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最后一搏”-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九十章 “最后一搏”

    “来!。。。多吃点!”

    福临门大酒店内的一间包房里,池明哲夹起一个龙虾球递到陈法拉嘴边。

    “哦!。。。谢谢哥!”

    娇腻的一笑,轻轻咀嚼的嘴也飞快的在池明哲面颊上触了下。

    “嗯!。。。好吃!”

    “呵呵!。。。调皮!”

    察觉到自己脸颊上粘了油腻,池明哲随手就抽出了张纸巾。

    “。。。打算在香港待几天?”

    陈法拉也抽出张纸巾,依过身子帮他拭了拭,似乎还不满他嫌弃自己留下的“爱痕”而噘起了唇瓣。

    “一个星期!。。。怎么了?”

    侧头看着她,两人的面颊几乎凑在了一起。

    “没!。。。嗯!。。。”

    眼睛慢慢闭上,陈法拉对于自己的唇瓣被人狠狠吸进嘴里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整个身子都依进了池明哲怀里。

    。。。。。。

    这姑娘至今都是个雏,也是池明哲对她最满意的地方,早过了饥不择食逮到就是饕餮一番年纪的他,也开始注重精神和**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双重享受,以至于在房事上的时间也愈来愈久,身体在做脑子得配合着想象一些让他欣喜或是悲愤的场景,以达到他认为的那种“大快乐”的境界。

    比如在泰妍房里过夜,他脑子里就会想起前世她跟边伯贤私下热恋、约会时能做什么,这一“想”可不得了,用醋海生波来形容都算轻的,反正最后不把金软软折腾的喊爹是绝不罢手。而林允儿那就。。。无论是她反抗和挣扎,还是讨饶认错,却反而能激起池明哲更大的性趣,往往声嘶力竭之后她瘫软在床的形象,总让人觉得很凄惨。

    少女时代里除了金孝渊这个他认的干妹妹以外,郑秀妍、黄美英、崔秀英、权侑莉是一个都没跑掉,因为她们都有让池明哲无限想象的空间和缘由,至于李顺圭倒是聪明的反其道而行,每次总能抢先一步去“刺激”他,似乎只有小贤是最“清白”的,可她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坏女孩”,盖因每次。。。

    “哥!。。。”

    “。。。嗯?”

    一小碗递到跟前的鱼翅拌饭,打断了池明哲的臆想,他那带着微醺的面色还让陈法拉觉得奇怪来着。

    “怎么了?。。。脸色突然红红的。。。不是病了吧?”

    说着还把额头贴上了他的脸颊。

    “干嘛?。。。呵呵!”

    “担心你嘛!。。。”

    陈法拉倏然间又直起了身子。

    看着池明哲用调羹勺大口的吃着,陈法拉也不断夹起一些在自己看来很“朴实”的菜肴递到他嘴边。

    这满桌的菜肴有一半多都是池明哲照陈法拉口味点的,而他自己吃的什么?

    皮蛋酸姜、当红炸子鸡、杂菌芥兰或是蒸陈皮牛肉饼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常粤菜,可却能让此刻池明哲胃口大开到连吃四碗鱼翅拌饭的地步,这在陈法拉看来正是他“富贵不淫”的优良品质在体现。

    当然,这“不淫”要是能针对其她女人就好了,比如说那个让她讨厌的angelababy。。。

    “我好了!。。。你吃饱了吗?”

    搁下碗,池明哲又喝了一大口茶水。

    “嗯!饱了。。。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

    这房都送了、人也包了,还认作“妹妹”岂能一直放着,趁今晚池明哲也打算,好好增进一下“兄妹”两人的感情。

    。。。。。。

    “池主席!。。。真巧!”

    福临门大酒店门口,池明哲的车队将半条街挡的严严实实。

    正让陈法拉上车的池明哲,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便回过了头。

    “哦?。。。杨老板!。。。”

    “不敢!。。。”

    杨受成牵着容祖儿的手,笑眯眯的站在离池明哲两三米之外的地方,不是他不想过来而是一帮面目狰狞的大汉正盯着他。

    “。。。来宵夜?”

    “是的!。。。不知池主席。。。”

    “谢谢!。。。我刚吃过!。。。不打扰了!”

    “好的!。。。您慢走!”

    点头哈腰的这位英皇老板并没觉得自己受到了怠慢,反而觉得今晚能遇到池明哲是化解当初那“误会”好的开始。

    那会儿因为文咏珊无照驾驶撞上了陈冠希的车,作为中间人的杨受成也颇为难受,最后还感觉到了池明哲对自己隐隐的不满,这一直都是他难言的“心结”,今晚的相遇让他看到了机会。

    “怎么了?。。。”

    无意间发现挽着自己胳膊的容祖儿,视线一直尾随着池明哲车队消失在街道尽头便随嘴一问。

    “没!。。。干爹!”

    将他胳膊往自己怀里紧了紧,容祖儿一脸的笑容。

    “那走吧!。。。刚才不是喊饿吗?”

    “嗯!。。。”

    杨受成并没发现自己“干女儿”,刚刚眼底一闪而逝的浓浓妒意。

    好吧!。。。只要是待在池明哲身边的女人,现今都会遭人嫉恨。

    。。。。。。

    三天后,在全香港女星眼里一直颇为神秘的“威廉宫”,终于向她们敞开了大门。

    对!。。。就是她们!

    池明哲今晚的招待晚宴,并没有邀请任何其他男性前来参加。

    整间“威廉宫”从傍晚五点起就打开了所有的灯光,无论是门厅前那伫满古希腊神祇雕塑的巨大喷泉池,还是整座花园的背景灯光,以及将整座主楼衬托的更加肃穆的十几道光柱,都能让前来参加晚宴的女嘉宾们不由自主的感受到“威廉宫”的神秘与庄严,同时那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也让她们蠢蠢欲动。

    “哇!。。。这些都是黄金和各种宝石镶嵌的?”

    当然,“威廉宫”大厅顶部那些繁复与奢华的装饰,也是使得这些女嘉宾长时间仰头而不觉得累的地方。

    衣着得体显得都很有教养,穿梭在一众女星们当中端茶递水或是送上酒水饮料的女佣们,也获得了这些女人们的持续关注,个别的甚至还偷偷拿自家的菲佣比较了下,结果自是不言而喻,无论是颜值或是身材还是此刻看着她们不吭不卑的神情,都会让她们这些客人感受到其背后主子的威严与权势。

    同时,文咏珊这下更遭人嫉妒,正是有了池明哲的宠爱,她才能享受到如今的这一切。

    。。。。。。

    “好!。。。知道了!你也要多注意休息!。。。你们女人生孩子不咎于一场搏命,这我是知道的!。。。嗯!。。。那当然!。。。我那几个宝贝,哪一个不是在我亲自见证下来到人世的。。。呵呵!。。。好好!”

    举着话筒池明哲不时的苦笑,却迎来正帮着他整理衣饰金素丽的白眼。

    今晚“威廉宫”的女主人不在,而作为大管家的金素丽自然要担负起池明哲造型师的职责,也得亏她几乎样样拿手,人魔狗样的他才能在这刻轻松惬意的,和台湾姘头徐熙娣聊着电话。

    前两天她刚在台北的医院里生下了二女儿许韶恩,至于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再生下三丫头许曦恩就不知道了。

    “哎呀啊!。。。你都不想人家,亏我在产房里边生孩子还边念着你。。。”

    徐熙娣的声音有些大,以至于正蹲着身子帮池明哲整理裤腿的金素丽都听见了,而很显然的是,她也被听筒里那腻得人发慌的声音给膈应到了。

    “不要脸!。。。”

    “。。。歪?”

    她声音虽然很低,可还是被池明哲听见了,随即用韩语小声问道。

    “没什么!。。。嗯!。。。”

    似乎蹲久了,刚要站起来的金素丽在一个趔趄之下,双手紧抱住了池明哲的腰以防自己摔倒。

    只是她整张明媚的脸蛋,却一下贴上了主子的裆部,似乎还用面颊揉蹭了两下。

    “咣噹!。。。”

    觉得尴尬和没脸见人的金素丽,慌乱之下飞奔出衣帽间的动静也有些大,这带门的声音连远在台湾的徐熙娣都听见了。

    “欧巴!。。。你那边怎么了?”

    “没!。。。先这样!。。。好好休息,嗯?。。。看情况吧!。。。有时间我就来台湾!”

    对于徐熙娣居然想邀请他去台湾喝自己女儿的满月酒,池明哲对此是无言以对的。

    挂上电话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裆部,唇角却微微勾起。

    “啧!。。。呵呵!”

    似在回味什么。

    “咔嚓!。。。噹!。。。”

    带上门,池明哲离开后的这间更衣室显得更加的寂静。

    。。。。。。

    “老板!。。。”

    刚要下楼,池明哲就被正在四处参观的胡杏儿“逮”住了。

    立在二楼一扇大飘窗前的胡杏儿看起来很精致,无论是妆容还是彰显她妖娆身姿的抹胸长裙,都恰到好处的提醒着池明哲。。。这是个尤物。

    “今晚。。。很漂亮!”

    “。。。那平时呢?”

    这话刚出口,胡杏儿自己就呆了下。

    “平时也漂亮!。。。不过今晚更特别!”

    不愧是郑秀晶永远最爱的“阿泽西”,这哄女人得手段还是很利索的,池明哲不久化解了胡杏儿的尴尬,还立刻化身成了自家的“导游”,带面色已经有些微红的她四处参观了起来。

    “这里是。。。更衣室!”

    他这“导游”很不合格,随手拧开扇房门便发现是自己先前刚出来的地方。

    “。。。那我要好好参观一下!”

    被牵着手的胡杏儿,反拽着池明哲进了屋。

    满屋的衣饰本就没什么看的,可架不住胡杏儿的好奇,在她想来既然是池明哲的更衣室那里面必然是。。。

    “咦?。。。”

    她这才发现,这间别有洞天一间套着一间的巨大更衣室里基本全是女士的衣饰,而且那从上到下整面墙的衣橱和鞋架,让胡杏儿几疑是身处在那些顶级品牌衣饰专卖店里。

    “这里是janice-man的更衣室?”

    “。。。是!”

    “真好!。。。”

    胡杏儿去了最里间,那边是文咏珊专门放置包包的地方。

    “。。。真好?”

    池明哲下意识的挠了挠自己的眉梢,似乎还在想她刚才话里的意思,只是视线一下就被胡杏儿的背影所勾住,尤其是那纤腰以下撅翘宽硕的臀,更是让他的视线没能挪开半分。

    “哇!。。。呃!。。。”

    似乎没想到池明哲会跟在自己身后,还靠的这么近。

    “。。。羡不羡慕?”

    对于池明哲的话,胡杏儿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低着头像在思索什么。

    她的嘴有些大,可看在这刻池明哲眼里却觉得她是那方面的能手并坚信不已。

    “myolie-wu!”

    叫着胡杏儿的英文名,池明哲还将手担上了她的腰。

    “啊?。。。我。。。能带我去别处参观吗?”

    抬起头,她看着池明哲。

    “。。。你在害怕?”

    “没!。。。没有。。。”

    这刻她整个人都被池明哲给搂住。

    “嗯!。。。”

    随着被吻住了嘴唇,她的身子也逐渐软了下来。

    。。。。。。

    更衣室门外伫立着一个身影,她先前在池明哲被胡杏儿拽进去的时候,就在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廊角那儿。

    “要不要。。。进去?”

    门把手攥在掌心,可杨思琦一时也下不了决心。

    今晚来参加晚宴的很多女星,都带着“最后一搏”的心思,杨思琦自然也是其中一员。这没什么可丢脸的,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贫穷才是最让人丢脸的事,而自认姿色上佳的她,自觉能入池主席的眼,况且都都有人抢先了。

    “呼!。。。”

    她也是个果决的,定了定神就拧开了门锁。

    今晚的池明哲本就决定了要“大开杀戒”一回,对于这些自动入瓮的女星自然是来者不拒。

    “。。。嗯?”

    扭头看向门口时,他的手还死死摁着胡杏儿的脑袋。

    “老板!。。。”

    瞧都没瞧一眼蹲在池明哲身下的胡杏儿,这刻杨思琦的眼里只有望着她的池明哲。

    。。。。。。

    “咣噹!。。。”

    随着更衣室的房门被带上,外边那间长廊里也变得落针可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