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了不得的秘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八十二章 了不得的秘密

    望着书房对面紧闭的卧室门扉,崔真理默默地静坐原地,脑子里始终都是浑浑噩噩地,自先前池明哲抱着已经睡熟的郑秀晶进了那间房里后,她一直都是这个状态。

    今晚她发现了“郑前辈”了不得的秘密,现在想来还几疑是在做梦,甚至胡乱猜想事后会不会被“灭口”。

    “那可是池明哲哎!。。。公司的大会长。。。”

    嘟囔着,唇瓣还下意识的噘了噘,崔真理随后将望着门外的视线,移向了自己的脚尖。

    韩国的“民族英雄”、“娱乐圈教皇”、有史以来最具良心地财阀、最。。。好吧!已经无法再去想象,先前自己最崇拜的会长大人,抱着郑秀晶前辈那亲热的样子有多让她“失望”。

    心里为什么好烦躁?甚至有了。。。妒忌?

    妒忌秀晶前辈能享受到会长大人如此炽烈的亲吻,还是能被那满含爱意的目光所关切?更或者是在嫉妒秀晶前辈,能被那宽厚温热的手掌。。。自己这是怎么了?

    正当崔真理胡思乱想的时候,书房对面那间卧房的门突然打开了一道缝隙。

    池明哲小心的钻出还回首轻轻带上了房门,见到依然端坐在书房沙发上的崔真理,便露出了和熙地笑容。

    “没有下楼和大家一起玩?”

    “没有。。。我。。。不会打麻将!”

    似乎一下变得紧张起来,崔真理也不知自己怎会这样。

    “饿不饿?”

    “。。。哎?”

    对于会长大人的问话,她似乎没能反应过来。

    “晚上一直陪着秀晶,好像。。。还帮她喝了不少酒,嗯?”

    “嗯!。。。秀晶。。。前辈。。。好像不大能喝,所以我就帮她喝了几杯!”

    双手叠在膝上,身子下意识坐端正了的崔真理,视线始终低垂着,语气也像极了面对老师问询的乖学生。

    “说起来你的月份比秀晶还大。。。就不用再叫她什么前辈了,嗯?。。。朋友嘛!。。。平辈论交就好了!”

    “哦!。。。”

    应承的有些“犹豫”,可她心里却突然美滋滋地。

    这可是会长大人开了金口,并不是自己不遵守礼仪,所以秀晶前辈。。。请允许我和你平辈论交吧!。。。呵呵!

    等崔真理回过神时,才发现池明哲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书房,正当她也准备起身下楼的时候,却听到楼梯口有脚步声传来。

    “咦?。。。就你一个?”

    朴智妍推开书房的门,探进了半个身子。

    “智妍前辈!。。。就我一个。。。秀晶前辈睡着了。。。在对面的卧室里!”

    崔真理弯了弯腰显得很恭敬。

    “哦!。。。”

    见朴智妍转身拧开了对面卧房的门进去后,崔真理又下意识的坐回了沙发。

    。。。。。。

    “来!。。。真理!”

    “会长!。。。”

    池明哲手里端着个托盘,再次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给你拿了些吃的!”

    “。。。谢谢会长!”

    “以后叫欧巴,嗯?。。。咱们还是老乡呢!”

    搁下手里的东西,池明哲轻轻拍了拍真理的肩头。

    前世的池明哲本就对崔真理不憎不厌,相反还挺欣赏她喜欢“老男人”的品味。

    “欧。。。欧巴!”

    “嗯!。。。呵呵!。。。哎?。。。”

    等崔真理“抖抖索索”的叫完,池明哲正准备表示出欣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对面的卧房门虚掩着。

    “慢慢吃!。。。我去看一下!”

    “哦!。。。欧巴!。。。刚才。。。”

    还没等她说完,池明哲就已经推门进去了。

    。。。。。。

    “怎么上来了?。。。不是在打麻将吗?”

    进了卧室就见到朴妹子,正撅着屁股趴在床头看秀晶睡觉。

    “不放心她呗!。。。就上来看看咯!”

    见到池欧巴,智妍立马起身就抱住了他。

    “是吗?。。。那谁接你的位子了?”

    “雪炫咯!。。。都盯了老半天!”

    今晚的她画了点淡妆,可看起来还是那么精致和。。。俏皮。

    “对了!。。。晚上好好地,怎么灌秀晶酒了?”

    前头迷迷糊糊的秀晶可是向他告了状,今晚自己之所以会喝多,全是智妍挑头带着一帮姐妹所为。

    。。。。。。

    端着一小碟水果细嚼慢咽的崔真理,突然很好奇池明哲进了对面房里正在干什么,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口,往虚掩的门扉里探进了脑袋。

    “你就知道关心她!。。。还怀疑我。。。哼嗯嗯!。。。宝宝心里好难过!”

    房里传来朴智妍哭泣的声音,让崔真理不由将脑袋往门里凑的更近了些,直到看清了里面的情形后,瞬间便瞪大了眼睛。

    朴智妍正被池明哲紧搂着,还仰着面颊用不满的神情看着他。

    “欧巴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问问秀晶她。。。好好好!。。。不问了,嗯?。。。乖!”

    “不乖!。。。一点都不疼我!。。。呜呜!。。。”

    听着像在干嚎,可架不住朴妹子演技好,那“心伤欲绝”、“肝肠寸断”的样子模拟地惟妙惟肖,顿时让就吃她这套的池欧巴心疼不已。

    更让崔真理目瞪口呆的是,明明没有眼泪,可池明哲却用手不断拭着朴智妍的面颊,而她却边“哭”便还掀起自己的衣服,似乎想要显露或是证明什么。

    “。。。宝宝好伤心!。。。这里好痛!”

    白花花的胸脯被高品质胸罩衬托的更加动人心魄,在发出晃颤的同时智妍还用手拍了拍,似乎不这么做就凸显不了自己此刻的伤心难过。

    这都是她的老套路,而胸口上那早已淡不可见的枪疤,就是智妍面对池明哲无往不利的制胜法宝,但在崔真理眼里却是如此的惊世骇俗。

    “哦哟!。。。都是欧巴不好,嗯?。。。宝宝乖!。。。这里又疼了?。。。来!给你吹吹!”

    “哼嗯嗯!。。。好。。。难。。。过!”

    嘴里虽然还在哼哼唧唧,可表情已经偷偷带上得意地智妍,将胸口紧紧捂在了池明哲脸上。

    “嗯嘛!。。。嗯嘛!。。。好些了吗?”

    “疼!。。。哼嗯嗯!。。。”

    “那接再来!。。。嗯嘛!。。。嗯嘛!。。。现在呢?”

    “呵呵!。。。痒痒!”

    “。。。开心了,嗯?”

    池明哲一脸宠溺的揪了揪智妍的脸蛋。

    “嘻嘻!。。。喂你吃奶奶,还不好?”

    “啧!。。。调皮!”

    “嗯!。。。来!。。。”

    已经趴在房门边的崔真理张大着嘴,连手中盘子里的水果掉地上了都不自知。

    她自觉又发现了智妍前辈。。。了不得的秘密。

    。。。。。。

    “不好意思!。。。我收钱了前辈!”

    宋茜刚准备从郑秀妍手里抽过一大叠韩元,却发觉对方攥的有些紧,于是用力拽了拽的同时还适当表达了歉意。

    “呃!。。。呵呵!。。。不好意思,在想事情!”

    似乎刚反应过来才松了手,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郑西卡,还生生在脸上挤出了笑容。

    “承让了前辈!”

    “没关系!。。。砌牌吧!”

    不是心疼自己输的钱,主要还是太过憋屈。

    让秀妍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已经很小心的拆牌在打,可人家照样能胡她的牌,这。。。她心里有好几个“西八”硬是憋着没骂出来。

    瞥了眼对座脸色有些灰败的林允儿,郑秀妍这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今晚的允儿似乎比自己还要倒霉,先前可是被曹璐和宋茜轮着各胡了两把。

    察觉到什么的允儿,不露痕迹的睨了秀妍一眼,随即暗自咬着牙将手里的骰子掷出。

    离她们这边不远的泰妍她们那桌,好像也是来自中国的这帮女练习生在大杀四方,见金泰妍和李顺圭她们俩也是一脸的“倒霉”相,林允儿的心情顿时也顺畅了起来。