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血腥(中)-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十二章 血腥(中)

    泰荣地产建筑的会长周昌俞此时正用颤抖的手拿起一只笔,在面前的一份合约上签上自己大名,周围没有媒体记者的拍照声,没有各方同僚的掌声和恭贺,更没有被自己收购的企业公司那些原先的所有者面带死灰般的无奈而自己面带得色,有的只是一只顶着脑袋黑洞洞地枪口,以及死不瞑目躺在地上妻儿的尸体。●▼ 网-.、`.

    被池明哲收购了sbs的股份后,周昌俞很是恼火,虽说自己公司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还没彻底恢复过来,但是这个什么天际传媒集团是什么东西,自己可是韩国地产建筑业的巨头,而且对方的顺昌地产也是自己的眼中钉,频频在韩国各处置地建设,济州岛那破地方的土地无人问津就不说了,可那些大城市里的地价已经开始微微上扬了,这是多大的油水?

    周昌俞很嫉妒,嫉妒顺昌地产资金雄厚,所以金浩英告诉他一起找池明哲的麻烦时一口答应,对方还告诉他会联络其他家族一起下手掠夺池明哲的资产,当时自己还告诉金浩英只需要顺昌地产就行,真的很好笑啊!这几天自己在和一些政府老关系联系时,都被或有或无的冷淡对待,起先自己还不在意,认为是他们想要好处,现在。。。

    “还好!自己大儿子在国外留学,将来可以为自己和家人报仇!”周昌俞想到这里心里平静了,所以他坦然的面对着金再勇的枪口。

    “在你走之前,先给你看样东西,这样你就会很安心了。”金再勇嗤笑着收起合约又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年轻的死者,脑门上有个洞,血迹已经干枯,眼睛微闭着,嘴巴却是张着的,想来死前一定很是惊惧。

    “你们。。。你们这些混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周昌俞彻底的崩溃,照片上的死者就是他在国外留学的大儿子。

    “去哪留学不好,非得去美国?。。。”金再勇摇摇头,在美国他们一部分“空降兵”负责保护他们移居美国的家属,这些“空降兵”都是轮流前去美国,即是休假又是工作,所以一接到命令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噗!。。。噗!。。。”

    “所长!这里还有一个,我说这姓周的女儿跑哪去了,原以为还要费一番功夫呢!谁知躲在衣柜里。”

    金再勇还顶着个农业研究所所长的头衔,所以“空降兵”都称呼他所长,金再勇看着不断挣扎着年纪大约在十二三岁样子的小姑娘,叹了口气。

    “你的命真不好!或许别人还很羡慕你吧!。。。”

    “处理掉吧!”金再勇不忍看下去,离开了这间书房。

    “噗!。。。”

    “啪!”

    一直手掌刮过金浩英的脸上,周围的几个年轻人以及上了年级的人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金浩英却不敢有任何动作,这个刮他耳光的人是他的母亲郑禧子,金宇中的妻子,与韩国财阀夫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传统形象不同,金宇中的夫人郑禧子是韩国经济界公认的“女中豪杰”,她性格直爽,甚至有些火暴。

    在大宇集团辉煌之时,郑禧子担任集团骨干企业“大宇开公司”董事长,同时兼任韩国希尔顿饭店董事长,与丈夫一起驰骋在生意场上。她从女性特有的视角,为丈夫提出过不少好建议,使大宇在企业界创造出不少“第一”,如“大宇一家人”概念,向海外派驻员工时鼓励夫妇同行并大幅提高配偶补贴等。

    金宇中独自出走国外后,郑禧子一度难以承受打击,健康状况迅恶化,数次住院接受手术。有一些拍卖公司想借大宇破败之机渔利,屡屡打电话询问郑禧子,是否准备拍卖收藏的艺术品,郑禧子都明确地拒绝了,因为那些都是“金会长喜欢的艺术品”。

    “现在是我们大宇集团的多事之秋,你还在到处惹事,你父亲的出走已经惹怒了政府出了国际通缉令,你知不知道稍有不慎我们家就会玩了,可你。。。”

    “那个杂种有什么?这里是韩国,我们可以轻易的玩死他。”金浩英不顾辛从南还在身旁,对池明哲轻蔑的称呼脱口而出,辛从南面色苍白但也不敢说什么。

    金浩英打过电话邀请一些大家族和他一起对池明哲的产业下手,结果没人答应,他很吃惊,随后泰荣地产建筑易手被池明哲的顺昌地产控股,周昌俞全家也失了踪,让他有些怕了,但是他心里很不甘心,以及嫉妒,这个从前可以轻易捏死的蝼蚁,居然敢反抗,自己家的大宇集团虽然已经没落,可也不是池明哲这个外来人可以抗衡的,于是借着今天母亲出院,全家给她庆贺时说了这件事结果就挨了一嘴巴。

    “你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强吗?浩英!你太鲁莽了。。。哎!”郑禧子失望的看着他,但也没有在说下去,她转头看着四周大宇家族的成员们,又把目光看向辛从南。

    “你嫁进我们家有不少年了吧!。。。哎!。。。本来我是绝不会让你嫁进家里来的,可是浩英我太惯着了,现在惹出这个事情,你看!。。。能不能和你儿子商量。。。”

    “母亲!。。。他算什么东西?只是一个杂种而已,当年我就该杀了他们父子。。。”金浩英大声打断母亲的话。

    “你闭嘴!。。。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你做的事我会不知道?政府部门因为你的父亲出走,已经对我们家是及其愤恨了,就在前几天我是卖着这张老脸才打听到一些事,你知道吗?美国大使和美国驻军司令一起去了青瓦台,向总统施压,借口就是美国企业遭受恶意攻击,致使雇员死伤,他们要求由美军暂时接管汉城实行军管搜捕罪犯,你知道嘛!我听了后是什么感觉?。。。天要塌了!。。。你惹到了什么人。。。哎!。。。”

    大宇家族里的人都被郑禧子的话惊呆了,“军管汉城?这不是朴正熙时代的事吗?现在还能生?”,辛从南也是膛目结舌,自己儿子的能量这么大?还有他对自己的恨?想到这里她不寒而栗,转头看着一边还在和其它年轻一辈偷偷嬉闹的儿子和女儿,她害怕的浑身不住的颤栗,丈夫偷偷对付池明哲,自己后来也知道了,虽然不忍但是也没有打过电话给过池明哲,她知道这次事以后双方就是仇人了,哪怕自己是他的母亲,她也没脸面对池明哲。

    “如果明哲要报复,那会放过自己的弟弟妹妹吗?自己是不敢奢望获得原谅了,可是自己这一双儿女是无辜的,对!去求他!求他原谅,哪怕要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只要他能放过自己的弟弟妹妹。。。”

    不管辛从南怎么想,此时的池明哲带着长长的车队想着汉城龙山这边驶来,这段时间自己没有露面,全有金再勇他们自由行事,梅森接到自己电话后,就拉上托马斯将军,一起去青瓦台施压,托马斯起先被惊呆了,这事怎么能干,会引起轩然大波的,随后梅森告诉他只是演戏而已。而且又不是白干,一张5o万美元支票的演出费,再加上梅森又告诉他小布什总统也授意了,只要不太过火就好,于是托马斯将军义不容辞的和梅森杀上青瓦台。

    能获得小布什稍微演戏不要过火的肯,只是池明哲往他私人名下的能源公司打入了一笔2ooo万美元的赞助费起的作用,要知道当年小布什在欧洲驻德国的美国空军服役时,因为体检不合格提前退役,当时只有两个人提前退役,和他一起退役的是阿拉伯**家族在美国的财务顾问詹姆斯.r.贝夫,这两人从此成为莫逆之交,后来**家族多年来在小布什经营的一家现在已经倒闭的石油勘探公司里投钱而从不要收益。

    “911”以后,才使得**家族在美国的24名族人摆脱了联邦调查局的纠缠顺利的离开了美国,可见小布什此人从不把所谓国家利益看在眼里,也是!“国家”这件外衣也一直在美国几大家族里轮流穿,在这些家族的眼里私人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什么后来美国民众对小布什的评价低?或是说他智商低?砌!不要搞笑了,愚蠢的凡人们!真相只是小布什收钱办事,收的过于直白不要脸了,才会让不明真相的群众有这个虚假的印象,这也是池明哲喜欢小布什的一面,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办。

    金浩英呆傻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母亲无言以对,怪不得那些家族不同意呢?只有自己像个傻子样的布置这布置那的。

    “啪!啪!”

    两声掌声突兀的响起,大厅里的众人一起看向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并鼓着掌的年轻人。

    “不愧是金夫人!整个大宇集团如果能够起死回生,我想只能是在您的带领下了!”池明哲很有礼貌的使用敬语。

    “不过没机会了!”

    池明哲摇摇头,郑禧子脸色惨白的看着他,辛从南也脸色惨白的看着他,甚至她都不敢主动和池明哲说话,金再勇、郑则熏带着一大票的人走进来,身上还带着血迹。

    “妈的!原来碰到了同一个部队的战友了,早知道先和他喝一杯再杀他的。”郑则熏说话的声音被众多金家的人听见了,全都不住地身体抖,这个人就是个神经病啊!这是现场金家人的想法。

    “好吧!废话也不多说了,咱们这就开始吧!你看呢金夫人?”

    池明哲看着眼前郑禧子面不改色的望着自己,不禁心里暗暗佩服,这份镇定在自己几个女人里,谁的身上能有呢?智贤就不说了,现在还在家里躺着,金泰熙?或是李孝利?回过神来的池明哲也是暗自笑,这个时候了还在胡思乱想。

    “明哲!。。。求你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