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挨收拾!-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零七章 挨收拾!

    “哄!。。。啊!。。。”

    随着主舞台上灯光由暗至明,一个纤巧并凹凸有致的身形,缓缓由后方来到中央位置站定后,奥林匹克主竞技场看台四周黑压压的人群,发出了山呼海啸之声。

    “别人看我的视线,只是看短裙上而已!。。。”

    “只要可以动摇你,我愿意用歌声来呼唤你!。。。”

    随着一阵电声器乐起头的激烈舞曲响起,李孝利举着话筒先冲台下乌泱泱的人群妩媚的笑了下,在现场开锅的境况下跟身后涌出的一群男女们,整齐划一的做着排练无数次的娴熟舞蹈动作,嘴里《get-ya'》的唱词清晰稳健到此刻躲在后台出口观看的池明哲也频频点头。

    别看李孝利块头大、体力好,但是以前只要一上台跳舞,她演唱方面必然要出些“问题”,当然这是指在真唱的情况下,而这种“问题”也是在池明哲的天际娱乐出现之前,整个韩国歌坛那些歌星们普遍存在的情况,除非在现场不开麦,不然气息不稳、声调不准是肯定免不了的。

    这跟科学和系统的训练有很大关系,而营养的补充和摄入也至关重要,池明哲一直都很注重这些“细节”,生怕心肝们为此落下什么营养不良,从而影响了身体发育。。。嗯!估计最后这点才是重中之重。

    所以他这看似不求回报的投入,也是韩国很多娱乐公司根本无法承担的额外费用,更别说天际娱乐每年光是在普通练习生伙食上的投入,就够让人瞠目结舌了。

    李孝利也是后来进了天际娱乐,从新进行了全方位的系统训练与加强,才有如今在台上载歌载舞而面不改色之能。

    。。。。。。

    “李孝利!。。。”

    “孝利啊!。。。”

    各种呼吼掺杂在现场的嘶啸当中,台上的李孝利则面带笑容,在中央主屏幕里向所有人展示着从容,以及肢体所散发出那种带着轻熟的性感与诱惑。

    无论怎么看现在的李孝利,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成熟,而且还带着种能大面积杀伤的致命诱惑,无论是身材或是眉目间暗藏的“春情”,都让她与以前区别甚大。

    熟人跟媒体都曾“疑惑”过,但是最终还是往年纪上去“靠”,毕竟她开完年就二十九岁了,并且比以前更加的如日中天。

    “我看着你!。。。我一点点的变化!。。。”

    “看着我的眼神!。。。我要给你!。。。”

    风情万种却又透着丝小矜持,让李孝利这刻有些矛盾的气质在现场持续发酵,以致很多现场的男性观众如痴如醉,恨不能冲上舞台将她带回家。

    。。。。。。

    “只用眼神能看到暴露的肩膀!。。。现在都结束了!。。。”

    “看不一样的我!。。。相信我吧!。。。守候我!。。。”

    宝儿坐在待机室里的沙发上,跟随眼前电视屏幕上的音乐节奏,边摇晃着身子边轻声哼唱。

    边上正搂着她腰的池明哲似乎也被感染,手臂一收便将她抱进怀里。

    “别亲嘴!。。。有妆!。。。嗯!。。。”

    仰起劲脖并极力避免被池欧巴触碰到嘴唇,缓缓转动下巴的宝儿,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

    “脖子就不怕了?。。。那我要种个草莓!”

    “不要!。。。欧巴!。。。哈哈!。。。痒痒!”

    她很干脆的一个转身,跨上了池明哲的双腿,还抱住脑袋用下颚紧抵着他额头。

    “嗯!。。。这味道很好闻,换香水了?”

    任由她折腾自己的脑袋,池明哲的鼻子死死贴着宝儿胸襟处,展露出的些许肌肤上。

    “嗯!。。。才换不久!。。。好闻吧?”

    捧着池欧巴的面颊,微微凑上自己的唇。

    粉嫩的舌尖,灵活的在他唇角上点触,不时还在上下唇瓣上清扫,可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些许接触,因为不久就该轮到权宝儿上台表演。

    天际家族演唱会可是全员出动,只要是公司的歌星艺人必然都要登台,原本在亚洲这边的演出碧昂斯、嘎嘎她们都是要来的,可因为牵扯到行程问题只能等到大家移师美国才能汇合,也就是说亚洲的观众们这次只能通过电视才能看到她们,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宝儿现在贵为sm的社长,原本已经脱离了普通歌星艺人的范畴,登台也不像以前那么随便,可因为有着刘在石的“前车之鉴”,她才能继续待在自己所喜欢的舞台上。

    池明哲也问过她要不要就此“歇”下来,毫无疑问的遭到拒绝,甚至还跟他发了脾气,对此他也不再这个问题上过多关注,一切随宝儿自己的意愿。

    “咔嚓!。。。咚!。。。”

    在屋里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朴智妍、郑秀晶、金雪炫以及李智恩和金泫雅便接连“破门而入”。

    “宝儿欧尼!。。。”

    丫头们还是很懂礼貌的,哪怕有池明哲在场,都先跟权宝儿打了招呼。

    “都来了!。。。”

    宝儿赶紧站起身来,整理着身上的衣服,而智妍跟雪炫也都出手帮了帮忙。

    “你们玩吧!。。。我回去补妆换衣服!”

    “哦!。。。欧尼加油!”

    朴智妍握着拳头往上举了举,脸上的笑容看着很讨喜。

    “呵呵!。。。”

    宝儿这刻也不感到尴尬了,跟大家摆了摆手就出了待机室。

    搞半天这里是池明哲的待机室,专门用来给他休息的,而宝儿先前也是被他从自己的待机室里“虏”来的。

    “欧巴刚才跟欧尼在干嘛?”

    朴智妍在池明哲身边坐下,抱着胳膊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你欧尼眼睛难受,让我帮她看看!”

    池明哲扭了扭她的脸蛋,笑眯眯的说道。

    “哦!。。。眼睛难受!。。。那欧巴帮我也看看,正难受着呢!”

    原本还在拿腔拿调的智妍,突然就往他怀里钻。

    郑秀晶一脸不屑的看着她动作,心里还有些好笑,见自己过来要挨着欧巴坐,朴智妍居然抢先“霸占”起他。

    “是吗?。。。欧巴瞧瞧。。。嗯哼!。。。嗯!。。。”

    朴智妍历来都我行我素惯了,而且往往还会有出人意料的举动,见池明哲凑近脸颊,她突然就骑上他的腿还搂着他脖子就一口亲上。

    秀晶眨巴着眼睛,楞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发现智妍偷偷冲自己眯眼挑眉时,才明白这是受到了挑衅。

    “松开!。。。这里是待机室!你搞什么?”

    ktystal也动上了手,嘴里还说的大义凛然,可越使劲掰朴智妍手腕,她却搂的更紧。

    智恩和泫雅面面相觑,这种场面她们很少见,也不会发生在她俩身上,往常遇到池明哲上门来嫖宿。。。不是!来探望她们,两人都能互相谦让,比眼前这对和睦多了。

    金雪炫有些迟疑和犹豫,心里也在忐忑,生怕这两个正互相撕扯的欧尼,同时开口要她“帮忙”。

    到时。。。帮谁好呢?

    “欧巴!。。。我来救你!”

    见池明哲任凭智妍跟秀晶“摧残”,还一动不动,灵机一闪的雪炫就冲了上去。

    “哈哈!。。。”

    直见到池明哲顶着鸡窝头,还满脸的无辜样子后,朴智妍、郑秀晶这才忍不住都笑了起来,而雪炫还死死啜着池欧巴的嘴唇没松口。

    “来呀!。。。你们过来啊!”

    见自己的好朋友李智恩,看着她们这边傻兮兮的在笑,朴智妍就招呼了一声。

    “快点!。。。一起来亲欧巴!”

    见智恩和泫雅在迟疑,朴妹子又冲她们挥了下手,那表情像是自己在请客似得。

    “哦!。。。”

    呆妹子李智恩应了声。

    过来之前还紧紧的拽着泫雅的手。

    。。。。。。

    “哎呀!。。。你松手!。。。松手!”

    保姆车上,李孝利拽着池明哲的耳朵一言不发。

    “能得你,嗯?。。。居然敢在后台胡搞?”

    “什么胡搞?。。。我有吗?”

    “还敢否认?。。。要不是老娘突然进来,你不会跟她们在里面胡搞?”

    “我真是。。。怎么可能?”

    。。。。。。

    说起来也是悲剧,池明哲在待机室里被几个丫头轮流“鉴赏”和“品尝”时,李孝利的突然闯入让他们都吓了一跳,而且恰好又见到雪炫摞着裙子骑在池明哲脸上嘻嘻哈哈的,而他左搂右抱任凭折腾的鸟样,可把李孝利气坏了。

    自家老爷就这么被这帮小妖精们“糟践”,让她心里妒火中烧,自己还都没这样疯玩过呢!。。。你们怎么就敢?

    好吧!智妍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在狠狠批评了金雪炫对池欧巴的“不尊重”后,便带着泪眼婆娑还满心“悔恨”的她,以及面有“愧疚”的大家伙及时“转进”了,不然后面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

    “怎么不可能?。。。你什么德行,老娘会不知道?。。。女儿都这么大了,你害不害臊,嗯?”

    李孝利看着是心绪难平,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

    “这跟茵茵有什么。。。”

    “。。。还敢顶嘴?”

    “没!。。。没!。。。松手好不好?。。。待会到家了!”

    “。。。哼!”

    见车队已经驶进了威廉山庄的大门,李孝利这才放开池明哲的耳朵。

    “。。。晚上搁哪儿睡?”

    刚坐好的她,看似随意的问了句。

    “啊?。。。喔!。。。当然你那儿了!”

    见李孝利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池明哲这才揉了揉已经变得热烘烘的耳朵。

    “。。。要不要宵夜?”

    车门打开前,李孝利又“温柔”的问了声。

    “吃点吧!。。。你不说还好,这一说到真是觉得有点饿!。。。呵呵!”

    他的表情有点谄媚。

    “厨房里都准备好了!。。。待会儿多吃点,嗯?”

    她似乎意有所指。

    “呃!。。。好啊!”

    这会儿池明哲突然发觉,李孝利的面色已经泛起了晕红。

    果不其然,宵夜后池明哲便被她迫不及待的拽进了自己的卧室。

    “我让你跟她们瞎搞!。。。让你臭不要脸。。。不是喜欢被她们骑吗?。。。来啊!看老娘怎么。。。嗯!。。。骑死你个。。。混蛋!”

    随着卧室里语调的突然变味,外间还在守着的孝利贴心小女仆安美慧,红着脸蛋悄悄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