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演技-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一十章 演技

    “我要玩!。。。不要认字。。。呜呜!。。。偶妈!。。。呜!。。。”

    立在门外的池明哲听见全智贤屋里传出的哭声,下意识就将已经握住的门把手松开。

    按说以整个威廉山庄的建造与装修标准来说,站在每任何一间屋外隔着厚实的房门,是听不见里面丝毫响动的,可谁让池明哲面前的这扇门恰好虚掩着。

    “乖!。。。我们锦程听话,嗯?。。。偶妈喜欢!。。。来亲亲!”

    全智贤的声音里满是宠溺,儿子的哭闹让她似乎有些心疼。

    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得之不易,自从生下来以后就被时刻带在身边,连让自己的贴心女仆闵妍淑抱着晒太阳都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哪怕片刻,可见有多稀罕和宝贝了。

    顺带着就有些过于娇惯,虽说池锦程过完年才三岁多,可因为有着大哥池成仁的对比,所以一心为儿子着想的全智贤也不得不狠下心,开始提前进行启蒙教育。

    “我不要。。。不要亲亲!。。。偶妈!”

    “乖啦!。。。我们只认两个字还不好?。。。要不。。。一个也行!”

    屋外的池明哲听见全智贤带着妥协的声音,下意识的就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又松开,不管怎么说池锦程这会儿的年纪实在幼小又正是贪玩的时候,不应该去强迫学习。

    “哎呀!。。。锦程!。。。嗯!。。。这孩子。。。嘶!。。。”

    刚要准备进屋劝导一番的池明哲,突然就听见屋里传出全智贤那略带痛苦的声音。

    “锦程乖!。。。快松口!。。。不能咬妈妈。。。知道吗?”

    似乎闵妍淑也在里面。

    “你别这么大声。。。会吓着她!”

    “。。。是!”

    屋里主仆俩的对话,让池明哲听不下去了。

    “咚!。。。”

    门被一把他推开。

    “我看谁在咬人,嗯?。。。看我把他牙打掉!”

    池明哲的声音有点突然和“凶狠”,而套间客厅里的三人似乎也都没反应过来,。

    除了池锦程正咬着自己偶妈的手指头看着门口外,全智贤和闵妍淑都有些惊讶于这大白天,自家老爷没去别处鬼混居然还来了这里。

    “偶妈!。。。怕!。。。”

    见自家老子“怒视”着自己,池锦程松开嘴一头扎进全智贤的怀里。

    “乖!。。。不怕!不怕!。。。偶妈保护你,嗯?”

    搂着儿子哄着,全智贤还嗔怪的睨了池明哲一眼。

    有这么恐吓自己儿子的吗?

    按往常自己的眼神只要这么轻轻一瞥,必然会让自家老爷“兽血沸腾”的凑上来摸摸捏捏,哪怕这会儿闵妍淑也在,至少可以顺势让她把孩子给带出去。

    时间短短的这么一瞬,全智贤甚至又想到了待会儿,该怎么去挽回自己在池明哲心里,对于韩佳人在子女教育方面的“劣势”,可见她是个心思及其伶俐之人。

    “过来!。。。我看看!”

    一把拉住儿子的胳膊,池明哲的语气依然有些吓着他了。

    “呜!。。。我不要!。。。哼嗯嗯!。。。偶妈!。。。”

    被吓哭的池锦程死死抱着自己妈妈颈子。

    “你别吓着他!。。。还小呢!。。。干嘛?。。。这么看着我。。。想打我啊?”

    “啪!。。。”

    这巴掌很突然声音听着也脆,而且力度也刚刚好。

    “哎呀!。。。欧巴!。。。”

    池锦程的屁股刚挨了一下,全智贤就焦急的紧搂着他侧过身去护住。

    “哇!。。。哈哈!。。。呜呜!。。。”

    嚎啕大哭的身音让全智贤心如刀绞,眼角立刻就湿润了。

    “你打他干嘛?。。。还这么重!。。。你是看我们娘俩不顺眼,是不是?”

    “膜?。。。呀!。。。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看你们不顺眼了?”

    对于她的反应池明哲也是没料到,瞬间心里还涌起了股“慈母多败儿”的感觉。

    “老爷!。。。欧尼!。。。我抱他出去一会儿!”

    要么说这些体己的小女仆,都是主人家的贴心人呢!

    无怪闵妍淑、或是金泰熙身边的周惠珍还是李孝利的安美慧,这个个都是自己主子的知心人,晓得什么时候该是自己“勇于担当”的时刻,哪怕女主子在床上应付不来自家老爷,也会在关键时刻脱衣上床替换。。。咳!这个到没有。

    “你看看你。。。把手给我!”

    闵妍淑抱着池锦程一出去,池明哲的态度立刻就软化下来。

    “不给!。。。呜!。。。”

    捂住嘴她低下头,似乎正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长长的睫毛上垂挂着泪珠,而随着每一次的微微颤动,下一刻就像要滴落似得。

    “呜呜!。。。呜!。。。你嫌弃我们娘俩就早说。。。我带他回娘家去!。。。呜呜!。。。枉我当初那么顺着你的意。。。可结果呢?。。。我好命苦啊!。。。老爷你对得起我吗?。。。呜呜!。。。我的锦程呐!。。。偶妈好难过啊!。。。”

    眼泪不断从眼角滑落,还边呜咽边冲池明哲哭诉着,这让一旁看着她的池明哲也“心如刀绞”。

    历来他都对全智贤有着种愧疚心态,所以该宠还是该哄都是尽着心来,此刻见她不仅伤心欲绝还哭的美美的,这刻他除了跟着难受以外,居然心里还起了**,实在是。。。好样的!

    “哼嗯!。。。你要干嘛?。。。呜呜!。。。”

    哭着的全智贤见池明哲挨到身边一把搂住自己,心里带着窃喜的同时,肢体还表露出些许的“抗拒”,也暗自松了口气,她也不知待会儿该怎么安排剧本往下再演。

    不过随着池明哲接下来的动作,她心里更踏实了还决定本色演出。

    “干嘛?。。。我都这样了。。。你还。。。呜呜!。。。你不要脸!。。。”

    身子仰靠着沙发背,两只手假意的推着池明哲的肩,而全智贤还恰到好处的伸直颈脖,方便这刻有点猴急的孩子他爸亲吻。

    “对不起!。。。宝贝儿!。。。欧巴不该打咱们锦程,嗯?。。。让你委屈了!。。。得好好向你道歉!”

    耳边的话语和池欧巴呼出的气息,让全智贤有些微微颤抖,敏感的身子也有了反应,雪白的肌肤表面起了好些鸡皮疙瘩。

    “呜呜!。。。你个没良心的。。。呜呜呜!。。。”

    听起来好似更加的伤心,可她的双臂却挂住了池明哲的劲脖,而长裙下那两条裹着黑丝的修长大腿也抬了起来,紧紧勾上他弯着的腰际。

    池明哲的脑子里又开始浮想联翩,盯着身下那闭目还微微仰着的漂亮脸蛋,努力回想前世全智贤最让他惊艳的电影,白色情人节里的俏模样。

    那会儿他被她的清纯靓丽给迷得神魂颠倒,可最终也只能冲着电脑屏幕狠狠来一发,可这刻活生生的她本人就在自己身下,模样依然清新可人还染着丝轻熟女的风韵,正等着自己待会儿的粗暴与恩舍。

    按说都老夫老妻了,池明哲也不该这德行,可人架不住为了永远保持“新鲜感”,而动用自己的大脑予以配合。

    要么说男人都是跟自己的大脑在做,随着每回跟她或是她亲热的时候,都会主动去发挥自己无限的想象,时至今日边做边想已经是他无法舍弃的习惯。

    “慢点!。。。丝袜还没有脱呢!。。。哼嗯嗯!。。。”

    “嘶啦!。。。”

    这声音清晰诱人。

    “扯坏了都!。。。”

    “。。。欧巴给你再买!”

    “谁要你买!。。。哼嗯!。。。对我们娘俩好点,我就满足了!。。。嗯!。。。”

    感受到他的迫不及待,全智贤却悄悄笑了。

    “嗯!。。。死东西那么用力。。。知道老娘的好了?。。。”

    在池明哲后背拍了下,算是她的回应。

    “话说。。。我这演技也越来越棒了!。。。是不是找空再拍两部电影?。。。上回这混蛋不是说有部叫。。。什么“暗杀“的嘛!。。。倒是可以考虑!。。。嘻嘻!”

    紧紧搂着池明哲的脖子还与他贴上面颊,全智贤也在心里偷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