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智贤不哭-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十四章 智贤不哭

    返回东京港的池明哲在酒店里整整待了三天,他不吃不喝的坐在沙上,望着墙壁呆,窗户上拉着厚重的窗帘,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光线,似乎只有在黑暗中他才感到一丝安全,他才能正常的思考。 ■●■ `.

    在这世上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终于一个不剩,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自己残暴、冷酷、或是无情?自己真的脱胎换骨了?真的成神了?他反复的思考着,自己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了仇没了怨,可为什么自己还是很难受?

    金再勇等人这三天轮流守在房门外,不时按响门铃,可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金再勇等人很焦急,害怕他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来,直到池明哲打开了房门露出形容枯槁的憔悴面容。

    “给我叫些吃的东西,我饿了!”

    “是!会长!”

    飞机上,池明哲的对面坐着金再勇,他沉默着,心里总是在为池明哲的状态而担忧。

    “再勇哥,不用担心我,我想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才能恢复过来,这些天你们都费心了。”

    “作为你的属下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只要会长你没事就好。”

    “还是叫我明哲吧!再勇哥!听你叫我会长,我真的很不习惯。”池明哲嘴角露出微笑,然后偏头看着舷窗外。

    金再勇愣了一下,返现池明哲看他的目里带着真诚还有信任,是那种真真正正的信任,没有说什么的金再勇用力的点了点头。

    生这么多事以后,直到今天池明哲才真正把金再勇当做可以信任的人,不是说以前不信任他,只是以前的信任是有限度的,现在才是毫无保留的彻底的信任他。

    “你们轮流休假去吧!去欧洲、去加勒比、去哪里都好费用我出,带上家人一起去吧!”池明哲似乎心情又好了起来。

    “谢谢你!明哲!我想他们这帮家伙一定会很高兴的,毕竟能带着家人。。。”金再勇话说了一般,突然停住,并且看了看池明哲的脸色,有些尴尬。

    “没事的,再勇哥,有没有家人对我来说都一样,前面我不是一个人挺好的吗?”池明哲摇摇头,并不介意。

    “我知道了,明哲!”

    飞机很快降落在仁川机场,一群人坐上公司里派来的车辆,向着汉城驶去。

    此时韩国的那些顶级家族里大都在讨论着大宇家族生的事情,底层的民众不了解真相,但是瞒不了他们这些上层人士,这些人对于池明哲有了深刻的认识,甚至是不寒而栗,一个可以逼迫自己母亲自尽,对自己母亲家族的成员痛下杀手的人,实在是惹不起。于是对于池明哲,他们的结论是尽可能的不去得罪他,他是在是太过于冷酷和凶残了。

    回到公司,池明哲立刻召集公司所有高层开会,力能保全死了人,已经在公司里普遍流传,但是真相却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而且公司并购了泰荣地产建筑公司,更是众说纷纭。

    “会长好!。。。”

    池明哲走进会议室,全体与会的高管们整齐划一的起身行礼,池明哲落座以后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

    “今天这个会议,主要就前些时候力能保全的事向大家做个说明,下面就由我的助理安明顺向大家详细的通报一下。。。”

    “是!会长!”安明顺从池明哲身后走出,向与会者行礼,然后拿着和池明哲商量好的文稿读了起来。

    “就力能保全所生的事,经过如下。。。”

    与会的公司高层们,此时看着面色沉静的池明哲内心充满了敬畏,自内心的敬畏,他们也都从别的一些渠道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事情的一些真相,有关于梅森逼迫青瓦台的,有关于泰荣地产的,也有关于大宇家族的,这些信息的汇聚,让他们对于公司这位年轻的会长有了深刻而清醒的认知,强横的美国背景,强硬的武力手段,太让人印象深刻了,他们也为能加入这样的公司而庆幸,在座的sbs的社长李秉正更是如此,作为电视台的社长他的路子比较野,所以知道的更多,也对池明哲更加的敬畏。

    “以上这些就是事情的全部过程。”安明顺鞠躬退下,从新站在池明哲的身后。

    池明哲扫视了全场与会的高管们,锐利目光让他们全身凉,直到今天他们才现池明哲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愈的浓重。

    “诸位,这件事已经圆满的解决,到此为止了。你们回去以后让下面的人可以闭嘴了,我不希望公司里还有什么道听途说在流传。”

    “是!会长”

    众人又全部起身弯腰鞠躬。池明哲深深感受到权利所带来的的滋味。

    “今天我们又有新的伙伴加入,这说明我们公司是蒸蒸日上,大家欢迎我们的新伙伴。。。sbs电视台的社长李秉正xi!”

    李秉正起身向大家微微鞠躬打招呼,随后向着池明哲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以后才坐下。

    “下面将公布新的任命以及公司合并事宜。。。”

    “先美亚娱乐、天际影视和天际唱片合并成天际娱乐集团,集团社长由李圣荣担任,同时美亚经纪的社长由原副社长咸永正担任,副社长由。。。天际音乐的社长由洪胜成担任。。。sbs电视台社长由李秉正担任同时担任天际传媒集团的副社长。。。泰荣地产与顺昌地产合并成为泰荣顺昌地产集团,集团会长由赫伯特担任。。。朴振英将担任天际娱乐集团的副社长兼音乐总监,艺人总监由韩胜浩担任,同时设立综艺部,部长待定。。。”

    起初池明哲看到手里的名单,特别是看到韩胜浩这个名字时有些愣,他立即调来韩胜浩的资料,看了照片就确认了。是前世那个fnc的社长,他也问了李圣荣详细的情况,后者告诉他和韩胜浩原本也认识,于是就把他介绍到公司里来了,对于韩胜浩池的能力明哲是知道的,当然是那是在前世,他培养组合的能力很有一手,于是池明哲就把他推上了艺人总监的高位,虽然这有些鲁莽,但是谁让他是老板呢!

    会议上池明哲告诉集团后勤部,采买防弹的保姆车配备给公司艺人,同时成立航空后勤保养组,他决定给旗下sbs电视台和两家报社配备直升飞机,以提高这些媒体单位对于信息收集和新闻报道的反应度和时间,这个决定获得电视台社长李秉正和传媒集团社长林成文的欢迎,这在现时的韩国是独一份的,都能当成新闻来报道了,池明哲要他们暂时保密,等自己去电视台视察的时候,会召开新闻布会公布此事。

    会议后,池明哲离开大楼向全智贤的主处走去。自出院以后的这段时间,全智贤停了所有的通告,待在家里休养,池明哲也是直到现在才去看她,事情不解决他也觉得无颜面对她。

    按下全智贤别墅的开门密码,池明哲走进客厅,屋里光线昏暗,似乎也昭示着屋子主人现时的心情不佳,池明哲打开客厅的灯光,快步来的楼上的卧室,门虚掩着,屋里亮着一盏台灯,床上的人盖着被子侧身面朝里躺着。

    俯身看着熟睡的全智贤,池明哲心里隐隐作痛,一双美目紧紧闭着,手里死死攥着被角,眉头还微微皱着,似乎在睡梦里的她觉得并不安心,眼角还有已经干了的泪痕。

    伸手轻轻抚摸着全智贤已经清减许多的脸庞,忍不住心疼的低下身子,亲吻她的面颊。

    “嗯!。。。”

    全智贤轻轻动了动,转头微微睁开眼睛,随即睁大。

    “欧巴!。。。”

    “欧巴!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是我!智贤!你瘦了!一定受苦了吧!”池明哲抱住全智贤的身子紧贴她的额头。

    全智贤眼泪哗哗的直流,死死抱着池明哲的头。

    “欧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唔。。。”

    “不哭!我的智贤宝贝不哭,欧巴已经帮你报仇了,以后这种事再也不会生了!”池明哲侧身躺下把她搂在怀里。

    “我好害怕!。。。唔。。。唔。。。”全智贤把头埋进他怀里失声痛哭着。

    轻轻拍着她的背,池明哲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全智贤的哭声,他知道她需要宣泄,在自己怀中宣泄。

    全智贤终于又沉沉的睡去,睡得很安逸,很沉静,芊指紧扣着池明哲的脖子,让他有些呼吸不畅,但是他没有动弹,任由她这么紧紧搂着自己的脖子。

    很快池明哲也眼皮沉重起来,帮全智贤掖了掖被子他也进入了睡梦之中。

    两天以后,池明哲出现在sbs电视台,李秉正带着电视台的一众高层在楼下大厅迎候,他的劳斯莱斯座驾刚在大厅门口停下,李秉正上前亲自打开了车门,刚一下车就有记者举着相机不停地拍照,电视台里的摄像师扛着沉重的摄像机

    “会长辛苦了!欢迎会长莅临指导!”

    一众大小管理层全部九十度鞠躬,颇为整齐,场面蔚为壮观。

    “你们也辛苦了!我代表集团公司对你们辛勤的工作表示深切的慰问!”

    池明哲也向着在场的人电视台人员微微鞠躬。

    随后在电视台新闻布厅开了一个简短的新闻布会,当场宣布将给电视台配备两架直升飞机用于新闻采访,获得了极大的轰动,“911”事件让韩国的电视台看到美国同行们强大的应急播报以及快机动能力,羡慕的同时也了解了差距,现在sbs将领先韩国同行们一大步,他们似乎也看到了在池明哲的领导下,sbs电视台将有可能成为韩国第一电视台的趋势。

    随后又在电视台的小会议室里,池明哲和电视台管理层召开了内部会议,池明哲当场宣布整个电视台工作人员集体加薪2o%,会议室里的消息随后传出,整个电视台欢呼声一片,让很多前来参加节目的明星艺人们不解。

    “欧尼!姐夫可真大方,给电视台所有的人都加薪了,这得多少钱啊!”

    “闭嘴!小乖!不要瞎说,什么姐夫姐夫的,他还不是呢!”

    “哼!欧尼就会嘴硬!”

    李孝利和成宥利今天来sbs电视台参加节目录制,没想到正好碰见池明哲前来电视台巡视,当时的场面让李孝利记忆犹新,没想到自己的男人这么威严,这么有权势,成宥利当时激动的差点当场喊“姐夫威武”。

    她对李孝利和池明哲的事情是了解的,谁让第一次李孝利偷偷伪装外出与池明哲约会的第二天被她戳破了呢!而且李孝利当时走路姿势的怪异也被她看见,于是在她要告诉其她两个姐姐的威胁下,李孝利只好坦白了自己第一次和男人约会就**的悲惨经历。

    并告诫她别和第一次约会的男人聊太久,尤其是男方提出时间还早喝杯咖啡和做游戏什么的,一定要警惕!你欧尼就是前车之鉴。但成宥利总觉得李孝利说这话时不像是吃了大亏的模样,倒像是在街上捡了一个皮夹子,里面有1o亿韩元的那种庆幸和自得。

    “欧尼!我一直想问你。。。第一次痛吗?”

    “呀!小乖!看欧尼不撕烂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