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血腥(上)-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六十一章 血腥(上)

    凌晨1点钟,日本东京港一艘货轮上,金再勇、郑则熏、安明顺以及二十几名“空降兵”们聚在一起。▼◆■ ▼★、.`.

    “对不起!。。。会长!请原谅!。。。”众人全部整齐一致的九十度鞠躬,面无表情的池明哲望着眼前的一干人等,半响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不要再有下一次!”

    “是!。。。”

    众人一直没有直起腰,直到池明哲话以后,才站直了身体。他们作为池明哲手里的利刃,原本就是用作解决这些麻烦的,这种事可一不可二,不然还要他们做什么。

    “开船!回韩国!再勇哥你跟我进来!”

    “是!。。。”

    池明哲反身走进船舱,众人散开。

    “对不起!。。。”

    池明哲摆手打断金再勇的话,抛了一根烟给他,随后自己也点上烟,望着舷窗外黑漆漆的海面回头看着金再勇。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有些突然,也不能全责怪你们,而我也有一定的责任,这两年在韩国展的太过顺风顺水了,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地出手,看来这次得给那些一直对我们的实力有所怀疑的人终身难忘的教训,说说事情的经过。。。”

    “事情是这样。。。。。。”

    全智贤在汉城接到个通告,于是带着助理以及四个力能保全的保镖前去,结果在那里等待的是一群汉城的黑帮成员,看到情况不对,保镖打电话回公司求援,等金再勇带着留守韩城的“空降兵”赶到,现场只留下三具保镖的尸体以及一个重伤奄奄一息的保镖,两个女助理和全智贤失踪了,金再勇通过全智贤随身所带的追踪器很快定位到汉城北郊的一家工厂里,等赶到以后,他们击杀了在场大部分人并且活捉了三个,两个女助理已被人强暴而且伤痕累累,全智贤被人绑着剥光了衣服将要拍摄一些不雅的照片,旁边还有两个脱得精光的男人等待上场,全智贤还面带伤痕。而且此时生后,明哲馆也遭到政府卫生部门的屡次检查,受到不小的损失,公司也被一些税务部门上门“拜访”。

    “查清了吗?是什么人干的?”池明哲仍旧表情平静,但熟知他的金再勇知晓池明哲这会已是到了爆的边缘,“空降兵”里都私下里流传着,池明哲肯定受过什么刺激有些轻微的精神分裂,作起来所做的事让这些见惯生死的人都不寒而栗,在釜山那次他面带笑容用一根木棒挖出刘奎镇的眼睛,至今那个画面还让一些参加过那次行动的人记忆犹新。

    “人员来历有些杂乱,主要是釜山的七星派,然后还有光州的西方派、和2o世纪派的一些喽啰,但是里面有几个肯定不是黑帮成员,他们的身手一看就是出自特殊部队,这次被抓获的就是他们,随后的审问也弄清楚了,他们来自泰荣地产建筑、以及大宇集团。”

    “大宇集团?。。呵呵!。。。”池明哲双目通红,眼前似乎浮现出自己母亲以及舅舅们的面孔,随即面现狰狞。

    “人员都准备好了?还有死去的力能保全的人,抚恤上要丰厚些,不能寒了别人的心,知道吗?”

    “是的,会长!该做的都做了,现在我们自己人全部都在等候您的命令。”

    金再勇使用了“您”的敬语称呼,并且开始称呼池明哲为会长,他现这次再见到池明哲的时候,他身上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虽然还称呼自己“再勇哥”,可他却不敢再称呼他“明哲”了,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敬畏,虽然信任犹在,但从此以后再相处就真正成为了主从的关系,他口里的“自己人”则是指的“空降兵”们,力能保全的人只是普通下属,不能让池明哲信任。

    “回到汉城我先见见那被几个被抓获的人。”池明哲没有去纠正金再勇的称谓,他已经身处世界顶级富豪的行列,以后身份地位会越来越高,现在是时候让“敬畏”这个词,深深地植入手底下所有人的心底,也是时候去改变一些东西了。

    “就是你们几个杂碎?。。。还有你们背后的主子,差点让我失去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池明哲又露出了淡然的微笑,看着眼前这三个只是受了轻伤的家伙。另一边还有两个人蜷缩在地上,池明哲连看都没有看。

    金再勇他们审讯的手段已经不再是那种粗鲁的暴力,而是使用“自白剂”这种科技手法。池明哲现在正身处一座废弃的仓库里,金再勇等人在周围四处警戒着,回到汉城池明哲没有第一时间去见全智贤,这次他坐飞机先到的日本,然后是偷偷潜入的韩国,算是偷渡了。等把这一切了结了他才会去见全智贤。

    如果这次全智贤被人强暴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继续在一起?但男人的自尊心又促使他羞辱、难堪、和为难,但放弃又让他矛盾,毕竟自己还爱着全智贤,想想这个后果就让他后怕。“阴谋!是的,这是敌人耍的阴谋!为了让自己感到羞辱、难堪、为难!这一切都是敌人的阴谋!你们都不得好死!在死之前先,好好感受一下失去自己心爱的人的那种痛苦吧!”

    池明哲冲着金再勇挥挥手,他已经失去了和这三个杂碎说下去的兴趣,虽说他们只是别人的狗,但冒犯招惹到自己,“他们怎么能活?他们的家人也怎么能活?”,接着又大量了两个力能里的叛徒,事后两人都逃跑了,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所佩戴的,公司下的军用手表里都有定位装置,很快就相继落网,他们也很快就交代了自己的事。

    “再勇哥!开始分头行动吧!”池明哲的目光让他不敢直视,阴森、恶毒以及暴虐,池明哲告诉他决定为韩国政府“打扫卫生”把一些社会垃圾彻底的清扫干净,并且把那些垃圾的制造者们,也就是这些垃圾们的家人也统统的扫除掉。“真是太不负责任了,随便制造垃圾必须接受处罚。”这是池明哲的原话。

    “会长!。。。求求你。。。饶了我吧!。。。”

    “会长!。。。求你放过我的家人吧!。。。”

    池明哲没有任何反应,连话都没有说一句,转身离开仓库。金再勇望着地上不住哀求的两人,叹了口气。

    釜山,傍晚6点,沙上地区甘田洞的一栋大厦门前停下一排的商务车,一大群人鱼贯下车,郑则熏抬头望着这栋45层大楼,嘴角轻撇。

    “开始吧!。。。”

    大厦21层,这整整一层楼都是七星派的老巢,明面上只是一家商社。李康恒自1957年创立了七星派,虽说后来在1988年又分裂成零度派和新七星派,但是总体上釜山这片地头还是他说了算。

    李康恒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里的一张支票呆,自上次接到一个他不能拒绝的电话后,他很是犹豫了一阵,对方让他绑票一个叫全智贤的小明星,但他也不是傻子,他打听了全智贤所在公司以后曾想放弃这个打算,但是给他电话的人是大宇集团的少东家,自己的七星派以前没少为他们金家做事,所以他知道不能拒绝,咬着牙派出得力干将,结果一个都没回来,他知道事情大条了,手下人都带着他花高价从日本走私进来的枪械,结果还是一去不复返,可见对方的实力,他打电话给金浩英但对方只是给他寄来一张1o亿韩元的支票让他惴惴不安。

    “你们是什么人?”

    “呃!。。。”

    “噗!。。噗!。。。噗!。。。”

    办公室外面传来手下的声音,接着是奇怪的声响,他烦躁的拉开办公室门瞬间僵在那里,哪怕经历了多年的血雨腥风也没眼前的事实让他这样的胆裂魂飞,整个公司短短的一瞬间成立修罗场。

    地上倒毙着诸多手下,鲜血横流,很多人手里的刀只从鞘里抽出了一半,可见对手出手的度,自己心爱的秘书实际是情人的一个漂亮女人,此时脸上多了一个洞,半趴在办公桌上,眼睛挣得大大的。手下平日里极度嚣张的混混们有的跪地求饶,结果被人把枪伸进嘴里,来了次“口瀑”,也有不少手下反抗了,但只是一瞬就倒地不起,墙壁上被飞溅的鲜血染红了,沾染的到处都是,公司门口地上躺着几个女人,她们其实都是帮里的成员,平时负责接待工作,但此时一个个或仰或爬的伏在地上,不知如果再给她们一次机会,还会不会再加入黑帮了。

    自己唯一的儿子,从小受过严格的训练,当他拿着刀冲向一个健壮的家伙时,对方只是咧嘴一笑,一记重踢就让自己儿子飞身倒地,然后对方从容的在他身上连续的开着洞,最后一下他看见自己儿子的脑袋上飚出乳白色的脑浆。

    “不!泰民!。。。”凄厉的叫喊从这个自开创七星派以后就胆大妄为的黑帮老大嘴里传出,引来对方的注视,可对方只是笑盈盈的冲着他挥挥手打招呼,眼里充满了蔑视。

    李康恒双手掩面,跪在地上眼泪从指缝中渗出,他悔呀!眼前这些人明显是池明哲派出来的,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错误决定不仅给七星帮带来灭顶之灾,还让自己的独子惨死当场,今天恰好是帮里缴纳费用的日子,很多平时并不照面的大小头目相聚一堂,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得力手下和大笔的现金来到公司里,准备接受自己这个老大中的老大训诫。没想到啊!对方是看准了时机特意挑的这个时间下手,好让自己的七星帮彻底覆灭。

    “你就是李康恒?”郑则熏走到他面前,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老人,哪有韩国第一黑帮老大的样子,也不待他回答,摇摇头举起手里的枪。

    “噗!。。。噗!。。。”

    额头和心口各开了一个洞的李康恒仰躺在地上,眼睛里带着悔意、痛恨和狰狞,望着天花板,嘴巴微微颤动。

    郑则熏毫不在意的又在他身上开了几枪,确认死亡以后继续给其他的死尸补着枪,以彻底断绝他们这些垃圾还有活的可能性。杀戮持续了近十分钟,现在地上躺满了尸体,一共有七十多具,这些都是大大小小七星派的头目和得力干将。

    郑则熏嘴里喃喃着:“这么多人?他们的家属要杀到什么时候啊!。。。”

    直至凌晨郑则熏带着手下连人带车驶上釜山港停泊的一艘货轮,身后留下的是已经喧嚣沸腾的釜山,警车凄厉的鸣笛声回荡在整个釜山市区上空,这一夜不连那些已经死亡的七星派头目们,光这些头目的家属就死亡了119人,这还是郑则熏在汇报给池明哲以后,获得新的指示,只杀那些大头目的家属后得到的数字。

    货船逐渐驶离港口,灯火通明的釜山港和繁华绚烂的釜山市区渐渐消失在郑则熏等人的眼前,杀戮还将继续,直到他们的暴君满意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