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允儿哭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二十二章 允儿哭了

    空调估计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关过,而房间里却并不觉得太干燥,空气质量也显得非常清新怡人。

    这都得益于加湿器以及空气净化器没日没夜的努力工作,与这会儿外界飘洒着的鹅毛大雪和那让人难以忍受的阴冷气候比起来,泰妍此刻的房间里,舒适的简直让人不想动弹。

    斜靠着床背,感受到身下这张舒达床垫能让身心彻底放松的不凡之处,黄美英又顺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包薯片拆开后有滋有味的品尝起来。

    只不过她的视线却一直聚集在床垫另一边,正做着“殊死搏斗”的一对男女身上。

    。。。。。。

    “呀!。。。过分了啊!。。。你快松口!。。。”

    池明哲被金泰妍从右后方用两条腿锁着腰身,似乎连动都不能动一下,而且脸颊上的腮肉还被她咬在嘴里。

    “哼嗯!。。。”

    泰妍因不能开口,便用鼻音表示了不屑,只是此刻她的形象也不太“雅致”。

    肉色的羊毛裤袜挂在膝上,而内裤更是悬勒在胯间,正因为两腿从后缠着池明哲的腰,所以泰妍那雪白的臀便让美英一览无遗。

    她上身原本的胸罩,这刻也被池明哲扯成了“武器”勒在其脖子上。

    “还咬?。。。肉要掉了!。。。哎西!。。。没找你算账,你到先。。。哎呀!。。。疼!。。。疼!。。。”

    池明哲边嚷着边攥紧手里的两根带子,以至于泰妍的脖子和脸颊几乎跟他贴到了一起。

    “有本事你再用力!。。。勒死算你本事!。。。我金泰妍也认了!”

    这满不在乎的口吻,让池明哲“勃然大怒”。

    “呀!。。。还威胁上了,嗯?。。。你大冷天去逛街就不能穿多点,啊?。。。还知道套件皮草。。。那你下面怎么不多穿一点?。。。居然就一条裤袜,裙子也短的都露内裤了,你知不知道?。。。这是出去丢人的吧?”

    “我乐意!。。。要你管!。。。你就在意你小老婆,都不知道疼人家。。。哼哼嗯!。。。我就这样穿。。。让人看!。。。让你丢脸!”

    “西八!。。。你这是要气死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哎呀呀!。。。你个。。。有种别咬!”

    下午池明哲来宿舍找金软软,正好她跟美英也不知从哪儿刚回来,泰妍的衣着或是说内里的衣着,顿时让他“大怒”。

    天这么冷居然穿齐逼小短裙,而且稍微动作幅度大点就能看见里面黑色的内裤,他顿时就对泰妍的衣着品味横加指责并表示出极度的不满,而后随着“冲突”的升级,两人便齐齐滚到床上开始了“撕打”。

    黄美英靠在一边,嘴里咕嗞嘎嗞吃的很带劲,神情也显得兴致勃勃,不时还会掩嘴发出轻笑,直到池明哲冲她艰难的伸出一只手发出“求救”。

    “宝贝!。。。救。。。呃!。。。”

    不断抓合的手心里被美英塞进一块薯片,随后她靠回床头笑吟吟的继续看戏。

    “。。。嗯?”

    见池明哲似乎往嘴里塞了什么,随后他咕嗞嘎嗞的咀嚼声也让泰妍大怒。

    “呀!。。。刚才我怎么说来着?。。。不知道疼人家。。。有吃的尽塞自己嘴里!。。。嗯!。。。嗯!。。。嘎嗞!。。。嘎嗞!。。。”

    黄美英飞快的也往泰妍嘴里塞了块,算是堵住了她的嘴。

    “。。。还要!”

    金泰妍这是吃上瘾了。

    “呵呵!。。。行了,嗯?。。。松开吧!。。。欧巴疼疼你!”

    “才不要你疼!。。。咕嗞!。。。嘎嗞!。。。”

    泰妍依然搂着池明哲脖子,只是身子不复刚才的僵直,就这么软踏踏的贴着他。

    “好!。。。不疼,嗯?”

    池明哲可以起身了,还把泰妍的身子摆正在床上。

    随后又是扯枕头给她放后脑勺理好,又是扯下其挂在腿弯的裤袜以及内裤扔在一边,看样子是打算要跟她好好亲热一番。

    脸色已经开始布满晕红的泰妍,似乎受到了莫名的“感染”,立时也有些动情,正要岔开腿却见池欧巴突然扯过美英的双腿,随后还结结实实的趴了上去。

    “嗯!。。。”

    触不及防的黄美英,紧紧抱住池明哲的身子,还侧过头看着愕然张嘴的金泰妍。

    那一脸“不解”的神情,让金软软差点把一口牙都咬碎了。

    “唉西八!。。。狗男女!”

    。。。。。。

    林允儿拎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别墅,可路过厨房的时候,看见蔬理台上那满满一盆的袜子和内裤,脸上的表情除了愤怒外还伴杂着一份凄苦。

    身为池某人最疼爱的“小老婆”,她这段时间可谓受尽“欺凌”,至少同舍其她人的袜子和内裤,在这星期内都归她“打理”,最后还得熨平撒上香水并双手奉还给大家,实在让林允儿感到异常的屈辱。

    可谁让她势单力薄犯了众怒,甚至连“靠山”都不在家,所以只能伴着“血泪”,凄声吟唱着板索里,默默搓揉着裤袜。

    。。。。。。

    对着镜子给头上竖起一道硕大的蝴蝶结,将丝滑透亮的秀发给束缚住,允儿还换了身轻便的睡衣裤,哼着小曲就下楼来了厨房,而这刻满盆的裤袜已阻挡不了她,要继续独宠于池明哲气死其她人的决心。

    “噔!。。。噔!。。。”

    楼梯上传来的响动,让允儿飞快的探头往外看了眼。

    见是自己的“主心骨”,她一时就“百感交集”起来。

    “哎?。。。这是。。。怎么了?”

    池明哲来别墅的时候根本没有其她人在,只当这会儿还处于圣诞假期都出去浪了,毕竟今年公司放假天数又创了韩国企业记录,到明年一月五日才开始正式上班。

    “没什么!。。。见到你高兴地。。。”

    眼圈红红的,还特意侧过身用手背抹了下面颊。

    允儿的这番做派,让看着她的池明哲,浑身立时就是一哆嗦。

    快乐的、悲伤地、沉默的或是。。。无论林允儿是什么心境和状态,只要那张漂亮脸蛋冲着他,都能强烈引起池明哲心底的**。

    “我的心肝!。。。这是受委屈了?”

    “没有!。。。我。。。嗯!。。。嗯!。。。”

    突然她睁大了眼睛,被按耐不住或是说不按常理出牌的池明哲给弄懵了。

    后背贴着厨房墙壁,上下嘴唇也被他一下裹在口里,不时还用牙齿轻咬几下,更要命的是一只手已经从她腰部钻进了进去。

    “嗯!。。。干嘛?。。。嗯!。。。”

    越是哀求越适得其反,甚至还感受到池明哲更加炽烈的反应。

    索性允儿不再吭声,还刻意放松了身子任由他亲吻。。。摸索。

    。。。。。。

    “就是这样。。。都洗了一个星期了。。。还不放过!。。。哼嗯嗯!。。。手上皮肤都起皱了!。。。欧巴!。。。救救我!”

    “这样?。。。她们真是。。。太坏了!”

    依偎在池明哲怀里,允儿已经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告诉了他。

    见“靠山”一脸的愤慨,她搁在池欧巴肩头的那张脸蛋,也偷偷露出了笑意。

    “她们还说我是欧巴小老婆!。。。心肠歹毒!”

    “岂有此理!。。。简直太过分了!”

    面色不渝的池明哲,一副要为心肝宝贝出头的样子。

    “她们简直不把欧巴放在眼里!”

    允儿像是看到了大家被池明哲狠狠责罚的场景,继续添油加醋。

    “哼嗯!。。。”

    见池明哲冷哼着转身,允儿顿时激动的不行。

    刚才得知泰妍跟美英都在楼上房里,她觉得先找她们报仇也不错。

    池明哲三两步又来到了水池前。

    “这些袜子跟内裤,都扔这儿。。。别洗了,嗯?”

    回头看着允儿,他严肃的说道。

    “嗯!。。。”

    林允儿坚定的点了点头。

    “。。。欧巴帮你洗!”

    话音刚落,池明哲就捋起袖子开干。

    “呜呜!。。。哼哼嗯!。。。呜!。。。”

    允儿这下真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