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觉悟”-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九十九章 “觉悟”

    金孝渊在睡梦中依然带着丝笑意,而跟她头尾相依几乎交叠在一起,躺在客厅地毯上的崔秀珍就显得有些难过了。

    “嗯!。。。”

    眉头不断皱着,脑袋也不时微微向两旁轻摆,似乎遭受到什么痛苦一样。

    一只脚正搁在她胸口上,而且脚丫离她的脸颊也只有一丢丢的距离。

    “嘿嘿!。。。”

    透着些憨厚,睡梦中孝渊发出的傻笑声,在寂静当中骤然响起,她的脚丫也终于抵上了崔秀珍的面颊。

    猛然睁开眼睛,面部的痛苦表情也逐渐消散,崔秀珍的神情显得有些呆滞,并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

    “咻咻!。。。”

    半梦半醒之中的池明哲,下意识的抽了抽鼻子。

    随即将被子往上提了提,也遮挡住了左右两边泰妍跟允儿裸露的肩头。

    。。。。。。

    昨晚他可“努力”了,把泰妍伺候舒服了以后,又跟进房“探望”他们的秀英去了客房,而宥莉、顺圭、美英、秀妍她们则没有找池欧巴的“麻烦”,反而各自找了空房间睡下,估计也是楼下有秀英欧尼在,她们不敢过于放纵,不然明早保管让池明哲扶墙而出。

    小贤倒是进了泰妍房里,见面色红润的泰妍欧尼已经侧过身在小憩,胆子陡然间就变大了起来,拽着池欧巴进了内里的洗手间,还搂着他颈脖亲吻了将近五分钟,要不是允儿突然进来,说不定我们小贤就要变身“坏女孩”了。

    最终林允儿则是以“通房丫头”的身份,被“强行”留宿在泰妍房里。

    。。。。。。

    “嗯!。。。哼哼!。。。”

    闭着眼的泰妍反过身面冲着池明哲,一只胳膊也伸出被子挂住了他的脖子。

    “呵!。。。”

    轻笑的很无力,池明哲只是微微的睁了下眼,又闭上将要睡去。

    但却下意识的伸手穿过泰妍的颈脖,将她脑袋枕上自己的肩头,同时下巴也抵上了她的额头,另一边的允儿也被同样搂进了胸侧。

    。。。。。。

    两具滑腻温热的身子与自己紧紧相贴,让池明哲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下巴蹭了蹭泰妍的额角后,又跟允儿贴上了面颊。

    “嗯!。。。干嘛?。。。”

    允儿迷迷糊糊的声音,在池明哲耳畔响起,身子也下意识的动了动,最终似乎找到了舒服的姿势才算安稳下来。

    可池明哲却不安稳了,允儿一只腿蜷压在了他腹间,似乎还在慢慢往下滑。

    “啧!。。。”

    这一大早该死的“火气”就是这么旺。

    昨晚他可是跟允儿这个“通房丫头”整整“通”到凌晨三点才睡下,最后把金软软给惹怒了。

    醋意大发之下闹着“日子以后不过了”,还要连夜回全州娘家再也不回来了,最后是被池欧巴“硬”摁在床沿,当着允儿的面给“劝慰”好的。

    但是这会儿他又蠢蠢欲动起来,这也说明。。。

    “身体素质太好。。。也烦人呐!”

    用鼻尖在允儿面颊上蹭起来,看着他是打算要再和她“通”一回。

    可为什么又是允儿?

    许是他下意识的反应也不一定。

    虽然闭着眼睛依旧在沉睡,可允儿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漂亮与诱人,大概在池明哲眼里,林允儿就是那种时刻压在身下都不会让自己厌弃的至宝。

    “嗯!。。。睡觉呢!。。。干嘛?。。。哼哼!。。。”

    身子刚被压住,允儿就有了反应,只不过人还是迷迷糊糊地。

    “啵!。。。睡!。。。欧巴只是亲亲你。。。嗯?”

    “你压着。。。喘不过气。。。哼嗯!。。。”

    嘴里哼哼唧唧好似猫咪在轻吟,可在被子底下允儿却还是勾住了他的腰。

    “害人精!。。。迟早死你身上,嗯?。。。唉!。。。”

    这声带着毛孔舒张爽利无比的叹息过后,房里却诡异的安静下来。

    只有偶尔压抑的喘息声,才让人感觉到某种欢愉的气氛正弥漫在整间房内。

    。。。。。。

    见妹妹睡得很踏实,崔秀珍脸上也欣慰的带上了些笑意,伸手轻轻摸了摸秀英的脸颊后,便起身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当她路过泰妍卧室的时候,脚步突然间就带上了些迟缓或是说散乱,神情也变得不可言喻以及复杂起来。

    先前寻找秀英时她拧错了门把手,也许是故意这么做也不一定,下意识中崔秀珍似乎很想知道,昨晚池明哲到底有没有留宿在泰妍屋里。

    好吧!她还记得昨晚的事情!

    什么“哥哥”、“妹妹”的,不过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一些,至少孝渊跟她喝酒时说的大部分话,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

    “欧巴!。。。轻点。。。”

    “宝贝!。。。为什么?。。。为什么那么诱人,嗯?”

    “才没呢!。。。是欧巴自己色死了!”

    “允儿!。。。我的肉啊!。。。”

    “快点好不好?。。。求求你!。。。别把泰妍弄醒了!。。。”

    猛然间听到这些“淫词浪语”,立在泰妍房门前握着门把手的崔秀珍,当即差点就站立不稳。

    随后内心慌乱不已的她在找到秀英睡得房间之后,才算稍稍安稳一些,而这刻她打算赶紧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

    “要走了吗?。。。我让人开车送你!”

    一整突兀的话语在身后响起,让正在下楼梯的崔秀珍浑身猛地一激灵,差点滑倒在楼梯上。

    “早。。。早欧巴!。。。不用了!。。。我。。。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与穿着睡袍站在二楼扶栏边的池明哲对视一眼,崔秀珍还低下头摇了摇。

    “不用客气!。。。很方便的!。。。不然秀英会怪我,对她欧尼招待不周的!”

    “不会的。。。我。。。”

    她话头不由自主的停下,因为池明哲已经下了楼梯,步伐稳健、风风火火地一点都不像刚刚“晨运”后有着疲惫的样子。

    看着他路过身前,崔秀珍还往后让了下,“风一般男子”的做派也让池明哲的睡袍下摆被稍稍带了起来,而后秀英的这个姐姐面色就变得怪异和通红起来。

    睡袍下摆撩露的是条偏小紧窄的内裤,而且还是粉色的,怎么看都像是女款,池明哲居然还穿的如此“落落大方”“潇洒不羁”,关键还撑得老高老高的,实在让目睹这些的崔秀珍感到难以置信和匪夷所思,以致还让他在世人面前光芒万丈的人设,在自己内心里轰然崩塌。

    。。。。。。

    “碰!。。。”

    后车门被关上,车窗玻璃被放下的同时还露出了崔秀珍的面孔。

    “麻烦了!。。。欧巴!”

    “嘿!。。。不需要这么客气!。。。我是秀英的欧巴那自然也是你的欧巴!。。。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秀英哪儿有我的号码,嗯?”

    池明哲说的很大气,却让崔秀珍对他的感官更加复杂,甚至心里还隐隐为妹妹秀英担心起来。

    随着车子开动,不及细想的她只得冲池明哲挥了挥手。

    恰巧一整清风拂过,睡袍轻摆。

    崔秀珍顿时觉得眼睛“剧痛”难忍,忙不及的将车窗升了起来。

    。。。。。。

    站在朝阳之下的池明哲毫无所觉,还下意识的伸手在睡袍里挠了挠裤裆。

    “哎?。。。”

    好像也发觉了不妥。

    先前他听见门外的响动,才顺手拿了条挂在床头灯上的内裤套上,现在想想算是回过味儿来。

    怪不得!刚才崔秀珍的脸色和神情有些不妥呢!

    。。。。。。

    十二月十五日晚,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开放国民党总统候选人周正文当选韩国下任总统,将于明年2月接替卢武铉,入主韩国总统府。

    第二天,韩国各主流媒体全都纷纷报道此事,而作为周正文幕后主子的池明哲,也开始与现政府各部门主官们相继见面,随后还着重与韩国国防部以及各军种高级将领进行会晤,直到一个星期以后当另一条消息公布于众之后,他才稍稍清闲下来。

    池明哲入伍了!

    也成了当下韩国民众们的热议话题。。。

    “虽然我年纪大。。。但是。。。你们确定不需要一位将军吗?”

    曾经这是一个笑话故事里的桥段,可随着池明哲的正式入伍,却变成了令人惊讶的事实。

    韩国国防部正式任命池明哲陆军少将军衔,据说还是卢武铉总统特意签字批准的。

    。。。。。。

    “怎么样?。。。”

    站在穿衣镜前,池明哲身着陆军将服搔首弄姿。

    “帅!。。。帅极了!”

    咸恩静目光中已经有了些许迷离,并被他这身帅气装扮所深深吸引。

    “那还不赶紧过来亲个小嘴,犒劳一下?”

    “哦!。。。”

    稍稍愣了下,恩静随后还下意识的舔了舔唇角,上前跟池明哲搂抱在一起。

    “哈!。。。我就猜到有人在偷嘴!”

    不久,屋内突然闯进了好几个人,李居丽一马当先挤进了池明哲跟咸恩静之间。

    好在池明哲的胸怀一向广阔,抱住两个是完全不在话下。

    还能同时亲呢!

    “呀!。。。”

    全宝蓝的这一声不知是气愤还是嫉妒,总之她随后就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个,还拉着妹妹宇蓝一块儿。

    “啵!。。。啧!。。。嗞!。。。”

    我行我素,除了恩静有些羞涩和不好意思外,池欧巴跟居丽是毫不在意她人的围观。

    “够了啊!。。。都等着呢!”

    这是素妍等不及了。

    “呵呵!。。。急死你!”

    李居丽回头笑了笑,又转头把池明哲上下看了个仔细。

    “一转眼都成将军了!。。。欧巴成熟了!”

    “呀!。。。”

    池明哲“怒”了,恏过她就摁在腿上准备好好惩罚一下。

    结果宝蓝、素妍、孝敏一拥而上,很快就把居丽给“解救”出来给挤到了一边。

    乘着心情愉快,天气也不错,池明哲决定今晚就留宿在tara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