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戏精-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二十四章 戏精

    清晨,文咏珊在床上睁开眼睛时,神情是有些恍惚的。

    来韩国这几日她也在努力适应这里的生活习惯,而对于外间的那些普罗大众们,平时到底怎么个活法咏珊根本不在意,只要自己能在池家待着舒服爽意就行。

    好在池明哲家中的饮食习惯一直很棒,这一点倒是很契合她的心意,平常没事就喜欢喝些汤汤水水的进补,而池家那几个欧尼个个都有此好,虽然喝得都是比较极端的大补之物,可咏珊还是很能跟大家凑到一起去的。

    而至于其他方面则在她看来也没什么不能迁就的,当然说迁就也不准确,唯一让文咏珊有些不适的是,偶尔还得跟其她人陪池明哲同床共枕。

    昨天她跟着全智贤、孙艺珍和韩佳人体验了一天的居家民俗,算是对韩国这里有了粗浅的了解。有了这些收获她所付出的“代价”,也只是向三位欧尼娘家的小孩子们多塞了些白包。

    等回到威廉山庄已是晚上九点以后,原本指着能跟池明哲同房“汇报工作”,但是李孝利和金泰熙这两位欧尼,却落落大方的当着她的面,把池欧巴给生生拽走了。

    当时全智贤、韩佳人她们的神情是如何的淡定从容,文咏珊自是无法描绘与形容,但后半夜池明哲带着朴智妍来她房里同睡,则让她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而且智妍丫头似乎跟池明哲在置气,被哄了好一会儿才笑眯眯的和池欧巴进了浴室去洗澡,随后就。。。。。。

    好吧!任谁在一边兴致勃勃的睁大眼睛看自己跟池明哲欢好,还能保持从容淡定,那肯定自身就是个不正常的,而咏珊觉得自己很正常,所以她表现的并不积极或是有些被动,却反而让身上的欧巴兴致大增。

    一遍不行又连着来了一遍,直到旁边的智妍都看瞌睡了才歇下,而咏珊这才明白自己怕是做了活“教材”。

    。。。。。。

    悄悄下床将透进阳光的帘布扯了扯,立刻又让卧室里昏暗起来,这也是她跟池明哲共同的睡眠习惯,绕到床头另一边拿起自己的睡袍裹上,她却被朴妹子这刻的睡姿给吸引了视线。

    白皙的后脊隐约透着,却被一只宽厚的手掌在后托抚,脸颊是整个深埋进被子里池明哲的腋下,而床上被中明显凸起的一大块,则是智妍的一条腿正搭在池欧巴的腹上,让咏珊有些恍神的是这丫头的年纪,以及昨晚居然还从旁帮衬了一把。

    在“中场休息”时,不光主动去浴室拧了把热毛巾给自己,还美其名曰要给他们暖个场,随后就抱着池欧巴的脑袋亲了个昏天黑地日久天长。

    好在池明哲很有定力,决然的推开了这丫头,只不过随即就把邪火发自己身上了。

    “嘁!。。。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嘴里似乎在埋怨,但是她又将被子往智妍的后背上扯了扯盖好。

    对于朴智妍这丫头文咏珊是喜欢的,不然也不会她每次来香港,自己总是偷偷带她去夜店玩,这得益于两人在性格上有着某种相似之处,比如都对池明哲忠贞与痴缠。。。呕!。。。可昨晚的情形真是咏珊的第一次,所以一时有所不适也是可以理解。

    趿着拖鞋进了浴室,咏珊并没有发现,应该还在熟睡的朴智妍已经醒了。

    。。。。。。

    “哗啦!。。。”

    摁下马桶冲水键,凑着一旁的镜子抚了抚面颊,随后咏珊从又回到了卧室,只不过此刻床上的异状却让她愣在了床头。

    被子鼓起老高,而智妍也失了踪,只有池明哲仰头闭目,但神情怎么看都不像还睡着的样子,虽有些迷糊但那一脸的舒爽是怎么回事?

    “你。。。”

    见池明哲突然睁眼冲自己歪过头,咏珊的嘴角立时张了张。

    “欧尼!。。。快来!。。。欧巴想你呢!”

    智妍的脑袋从被底露出了一小会儿,随即又“躲”了进去。

    知道池明哲有“晨运”习惯的咏珊,唇角微微抽了抽,但是心里却对朴妹子的评价和喜爱又往上升了一大节。

    不“护食”不“贪独”,真真是个讨人喜的丫头。

    。。。。。。

    “哗哗!。。。”

    雨水打在车窗玻璃上拖下道道痕迹,很快又让外界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

    况且冬雨让人也很难受,不光是寒意难挡,更是这湿漉漉的天气非常容易让人心境沮丧。

    但池明哲此刻却没有任何的不适,至少在保姆车内那暖融融的环境中,他还有闲情跟电话那头的泰妍她们“对骂”。

    “嘀嘀!。。。咔哒!。。。”

    电动侧滑门被打开时,车外间的寒意让池明哲立时就是一哆嗦。

    几把黑伞将车门口堵的很严实,这是郑和光带人替上车的秀妍和秀晶遮着雨,他们这一路从停机坪那儿过来,决然没让这姐妹俩淋到一丝的雨水。

    “欧巴!。。。”

    娇糯甜稠的声音伴随着腿上重重一坐,浑身还带着湿气的秀晶,已经抱住了池明哲的脖子。

    “。。。腿让开点!”

    再然后则是郑秀妍那冷冰冰,不带一丝人味儿的厌烦声。

    “咳!。。。回来啦!。。。等你们好半天!”

    他的讨好并没得到郑家大姐的回应,只得呆呆地看着她从包包里拿出化妆镜臭美。

    “。。。有没有天天想我?”

    好在怀里还有个秀晶。

    “想!。。。想的要命!。。。每晚都睡不着呢!”

    明知他是胡咧咧,可人秀晶爱听,笑眯眯的还准备在池明哲唇上来一口。

    “你干嘛?。。。想死吗?。。。在家里你怎么向偶妈保证的?”

    郑秀妍的训斥来的有些突兀,还把秀晶吓了一哆嗦。

    “我。。。哼嗯!。。。”

    看着想要反驳可随后又被生生压制,池明哲到有些好奇起秀晶的反应。

    “哎呀!。。。都快过年了,你骂她干嘛?”

    可维护还是先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我骂她跟过年有什么关联,嗯?”

    表情傲的像个地保,郑秀妍甚至都没正眼瞧池明哲,依然盯着手中的镜子照来照去。

    “那倒。。。没什么关联,我就是心疼秀晶。。。舍不得她受委屈!”

    池明哲轻轻用嘴在krystal的腮边啜了下,动作飞快的像怕被她姐发现似得。

    “呿!。。。你到痴情,也不枉这丫头在偶妈和阿爸跟前替你说话!”

    这刻秀妍倒是正眼瞧了池明哲,只是神情里带着丝冷笑,而说话的语气也越发在某人眼里,像极了那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样,尖酸刻薄。

    “那个。。。宝贝啊!”

    “。。。停!”

    jessica看着浑身也是一哆嗦,抬手制止了池明哲往下说的举动。

    “好吧!。。。咱们都说人话!。。。咳!。。。家里二老都好吧?”

    “二老?。。。”

    郑秀妍眨着眼,嘴里轻轻重复了句。

    “咳!。。。是你妈。。。呃!和你阿伯几都好吧?”

    “哼嗯!。。。都要被你气死了,好什么?”

    “。。。什么?”

    池明哲张着嘴,似乎等着jessica的下文。

    “偶妈和阿爸本来要一起来韩国的。。。后来姐姐劝住了他们!”

    这时候秀晶在他耳边解释道。

    “哎?。。。那不正好可以在这边过年?。。。那怎么?。。。”

    跟秀晶贴了帖面颊,池明哲又看着秀妍问道。

    “他们过来是要找你算账,过什么年?”

    郑秀妍的白眼看着都美美的。

    “算账?。。。我哪里做的不好了。。。啊?”

    一脸的心虚,让池明哲的表情看着很别扭。

    “呵呵!。。。那得问你怀里的小宝贝!”

    “。。。跟秀晶有关?”

    池明哲疑惑着低下了脑袋。

    “才没呢!。。。我只不过跟偶妈和阿爸摊牌了。。。就。。。”

    郑秀晶抿着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唉!。。。都是欧巴不好!。。。害的你们。。。”

    表情变得沉重起来,池明哲连眼圈都有点泛红了。

    “。。。欧巴!”

    秀晶是个会疼人的,见池明哲神情有些哀悯,便抬手抚着他下巴似在安慰,而随后又将自己的额头抵着一块儿沉默起来。

    “装!。。。我就看你能装成什么样?”

    “你!。。。怎么这么没同情心?”

    被郑秀妍一言戳破,池明哲也没有过于尴尬。

    “。。。哼嗯!”

    他大姐懒得理他。

    “跟欧巴说说。。。你是怎么跟家里人。。。摊牌的?”

    池明哲急切的想知道,郑家姐妹俩回国后的情况。

    车队疾行在风雨中,而其中的商务车内,池明哲也被秀晶忽悠的胆战心惊。

    。。。。。。

    “。。。后来我就说。。。这辈子跟定你了!。。。然后偶妈就大哭起来!。。。再然后。。。阿爸就开始翻箱倒柜,最后找出了当年打比赛的拳套。。。那表情看的都吓人!。。。可我就是铁了心!。。。还苦苦哀求。。。最后。。。”

    小嘴巴拉巴拉利落的很,在池明哲愕然的表情里,秀晶把自己跟姐姐的回国探亲记,说的跌言起伏、动荡不休,偶尔还来个大喘气更是让人娇喘连连。。。不对!是忐忑不已。

    “所以。。。以后你要更疼我!”

    “一定!。。。欧巴的宝贝秀晶哟!。。。心尖尖!”

    秀晶说完以后,池明哲便紧紧搂住她,一脸的疼爱与痴缠,看的郑秀妍浑身恶寒不已。

    “。。。两个戏精!”

    “欧尼!。。。”

    这回是秀晶不满了。

    “咱们别理她,嗯?”

    池明哲赶紧抱着她的身子特意侧了过去。

    “。。。以后欧巴就疼你一个!”

    “真哒?。。。那。。。姐姐呢?”

    “她?。。。不要她了,嗯?。。。爱谁谁!”

    “嘻嘻!。。。欧巴真好!”

    “乖!。。。让欧巴好好尝尝小嘴!”

    “。。。哦!”

    两人的对话让郑秀妍勃然大怒,要不是天冷穿的是长筒靴,她立刻就想脱下来砸池明哲脑袋上。

    “呀!。。。西八狗崽子!”

    她最终还是没忍住,楸住池明哲的头发就是一阵猛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