。我好开心!。。。呜呜呜!”

    “是啊!。。。欧巴也开心,啊?。。。该喂奶了,不然宝宝会饿!”

    “让我再哭会儿!。。。呜呜呜!。。。”

    “那。。。边喂边哭怎么样?”

    池明哲提了个折中办法。

    “噗嗤!。。。”

    李恩珠忍不住笑了。

    “欧尼!。。。快喂吧!。。。饿坏了宝宝就不好了!”

    “嗯!。。。我这就喂!。。。帮我擦把脸,恩珠!”

    “。。。我来吧!”

    池明哲接过了毛巾。

    小宝贝的皮肤很红,还皱巴巴的,但看在在池明哲眼里却却满心的欢喜。

    当初梦里跟自己告别的小男孩回来了吧?

    给秋瓷炫拭过脸颊,他又低下头看着在拼命吮吸的儿子如是想。

    那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他偶尔想起还会伤心的偷偷掉眼泪,如今算完满了,而且还他妈也彻底摆脱了心结。

    李恩珠在旁看着这一家三口,心里在羡慕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将来有点心酸,可一想到眼前扮作慈父的“哥哥”讲过,如果将来没找到合适的,那就一直养着自己。

    轻轻带上房门,在走廊长椅上坐下,李恩珠不由仰起脸颊,似在思索似在忧虑,虽然绝不会只靠“哥哥”来养活,但有了这个因头,是不是自己就可以永远待在他身边了?

    一抹温馨的迷之微笑,很快又绽放在李恩珠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