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气死他!-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一十九章 。。。气死他!

    “啵!。。。”

    拔出**塞,池明哲给杯子里到了三指高的酒液。

    轻轻搁鼻子下嗅了嗅,便坐回紧靠着舷窗下的皮沙发上。再有半个钟头飞机就会降落在香港,而他此行却没有通知任何香港方面人士,包括正在家里宴客的文咏珊在内。

    天际家族演唱会暂时告一段落,大队人马包括上海总部的不少韩籍员工都一块儿回了国,因为后天就是圣诞节,而接着往后第四天的二十九号则是咏珊的诞辰。。。咳!是寿辰!

    所以池明哲过来帮她庆生。

    “先生!。。。”

    正在沉思的池明哲闻声抬起了头。

    入眼便是一对大胸,而且沟深似海。

    罗克珊也算是“老人”了,她曾是池明哲那架747专机上的乘务长,在往昔多次的跨洲际飞行当中,也给自家老板带来了很多欢愉时刻,所以颇为念旧的池明哲毫不犹豫的再次点名,让她担任新飞机的乘务长。

    “。。。新制服喜欢吗?”

    欠身抬手在她窄瘦的面颊上摸搓着,池明哲又迎着罗克珊那双湖蓝的眼眸问道。

    “非常棒!。。。很合身。。。不是吗?”

    低头看了眼,蹲下身子的她胸前更显“伟大”,这会儿连池明哲都恍惚的以为,当初在挑选747乘务长时,就是以这个为标准的,哪怕她的长相也相当出色。

    “听说。。。离婚了?”

    池明哲的思想跳跃度,让罗克珊当即没反应过来。

    “时间久了。。。婚姻终究会出问题,而且我的职业又时长不能待在家里,所以。。。”

    顿了顿,她才缓缓说道。

    “。。。他出轨了?”

    “是的!。。。”

    抬手捂在池明哲手背上,罗克珊明亮的眼睛里也带上了丝黯然。

    “好在。。。女儿归我了!。。。那混蛋也没想过要抚养权!”

    似乎并没有为前夫的不忠而难过太久,况且自身也没好哪去,服侍过池明哲多少次,连罗克珊自己都记不清了。

    “是吗?。。。”

    靠回沙发背,池明哲顺手将酒杯搁在了一边的小几上,而罗克珊却起身主动的坐上了他的腿。

    “一个人带孩子生活很不容易,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

    厚实肥硕的臀压在腿上,让池明哲很爽意,轻轻揉捏着又慷慨的对她说道。

    这些年他飞来飞去,在天上难免寂寞,所以让罗克珊给自己解闷是时常有的事,这会儿人有了困难自当帮扶一把。

    “我会的!。。。老板!”

    正如池明哲所料,罗克珊的回答也让他满意,果断直接没有任何虚情假意,这是他喜欢这娘们的地方,也更喜欢她狂野的另一面。

    当然也仅仅是喜欢,带回家是不可能的。

    。。。。。。

    “我敬你!。。。aniceman!”

    胡杏儿眼睛红红的,看着是喝了不少,可她依然能稳稳的端着酒杯。

    文咏珊的宴席一直开到下午这刻都没散,显然是这宾主之间相处的很愉快,一旁小柜上摆满的空酒**就是例证。

    “好!。。。一口干了!”

    指尖叼着根烟的咏珊,和胡杏儿碰了下杯便一饮而尽。

    辛辣的白兰地似乎能让她的大脑更清醒,看了眼围着桌边相互小声聊着什么的杨思琦、baby、唐宁和陈法拉,文咏珊心底就觉得很厌恶和委屈。

    厌恶这些女人恬不知耻,委屈自己到这了刻都还跟她们这些婊砸客客气气的,尤其是这会儿正捂嘴轻笑出声的baby,让她恨不能。。。再喝一杯!

    “来!。。。都举杯!一起喝一个!”

    吐出嘴里的烟,顺手掐灭在烟缸里,咏珊将酒杯高高举起。

    “少喝点。。。aniceman!。。。要醉了!”

    baby好心的劝慰道。

    她也看出文咏珊这刻的不对劲,而且先前眼睛的余光也早已经发觉了她对自己的厌恶。

    “醉!。。。我怎么会醉?。。。我酒量你不是不知道,我们一起跟他喝。。。”

    话说了一半,文咏珊突然便发起了呆,显得有些突兀,但周围几个都没吭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呜呜!。。。呜!。。。”

    直到她哭出声来,才让她们有些不知所措。

    “先生!。。。”

    此时外间多次的惊呼声,让房里的她们一起看向了门口。

    “哈!。。。见到我很惊讶?”

    当池明哲的声音一传来,文咏珊便飞快的来到门前一把拉开。

    “咦?。。。喝酒了?。。。也不等我一起,呵呵!”

    见房门口的咏珊脸上带着泪痕,张开双臂等着她投还送抱的池明哲表情便是一愣。

    “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嗯?”

    即刻上前搂住了她,还发觉身子正在微微颤抖。

    “咦?。。。”

    也看到了屋里自己一群“妹妹”们,全都面带惊喜的看着他。

    “都在?。。。呃!。。。咏珊!。。。”

    随着怀里的身子一软,池明哲才发现文咏珊似乎晕了过去。

    一阵鸡飞狗跳般的喧闹后,最先是佣人们被男主人家的镇定给安抚下来,随后便是胡杏儿和baby她们。

    “我送她上楼!。。。你们随意!”

    这刻他是没时间跟“妹妹”们一一问候了,抄起咏珊的腿弯就向电梯哪儿走去。

    “要不!。。。我们先走吧?”

    唐宁的小声提议,得到了众人的首肯。

    。。。。。。

    “你最好别回来!。。。哼嗯!。。。人家不爱你了!”

    金泰妍举着手机,理直气壮地冲电话那头的池明哲说着,还随手摊开自己的一只胳膊,让依过身子的美英枕上。

    如果池明哲这刻能看见泰妍屋里的场景,一定会大吃一“精”。。。咳!是让此刻跟他一起泡在浴缸里的咏珊吃。

    自己的金软软和小可怜,这刻都是一丝不挂的挨在一起,看样子就是刚刚干过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

    “对啊!。。。我有爱人了!。。。哼哼!。。。有的你后悔!。。。不信拉倒!。。。我拍张照片传给你看,要不要?”

    “嗯!。。。不要!”

    美英却赶紧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脸,还有光溜溜的身子。

    “来嘛!。。。怕什么?。。。给那混蛋瞧瞧我们多快活!。。。气死他!”

    “噗嗤!。。。他会生气?”

    美英边笑边躲。

    “也对喔!。。。那。。。嘿嘿!”

    听了泰妍不正经的笑声,美英将被角又从脸上掀起。

    “听好了!。。。我明天请边伯贤吃饭。。。还有金钟仁,顺便也带上小水晶!。。。哼嗯!”

    泰妍说的老快,甚至不待电话那头的池明哲有所反应,便挂了电话还彻底关了机。

    “哈哈哈!。。。哈哈!。。。”

    黄美英看着泰妍在高声狂笑,便用很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她,请公司练习生吃饭有什么好笑的,只是为什么要带上秀晶?

    “行了吧!。。。还笑?”

    “。。。你不懂!”

    泰妍的话让tiffang眨巴了半天眼睛,依然没搞清楚是什么意思。

    “跟你说个事。。。泰妍!”

    “嗯?。。。你说!”

    躺下跟美英脸对着脸,泰妍的视线又落在她嘴上。

    “以后。。。一起睡能不能。。。不脱光了?”

    “有什么?。。。这样舒服!”

    “可我觉得怪怪的。。。”

    美英见她说话时脸往在前在凑,不由向后扬了扬脖子。

    “那你跟西卡一起睡,不脱光?”

    “我们。。。不脱光!”

    见提起了essica,美英就下意识的撅起了嘴。

    大家都以为她们俩有问题,可实际上真的只是处在了一种非常微妙的情谊状态,以崔秀英的话来将,两个插座能有什么事儿?只不过是看着不舒服罢了。

    “嗯嘛!。。。嘿嘿!”

    “。。。嗯!”

    乘机亲了她一口,泰妍脸上挂上了得意。

    “别这样!。。。软软!”

    见对方还要继续,黄美英左躲右闪着。

    “什么嘛?。。。就许跟她随便亲,我就不能?”

    “我们只是。。。嗯!。。。嗯!。。。”

    被得逞了,黄美英无力的推了推泰妍,随后两只手又软软的护在了胸前。

    。。。。。。

    “西八!。。。气死我了!”

    香港这头的池明哲,一遍又一遍的拨着电话,可已经关机的提示让他气得要命。

    “怎么了嘛?。。。刚才还好好地!”

    “你不知道!。。。这是要翻天。。。哎哟喂!”

    边说他边要从浴缸里爬起来。

    “慢点!。。。别摔着了!”

    咏珊有点担心。

    “走!。。。咱们连夜回韩国!”

    “啊?。。。你这刚来香港。。。又要回去啊?”

    任由池明哲用浴巾擦拭着自己身子,咏珊喃喃的问了句。

    “一起回去!。。。正好过完春节再回来!。。。哎?等一下!”

    池明哲想到了什么,望着咏珊不解的眼神突然笑了。

    “呵呵!。。。我真是。。。”

    公司里的练习生半个月前就被送去了美国,这会儿泰妍找谁吃饭?。。。还带上小水晶?

    见他莫名的笑着,文咏珊也在仔细考虑池欧巴刚才的提议,要不要一起回韩国顺便过春节。

    “那。。。好吧!”

    “嗯?。。。什么好吧?”

    “不是说。。。连夜回去吗?”

    “回什么回?。。。都多晚了?。。。等你过完生日再一起回去,嗯?”

    “。。。哦!”

    她打定主意了,以后有空就常驻韩国,省的这里的“小姑子”们老记挂自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