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妥协?-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九十四章 妥协?

    欢快的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溜得贼快,而在池明哲的印象当中,似乎自己刚睡了一觉起来这时间就快要到年底了。

    十一月二十日这天池明哲起了个早,因为他要赶往仁川机场接一波离家已久,差点还不打算再回来的亲人们。

    。。。。。。

    “嘟!。。。嘟!。。。”

    闪着黄灯的舷梯车刚接驳上飞机的舱门底部位置,池明哲就已经来到下面等着了。

    “这得有多久没见着囖?。。。啧!。。。哈哈!。。。”

    心里暗嗟之余又挠了挠眉梢的池明哲,脸上突然就绽放出了笑容。

    “爸比!。。。”

    “爹地!。。。”

    池幼珍打头,池成仁、池锦程、池珍儿、池俊英紧随其后,一群小家伙摸着舷梯扶手走下来的时候,还不断向池明哲挥着手。

    “哎呀!。。。我的乖啊!。。。想死阿爸咯!”

    蹲下身子,一把抱住扑进怀里的幼珍,池明哲又将胳膊张开,容纳了珍儿、成仁这几个小家伙,顿时也让他耳边叽叽喳喳喧闹个不停。

    “好想你哟~!。。。爸比!”

    池珍儿缩在池明哲怀里,仰头摸着他的下巴娇声道。

    “阿爸也。。。哎?。。。爸比?”

    池明哲也反应过来,自己这些小宝贝见到自己的时候似乎都改了称呼,原先都是“粑粑”“粑粑”的叫,现在去了趟英国回来,居然都变成“小洋人”了。

    对于自小在美国长大的池明哲来说,不管什么称呼都能接受,只要自己这些小宝贝儿快快乐乐的就“肿”。。。嗯!就算是变成了这口音他也能接受。

    。。。。。。。

    “哈!。。。看着以为是多少年没见了呢!”

    出了机舱的李孝利,瞧见下面跟池明哲抱作一团的孩子们,随口就絮叨了句。

    “怎么不跟着下去和你老子热乎?。。。嗯?。。。啵!。。。”

    蹲下身子抱起边上一直跟着还拽着她衣角的池飞瑶,李孝利忍不住的一口又亲在她脸蛋上。

    “偶妈!。。。”

    怯生生的抱紧孝利的脖子,池飞瑶又扭头看向飞机下面。

    哥哥姐姐们正跟自己爸爸嬉闹个不停,抿起小嘴的她也有些忍不住了,看了看孝利终于还是伸手指了指下面。

    “那就自己下去啊!。。。这么胆小还要麻麻抱!。。。以后怎么办,嗯?。。。我们飞瑶将来可是要干大事的。。。”

    抱着女儿一边絮叨一边看着脚下,李孝利非常小心地走下了舷梯。

    “嗨!。。。我们这个也一样,让她自己下去都不敢,飞要我抱着!”

    韩彩英也紧跟在李孝利身后,边走边说道。

    她们后面陆续又下来一群人,除了抱着儿子小心翼翼踏着舷梯的林志玲外,宝儿和韩佳人一块儿扶着大腹便便行走不便的河智苑走在了众人之后,而孙艺珍、金泰熙、宋慧乔、全智贤和成宥利却个个精神抖擞,迈着松快的步伐走下了舷梯,估计是这段时间在英国颐养的不错。

    “哦哟!。。。飞瑶!。。。幻南!”

    已经站起身来的池明哲,欣喜的从李孝利和韩彩英手里接过两个小丫头。

    “哈哈!。。。兴贤!”

    又见到志林怀里的儿子正眼巴巴看着自己,池明哲当即就开心的叫了一声,在他看来长期不在身边的池兴贤,这是不再跟自己生分了。

    可惜打脸也来的好快!

    池兴贤一见自己老子盯着自己,立刻就吓得紧搂妈妈林志林的脖子,脸蛋也藏进了她发髻里。

    “这小子!。。。真不孝!”

    无奈嗟叹的池明哲,只能将视线从新放回怀里的两个女儿身上。

    “咻!。。。咻!。。。”

    他还低头在池幻南的脸蛋和脖子上嗅了嗅。

    “哎?。。。我们幻南终于断奶了?”

    说着话他这眼神又落在了韩彩英,那鼓鼓囊囊的胸脯上。

    “嗯!。。。爸比!。。。媚媚早就不喝奶奶了!”

    他身下的衣角被池幼珍拽了拽。

    可仰脸刚跟池明哲说完话,我们池幼珍也转脸紧紧盯上了彩英麻麻地奶奶,这嘴巴还下意识的砸了砸。

    “呵呵!。。。小馋猫又在想啥?。。。跟你老子一个德行!”

    金泰熙乐呵的弯下腰,在自己女儿脑袋上拍了拍,随即又冲池明哲狠狠睨了一眼。

    “咳!。。。我是见彩英的水色不错。。。呵呵!。。。”

    “噗嗤!。。。”

    不解释还好,池明哲这么一说反到让在场的女人们乐不可支,只有韩彩英涨红了脸。

    伴随女主人出行英国的一大帮女佣在保镖们的帮助下,终于从飞机底层的货仓里慢慢取出了全部行礼,而池明哲一家已经先走一步,毕竟卸下来那堆积如山的大小旅行箱,光是装车就要费老半天的功夫。

    。。。。。。

    “都慢点吃!。。。”

    池明哲又忍不住笑了。

    围坐在儿童专用餐桌边的小家伙们,个个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食物,他一边给他们布菜一边扭头看向身后的大餐桌。

    “这个好吃!。。。”

    “嗯!。。。我都多久吃到了!。。。原先都吃腻了,可去了英国后才发现,还是咱们家里的菜最好吃!”

    “哦哟!。。。那些外国人真可怜!。。。食物那么难吃。。。活得可真不容易啊!。。。我决定了!。。。等咱们要搬去英国的时候,一定把家里的厨子都带过去!”

    “对!。。。肯定要的。。。”

    这些孩子妈们,这刻的吃相不比孩子们强多少,每个人嘴里都塞满了食物。

    “快!。。。艺珍!。。。把你面前的那盘红烧翅给我递下!”

    一个女佣刚把厨房烧好的菜送进餐厅,肚子大的像要爆炸的河智苑,赶紧够着身子冲孙艺珍嚷道。

    “我来!。。。我来!。。。”

    池明哲来到孙艺珍身后,倾身将那盘红烧翅端起。

    “等一下!。。。欧巴!”

    金泰熙拿着装了点米饭的小碗,用小瓷勺挖了些鱼翅拌进饭里,但是刚坐下就被她边上的宝儿,抢先挖了一勺吃进嘴里。

    “鱼翅拌饭就是好吃!。。。我要天天吃!”

    “嗯!。。。回头叫厨房多备着点。。。原先到不觉得怎样,可今天这味道实在太好了!”

    全智贤也拌了碗鱼翅捞饭,边吃边夸赞道。

    “我说。。。给我留点!”

    眼见池明哲手里的那盘红烧翅,被挖的就剩下一点了,河智苑急了。

    “呵呵!。。。我让厨房再做!”

    最后一点都被成宥利挖的干干净净,池明哲又急忙交代候在餐厅门外的女佣去通知厨房。

    这会儿一个女佣都没让在餐厅里服侍,也是全智贤她们担心自己等人的吃相被看见,还强辩都是被英国食物给祸害的。

    “我说。。。法国菜和意大利菜都不错的。。。你们没吃?”

    池明哲成了专职布菜员,谁要吃点什么都叫他递送。

    “还说呢!。。。那什么法国鹅肝差点让艺珍和泰熙吐了!”

    “咦~!。。。吃饭呢!”

    全智贤的话音刚落,就被边上的宋慧乔用胳膊抵了下。

    “呵呵!。。。那玩意儿我也吃不下!”

    脑子里想到那病变的鹅肝被法国人当做宝,池明哲浑身就忍不住要打激灵。

    “。。。还是中华美食棒吧?”

    看着一桌人吃得头都不抬,他又下意识的说了句。

    “嗯嗯!。。。棒!。。。把回锅肉递过来,欧巴!”

    “我也要!。。。”

    “呐!。。。给。。。”

    池明哲心里也是成就感满满,要不是有自己,这些女人哪能知道中华美食的博大进深?

    午饭吃完后,池明哲想着要不要回办公室处理上午积下的文件,可随后他就被这帮女人以汇报英国考察成果为由,分别拽进各人的卧室,狠狠体会了一把如狼似虎外加坐地吸土。

    。。。。。。

    “唉!。。。”

    在全智贤边上慢慢躺下,又侧头看着她在“回气”,池明哲这才算是真正安稳下来。

    整个下午他几乎成了女用充气娃娃,被一帮“久旷”的女人玩的死去活来,连大肚婆河智苑都没饶过他,可见池明哲那会儿是糟了多大的“罪”。

    全智贤这里是今晚他的最后栖息之地,所以刚才的“二发”也才结束不久。

    “欧巴!。。。”

    “。。。嗯?”

    听她在耳边轻唤,池明哲侧过身就把全智贤给搂紧,还在她后脊上来回抚摸不断。

    “事后”工作池明哲这些年一直做得很好,还受到他这帮女人们的一致好评,就差给他颁个“房事奖”了。

    “这回在英国丢了好大的脸。。。不会怪我吧?”

    “这有什么?。。。要换了我一定让他们好看。。。记住!咱家有的是钱。。。可以任性!可以胡来。。。咳!”

    “呵呵!。。。胡来?。。。”

    全智贤被逗得直笑,又伸出胳膊把池明哲的脖子紧紧搂住。

    “吻我!。。。”

    “啵!。。。啧!。。。嗞!。。。”

    湿腻的声音响了半天才停下。

    “真好!。。。”

    喃喃低语又在池明哲耳边响起。

    “。。。歪哎?”

    尽管全智贤的声音压得很低,可还是被他听见了。

    “没。。。”

    紧了紧胳膊,她又将额头抵住了池明哲的脸颊。

    “。。。在想什么?”

    微微垂下头,池明哲轻声问道。

    “什么都没想!。。。只想这么贴着你!”

    “我也是。。。”

    “。。。欧巴!”

    “在!。。。”

    “。。。爱智贤吗?”

    “爱!。。。”

    “。。。有多爱?”

    “很爱很爱!。。。”

    “哼嗯!。。。”

    扬起脸蛋的全智贤,突然用额头轻轻撞了撞池明哲的下巴。

    “要还是当年的岁数。。。我就信了!”

    “干嘛?。。。说的好像已经老了似得!”

    “是老了!。。。你看!”

    扬起眼角,全智贤非要池明哲凑近了看。

    “。。。什么呀?”

    “鱼尾纹!。。。”

    “哈!。。。哪有?。。。嗯啵!。。。好了!这下什么纹都没了!”

    “讨厌!。。。呵呵!”

    娇嗔着在池明哲唇角啜了下,全智贤又在他下巴上咬了口。

    这个男人当年死皮赖脸的追自己,那会儿心里还惶恐来着,认为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不可能长久,可架不住人会骚情,还瞅空在静湖边上逼迫自己答应做他女朋友,要不是心一软才不会着了他的道呢!

    一转眼好些年过去了,那会儿还是黄花闺女的自己,现在儿子都两岁了。。。真是岁月如把杀猪刀。。。直教人肝肠寸断啊!

    全智贤脑子里正胡思乱想着,冷不丁被池明哲在耳边的话语给带回了现实,随后心里还涌起了一阵激动。

    “等十二月大选公布后,我准备去东南亚转转。。。这次你们在英国丢了脸面也是我的责任。。。不够强啊!。。。让咱们宝贝儿子受尽了屈辱。。。”

    听了这话,智贤眨了眨眼睛,似乎绞尽脑汁的在回想,自己那宝贝儿子受了哪些“屈辱”,结果只能是毫无头绪。

    “没有公主、王子的头衔,咱们家就自己造一个,嗯?”

    “造一个?。。。别人能认吗?”

    她鼓了鼓嘴,认为池明哲在开玩笑。

    “我打算在印尼那儿买块地。。。到时候把新招的部队迁一些过去!”

    这也是全智贤和金泰熙她们崇拜池明哲的地方,就问谁家能有这么多私人军队?而且还可以光明正大的驻扎在济州岛,保卫韩国人民的安全,这在她们心里是很自豪的事情。

    哪怕这些都是雇佣军花钱雇来的,可依然让这帮女人们拜服在了池明哲的大裤衩之下。

    “。。。最后再找找关系,通过联合国承认咱家买的地为独立地区。。。”

    “。。。独立地区?”

    “呵呵!。。。一个名头,为以后建国作准备!”

    “建国?。。。欧巴你要建国?。。。那你不是要当国王?”

    “。。。可能吧?”

    “那咱们儿子。。。不就能成王子了?”

    “嗨!。。。就是成太子也。。。呃!。。。”

    池明哲猛然停住了话头,心里也开始悔恨不已,自己这张嘴胡咧咧最终是要吃苦头地,特别是一些“敏感”的事情上,例如继承人什么的。

    全智贤却不容他反悔,还一把坐了起来,双膝并拢弯腰伏在了床上。

    “。。。你干嘛?”

    “欧巴!。。。你金口一开可不许反悔!”

    “金口?。。。反悔?”

    “嗯!。。。古代的那些王上都是说一不二的。。。话说出来也不能改口!。。。电视剧里都演了。。。咱们锦程你应下了太子,等你当了王上。。。那必须就是!”

    “我。。。”

    好吧!别人家要说建国什么的,全智贤一定会当玩笑来看待,说不定还配合着演一把,可一旦是自家男人说出来的,那她肯定会立马就相信,毕竟自家在韩国是什么境况,经济实力又如何统统都摆在那儿了,有道是男人会挣钱,女人。。。反正全智贤已经趁着这会儿决定,把自家儿子的将来给落实了。

    池成仁的长子身份全智贤自知抢不了,但这将来一国王上的位置,她是死活要给自己儿子弄到手。

    “时间不早了!。。。咱们早点睡吧!”

    “。。。不困!”

    “熬夜不好!。。。对皮肤和肝脏排毒都不利!”

    “不睡!。。。你也不许睡!。。。起来!”

    见池明哲要往被子里钻,全智贤哪能随他的意,攥着被头就是不放。

    “。。。困!”

    “不行!。。。人家还想要呢!。。。欧巴!。。。来嘛!”

    “咳!。。。明早。。。明早好吧?”

    池明哲也攥住被头,不让全智贤掀开。

    “哎?。。。你。。。”

    见被子掀不开,她干脆从底下钻了进去。

    “我说。。。嘶!。。。唉!。。。”

    舒服的都直叹气了,而最终结果是他“无可奈何”的靠上了床背。

    “欧巴!。。。为了儿子,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从他胸口上钻出被头,居高临下的智贤眼角含泪,那满脸的哀求之色,也让池明哲一时动容不已。

    “啧!。。。这伟大的母爱喔!。。。嗯!。。。舒坦。。。宝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