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回国-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二十章 回国

    “merry-christmas!。。。”

    一大早池明哲就醒了,并且没有急于起床,而是歪过脸颊看着缩在自己腋下,依然安睡的文咏珊轻轻说了句。

    “嗯~!。。。欧巴早!”

    像是有什么感应似得,咏珊立刻迷迷糊糊的就在嘴里嘟囔了句,随后不久才倏然睁大了眼睛仰起了头。

    “。。。merry-christmas!”

    “呵呵!。。。嗯啵!。。。”

    “嗯~!。。。刚睡醒。。。有口气呢!”

    “没有啊?。。。哈!。。。”

    见咏珊撇过脸去,池明哲不确定的哈了口气。

    “我说自己呢!。。。身上来了,还有点上火!”

    她又转过脸来,将鼻尖触埋在池明哲腋下浓密的毛发之间。

    对于闻亲密爱人腋下的气味,可以治疗痛经的说法,文咏珊原本不大怎么相信,可自打跟了池明哲尝试之后,她就真的再没有犯过。

    “哪有?。。。香喷喷的。。。”

    低下头掰起咏珊的下巴,池明哲一口就咬住了她的唇。

    “嗯!。。。怎么现在。。。这么。。。嗯~!。。。喜欢咬人?”

    “这样不觉得过瘾吗?。。。嗯?”

    池明哲回应的同时,还将她下嘴唇叼在口中轻轻一拽。

    “嗯~!。。。要咬掉了!。。。嗯!。。。”

    实际上她这刻有些着急上“火”,才快活了两天就来了月事,把咏珊也沮丧的不得了。

    况且一大早可不光只有男人想晨运,但腿间夹着厚厚的卫生巾,又让咏珊有心无力。

    “再忍忍,嗯?。。。啵!。。。”

    “不许再撩我。。。哼嗯!。。。抱抱!”

    “好!。。。欧巴抱紧点!”

    “坏死了!。。。害人家一直都想你!。。。哼嗯!。。。还要讨好你那些妹妹。。。哼哼嗯!。。。好委屈!”

    在他怀里撒娇的同时也算是在诉苦,咏珊还用指尖在池欧巴的胸尖上来回的揪。

    “讨好她们干嘛?。。。嗯?。。。她们应该豁着你才对!”

    “才没呢!。。。尤其那个张可颐。。。都不睬我!。。。请她来家里喝酒都不答应!”

    “呵呵!。。。傻丫头!。。。人家无欲无求的。。。干嘛要睬你?”

    轻轻抚着咏珊光滑的背脊,池明哲还想起昨天刚跟张可颐通的电话。

    。。。。。。

    人家很直白的告诉他,交朋友或是上床都可以,但是包养认“亲”什么的就算了,可池明哲不能真就这么算了,他做事可是有始有终也不愿坏了“名声”。

    在香港本地他这个tvb主席,可是出了名的大方与豪爽,这都有文咏珊身上发生的一切在做注脚,光是价值近二十亿港币的tvb股份,就够让一众娱乐圈女明星们疯狂妒忌的了,更逞论那犹如皇宫一般的“威廉宫”,每天傍晚都会金碧辉煌的闪耀在全港人士眼中。

    为名所累啊!

    池明哲当即给张可颐户头里汇了四千万港币,再怎么说也不能输给那用“十三姨”下面打高尔夫的刘某人。

    人给了三千万港币的补偿,所以池明哲要多出一千万,他这是估算了当初的币值,以及如今的通胀率才给打的钱。

    做人还真是有一套!

    。。。。。。

    “在想什嘛?。。。下面硬邦邦的。。。哼嗯!。。。又想到谁了?。。。老实交代!”

    “呃!。。。这是自然反应!”

    “哼嗯!。。。色死了都!”

    伸出舌尖在池欧巴唇上**,咏珊在被子里的手也没闲着,光看池欧巴的表情就知道这刻一定很爽。

    可实际上他却在脑子里想着张可颐的身子,回味那会儿给他所带来的快感,这也应了池明哲心里一直既定的“真理”。

    “老”女人败火!

    。。。。。。

    这刻带着一众随行依然在法国坚守的安明顺却有点上火,那帮法国佬因为圣诞的临近而工作懈怠,他最后只能带着大家去往巴黎过节,顺便等候这该死假期的结束。

    “是!。。。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我会认真转达!。。。您费心了!”

    此刻安明顺身在香榭丽舍大街僻静处,一家叫“le-royal-monceau”的酒店里。

    为了让随行人员以及当中几个韩国舰艇专家能轻松的过个好节,忘记身处异国他乡的孤寂感,安明顺豪迈的包下了这处酒店所有的豪华套房以及今晚最精致的一间宴会厅,还整了一场配菜丰富奢侈到让酒店主厨都感到咋舌的圣诞晚宴。

    将手机揣进裤兜,在灯火绚烂的宴会厅当中转身的安明顺,看着身周一直静声屏息的大家清了清嗓子。

    “老板问候大家老母。。。不是!。。。咳!。。。问候大家节日愉快,以及家人身体健康!并且。。。”

    安明顺还没说完,四周一阵手机短信的提示音便接连响起。

    “哇!。。。”

    “这。。。”

    “。。。老板真大方!”

    惊呼呀然的身音此起彼伏,安明顺也悄悄看了眼自己的手机。

    十万美元的圣诞慰问金,进了他在威廉银行的账户,再看看大家的表情以及几个专家隐晦的笑意,安明顺知道他们都被远在亚洲的老板个人“魅力”彻底折服了。

    “来!。。。大家一起举杯!”

    走到餐桌旁,他端起一个酒杯并转身道。

    “祝。。。老板!。。。身体安康!。。。事业兴盛!”

    随着很多酒杯举到了头顶,还在香港街头陪着文咏珊闲逛的池明哲,似乎冥冥中也感受到了来自远方的祝愿。

    正疑惑自己好好的,怎么会浑身颤了两下。

    “碰!。。。啪!。。。”

    此刻灿烂的烟花不断在维港两岸升空,而他的胳膊也被文咏珊随即紧紧抓住。

    “谢谢欧巴!。。。我好开心!”

    文咏珊凑过了小嘴。

    两人也像身周很多情侣那样,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这场烟火由池明哲个人出资,而本港民众们也跟着沾光,历时近半个钟头耗资无数,算是弥补咏珊过生日不能待在香港的遗憾。

    今晚他们就得回韩国,因为池明哲家里的大肚婆河智苑,刚刚被送进了医院。

    。。。。。。

    慈心医院妇产中心去年刚刚翻新过,最新最好的设备以及请专人设计的周遭环境,让从新接待产妇的这里立刻受到首尔市富贵家庭的热捧。哪怕从婴儿出生到整个护理月子的要价达到两亿韩元,照样让很多豪贵产妇心甘情愿的去排队预定。

    “这里可比当初那会儿。。。变化好多!”

    全智贤打头而她身后的金泰熙在感慨的同时,也让更后面的孙艺珍和韩彩英频频点头。

    “哎?。。。其她人都通知了吗?”

    全智贤下意识问了句。

    “仁娜打过电话了!。。。该通知的都通知了,包括她家里。。。对了!。。。欧巴也在回来的。。。天上!”

    孙艺珍的话,关键是最后一句成功吸引了大家的视线。

    “他又死哪儿去了?。。。这是打哪回来?。。。大过节的都不知在家歇着!”

    全智贤的语气也代表了在场众人的态度。

    连自己男人在什么地方浪都搞不清,也实在是这个家庭里的“悲哀”,况且如今家里孩子们才是最大的,再其次就是这些孩他妈,而至于家主池明哲,则在该需要给予尊重的时候必然会给予尊重,如祭祀祖先和外客来访时。。。但是其他时候。。。该骂的骂,该动手也绝不含糊,还当自己等人是当初什么都不明白只知迁就他的懵懂姑娘,那就大错特错了。。。西八!

    “咣噹!。。。”

    走廊尽头,李孝利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连身后保镖集体弯腰行礼离开都没顾得上回应。

    “怎么样?。。。生了吗?。。。是个啥?。。。不是!。。。我意思是。。。”

    “行了!。。。我们也刚到!。。。刘仁娜在里面陪着呢!”

    韩彩英拉过她胳膊说道。

    “哦!。。。咦?。。。她现在不怕啦?”

    “怕?。。。都多大了还怕?。。。以后要不要生孩子了?”

    李孝利的疑问,很快得到了金泰熙的解答。

    “这倒也是!。。。其他人呢?”

    知道她是问谁,可没人回应。

    “怎么了?。。。”

    李孝利只得问身边的韩彩英。

    “。。。正在回国的天上呢!”

    “这样!。。。那宥利和慧乔呢?”

    “通知了!。。。说是晚点到!。。。从剧组直接过来!”

    孙艺珍回头看了孝利一眼。

    几个人边走边说,也让寂静的医院长廊里多了几分人气。

    。。。。。。

    “咦?。。。你到哪去?。。。今天圣诞节,没出去混?”

    金泰妍准备下楼去厨房弄点喝得,可见到客厅里的李顺圭正在穿大衣,便好奇的问道。

    “你不也一样?。。。我要去医院!。。。智苑欧尼要生了!”

    “啊?。。。这么快?。。。好像。。。也应该了,哦?”

    帮顺圭整理好大衣下摆的泰妍,也觉得自己说了傻话。

    “你等我下!。。。我去穿衣服!”

    “。。。你也去?”

    “嗯!。。。很快!”

    见泰妍蹭蹭的上了楼,顺圭则把提手里的包包,从又扔回到沙发上。

    只不过接下来二楼不断传来的疑问以及应答,和开关门声并随后陆续下来的一串人,让sunny顿时觉得很无语。

    “还不走?。。。发什么楞?”

    一身黑紫色的皮草将泰妍裹得很严实,锃亮的长筒皮靴踩在地砖上噔噔直响,再加上她头顶同样色质的皮帽以及鼻梁上宽大的墨镜,很难让人会认出她是谁。

    况且泰妍身后一溜的人都是这种打扮,不由让顺圭也低头犹豫的看了自己一眼。

    “要不。。。我也上楼换件皮草?。。。不然跟你们都不衬!”

    “哎呀!。。。别换了,啊?。。。时间紧迫啊!”

    孝渊性子历来很急。

    “就是!。。。还换什么呀!。。。不挺好!。。。胸那么大也没见你说跟我们不相衬的话。。。真是!”

    “对的!。。。对的!。。。”

    崔秀英的话居然得到允儿大声的附和,可把李顺圭给气着了。

    “呀!。。。你们。。。”

    “呀什么?。。。走了!”

    被簇拥着推出门的sunny气呼呼,可等她快速上了路边一辆引擎正发出低沉轰鸣的法拉利后,她脸上又绽放出了笑容。

    “那什么。。。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医院!。。。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就升起了车窗玻璃,又跟带着墨镜坐在驾驶位的李居丽说了什么,很快大家面前这辆明黄的法拉利就窜了出去,看着是相当的拉风。

    “啊!。。。欧尼!。。。你慢点开!”

    李顺圭这刻在车里发出的惨嚎自然没人听见,可站在路边的金泰妍,却一直盯着消失在路口的法拉利,有好久好久。。。

    “西八!。。。帅翻了!。。。我也要买一辆。。。更帅的!。。。哼嗯!。。。打电话叫车!”

    将鼻梁上的墨镜往上推了推,她的手向后酷酷的摆了摆。

    “呿!。。。就爱现!”

    郑秀妍忿忿不平的看了眼泰妍的后脑勺,却手脚不慢的将手机立刻贴在了耳边,但随即又反应过来似得,有些恼怒的将电话塞回包包里。

    小贤已经通知了保镖,车子也很快就到了。

    。。。。。

    “我们俩坐一辆!。。。”

    不待黄美英反应,郑秀妍就拉着她钻进了一辆,车后门已被保镖拽开的奔驰s级里。

    “啧!。。。”

    金软软有些不满,可还没来得及表达什么,就被金孝渊拖进了另一辆车中。

    “什么感觉?。。。嗯?”

    “哎?。。。什么什么感觉?”

    孝渊凑近耳边的话,让泰妍眨了眨眼。

    “哎呀!。。。还装!”

    看了眼前座方向,金孝渊凑得更近。

    “。。。跟美英睡觉的感觉。。。好不好?。。。下回带我一个!”

    “呀!。。。我们。。。呜呜!。。。”

    见泰妍刚要说什么,孝渊却急忙捂住她的嘴,生怕一不小心会露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话来。

    开车的司机专注的盯着前方,对于后面正闹腾的两人充耳不闻,甚至还贴心的摁下中控台下方一个摁扭,当玻璃隔板自车厢中间缓缓升起并变模糊的时候,孝渊跟泰妍才意识到自己两人刚才有多失礼。

    一串黑色奔驰车组成的车队疾驰在首尔街头,随着速度的加快不久就消融在汉江上那密集的车流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