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目瞪口呆的王娭毑-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一十七章 目瞪口呆的王娭毑

    出了黄花国际机场,池明哲一行上了三辆前来迎接他们的奔驰车。

    这是天际娱乐驻长沙办事处派来的,要不是池明哲事先交代过,那么刚才机场里一定又会出现“扰民”般以恭迎他这位老板的大场面。

    不久车队顺着西二环进入了梅溪湖一带,十分钟后便拐进了一座别墅区里,而一路上坐在车后座的池明哲,看着窗外的景象却眉头直皱。

    皆因这片地带此刻正是大建设时期,到处都在施工,空气质量显然好不到哪去,又想着左小青带着自己的女儿住在这一带,他心里便有些担忧,会不会因为空气不清新,而造成孩子呼吸系统出问题。

    。。。。。。

    “叮咚!。。。叮咚!。。。”

    随着门铃被频频摁响,正在厨房里忙活的保姆王娭毑,用围裙擦了擦手便来到了门后。

    “。。。找谁啊?”

    看了下猫眼便直接拉开了门。

    “你好!。。。小青在吗?”

    池明哲的外形很有欺骗性,至少在王娭毑眼里他是个正派人。

    “你找我们小青姑娘。。。有事吗?”

    王娭毑还是有些警惕,毕竟她从没见过池明哲上门。

    “王娭毑!。。。是谁啊?”

    左小青匆匆下了二楼来到门前,可当她的目光与池明哲碰上以后,整个人的表情一下子就楞住了。

    “这一生为情所困!。。。只为当初你的心太真!。。。这一生痴痴恋恋!。。。只为一个无法实现的诺言!”

    池明哲脑子里突然莫名的,就响起了这段老歌词。

    左小青此刻在他眼里不仅更加的漂亮,整个人还带上了种莫名的风韵。尤其是她那双水汪汪几乎能说话的眼睛,欲说还休瞅的自己心窝窝里酥麻酥麻的。

    “。。。欧巴!”

    她嘴里终于喃喃的叫了声,要不是老保姆就在跟前,池明哲当即就想上前好好搂进怀里搓揉一番。

    “。。。哦什么?”

    一旁的王娭毑,脸上全是困惑之色。

    “。。。胖了,嗯?”

    “才没呢!。。。咻咻!。。。已经减下来了好多!。。。。。。呜呜~!。。。”

    回答的这刻,左小青又捂住了嘴,并极力的想控制自己的情绪。

    眼泪还是止不住的顺着眼角和面颊往下淌,声音里也带上了哽咽。

    “哦哟!。。。姑娘!”

    王娭毑刚要说什么,却顿了顿突然转身便走。

    不是因为门口的池明哲终于把左小青紧紧搂进了怀里,而是突然明悟了,这个从未见过的青年,该是这家里的男主人。

    “我说呢!。。。小青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可能会让人抛弃?。。。小宝贝也那么可爱!。。。这下倒好了!”

    王娭毑沾沾自喜,进了厨房又开始忙活起来,还从冰柜里多拿了不少菜,准备好好弄一桌出来,间或她还悄悄探头看了一眼门口方向。

    “。。。我的小宝贝在哪呢?”

    拍着左小青的后脊,池明哲又轻声问道。

    “在楼上睡觉!”

    “。。。带我去看看!”

    “嗯!。。。”

    内心的喜悦有些无法抑制,孩子她妈这刻强自按奈的表情,也让池明哲心有怜惜。

    。。。。。。

    作为池明哲的“前心腹”,鞍前马后一直颇得信任的安明顺,可谓春风得意之极,年轻轻就被安排为城南市下一任市长,让很多“明哲系”的老人眼热不已,当然对于他能有如此这般的境遇,一些极少详知内情的人也是颇为唏嘘。。。如金再勇、郑则熏或是池明哲家里的女人们。

    当初在池明哲房事告急的“危难时刻”,是他安明顺背负着主家的殷切与期望,毅然踏上前往中国寻找“世外高人”的漫漫征程,而现今池明哲想怎么搞女人就怎搞女人,想睡谁就睡谁的这种爽意,与安明顺的劳苦功高是密不可分的,换了常人的话那对腰子估计早废了。

    所以凤鸣山老道算是池某人的救命恩人,而安明顺被池明哲依旧信重也顺理成章。但哪怕就要做市长了,可只要自家老板有所吩咐,他依旧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安先生!。。。非常欢迎你们前来法国!。。。也感谢你们对于我们dcns的信任!”

    作为法国国有船舶制造企业的外销部门负责人,安明顺眼前这位五十多岁看着很矍铄的老家伙显得非常热情。

    “您好!。。。肖恩先生!”

    作为一个有礼貌的韩国人,安明顺一丝不苟的向对方躬了躬身,当然他身后的随行也都同样如此。

    “哈哈!。。。客气了!你们的来意我都了解,不知贵国海军的具体要求是什么?”

    安明顺这次前来法国是打着为韩国海军考察的名义,私下是受了池明哲的重要嘱托,他要实地重点考察一下,dcns集团为法国海军建造的一款大型军舰:“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

    作为前韩国海军陆战队特搜队的“退役”军官,安明顺有着难言的过去,不然当时也不会被金再勇看中而招募到麾下,虽然内心至今依然很热爱海军这个行当,并且对军舰也有着一定的了解,但他万万没想到池老板,居然会想要买两艘如此的庞然大物回去“玩”而派自己前来法国,要知道四天后可就是圣诞节了。

    有道上者劳人、中者劳智、而下者。。。安明顺自认是池明哲的心腹,所以任劳任怨也是应该的。

    。。。。。。

    “恕我直言!。。。贵国今年七月下水的独岛号。。。”

    说了一半肖恩就立刻停住话头,心里也暗骂自己说了蠢话。

    客户既然来了法国必然是对自家的军舰很感兴趣,现今资讯这么发达也一定有过详细了解,而且本身“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的确是当今此类舰中的佼佼者,哪怕与美国现役“黄蜂”级两栖舰最新一艘的“马金岛”号比起来也不曾多让。

    虽然韩国自己也能造类似的舰型,可依然在很多方面比不过“西北风”级,对此肖恩是深具信心。

    “我们也是打算多看看。。。多比较一下!”

    安明顺表现的很亲和。

    “我很理解!。。。那么先去酒店!。。。下午我亲自陪你们去土伦港,参观去年底海军刚服役的雷电号!”

    “。。。如您所愿!”

    双方人马相互着簇拥而去。

    只是安明顺在路上也暗自斟酌,到时候该怎么开口跟对方透露实情,毕竟打着韩国海军的名义这事,是瞒不了多久的,私人哪怕是以军事公司的名义购买大型军舰,后面也肯定会在国际上掀起惊涛与骇浪,所以他得想好应对之法。

    好在池明哲也给过他“锦囊”,告知实在不行会让美国国防部来函背书,当然这是最后的办法。

    这总总一切,都是为了池明哲明年“大动作”的后续在做准备。

    。。。。。。

    “啵!。。。嗞!。。。”

    小心谨慎的在眼前这粉嫩面颊上轻触与亲吻,池明哲的神情里也满是愉悦跟欣喜,这个女儿长得实在是漂亮。

    完全遗传了自己和左小青的优良基因,光是闭着眼熟睡的样子就能让“池老爹”知晓,这丫头长大了绝对是个祸水。

    “睫毛这么长,嗯?。。。哦哟!。。。瞧这鼻子、小嘴。。。唉!简直了。。。”

    见趴伏在床上的池明哲,这么喜欢自己的女儿,左小青心里踏实的同时也突然感到一阵心酸。

    这一年多以来她背负的压力实在太大,尤其是当亲戚们知道自己独自大着肚子回长沙,各种闲言碎语曾让好面子的父母颜面尽失,可他们却没有责怪甚至都没深问孩子的爸爸是谁,这让左小青内心愧疚无比,这一下算是苦尽甘来,至少她知道女儿这一辈子将会衣食无忧。

    “怎么又哭了,嗯?。。。这段时间是委屈你了!。。。我的错!”

    “没有。。。我心甘情愿的。。。我不要脸。。。呜呜~!”

    发觉身后小声的抽泣,池明哲便将左小青抱进怀里,还不断亲吻着她的面颊,将那泪水统统吮进嘴里。

    “人不可以自轻!。。。这些话以后不许再说!。。。所有的责任有我来担负,今后啊!。。。你带着女儿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好!”

    “欧巴!。。。呜呜~!。。。我好开心!”

    “是吧!。。。高兴就好,嗯?”

    “嗯!。。。”

    在池明哲眼里,这刻的左小青很凄美,也暗赞了她那天然的颜值。

    “。。。有没有想我?”

    “哎?。。。”

    池明哲的话,让孩子她妈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只不过在看到池粑粑眼底冒出了一缕炙热之后,左小青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想。。。想的紧呢!”

    “真的?。。。我看看!”

    怎么看?。。。摸摸看!

    嚼住自己女儿妈妈的唇瓣,池明哲的手一把就从她衣服下摆里伸了进去,好奇已久那把衣服胸前撑起老高的玩意到底变多大了,得自己这个粑粑好好称量一下。

    “那会儿。。。奶水足不足?。。。没饿着我宝贝女儿吧?”

    “足着呢!。。。都吃不完,小宝贝的食量不大,那会儿把我都急坏了,生怕她吃不饱,一有时间就喂!”

    感受着衣襟里的搓揉和那久违的松快力度,面色通红的左小青身子已经彻底瘫软下来。

    “欧巴!。。。”

    “。。。嗯?”

    “要。。。”

    “好!。。。让我的心肝舒舒服服的!”

    “。。。嗯!”

    。。。。。。

    在厨房里忙活好久的王娭毑,大功告成似得松了口气,随后又在蒸锅里端出碗熬了许久的老鸡汤,整整三只土鸡配合着高丽参、虫草等名贵药材,将精华全部都奉献在了这小碗里。

    上了二楼她习惯性的拧开了卧室门把手,只是倏然间那闯入耳朵的靡靡之音,以及小青姑娘跪扶在床沿边,还被人在身后紧紧抵着的场面,顿时就让我们王娭毑目瞪口呆的楞在那儿。

    “啊!。。。”

    “呜呜!。。。哼嗯嗯!。。。妈妈!”

    随后的女人惊叫以及孩子被吓醒的哭声,让整个二楼即刻热闹不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