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血腥(下)-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十三章 血腥(下)

    “明哲!。● ●网-.、.。。不管怎样,我求你放过这两个孩子,他们是你的弟弟和妹妹。。。是无辜的。。。”

    辛从南看着池明哲,神色哀求。她知道今天的事是不能善了,但她只求池明哲能够放过自己的两个儿女。

    “辛女士,看来多年的养尊处优让你的智商倒退了不少!。。。”池明哲听见辛从南的话,心里暴虐丛生,是嫉妒?是痛恨?他脑海里不断翻现,自己对于面前这个女人仅有和模糊的记忆。

    “明哲!快起床了,乖!。。。小懒虫。。。。。。”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明哲!。。。妈妈和爸爸带你去乐天游乐园好不好。。。。。。”

    “妈妈的好宝宝!乖!。。。来!张开嘴。。。啊!。。。。。。”

    “妈妈你为什么要走啊?。。。你不要明哲了吗?。。。妈妈。。。妈妈。。。。。。”

    耳边和脑海里不停传来一些吵杂空荡的声音,让池明哲面现恍惚,有些茫然,直至,

    “欧巴!。。。你怎么了?。。。”泰妍面带泪痕神色凄苦的望着自己的画面出现在脑际。

    “轰!。。。”

    池明哲被脑子里的一记轰鸣惊醒。

    “阴谋!。。。通通都是阴谋!。。。你们的阴谋让我伤害了泰妍!。。。伤害了智贤。。。”池明哲心里大声叫道,面现狞笑,他回头看着金再勇。

    “除了这个女人和这两个我所谓的弟弟妹妹,其他的都杀了。”

    “噗!。。。噗!。。。噗!。。。”微声冲锋枪不断喷吐火焰。

    金再勇等人没有出声,却果断的执行了池明哲的命令。

    “你们胆子不小。。。我们是大宇。。。呃。。。”一个老年人平日里一定身处高位,一看就很有气势,他的大声嚷嚷只进行到了一半,左眼窝就出现一个黑洞,郑则熏看都没看的从他尸体旁走过。

    “啊!。。。救命啊!。。。。。。”

    “保镖呢!。。。都在哪?。。。啊!。。。。。。”

    “爸爸救我!。。。我不要死。。。。。。”大厅里又现修罗景。

    池明哲他们进入这处大宇家族的庄园可是和外面那些保镖们进行了血战,有三个“空降兵”受了重伤,虽说大宇集团的资产已经被韩国政府接管,但虎死不倒架,这些留下的保镖们可都是严格选拔的,只不过面对装备精良火力强大的“空降兵”们,则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被迅的消灭,池明哲被金再勇他们要求着在衣服内里穿上了防弹衣,以免意外生,当然动手的事是轮不到他来做的。

    看着大厅里这些曾在韩国呼风唤雨的大宇家族成员们一个个倒地横死,池明哲面带微笑,同时也为他们感到悲哀。他想起前面梅森告诉他,青瓦台的卢武铉总统,被两个美国驻韩要员所迫,虽然没敢答应由驻韩美军军管汉城,最后只是要求池明哲在报复完大于家族之后痕迹要清扫干净,这样政府方面好给他们按上个“失踪外逃”的名头,这样事情就好解决的多,谁让金宇中就是外逃了呢!

    而且那些被接管的大宇集团资产变卖方面也没有了掣肘,这个大宇家族在韩国风光已久,得罪的人有很多,现在终于资不抵债的破产,也让很多大财团松一口气,要知道大宇集团巅峰时可是把三星、现代等韩国顶级财团逼得头昏脑涨,可是大宇自己忘乎所以了,疯狂的向银行举债,不顾后果的扩张,最终崩塌了。当然,我们的卢总统和他的亲密助手们都私下得到了池明哲的美元支票,在卢武铉看来有美国政府的背书,这钱拿的是心安理得。贪婪是原罪!不然他任期满了以后也不会被下任政府调查,最后只好自杀了事。

    辛从南脸色惊恐搂着两个儿女,看着这些大宇家族成员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她虽然是金浩英的妻子,但是她出身小家族,又是个“二婚”所以被他们所看不起,郑禧子也是对她态度冷淡,直到她生下两个子女后才获得一些认可。

    “救我!。。。”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向辛从南跑来,但是随着“噗!”的一声,她半个脸颊不翼而飞,一只眼球飞落在辛从南的脚下,吓得她紧紧搂着两个儿女死死地闭上眼睛,两个已经十**岁的子女在她怀里哭泣着瑟瑟抖。

    郑禧子眼神呆滞的望着眼前的景象,金再勇等人都没有向她开枪,她死死地盯着池明哲,眼神愤恨,池明哲面色沉静的与她对视。

    金浩英半个脑壳被掀开,鲜血和脑浆混合在一起撒了一地,倒在郑禧子的脚下,面上还带着极度的惊恐。辛从南心里也是悲伤不已,虽说他当初采取了逼迫的手段,但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对自己还是很好的,何况还一起生下了两个孩子。

    “明哲!我求求你!放过那些还年幼的孩子吧!”辛从南看着池明哲苦苦哀求着。那些金家幼小的孩童一个个的被子弹击穿,献血四溢,小脸上带着惊恐和茫然。

    “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待会我们做个选择题的游戏吧!妈妈!”

    辛从南呆住了,池明哲居然叫她妈妈,这有多少年了,她再也没听过池明哲叫她妈妈了,自从当年被家里人逼迫着和池正明离婚,为了不使他们再找池正明的麻烦,就狠心的连池明哲也都不见,没想到最后金浩英和家里人还是为逼迫着池正明离开韩国,采取了一些手段,这也使得池明哲幼小的心灵里对她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对了,我的家人,父母、两个哥哥和他们的妻儿?”辛从南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家人,然后她又惴惴的望着池明哲,嘴唇蠕蠕却说不出话来,当年自己的两个哥哥在里面出力最多这让她不知如何开口。

    “郑夫人!安心上路吧!我很敬佩你的能力,可惜你养了个废物儿子,本来我没打算这么快找你们的麻烦,可就是你养的这个废物,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死,我真的很为难!但最后还是随了他的心愿。”池明哲看着面前赤红着双眼的郑禧子很平淡的说道。

    “对了!为了让你走的没有遗憾,我悄悄地告诉你一件事。。。”池明哲凑近郑禧子的耳边。

    “你的金会长已经在下面等着你了,你脚步加快些还能赶得上,和他一起在路上做个伴多好,带上你废物儿子以及其他的几个子女,你们一家就团圆了。。。”

    “啪!”

    一记耳光重重抽在池明哲的脸上,郑禧子这下是彻底的绝望了,她心底还有着一丝期望,期望金宇中有朝一日能回到韩国,凭着他在韩国的关系和地位能为他们这些人报仇,可是她再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金会长会走在前面。

    池明哲摆手制止了周围的手下,摸了摸有些火辣辣的脸颊,望着面若死灰的郑禧子。

    “好了!郑夫人!你也算是报了仇,你可以去死了。。。”

    “噗!噗!”

    郑禧子仰着面倒在地上,眉心和心口各中一枪,郑则熏还不放心的伸手在她鼻翼下探着鼻息,金再勇踢了他一脚。

    “别探了,已经死了,就算是没死,待会还要全部灌上水泥仍海里的,别磨蹭了,开始收拾吧!”

    池明哲深吸一口气,走到辛从南的面前,面现轻柔和刚才仿佛判若两人。

    “妈妈!。。。你知道吗?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明哲!。。。”辛从南望着他,声音哽咽。

    “每次我在想你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躲在衣橱里哭。。。不让爸爸看见,我怕他伤心。。。”池明哲眼睛含着泪水,上前紧紧抱住辛从南,抵把脸贴在她的肩上,这是自己的妈妈呀,想了多少个日夜,上次的突然见面自己毫无准备,致使自己精神失常,眼下自己终于抱住了妈妈,不是在梦里,这都是真的,他的眼泪流了下来。

    金再勇在开枪之余还看了池明哲这里一眼,面带忧色,他觉得池明哲的状态不太正常。

    “爸爸也很想你,这些年在你生日的那天。。。他都会准备许多好吃的,他虽然不说,但是我都知道。。。”

    辛从南也已是泪流满面,轻轻点着头。

    “我还在爸爸的遗物里现一个日记本,里面夹着许多你的照片,日记里写满了对你的思念。。。”

    “明哲!。。。别说了。。。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爸爸,妈妈也很想你,可是。。。你能原谅妈妈吗?”辛从南抱着池明哲双手紧紧捏着他的后背,随即又抬头望着他的眼睛。

    “明哲!。。。你能原谅你的外公外婆他们吗?虽然他们的做法。。。”辛从南有些抽咽。

    周围池明哲的属下没有一人望着他们这边,忙碌的拖动地上大量的尸体,一些人不知从哪找来的打扫用具,将地上和墙壁上的血迹一一清洁,还撒上一些不明的液体,很快一些墙壁上的血迹就变淡消失成一片水迹。

    “妈妈!”

    池明哲忽然面色平静下来,虽然还是面带泪水,他挣开辛从南的手臂。

    “现在我们来做个选择吧!”池明哲先是用手绢擦拭自己的眼泪,然后在辛从南惊恐的眼神里,抽出一支手枪,并打开了保险塞进她的手里。

    “妈妈!我和他们之间你只能选一边,选择他们两个,你就向我这里开枪,我不会怪你,这是我的命,我也保证这些人不会为难你,他们也能活。。。”池明哲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两个所谓自己的弟弟和妹妹。

    “如果你选择了我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会一起好好的生活,我将来多娶几个老婆好好的孝敬你,外公外婆他们家在韩国也会飞黄腾达富贵一身。”池明哲眼中带着一丝期盼。

    “明哲!。。。非要这样吗?你不要逼妈妈了。。。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办。。。求求你不要这样,你恨妈妈,妈妈愿意接受你的惩罚。。。怎么惩罚都行!求求你!。。。”

    “开始选择吧!金夫人!”池明哲声音变冷,眼神也变得凌厉,然后他转过身去。

    所谓对辛从南的惩罚,池明哲实际已经替她准备好了,让辛从南亲手杀了她和金浩英生下的两个孩子就是最好的惩罚和报复,这样自己也能够从新接纳母亲,虽然他自己心里并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有那么一丝的期许。

    “一切就交给上天来决定吧!如果妈妈选择了我,今后我会好好的孝顺她,如果。。。选择了那两个金家的余孽,那么我池明哲就此脱胎换骨,退去凡躯,自己今后将无所畏惧,什么规则,威胁、自己都不会看在眼里,我将成为一个任何困难都打不到的--神。是啊!神!还怕什么呢?”

    辛从南手在颤抖,内心被无限的悔恨和悲伤所充满,自己当初为什么非要强逼着池正明回国?仅仅只是为了这段婚姻能让家里认同吗?为什么最后要听父母的话,接受他们的逼迫和池正明离婚,抛弃了他们父子。逼迫!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迫她?自己只是个弱女子,当初只想和正明相爱一生,平平安安的生活,然后带大池明哲,看着他娶妻生子。可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她恨!恨自己的家人,为什么最后还要用手段逼着池正明离开,自己已经妥协了呀!她恨!恨自己的软弱!最后离开了池正明,她更恨!眼下的池明哲,为什么不好好的待在美国还要回到韩国,逼迫自己做出这个选择,这就是惩罚吗?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她捧起手里的枪,看了看自己的一双儿女。

    自从先后生下他们两个兄妹,自己把一腔的爱都倾注在他们身上,似乎要把对池明哲的愧疚和疼爱都弥补在他们身上,好让自己获得一丝宽慰与救赎。

    她接着又转头看着池明哲的背影,这个自己最愧疚的儿子,心里伤心欲绝。

    “我对不起明哲!对不起正明!这些都是我的过错。。。”辛从南心里想着,做出了决定。

    “妈妈!我忘了提醒你,你可不许想不开自尽哦!不然。。。外公外婆和舅舅他们一大家子的下场会很悲惨的,你好好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好吗?”池明哲无情的话语又击碎了她刚才的决定。

    “明哲!。。。”辛从南几乎要崩溃了。

    她凄厉的叫喊引来周围人的关注,她把手枪顶在了池明哲的脑后,周围的“空降兵”们一起抽出了枪械对准了辛从南。

    “你们先都出去,把他们俩带上。”池明哲制止了他们的举动,一指那两个兄妹。

    “不!。。。”

    辛从南激动地扣动了手枪的扳机。

    “咔!咔!”

    手枪里没有任何子弹,池明哲只是满怀期盼的做了一番测试,他对自己妈妈有过一些幻想,幻想母子尽弃前嫌,能够很好的相处,可是,他失败了。

    “都出去!。。。”

    池明哲嘶声力竭的大喊一声。手下迅的鱼贯而出,也带走了那对绝望的兄妹。

    “妈妈。。。救救我们!。。。”

    这声音很快就隔绝在厚重的大厅门外。

    “妈妈!这就是你的最终选择?”

    池明哲回身盯着辛从南,冰冷刺骨的声音似乎穿透了辛从南的灵魂。

    “明哲!。。。”她呆坐在地上,她声音干涩,望着面目有些狰狞的池明哲。

    “你闭嘴!。。。贱女人!。。。呵呵!。。。”

    “我不会杀你!。。。我亲爱的妈妈!”

    池明哲拿起跌落在地上的手枪,拉起枪身又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粒子弹。

    “咔嚓!”一声手枪上膛,倒转枪身塞进辛从南的手中,随后起身向客厅门口走去。关上门他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门外的金再勇急忙给他点上一根烟。

    “会长!你没事吧!。。。”金再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清脆的枪声打断。

    “啪!。。。”

    嘹亮的枪声回荡在已经空荡的大厅里,池明哲面不改色的望着已经缩成一团的金家最后两个余孽。

    “处理掉吧!”

    池明哲走向停在一旁的商务车上,关上门,重重靠在座椅上闭上双眼,一行眼泪顺着眼角急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