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得逞-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百零四章 得逞

    当天际家族演唱会首尔站第一场,自晚间十点半结束以后,所有的公司艺人便纷纷坐着保姆车前往清潭洞的万怡大酒店,那里有大小两间宴会厅被天际娱乐给包了下来,因为待会儿将要举办一场庆祝酒会。

    。。。。。。

    今晚参加演唱会的全体公司艺人,在池明哲“吃好!喝好!”的祝愿下纷纷开动起来,现场整整摆了九十桌的席面,光看场面就让人感觉很宏大,而且一时大家纷纷推杯换盏、大快朵颐、都显得好不快哉。

    “哥!。。。他们到了!”

    一直在身后等待的郑和光,在池明哲搁下酒杯后,便俯身在他耳边轻声嘀咕道。

    “。。。其他人呢?”

    池明哲又微微扭过头。

    “再勇哥和则熏哥已经到了,正在跟那些议员们应酬!。。。对了!。。。李部长也来了!”

    “。。。李部长?”

    池明哲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这是谁。

    “是李秀满部长!。。。”

    “他?。。。呵呵!。。。行!。。。你先去,我待会儿过来!”

    “。。。是!”

    看着郑和光悄悄离去,池明哲脑子里似乎又想到什么,不由嘴角含上了笑意。

    好吧!。。。他是被还没上任的李秀满部长给逗笑地。

    人老李现在干什么都很积极,无论党内的活动还是对外和其他党派的联谊与交流,其间都能看到他勤奋的身影,可无论怎么说他李秀满今后,也是能在韩国政治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人物了。

    对于文化体育观光部长这个职务,眼热的人不少,无论是池明哲他们这一派系还是其他同盟内部,都有不少人为之心生向往,但是当他们得知已经被李秀满提前“摘下”这个职务时,各种中伤和非议便纷纷上达到池明哲这里。

    其实池明哲对李秀满担任此职务也曾心有疑虑,可偏偏自己早就答应了的,而且人也会来事还手握着“亲情牌”,再加上sunny时不时的枕边风和各式热情洋溢的姿势,池明哲这才一力“保举”的他。

    。。。。。。

    “你们慢慢吃!。。。我先过去!”

    用餐巾拭了拭嘴角,池明哲起身和同桌的天际娱乐众高层说了声。

    “不用!。。。都坐下!。。。”

    临走前他还极力做着下摁的动作,阻止他们起身相送。

    。。。。。。

    “咦?。。。要去哪儿?”

    路过tara她们这桌时,池明哲还特意停下了脚步,而咸恩静也回头轻声问道。

    “边上的小宴会厅还有客人等着!。。。你们好好吃!。。。不够再叫,嗯?”

    他还顺手将孝敏唇角的酱汁刮了下来,只不过因为场合不对才没将手指搁进自己嘴里。

    “有事就去忙吧!。。。别管我们了!”

    李居丽看着挺懂事。

    “。。。晚上来吗?”

    这才是她最关心的。

    “。。。看情况吧!”

    池明哲冲她眯了下眼睛。

    “等你哦!。。。”

    双方的声音都很小,而且tara这桌的众人都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毕竟只要池欧巴晚上来她们宿舍,那雨露均沾也是免不了的。

    得亏池明哲那对腰子还算给力!

    。。。。。。

    “哎?。。。”

    池明哲已经出了宴会厅,在转过一个廊角时却冷不防肩头被人拍了下。

    “。。。jessica?”

    郑秀妍抿着嘴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来!。。。叔叔抱!”

    池明哲也搞不清她是什么状况,只是看其表情也猜出大概是不爽了,向周围打量了下便冲她张开了双臂。

    “哼嗯!。。。刚才跟她们眉来眼去的。。。快活吧?”

    她好像忽略了什么,而且嘴里虽然很不屑,却依然乖顺的被池明哲抱进怀里。

    “嗨!。。。说两句就快活了,嗯?。。。那我现在抱着你。。。不是要**了?”

    “噗嗤!。。。臭不要脸!。。。跟了你一路都没发现我!。。。没良心的。。。追的我累死了!”

    嗔怪的用手在他胸口扭着,还特意揪的胸尖,郑秀妍的表情也嗲地让池欧巴浑身微微在发颤。

    “跟着我身后要干嘛?。。。我这是去边上的小宴会厅。。。还有客人等着呢!”

    “啊?。。。那你去忙吧!。。。我回去了!”

    “哎?。。。”

    见秀妍就这么转身要离开,那消瘦的背影似乎还带上了些“孤独”和“悲伤”,也倏然让池明哲对她心疼起来。

    “要不。。。晚上去找你,嗯?”

    拽过她又紧紧搂进怀里,池明哲还将自己的脸颊,深深埋进了她发髻里。

    “你忙吧!。。。没时间就算了!。。。虽然挺想你。。。但也不能耽误你办正事!”

    耳边近似呢喃的话语,让池欧巴浑身发颤随后便。。。梆硬。

    “不要脸样!。。。去吧!。。。晚上等你!”

    感觉到了的秀妍,还轻轻在他颊上啜了口,随后便义无反顾的没再回头。

    “啧!。。。”

    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声响,池明哲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廊角。

    “。。。坏了!”

    他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可是先答应了居丽她们的。

    带着些许为难的表情,池明哲推开了一扇高门。

    。。。。。。

    “哼嗯!。。。任你奸猾似鬼。。。还是得喝老娘的。。。那什么水!”

    这后半句话用的是中文,当然这整句话郑秀妍也全都是在心里默念的。

    在路过tara她们这桌时,jessica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个阴谋得逞者,等回到自己座位上不久,妹妹郑秀晶也找了过来。

    “。。。吃饱了?”

    抱着自己妹妹坐在腿上,秀妍还给她理了理发髻。

    “没怎么吃。。。不饿!。。。姐姐!。。。晚上去我那儿!”

    “嗯?。。。为什么?”

    郑秀晶却没有回答,而是眼神瞄了瞄宴会厅门口方向。

    “我。。。考虑下!”

    知道这鬼丫头看到自己刚才追着池明哲身后出去了,所以才会用这种眼神来暗示什么,可作为姐姐的她心里却有些挫败,感觉像是被人半路摘了桃子或是说分了一杯羹,心里很是不爽快,哪怕这人是自己的亲妹妹。

    。。。。。。

    “池主席!。。。您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现在我们这边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其他方面。。。”

    “既然大家都结成了同盟,那还有什么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呢?。。。只要你们这边准备好了,那明年二月等新总统宣誓就职以后,我们就一起发力,促成修宪方案的通过,完全不成问题!”

    一群衣冠楚楚的老头子,将池明哲围在当中,颇有种以他马首是瞻的意味。

    这些人都是韩国的国会议员,而且来自不同的派系,可今天却都秘密的来到这里跟池明哲见面,显然是有要事需要他们一起相商。

    。。。。。。

    在韩国,总统这个职位极度的危险,虽然历任者没一个是善终的,可依然阻挡不了野心家们对它的向往与趋之若鹜。自打卢武铉经历过弹劾危机以后,便一门心思的在去除韩国官场弊病上卯足了劲,贪官污吏捉了不少也统统送进了监狱,可其背后也少不了来自池明哲的支持,或是说济州政治派系的“撑腰”。

    要说韩国这些年最团结的政治派系,都会让人不由想到济州自治道,和常人想象不同的是这个派系并不封闭,反而非常活跃和“开放”,还可以说是完全超越了党派间的界限,只要是任何可以团结与争取的组织与个人,都会得到来自他们的“善意”。以至于当卢武铉陷入政治囫囵以后,“济州帮”的振臂高呼,让从者立刻云集了无数。

    这种强大的号召力,让很多政治人物胆寒不已,可一想到其幕后那个有美国背景的阔佬,也只能让他们徒唤奈何。毕竟玩政治必然离不开金钱的掺杂,谁他妈想平白得罪人到处树敌?还不是因为利益的纠葛才分出了派别,所以以池明哲历来广受大家“好评”的手笔,唯他马首是瞻也很必然。

    。。。。。。

    今晚算是“旧事从提”,一来是关于卢武铉卸任以后,大家不得“秋后算账”,二来也就关于修宪更改总统任期的问题,大家其实早已达成了一致,只不过都没料到池明哲想要的更多。

    当这些国会议员们各自离开时,他们的司机都会让其先看一下车子的后备箱。

    黑色的旅行大包里,整齐码放着绿油油的美钞,其散发出的油墨之香不仅沁人心脾,而且还能使人身心愉悦,尤其是这种旅行包有四个之多。

    “唉!。。。趋利避害也是人之常情!”

    这是不少老家伙,在车后座搂着旅行大包所发出的感慨。

    。。。。。。

    “则熏!。。。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

    见池明哲面色肃整,郑则熏也立正站的笔直。

    “。。。多余的话我不在多说!”

    “明白!。。。请您放心!”

    池明哲很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郑则熏已经进入韩国国家情报院开始“实习”,二月底将正式走马上任当院长。

    “再勇哥!。。。我也拜托了!”

    “是!。。。我必牢记自己的任务!”

    金再勇内心是唏嘘的,他至今偶尔还会有种身处梦境的错觉。被赶出部队已久,可他再也没想到还能有从新回归的一天,而且是“大踏步”的回归。

    今晚参加宴会所以金再勇没有穿他的将服,他跟池明哲一样,同时被招入了现役而且也获授少将军衔。而等明年二月后,他还将上任韩国三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一号长官之职。

    这是个新部门,是由陆军特战司令部演变而来,这也完全是池明哲的意思。在往后长达半个世纪里,韩国的内外情报部门和军事力量,始终都牢牢的掌控在了池明哲手里。

    至于我们未来的李部长。。。他很正式的冲池明哲鞠了一躬。

    。。。。。。

    “。。。都还没睡?”

    回到家的池明哲,立刻就来了秀晶的“地盘”,推开卧室房门后,发现姐妹俩正大眼瞪着小眼。

    他在半路上就得到秀晶发来的短信:“晚上跟你们一起睡。。。”

    “。。。欧巴回来了?”

    秀晶赤着脚就跳下了床。

    “当心受凉!。。。”

    池明哲一脸的关心与疼爱,让床上的“她大姐”有些不爽了。

    “才回来?。。。都几点了?。。。喝酒了?”

    一连三问语气不善,可随后又冲他张开了双臂。

    “喝了一点!。。。啵!。。。”

    池明哲凑头就啜了她一口。

    “。。。嗯!”

    身后的秀晶,悄悄摇了摇他的胳膊。

    “嗯啵!。。。”

    也赏了个小嘴后,池明哲还用余光偷偷瞄了眼jessica。

    好在一切都发生在她眼前,属于可控状态,所以郑秀妍只是微微噘了噘嘴。

    “还不去洗澡?。。。都几点了?。。。还不睡?”

    第一句说的是池明哲,而第二句则是冲秀晶说的。

    “我帮欧巴放水!。。。”

    秀晶窜进了卧房一边的浴室里。

    “今晚这么好,嗯?”

    池明哲舔着脸,靠在了床背上,还把郑秀妍搂在了怀中。

    “想得美!。。。要不是看她可怜,才不会便宜你!”

    郑家大姐风情无限的睨了他一眼。

    “。。。什么叫便宜我?”

    “就是!。。。你个不要脸的!。。。打小就对我们姐妹俩起坏心!”

    “瞎说!。。。我是秀晶感兴趣,你只是顺带。。。哎哟!。。。”

    郑秀妍一口咬住了池明哲的耳朵。

    “。。。你就庆幸咬得是你耳朵!”

    她掷地有声,却让池明哲使劲夹紧了裤裆。

    两人正在“**”,殊不知秀晶正躲在浴室门边竖着耳朵偷听。

    “欧巴!。。。水放好了!”

    她故意很大声,随后便回到了床上。

    “好!。。。要不要跟。。。”

    “。。。你敢!”

    秀妍打断了池明哲的话,也阻止了他想让秀晶给他“搓背”的念头。

    “哎呀!。。。背很痒好不好?”

    “就是!。。。我帮欧巴搓搓就好了!”

    郑秀晶边说,边还习惯性的抬手上下摇了摇。

    “。。。不行就是不行!”

    好吧!。。。秀晶的用词不当或是说做了错误的手势,让她姐更加不同意了。

    。。。。。。

    “嘶!。。。唉!。。。”

    雾气腾腾,池明哲舒服的直叹气。

    “哼嗯!。。。搓死你!”

    郑秀妍气喘吁吁的发着狠,又不断在他背后继续使着劲。

    “哗啦!。。。哗啦!。。。”

    而秀晶则不停的用热水,泼在池明哲背上。

    看来他池明哲,终究还是得逞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