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探访-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零九章 探访

    汉拿山耸立于济州岛中部,海拔连两千米都不到,就敢号称“能拿下银河的高山”实在是太韩国了,这也促使池明哲决心今后下大力气,去改变韩国人喜欢“自嗨”的毛病。

    此刻他站在山下西北角,仰望山体的同时如是想,身边不时来来往往走过一些正搬运尸体的“空降兵”们。

    身后不远处几栋两三层高的建筑物色泽灰暗,墙体上坑坑洼洼看着很明显都是弹痕,不少窗户玻璃也残缺不全,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敲碎了。

    高大的围墙顺着四周的密林,将这里圈成了一处隐秘之所,而敞开一半倒地一半的院墙大门则显示,这里刚发生过什么不测之事。

    “。。。损失怎么样?”

    没有回头,池明哲就知道郑和光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似乎正准备汇报什么。

    “死了十几个。。。受伤的不少!。。。那三个人当中也死了两个,只有柳相民受了重伤还有口气!”

    郑和光说话间垂着头,像是为死去的同僚在哀悼。

    院墙大门一边悬挂着“济州农业研究所”的招牌,吸引着池明哲的视线,直到半晌他才缓缓开口。

    “收拾干净后这里就废弃吧!。。。最好找人把这里全部拆了!。。。至于柳相民。。。尽量救活他!”

    “是!。。。哥!”

    。。。。。。

    池明哲之所有没和丫头们一起去上海,也正是因为济州这里的突发情况才改了行程。

    汉拿山角的这处“农研所”原是“空降兵”的一处秘密基地,后来转交给了“力能保全”用作训练,当初金再勇还挂职过这里的所长来着。

    而根据现场勘查,以及监控。。。好吧!监控室也狼藉一片,关键的是录制设备的硬盘都被取走更别说其他。据幸存者说昨夜这里遭到大量不明人士的强袭,看情况似乎是冲着一直被秘密保护在这里的那三个“脱北者”来的。

    原本过些日子池明哲打算跟那三人详细谈谈北边的情况,结果三人如今只剩下一个还半死不活,也搭上了不少公司来这里集训保安的性命,实在是损失惨重。

    。。。。。。

    “吱!。。。”

    三辆轿车整齐的停在一栋大楼的门厅前。

    随着车上下来的保镖拉开后座门,池明哲刚要下车便看见郑则熏恭敬的立在门厅内等候着。

    “。。。就你一个?”

    此刻面积宽阔的大厅内,空空荡荡没有一个闲杂,而且还异常安静,让池明哲下意识的就开口问了一句。

    毕竟这里可是国情院本部,再怎么缩减开支裁撤人员,也不至于半天都不见个人影。

    “原本是要组织大家一起恭候的。。。可想到哥您并不在意这些排场。。。所以一切从简!”

    “这也太从简了吧?”

    郑则熏的话刚说完,池明哲身后的郑和光就表露出了不满,似乎有点不忿整个国情院对于自家大佬的怠慢。

    “西八!。。。狗崽子!。。。你插什么嘴?。。。想挨揍?”

    郑则熏眼睛一瞪,随即嘴里就冒出了一串市井之言,而郑和光瞬间就怂了,谁让对方是他本家哥哥呢!

    “好了!。。。”

    池明哲随意的摆了摆手,也借此在维护郑和光。

    “。。。高泳耇知道我要来?”

    “知道!。。。我跟他汇报过了!”

    看了眼郑则熏,池明哲点了点头,像是很满意他遵循规矩没有仗势欺人。

    虽然高泳耇现在还是国情院长,但是现在本部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知道,郑则熏这位院长特别助理后面将会成为这里的“老板”,所以平日哪怕没有任何作威作福的举动,可他的任何一句话却都会被下面人当做“金科玉律”来奉行。

    “池明哲xi!。。。您来了?”

    刚由郑则熏陪着准备上电梯,一位五十多岁面色有些憔悴的男子,刚从楼梯上下来便匆匆来到池明哲近前。

    “在下高泳耇!。。。久闻您的大名!”

    有些过于恭谦,池明哲握住他主动递来的手时,随即又发现对方眼里布满了血丝。

    。。。。。。

    济州岛发生的事情,通过郑则熏的传达让这位国情院大佬,这两天有点疲于应付,更何况他内心深处还有更让他焦灼不定的事情。

    说起来也可怜,每一位国情院院长都是当任总统的亲信,别看平日大权在握也受人恭敬,可随着任期届满那让人措手不及的各种“风风雨雨”,总会让他们身陷囫囵。况且卸任的总统不是遭起诉坐牢就是被迫自杀,而作为亲信的这些人能落得好吗?除非“弃暗投明”但最终的下场任然是不得善终,毕竟叛徒谁都厌恶。

    高泳耇早就预感到自己的未来是一片“荆棘”,可他也毫无办法,因为这就是韩国政府高官的政治宿命,虽然卢武铉保证过他没事,但他知道自己的前任以及前前任,都得到过“老板”的这种保证,所以这心里随着卸任日期的临近也更加的焦躁不安。

    。。。。。。

    “太客气了!。。。您是老前辈。。。我们则熏在这里还需要您多多关照!”

    池明哲语态轻松但神色却很庄重,目视高泳耇的时候,能让对方感觉得到他的淡然与随和。

    “一定!。。。一定!。。。想请您去我办公室坐坐,不知。。。方不方便?”

    看了眼郑则熏,高泳耇微微豁着腰。

    “当然!。。。没什么不方便的。。。请!”

    池明哲笑了笑,抬手示意了一下。

    “您请!。。。这边!。。。您慢慢地。。。”

    高泳耇今天的状态让郑则熏有些惊讶不已,那伏低做小的姿态跟平日里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可随即也想到了什么,而且还悄悄把自己也给带入进去,思索要是自己身处即将卸任的状况,将如何自保脱身。

    看着在前面引路,面带着些谄媚笑容的高泳耇,郑则熏轻轻摇了摇头,心里也微微有些叹息,想了半天他最终的答案还是决定“尽忠”为好,不然会更惨也不一定。

    。。。。。。

    “这么说。。。他们都是坐船离开的?”

    池明哲看了眼手里的调查报告以及各种照片,便随手搁在面前的茶几上,而郑则熏则在他对面正襟危坐。

    “是的!。。。根据反正人士的说辞,以及情报显示。。。他们都是北边39室下属行动部门的特工,过来灭口的!。。。坐船撤离最安全迅速!”

    郑则熏起身弯腰拿着茶几上的一把壶,正准备将池明哲的茶杯添满,却不防他已经站了起来。

    “别忙活了!。。。我先走了!。。。等你正式上任,咱们再好好合计一下!”

    “是!。。。我送您,哥!”

    “。。。好!”

    池明哲边走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和高泳耇的谈话内容,随后对方还在保险柜里拿出一份厚厚的文件袋恭敬的递给自己,再然后。。。

    “你的情况我是知道的。。。放心吧!我保你没事!”

    “碰!。。。”

    记忆在这里被打断了,池明哲低头进了自己的车后座。

    “回家吧!。。。和光!”

    “。。。是!”

    向后瞄了眼,郑和光还点了下头。

    。。。。。。

    回到威廉山庄,池明哲独自走在自家那空无一人的奢华大厅中,随后还轻轻扯开手里的文件袋。

    “啧!。。。呵呵!”

    内里都是自己家眷的照片,显然是在她们不知情的状态下拍摄的。

    除了有全智贤、金泰熙她们照片以外,自己跟泰妍、允儿、秀妍她们各自逛街的照片也有不少,特别是秀晶、智妍、雪炫她们跟自己的最多,尤其是其中几张是在咖啡店或是甜品店里偷拍的,分别是秀晶、智妍跟自己嘴对嘴的在亲亲。

    现在想来高泳耇那会儿的眼神,的确是蛮特别地。

    “。。。西八!”

    嘴里轻声骂了句,但心里却一点都不担心。

    至少他知道要是自己没有任何资料在国情院手里,那才是最不正常的,好歹这些特工们还是有些水平的,至少能在自己周围遍布“空降兵”的情况下,偷偷拍摄这些照片并且看着手艺还不错,尤其是自己抱着秀晶。。。搂着智妍。。。。。。

    “哒!哒!。。。哒!。。。”

    随着他脚步的远去,大厅里好几根廊柱之后,才缓缓探出些女佣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